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随着机械时代的帖子与兔子部落的删除,紧随而来的则是由兔小妹以个人名义,向北溪致以万分道歉的道歉帖。

    只是众人看来,这道歉帖发的时机也太晚了。现在兔子部落陷入广大玩家的谴责声之中,她若是一开始在机械时代发出视频后就立马站出来道歉。想必现在众人对兔子部落的印象也不至于一落千丈。

    机械时代虽然说这件事情就此揭过,北溪也原谅了兔小妹,但是玩家也记住了,兔子部落这个公会,以及视频之中的那几人。

    从此,兔子家族那几个玩家的名声毁于一旦,其恶名会被无数玩家所铭记。而这次,很多玩家也意识到,北溪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事情结束后的第二天。

    兔小妹与兔八哥如约来到卡兰斯。

    这一路上受到的冷眼与辱骂,让两人颇为不好受。大概也能感受到之前由于他们惹出的祸端,而给公会玩家们带来的灾难。

    北溪让兔小妹来卡兰斯呆一个月不是没有道理。她就是想让兔小妹尝尝这种被万人唾弃的滋味,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得要承担后果。真以为北溪会轻易原谅她么?

    北溪自己的大度一向只会留给朋友,而敌人?根本没必要心软与留余地。

    “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兔小妹紧紧盯着北溪,她现在也是全天开录像,只要北溪敢让她做侮辱她的事情,立马发到论坛上。

    “注意语气。”北溪淡淡说了四个字,眼中充满冷意。

    “小妹。”兔八哥在一旁拉着她。昨天才说跟她说好的,到了卡兰斯就得看北溪和机械时代各人的脸色说话,不能不知进退。怎么现在就不长记性!

    兔小妹撇开头不再说话。

    “呵呵,这会儿就表现的很有骨气,喊pk的时候怎么就怂了?”筱裳见她这样子,不由得笑出声。

    兔小妹闻言,抬头看了筱裳一眼。

    “是啊,你们厉害。我没你们牛,我不说。”语落,视线再次放在北溪身上。

    “你说吧,让我来卡兰斯呆一个月,到底想干什么?”

    北溪打了个哈欠,“筱裳,带他们去草坪上等着。”

    筱裳点了点头,走下台阶来到他们跟前。“跟我来。”

    兔小妹蹙眉,又道:“干什么去?我告诉你们,要是对我做出过分的事情,最后背锅的可就是你们机械时代了。”

    筱裳不耐,这女的本事不大,屁话到是挺多。忍不住回头吼道:“你能不能把嘴巴堵上?搞清楚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让你跟着就跟着,废话怎么那么多?”

    兔小妹被筱裳一吼给吓得愣了几秒,随后回神嚷嚷道:“语气不能好点?”

    筱裳眉头一皱,伸手一把扯住她衣服领。“再说一句,直接扒光你衣服扔大街上去。”

    “你…”

    兔八哥连忙上前捂住她的嘴,看着筱裳道:“抱歉了。”

    筱裳冷冷一哼,撒手。“管好她的嘴,我不想再听到她的声音。”

    “跟来。”

    等三人离去,狸猫收回视线,看北溪道:“筱裳最近挺糟心的。这俩人也是来的是时候,刚好让她出气。”

    “她怎么了?”

    “听阿芙说,好像是家里有点事情吧。”

    家里?现实的事情啊。

    北溪想着这两天也是不怎么见到筱裳,一般情况下应该是跟执酒他们混在一起。北溪很少过问传说组现实的事,目前也只知道兵王现实的身份。

    “你让兔小妹他们在这里呆着,到底想做什么?”狸猫猜不透北溪的想法,但是自己又很好奇,忍不住才这般问出口。

    对于他们来说,兔小妹呆在机械时代也是个阻碍。影响心情不说,他们机械时代若是有什么活动,她跟兔八哥也知晓。

    北溪翻阅着眼前好友栏界面,在众多好友里找到了阿笑。

    “比赛期间没时间管阿笑。”

    狸猫一双美目不由得瞪大,“你想让他们当阿笑的保姆?”

    闻言,北溪黑线。

    “我是怕几天不管阿笑,这臭小子把学的都忘了。”

    狸猫“扑哧”一声,笑道:“所以你是准备让那两个人给他练手?”

