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3章
    “之前你朋友怎么过的?”

    浮世绘扭头看伊芙,她之前说过她朋友过了这个活动,所以才兴致勃勃的带他们来打。

    “就常规啊。”伊芙瞪眼看他们,还能怎么过。按着系统给的任务路线,贝索死一次他们重来一次,无数次之后自然就过了。还能有什么方法?

    传说组的人只是觉得按常规过于浪费时间,而且里面,处处存在危险。贝索动不动就会发生“意外”,要不然就“意外”他们。

    一言不合就拔剑砍人,这种活动npc也是没谁。

    北溪趁着众人讨论的空隙查了一下游戏时间,已经快接近9点了。他们竟在这活动上浪费了快一个小时的时间。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打不打?”

    打肯定是要继续,他们不解决也不舒服。这种活动其实不是很难,就是需要时间和玩家耐心。

    “打完吧。”

    林子大了有好鸟觉得要是放弃这个活动的话,就不是像他们传说组的作风。传说组怕过什么?

    不就一个活动么,他们还攻略不下么。

    “噢噢~副会都放话了,咱们不打完可不好啊。”

    众人起哄。

    于是第n次进入。

    任务的主线直指,也就是拯救公主,复兴巴鲁国。副线是打小怪,保护贝索成功抵达。

    北溪他们打了十多次后,总结出的一点是,这个活动应该有很多攻略路线。因为抵达的路线至少有七条,这就说明活动其实一开始可以根据某种条件,来改变他们前进的路线。所以玩家们,通关的时间可能不同。

    进入活动地图,贝索临空出现看着他们兴奋不已。活动里的贝索比外面那引接贝索要年轻太多,至少看出,眼前的贝索不过20出头,而外面的那位已经是大叔了。

    曾经的骑士,如今落魄不堪只能用烈酒来不断麻木自己。巴鲁这个国家是否在盛世里存在过,他们不清楚,只是这活动本身应该就只是一个。

    毕竟外面的贝索消极处世,这里面的贝索却是洋溢着各种热血激情,虽然某些时候不忘吹嘘自己。

    又是六分钟的自述,众人显得麻木。听的次数过多,他们都能完全复述出来。

    “诶~”浮世绘掏掏耳朵,听得出茧子了。

    “国王让忠诚的侍从护送与公主逃跑,我负责带军队抵御恶魔大军。后来,当我将前方敌军全数消灭后回到王国,发现国王已经只有一息尚存。我沿着侍从留下的记号,一路追寻他们的踪迹。没想到…”

    “找到的却是已经死去的侍从,公主与都消失了。几日后,魔王放出消息,只要我交出权杖,他便放了公主。那时我才知晓,公主落入恶魔之手。老国王死前将公主托付于我,可是…我却辜负了他。”

    “现在,我必须从魔王手救回公主,重振巴鲁。”

    听到这里,北溪原本也是觉得枯燥,只是如今细想贝索的话,好像有些不对…

    两分钟后,等他说完,再次请求他们与他并肩共同作战,众人爽快答应。

    待贝索将要说出“出发”两字,北溪上前,开口道:“尊敬的贝索骑士。”

    贝索看向北溪,“怎么了?”

    “之前听你所说,魔王要求带去才会放过公主,不知道你已经找到了丢失的权杖吗?”

    闻言,贝索与众人都是一愣。

    贝索摇摇头,“并没有。那权杖是侍从带着,我赶去的时候,只有一具尸体。公主被抓,也是后来才得知,权杖的下落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句,众人也是恍悟过来。

    原来一开始的线索就在贝索一堆没一堆的废话里。之前他们以为只是单纯的在说故事的背景,没有去细听,后来因为被坑了一次又一次,对于前面这长段的叙述更加没有心思。

    “可是没有权杖,我们如何与魔王谈判?如果魔王知道我们并没有带去权杖,对公主下了手,我们要如何去面对国王?”

