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
    浮世绘对这任务很感兴趣。

    见他忙前忙后,还一直翻箱倒柜的寻找所谓的“线索”,众人就知道他对寻找凶手来了兴趣。

    “浮世,发现了什么啊?”

    一日就是一天嘿嘿笑着,凑了上去。

    这地下室十分的宽敞,他们二十多人呆着也不会显得过于拥挤。就是人数太多,一破地下室也没有其他杂物,他们除了站着什么都干不了。

    “我先出去了,这里面又脏又臭,恶心死了。”孔雀捂着鼻子,一脸嫌恶,要不是因为任务,他在这**的地方呆了几分钟已经是极限了。

    跟众人说了声,便直径转身离开。

    其他人见这样也纷纷动身一个个往外跑,就留下几个人让他们找线索。

    “这里空气的确不好闻。”北溪环视四周,没有通风口,空气根本无法流通,这地下室封闭的空气里充斥着尸体的味道和一股霉味。

    “什么线索也没有,我们也不是什么侦探,这迷题怎么解?”狸猫盯着尸体,脸上没什么表情,由于捂着嘴,听她说话也是模糊不清。

    不过北溪大致也能猜出来。

    “系统会给玩家线索的。”

    玩家不可能都有高智商,游戏方也不会出这种难题故意为难玩家。主要还是他们的看看行动能力和观察力,一般活动,都会有线索。

    “要不要试试再跟贝索说说?”棒棒糖提议道。

    北溪摇摇头。

    “没必要,问不出来什么。”

    再问到的答案也不会改变,现在贝索以发现者的角度给他们叙述他来时的所见所闻,就算贝索知道什么内情,那也得他们发现什么。

    “我找到线索了。”

    这时浮世绘激动大喝,众人闻言一惊,还真让他找着什么线索了?

    于是几人围了过去,浮世绘狂笑几声,在他们的催促声里摊开手掌。

    黑色的薄皮?

    “这是什么?”

    体积太小虽是圆状物体,但却是平扁的,像薄薄的圆片。

    如果不细心一点根本就不可能发现,更重要的是,想在这昏暗的地下室里找出这东西,眼力得多好。

    某方面上,他们也是佩服浮世绘的执着与本事。

    “普通的圆片吧。”棒棒糖看不出什么名堂。

    浮世绘摇摇食指,想的太简单。绕开众人来到贝索前,开口道:“我在角落发现了这个!”

    一早就像个木头人般站在桌子边许久的贝索,听见浮世绘的话,低头一看往男人手里的一瞧,先是疑惑的皱了皱眉头,随后几秒,脸色大惊。

    “这不是的家族徽章么?”

    众人一听,那玩意儿还是徽章?!

    “这也太薄了…”

    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家族,要不然也用不着那么省钱。

    “可不要小看这徽章。”贝索说着,抬手手心对着圆片,一抹蓝光缠绕其手掌,只看贝索嘴皮动了动。

    浮世绘手里那圆片便被蓝光包裹呈悬浮状态,小小的魔法阵自黑物里扩展而出,众人凑近一看,圆片不断被注入力量,表面开始浮现暗金色的纹路。

    最后竟形成了狗头图案。

    “这才是真正的模样。”贝索紧锁着眉头说道。

    力量一收,徽章也再次落入浮世绘手中。男人将徽章抛了抛,感受到前后不一致的重量。原来之前,都是没有启动魔法的缘故啊。

    “浮世。”微生墨轻声喊了一声。

    浮世绘侧头,黑色劲装的男人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一身高贵气质,显得与这地方格格不入。浮世大致懂他的意思,徽章又拿在手里抛了抛,“喏。”

    黑色的轨迹在半空划过,微生墨轻轻抬手,那捆绑着黑色绷带的五指张开,恰到时机的一握。

    将金属质感的徽章握在手里。随后男人摊开手掌一看,这徽章表面的纹路形成了狗头图案,但是也有另一种作用。

    “npc自身的徽章跟我们应该是一种用途吧。”