    “不是很合适么。一个暗牧,一个圣骑士。我想先让他先学习如何灵活运用机械师的作战,之后再教他走位…这蠢货怎么半天都不回我消息。”

    平日里给阿笑发消息,几乎是秒的回啊。

    跟狸猫说话过去一分钟了,还是没有回消息。北溪一头雾水,人的确在线的。难道是在做什么任务?

    然而又两分钟过去,还是没有回消息。

    北溪“唰”地一下从椅子上起身,有意思啊。这蠢货还是第一次无视她的消息。

    狸猫见她黑了一张脸摸着耳垂道:“阿笑可能是在练级吧。最近几天很热衷练级啊他,特别是去等级高的地方。”

    北溪无奈一叹,泄气般的坐回椅子上。“你说我这个师傅是不是很不称职啊。”

    狸猫查看着自己的装备数据,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不会啊。阿笑就算你不教他,他也会自己学的好吧。”

    “那就算最后阿笑成长起来,我似乎也没什么成就感啊!”

    “那你就天天带着他不就好了。”

    北溪蹙眉,“我觉得麻烦。而且…”

    “而且你家阿墨也不准是吧。”狸猫抬头盯着她,调侃道。

    “不是啊。”

    “嘿诶,那男人竟然允许阿笑天天粘着你?”

    北溪腿一抬,跷着腿,挑眉道:“他眼中阿笑就是个孩子。”

    狸猫无言。

    所以在微生墨看来,阿笑不具备任何威胁?

    “看来他是分的很清楚啊。”狸猫意有所指。

    北溪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

    “阿笑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我。”

    狸猫看出她是刻意转变话题,哦,掩饰害羞嘛。看来自家会长也是容易害羞的孩纸嘛。心中笑了笑,于是道:“可能是打怪忘记了。要不然就是跟朋友…”

    “朋友??”北溪抓到关键词,眯眼看她,“什么朋友?”

    狸猫惊觉自己说漏了嘴。

    北溪锐利的视线在自己身上扫了又扫,狸猫想起之前答应过阿笑不把他跟那格兰林的人一直见面的事情给别人说来着…

    嗯,刚刚只是顺其自然就说出来了。

    冷静一点。

    狸猫笑笑,“听他说是打怪认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游戏里面认识几个人朋友也是常有的事情,你看我们也是这样过来的。”

    “哦…朋友啊。”

    狸猫点点头,对,就是志同道合的朋友。

    “交个朋友倒是没什么,不过怎么你刚刚显得有些不自然啊。”北溪可没有看错,狸猫的表情有些不太对劲呢。虽然很平静的叙述了一件事,不过怎么看都有问题!

    “哈?你从哪儿看出我不自然啊。”

    北溪跳下台阶,走到她面前,认认真真的打量她的脸。“嗯…”

    狸猫避开她的视线,眼神左右飘忽。

    这样子在北溪看来更可疑了,“嗯!”凑近她仔细审查。“你干嘛不敢跟我对视。”

    狸猫咳嗽了一声,抬手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北溪脸上。“美女,你靠我太近,我当然不自在。我承认我是长得好看,不过我对女的可没兴趣。”说完,一根手指换成五指,按在北溪脸上将她的脸转变方向。

    北溪挑眉,退后。

    “好吧,看来是我想错了。还以为阿笑去见什么见不得人的朋友。男的女的?”

    狸猫想,北溪怎么突然八卦起来了。还以为她不知道八卦是什么玩意儿,平日里除了任务,pk,然后任务…pk…

    “唔…男的。”狸猫其实也不知道男的女的,不过阿笑那性子能走那么近,应该是个男性玩家吧。

    北溪摩挲着下巴,“等会儿问问他。”

    又过了多久北溪也没算了,反正阿笑那臭小子是到了快2点的时候才给她回了消息。北溪很生气,嗯,很生气。

    至少周围传说组的人都看出来。

    于是看着某人笑的格外灿烂给阿笑回了消息,狸猫默默看着地板,挺行的。

    等人急匆匆回到公会,就接受了传说组各种各样的审视的洗礼。站在门外,他迷茫看着拍着自己肩膀不停摇头叹息的红蛟,“红蛟哥,你干什么一副惋惜的模样。”

    “年纪轻轻,胆子挺大。”

    哈?