    盛世的npc,有着无数的设定。

    有的npc对话可能是固定的,比如引接玩家副本的npc,商铺老板,守城士兵。可是有一些,却会因为玩家的话,而触发不同的任务。

    与npc对话是个技术活。

    贝索蹙眉,看来北溪的话也让他犹豫了。“可是,权杖已经消失了。我的想法是,直接去到,打败魔王就能救出公主。”

    无脑的勇者。

    “贝索骑士大人。敢问魔王存活的爪牙有多少?”

    “之前大战之后,魔王那边也是损失惨重,大概还剩有三千精兵。”

    “那么我们这边又有多少人?”

    多少?

    贝索一扫北溪他们,不语。

    “以少数正面抗多数,恕我直言,这不是明智之举。”

    贝索也深知硬碰硬不是聪明人的做法,可是现在别无他法只能直接点。“你有什么办法?”

    “魔王没有得到权杖就不会对公主下手。所以,我们还有时间。”

    “还有时间做什么?”

    “找权杖。”

    贝索摇摇头,否决道:“不行。权杖已经完全消失,我也找了很久,根本无迹可寻。”

    “可是,贝索大人难道不想弄清楚,当日侍从是被谁杀死,公主为什么落入魔王之手,而权杖,为什么会单独消失?”

    北溪放缓语气,沉声一字一句道:“也许,只要解开这些谜团,就可以找到不用再牺牲性命,安全救出公主并且除掉魔王的完美办法。”

    叮,贝索好感度提高200。

    叮,开启任务线。

    “也许正如你说的一样。是我太过着急,那日赶去发现公主与权杖都不见了,我只想着赶紧找到他们,有些事情并没有细究。”

    侍从为什么会死?如果是恶魔杀死,为什么权杖不在魔王手上,只有公主在?

    如果权杖在魔王手上,他又为什么让贝索带着权杖去与他交换公主。

    且魔王只是放出消息,公主在他手上。但是贝索根本没有亲眼所见,耳听为虚,一切也有可能是魔王制造出的用以骗取权杖的假像。

    公主与权杖,到底在什么地方?

    真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漏掉这么重要的点,被npc牵着走了那么多回。

    现在,这个活动该由他们主导了。

    叮,你来到。

    这是个安宁的小镇。

    贝索带着他们来到小镇深处的一处地下室,**的空气充斥在这个空间里,贝索去点亮铺满灰尘的魔法灯。

    整个空间一下就明亮了起来。

    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在这面积相对较大的地下室里,显得空荡。

    腐烂的尸体平躺在那床上,衣服面染尽鲜血,看来被刺了很多刀。最重要的是,无头。

    红蛟捂着鼻子回头瞅了伊芙几个女生,然后郁闷收回视线。传说组果然没有正常的女性玩家!

    柠檬也觉得不正常。

    正常情况看见这场景不是该,“啊啊啊!”“哇哇哇!”的尖叫捂脸,顺带抱紧他么。

    闪到狸猫旁边,低着嗓音故作绅士。“这位小姐,怕的话,我的胸膛可以借你。”

    狸猫直接无视,向前走到尸体边仔细察看。

    执酒与谁凑到柠檬旁边,“哟哟哟,把你宽阔的胸膛也借借人家呗。人家也好怕怕哦!”

    柠檬面无表情,“我不搞基。”

    “讨厌~”

    “执酒你够了。”一日就是一天抽着嘴角,受不了。

    筱裳也是扶额。

    执酒与谁一秒就收,正经的扯扯衣服领子看柠檬。“叔,撩妹也得看颜值。比如我这样!”走到筱裳边,“裳,怕的话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筱裳抬眸冷笑一声,往他肚子上狠狠一拳,随后走开。

    执酒与谁吃痛捂肚。

    柠檬捂嘴偷笑。

    一日就是一天摇摇头,也跟着离开。“zz。”

    “啥意思啊?”

    “智障。”

    没想到尸体竟会是无头。

    “怎么没有头啊?”伊芙询问,在尸体附近看了一圈没有发现其他可疑的物件。

    尸体没头,那么对于他们玩家而言辨认度已经降低,也有可能这是其他人,并不是贝索口中死去的侍从。

    “这…我也不清楚。赶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贝索叹息一声,表达自己的愧疚之意。

    “你怎么就能确定他就那个侍从?这可没头啊!”红蛟指着尸体质问贝索。

    “那衣服,是巴鲁皇族侍从才有的,上面的刻章没有人能模仿。且侍从手臂上有纹身,这无头尸就是他,不会错的!”

