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初赛(七)
    晚惜风呵呵一笑。

    人家都说,打机械师不好打。这职业能攻能辅助,血量堪比战士。其实这游戏里面,装备一好,什么职业都能超神。

    北溪才刚说完,系统就开始提示两人将要进入最后三十秒的倒计时。两人纷纷抽出武器,各自等待。

    “晚惜风的武器在伦格尔那边也是排的上号数的。也不知道他的攻击是多少…”

    “魔法师这个职业,打机械师其实是很容易的。”盛城不由叹了一声,一旁听见他这么说的光头少年立即出声道:“那你怎么打不赢她捏?”

    盛城摸摸下巴,思考着回答道:“这个问题很有学问。”

    “怎么有学问了?”光头少年露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瞅着他,装,你就使劲装吧。

    盛城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可还没有跟北溪打过。”

    “没打过也打不过吧,你之前直接输给传说组的,传说组的都打不赢她你肯定不行。”

    盛城一把揽住光头少年,拳头对准其头颅捶了几下,“臭小子。”

    此时擂台周边闪烁一阵红光,随后擂台封闭,无色的光罩缓缓升起。

    久酒冷冷出声,叫住两人的吵闹。

    “安静点。”

    就在倒计时的最后一秒,擂台完全隔绝了周围的声音,玩家们看着上方,议论声渐渐弱了下去,直至完全归于沉寂。

    很少有一场比赛,能让周围的玩家不出声安静去观看的。平日里不管看谁的比赛,那些个玩家总有说不完的话,所以擂台才有光罩,隔开了擂台上与擂台下两个世界。

    今日,北溪的这边出奇的安静。

    “好安静啊…”阿笑不由得惊奇,拉着红蛟就想吐槽。

    岂料红蛟头也未低,不知怎地能一手捂住他的嘴巴。阿笑不解,抬头看向他,平常里嬉皮笑脸的人,今日却是一副正经模样。

    “好好看比赛。”红蛟说着,低头看向阿笑,那双眼睛里有着道不明的情绪。“你会受益匪浅。”

    阿笑呆呆点头。

    注意力投入上方的比赛之中。

    开始的瞬间,晚惜风便主动攻了过去。对着北溪打出一道单体的直线攻击,那样的攻击很容易躲开,也许他只是试探。

    北溪轻而易举的避开了攻击,然不到半秒,晚惜风下一道攻击又如雨点般向北溪打去。是个大范围技能,爆裂陨石!

    “这技能最高的范围是在27码。”

    但是此刻北溪与他相距17码,正是在晚惜风的攻击范围内。陨石接二连三落下的一刻,北溪往后速退避开第一道陨石体,随后脚尖一点,双枪在手中转动,魔法屏障在跟前闪现,伤害吸收。

    那神圣的精灵在北溪头顶转悠了一圈,随即隐匿身形。

    擂台下方没有谁露出遗憾的表情,就连晚惜风自己也预测到了,北溪可以躲过。攻击再次毫不犹豫的打出,这次技能扇形对着北溪扫过,北溪突然跳跃,身体浮上半空之时,对着晚惜风就是一个技能。

    那人早有预料,稻草人“砰”地一下挡在其面前,伤害完全抵挡,那是替身稻草人。

    北溪在半空停滞的时间一向很久,晚惜风从她过往的视频里就已经看出。如今交了手,方知这人实在不容小觑。

    权杖对着还在空中的北溪挥动,紫色的光柱“嗖”地一声就朝那人飞了过去。北溪就半空翻转,轻松躲开,随后身体下落。

    晚惜风武器再次高抬,掐着北溪的落地距离,对准其就是一个范围风刃。

    那绿色的风刃“唰唰”朝人飞去,时机似乎正好!

    明眼人一看,不由想这屠城的晚惜风的确有很强的预判能力。

    这攻击看似随意,其实已经算好了北溪落地的速度和自身技能打出的速度吧。通过计算,在北溪下落的瞬间有意停顿了一下。

    那不明显的停顿用挥杖以作掩饰。魔法师挥杖多是因为技能的动作要求,或者是要吟唱。

    一次停顿便是一秒,掐着时间释放技能,在北溪距地还有半米时,他的风刃就正好能迎头撞上。

    只是这种欺骗性的挥杖,骗骗其他职业就算了,同职业的人肯定无法欺骗了。

    但是他以为能骗过北溪?

    他想的太过简单。

    “空中走位,没有人比北北更擅长。”棒棒糖见晚惜风露出志在必得的表情,摇摇头,突然有些怜悯这人。

    听闻晚惜风很会空中走位,伦格尔里他称第二,就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看来也是在一个国家里呆久了,放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孔雀也是魔法师。虽然他是只玩雷法的人,但是也不会所有技能都是雷电的,其他元素技能若是强力他也会学习。

    所以自然看得出晚惜风动的脑筋。

    “他肯定不知道会长是个游戏百科全书…”

    北溪最为了解的职业,除却机械师就是魔法师了。

    台上的少女将要落至半米,无数风刃迎面而去,下一秒就似乎要击中在北溪身上。众人看得屏住呼吸。

    只见瞬间,北溪脚下用力,魔法阵在脚底一闪,北溪往上又一跃,当先攻击而去的风刃与她脚下擦过,她似乎毫无压力,左脚在半空又是一踏,身体往右边方向下压,避过三道风刃,又是一踩,空中一个三百六十度转圈,避开剩余两道风刃,随后落地身体下压。

    “咦?”