    游戏里面的徽章,分了两种类型。一种是公会徽章,一种则是玩家的个人徽章。除却公会徽章,其他徽章来源多是工会成就,皇家成就,个人成就。

    虽然都是徽章,但是用途却大大的不同。

    同公会者凡佩戴公会徽章,若是在相同的地图里,则可以通过地图察看同公会玩家所在位置,这是定位作用。第二,若是公会某玩家获得有利于公会其他成员的称号或者奖励,佩戴徽章者,则会自动获得系统奖励,或者状态。

    比如北溪的冠军称号,对机械时代成员有一定的状态加成。

    玩家的个人徽章除加成属性外,还多少可以装载武器当仓库用。除此外,也没有什么作用了。

    “不太一样。”狸猫记得以前做任务时有帮忙npc找徽章,用途跟玩家不太相同。

    “那这徽章有什么用?”罗生门不解。

    “没什么用,唯一就知道的是拥有这个徽章的,叫什么德的来过这里。”

    否则徽章也不会掉落。

    北溪看向贝索,“之前提到的是谁?”

    “哦…他跟我一样是皇家骑士。”

    棒棒糖问:“那他与雷克关系怎么样?”

    “平日里两人就交好,感情不错。”

    “贝索大人知道他现在人在什么地方吗?”

    贝索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之前与魔仆战斗我方也是损失惨重,皇家骑士死得死,下落不明的也不少。,现在我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众人面面相觑。

    唯一发现的线索也给断了,那他们还是得回去一步一步的打完这个活动?

    “这种徽章,跟拥有者本身应该有联系。”微生墨在这沉默的气氛中突然开口。

    “什么联系?”

    “刚刚出现的魔法阵具有追踪符文。”微生墨不冷不热的说着,抬手,徽章夹在两指之间,“这上面,背后刻着启动咒语。”

    几人一愣。

    这说明什么?

    “我猜想,家族徽章与其应该有着魔法契约,除非拥有者死,否则徽章就不会消失。”

    北溪凝视着他,“你的意思,这徽章可以追踪到的位置?”

    微生墨眼角上挑,眼眸泛着笑意。“如果为了防止背叛,这的确是一个找寻背叛者的好方法。”

    北溪忍不住笑起来。

    原来是这样。

    微生墨走近贝索,将徽章的背面对着贝索,“这咒语是什么?”

    贝索瞟了一眼,随后从他手里接过,反复看了几遍。“可以追踪的位置了!”贝索大喜,仿佛看见了权杖的下落。

    “权杖一定在德犹恩身上,要不是你们发现这点线索,想必我们也只能在这里浪费更多的时间。不错,果然不愧是我的下属!哈哈哈哈~”

    坑爹的贝索啊。

    跟着贝索离开地下室,外面等待许久的传说组其他人见他们出来,便了上去,“发现什么了?”

    “一个新的线索。”棒棒糖回答。

    浮世绘对着孔雀得意炫耀道:“本大爷找到的。”

    孔雀觉得,此时此刻要是他屁股后有一条正摇摆着的大尾巴,真是像极了一条等待主人夸奖的大狗狗。

    孔雀笑呵呵地看他,不说话。

    浮世绘眼中透出危险的信息,狭长的眼睛盯着他,“你那什么笑容?”

    孔雀双手一摊,“友好的笑容。”

    友好?

    浮世绘不太懂他这话的意思,不过直觉是没有好事!

    两人感觉又要打上,幸而贝索开始带路前往下一个目的地,挽扇叫住两人,大部队再一次启程。

    徽章直指,他们这算是又得从那森林开始漫长的攻略之路么?