    浮世绘捂着鼻子往尸体衣服****那位置一瞄,的确有个皇家刻章,像是用一种特殊的魔法液弄上去的,没有精湛的手法的确不可能模仿。

    至于手臂上的纹身…

    看着尸体,浮世绘想想还是算了。

    正这时,棒棒糖走上来在浮世绘震惊的目光下一把拉开尸体的衣袖。

    “嗯,真有纹身。”棒棒糖蹙眉,将尸体胳膊对准贝索,“这是什么纹身?”

    “家族纹身。”

    “这人的名字?”

    “雷克。”

    棒棒糖沉默了几秒,把胳膊放下,抬眸看旁边愣神的浮世绘。“做什么?”

    浮世绘“啧”了一声,没说话。

    棒棒糖哼了声,走回队伍。宁缺见她,笑道:“过来,把手擦了。”

    “传说组的妹子果然都不正常啊!”

    谁家正常的妹子能面不改色的看着尸体,还上去接触尸体了?!

    “这真的是贝索说的那个雷克?”其他人对这无头尸体还存有一些怀疑。

    “就先当他是雷克好了。”北溪出声,走到贝索前。

    “贝索大人赶来的时候,除了发现这具尸体外,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的地方?”

    异常?

    “我来的时候,并未发现其他异常。一进门就看见了尸体,然后检查了一番才确认他是雷克。”

    “门是关着的?”执酒与谁摆弄地下室的门锁,那锁是魔法锁,需要咒语才能解开。

    贝索想了一下,大惊道:“并不是。我来的时候是直接推门而入的。”

    “雷克平日里做事十分谨慎小心,所以老国王才将公主交由他保护。危险时期,他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任务!”

    “魔法锁,只要魔法师一个咒语,就可以自动打开自动上锁。劫走公主,带走权杖,并且杀死雷克的人,应该是与他熟识的。”一日就是一天分析道。

    “也对,在这种情况下,能让他开门的应该是他认识的,并且对那人没有丝毫戒心。”

    “你们看这地上茶杯。”

    浮世绘指着地上破碎的几个杯子,刚刚进来的时候关注点在床上,所以有些没注意地上还有碎裂的几个茶杯。

    “怎么?”

    “茶杯里面有茶叶。”

    “说明什么?”孔雀斜昵他一眼,等他结论。

    “当然是里面有装过茶水啊,然后有三个杯子里有茶叶。凶手肯定有两个人!”

    孔雀:……

    “你把公主忘了?”

    浮世绘眯眼,“那凶手就一个人。”

    孔雀无言。

    这智商逻辑,不得不给个赞!

    “跟他们喝茶的不一定就是凶手吧。”

    浮世绘起身,看一日就是一天,“那你说,凶手到底是谁?”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名侦探。”一日就是一天摊摊手,反正他只想打个酱油,这任务就是属于那种喜欢动脑子的玩家,像他们这类行动派,简单的想法就算了,让他们去深想,还不如杀了他们。

    浮世绘明明就跟他们一样…脑子不够用怎么还要去跟着分析。

    一日就是一天凑近他,调笑道:“大侦探,你觉得呢?”

    浮世绘托着下巴,深思状。

    “现在线索还太少不好断定,不过我已经有了头绪。”

    众人闻言,大惊。

    孔雀戏谑看他,“你说说。”

    浮世绘推开一日就是一天,双手一抱,得意一哼。

    哼。

    “凶手是个男人!”

    众人:?

    “你怎么得出的…”

    “杀了作为男人的雷克,掳走了公主,你觉得这是一个正常女人干出的事情?”

    “所以…”

    “凶手绝逼是个男人!”

    众人此时内心:(?Д`)

    这男人的想法还真是简单易懂好琢磨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