    “你在说啥?”

    红蛟看了看周围,勾着他的肩,弯腰悄声道:“你丫的还不懂么。这是公会的人都懂,咱会长给的消息必须秒回,不过我们给她的消息,她想不想,何时回就得看她心情了。”

    阿笑是知道自己有时候自家师傅很任性。

    不过然后呢?

    红蛟看他懵懂的模样,一手按住他的头,“臭小子,什么时候回消息的啊?我半个小时前就听说会长在找你。”

    阿笑挠挠脸,“忘记了。可是我回了,师傅也没说我什么呀,就让我回公会。”

    “哼,我可是师傅最可爱的徒弟,师傅怎么可能怪罪我。”

    红蛟忍不住连连摇头,“啧啧啧”。

    “小子,你还是太嫩了啊。”

    红蛟退开,手掌在他背后一推,“去吧。勇敢的面对风暴吧!”

    还没弄懂这句话,阿笑因那力道,往前一个踉跄扑倒,成功进入风暴地区。

    “好疼啊,红蛟哥!”

    回头,才发现红蛟露着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砰”大门也随之禁闭。

    顿时房间阴暗起来,气压过低,感觉跟以前都不太一样。

    阿笑哆嗦着,想起红蛟那笑容。

    颤颤巍巍地抬头,入眼的只有一片巨大的阴影。

    “啊啊啊啊!”

    这一天,惨叫声响彻整个机械时代。

    红蛟在外面听着这惨叫,猛地哆嗦了一下。低头一叹,可怜的孩子。

    兔小妹跟兔八哥是觉得,北溪让他们在这草坪上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是故意耍他们吧。

    就是故意的吧!

    兔小妹脚一跺,受不了道:“简直是在浪费我时间,我回去了。”

    现在这四下都没有人,他们就算走也没什么大事。就是那筱裳临走前说过,既然北溪放话,没有她的允许他们俩就不能离开机械时代。

    而且就算想走,其他人也不会让他们走,所以就乖乖呆在原地等人过来。

    “小妹。”兔八哥赶紧拉着人。

    虽然筱裳是离开了,可周围也有机械时代的人在徘徊。而且平息这次事件里面的条件之一是他跟兔小妹呆这地方。

    要是走了,就等于违约。

    到时候机械时代又要作怪。

    “不要任性,忍忍吧。”

    兔小妹甩开他的手,嚷道:“可是都多久了?她就是想把我们晾在这里。”

    “小声点。”感受到周围投来的视线,兔八哥低声道。“现在既然是在别人的地盘,你就收敛一点。要是再惹出什么祸端,谁都救不了我们。”

    兔小妹不服气,“大不了就不玩这个游戏了。”

    说的轻巧。

    兔八哥忍不住皱眉,经过这次的事,他对兔小妹有了些意见,厌烦了这种只会添乱的性格。的确,如北溪说的一样,没有兔子部落的他们,也没有兔小妹今天。

    装备都是他们带着刷的,技术也是他们手把手交的。如今她惹出麻烦了,一个公会跟着她遭殃。结果现在还不收敛一下脾性,不识大体,不懂进退。

    “你要是走随便你好了。不过不要再给公会添麻烦,这次就算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为你说句话。”

    兔小妹一愣,男人说这话什么意思?

    看起来兔八哥生气了,兔小妹还是第一次见他对自己生气,一时慌乱不知该怎么反应。就僵直着身体看着兔八哥远离自己,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她是不是做的过了,可是北溪的确也很讨厌啊。要不是她,他们也不会这样,对,都是北溪的错。

    这时,远处北溪拖着某物正朝两人这边过来。

    兔八哥被吸引注意,只看北溪越来越近。

    随后,在距离他们几米外站定,然后手一扔,那一团东西就扑倒在他们面前。

    “嗷呜~~”

    还会叫?!

    兔八哥心中惊讶,这什么鬼?

    等眼前这一团物状翻滚,蠕动了几秒,少年捂着脸狼狈坐起。

    眼泪汪汪的望着他与兔小妹。

    “师傅,就是他们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