    北溪打开地图,看着他们此时的路线,如果能在直接找到,并找出权杖,或许这个活动也就此终结了。

    众人抱着这样的期望。

    刚正走出小镇,迎头一把巨斧甩了过来,又狠又快,打得他们个措手不及。眼见斧头要砍上贝索的脑门,兵王一个冲锋,抬盾一挡,那斧头砍在盾面上,又因其力弹飞了出来,在半空旋转几圈,众人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裸露的胳膊。

    手一握,稳稳接住了那斧头。

    “哈!这镇子是我罩的,这地盘归我管的,你们来到瓦洛小镇,敢不跟我打声招呼就走,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李二汪…

    “兄台,好名字啊!”红蛟哈哈大笑,看着拦在他们前面的红袍男人高声说道。

    “小子,爷爷我占山为王的时候,你丫的还在你妈肚子里睡觉呢!笑嘛笑,等会儿我斧子溅上你的血的时候,看你还笑得出来不。”男人长相谈不上帅,也不能说丑,肤色青铜,五官倒是明晰。

    红蛟笑得更欢了,主要也是李二汪说话时表情夸张,本来人模狗样的,可是一言一行就是滑稽。

    李二汪大怒。

    “我这人一生最讨厌别人在面前做两件事情,其中就是在我面前笑!”

    众人本来也是觉得这人怎么那么滑稽,说话也滑稽,结果下一秒谁都笑不出来,嘴角僵硬。

    叮,由于贝索死亡,任务失败!

    众人:exm???

    画面一转,视线一黑,回到了,周围多多少少也开始聚集了一些玩家。

    本来闲聊着,突然旁边光芒闪烁,等一瞧,妈呀,怎么都是传说组的?!

    而且一个个阴沉着脸,眼神要吃人一般,表情可谓是恐怖至极。

    路人惊恐捂脸,他们这是目睹了什么。

    “shift!”执酒与谁低声一骂。

    他们竟忘记了贝索那招惹死亡的体质。

    “他们不会是也被贝索耍了吧?”

    “我的天,看来贝索的套路无人能破啊。”

    “这活动是万年坑,好多人都过不去,大神们都没法子咱们也就别浪费时间了,打其他去吧。”

    “走走。”

    那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小声,但一个个议论起来,有些话还是容易入耳。

    人群是很快散了,不过传说组一行人心情受到严重影响。

    “刚刚贝索是怎么死的?”

    每次都几乎是一样,贝索死的莫名其妙,他们别说反应,等反应过来一次攻击,下一次敌人必定带走贝索的性命。

    整个活动贝索就是攻击对象,打了也有七,八次,他们算是明白,活动里面所有怪的最先攻击目标都是贝索,而且毫无理由,毫无人性!

    “不知道,李二汪并没有攻击。”

    反正他们没看见那李二汪动手,总不可能使出了一招无声无息的技能吧。

    “这不科学啊。”

    李二汪没有攻击,那贝索怎么死的?

    北溪也觉得这活动过于奇葩,不过npc死亡,应该就是有人攻击。里,敌怪只需一招就可以弄死贝塔,或者有时候把他打伤打残,则需要他们救治。

    要是队伍中碰巧没有牧师那就有意思了。

    “我就不信了,继续打,要是没人攻击我觉得可以向客服投诉了。”

    这活动必须过。

    要不然传出去,得多丢脸。也不是没有玩家打过,虽然办法蠢了点,可好歹也通关拿到最后奖励。

    众人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进这个活动了,光芒一闪,在旁人各样的眼神中再次进了活动地图。

    另一边,偷偷跑到帝都的阿笑,在无人的角落与黑衣人碰面。

    “为什么要在这里见面?”黑衣人疑惑看他。

    两人之间是有联系的中介人的,负责帮他们传话给彼此。

    阿笑瘪瘪嘴,“你不是要我保密你身份嘛,我怕人看见。”

    黑衣人也不知道什么表情,顿了半晌。“你遇到什么事情了?”

    阿笑挠挠头,“师傅让我跟人pk,打不死他们就不能出公会。”

    “他们?什么人?”

    阿笑叹了一口气道:“就是那个兔子部落的兔小妹和兔八哥啦。”

    阿笑把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随后委屈看他。“就是酱紫,我觉得一个月内我都不可能弄死他们。都是会加血的职业!”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

    “你技能还是太少,攻击力的确是个硬伤。这段时间你若是想打死他们两个,先要把装备换了,至少,武器换上115级的。”

    阿笑看着自己手里的一百级武器,这还是伊蓝姐给他的。

    抬头看向眼前的黑袍人,眼中充满希冀。

    “你能不能帮我?”(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