    “会长二段跳怎么不一样了…”

    以前北溪的二段跳说只能在空中跳两下,现在怎么就变成了三下。

    “应该是新技能。”

    “不对,会长用的是二段跳,不过肯定也用了其他技能。两者联合才出现了刚刚的效果,而且我觉得应该不只是可以跳三下。”罗生门否认浮世绘的想法。

    北溪使用空跳只是为了躲避对方攻击,如果对方技能没有了,那她也不必在使用空跳。

    别看二段跳很厉害,其实十分耗蓝。看她有意停止跳动,罗生门想是不是在控蓝。

    这种竞技赛里,玩家不能喝红药,只能喝蓝瓶。所以在没有完全掌控局势之前,两人都不会轻易使出十分耗蓝的技能。

    “啧。”晚惜风多少是诧异的,同时心中对北溪也有了新的认知。

    “别以为你跳几下就很厉害了。接下来才是重头戏!”话落,权杖高举,三道火球在其头顶慢慢凝聚。

    北溪见况,没有出手打断。

    晚惜风不动声色的打量北溪,他可是在使用大招,一般情况下敌方就该冲过来打断。毕竟吟唱的时间少说也有几秒!

    可是北溪未动。

    晚惜风心中不由得一沉,技能正蓄势待发。这时北溪动了,提枪右腿微微抬起。晚惜风眼睛跟着一动,权杖直指北溪。

    下方的人便看北溪往右边一踏,正巧晚惜风的火球就朝她所行动的方向滚滚而去。

    预判对了。

    晚惜风心中大喜。

    北溪看向他,嘴角一勾。晚惜风见到那笑容,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表情僵住。

    只看北溪脚步一顿,又是一个空跳身体浮空翻转,随即使出了前扑动作。就与那攻击擦肩而过,滚落在一旁。

    “轰隆”火球爆开,滴血未伤。

    北溪就地跃起,提枪跑动起来。双枪极快变形,晚惜风见她跑动,脸色凝重权杖挥动,不停打出普通魔法攻击。

    北溪就跟他拉着距离,灵巧躲开所有攻击。跑动中,双枪已经变形。

    那是传说组的人也没有见过的形态。

    银色的断罪摩伽枪管变长变得更宽,前半身侧面看,像极了剑刃。金属从三分之一处覆盖,枪柄形如一轮半月,五道刺刃从那半月处以扇形展开,如同的翅翼。

    银白的枪,仿佛变得更加透明,点点白色碎星洒落,高贵不凡。梭伯特原本就是一把大炮枪,如今形态转变,炮口不断变大,体积在缩小,玩家们似乎已经能够看到炮口之中的结构。那闪烁着的晶蓝色的能源不知为何物,梭伯特的金属感越发沉重。

    “这便是第二形态么?”我是星光却隐约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当形态完全转变,北溪握着那外形与结构完全不一样的武器,给玩家们造成了一种视觉冲击。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武器。

    愣神间,北溪对着晚惜风冲刺上去。晚惜风很快反应过来,只看北溪扑来,身体猛地跃起,那长长的枪管犹如锋利的剑刃,迎头斩下。

    晚惜风似能看见那一闪而过的寒芒。

    下意识的举杖挡下,清脆的撞击声令他晃了晃神。近距离看,那五厘米宽的枪管上流动着灰色的针状物。

    这是什么?

    北溪却撤力后退,右脚在地面一踏,借力再次冲锋过去。晚惜风疾退,挥杖想跟北溪一个冲击术。

    北溪压上,不给他任何时间,左手的枪突地射出一颗子弹。晚惜风惊讶,向后一仰,以为避开了,余光却瞟见了一根银丝,心中惊异,起身一刻对着自己脚下猛地打出一道攻击。

    屏障突起,“砰”地似遭受了重击碎裂,银色的长鞭抽打在魔法屏障上,一击破裂,直接往后面抽去。

    但是那里空空如也,晚惜风使用了逃脱。看来这人不仅判断很强也极有意识。

    北溪右手一抬,梭伯特对着晚惜风高举,那巨大的炮口,众人能够清清楚楚的看见能源离子在不断聚集。出技能了!

    “砰”,炮弹轰出。

    晚惜风跳开,轻松避过。还没松口气,只看那银色的炮弹掠过之后,飞到后方上空转了一圈并未爆炸。

    晚惜风惊诧。

    耳畔边响起鞭子扬过的声音。

    银色的长鞭在半空划过凌厉的弧度,鞭子没有任何停顿,对准那银白的炮弹一抽。霎时,那炮弹爆炸,数十道锁链朝着他直击而来,猝不及防。反应了也不能完全躲开!

    血量骤减,还被系统无情提示。

    叮,你已中毒。

    “这……这是疾风鞭挞那个技能么?”

    “感觉是加强版啊。”

    传说组众人看着晚惜风头顶的血量一一减落,似没有停止的趋势。

    玩家一阵沉默,北溪的攻击可不会因晚惜风的反抗而停止。近身虚晃一招,随后轰击落下,晚惜风被弹飞。

    北溪补上贯穿,银色的长枪光芒流转,摩伽慢慢嵌入梭伯特之中,光芒大盛之时,梭伯特的形态也在慢慢转变。

    待光芒消失,也伴随着“笃笃笃”地声音,众人定神一看,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红猪看着台上的北溪,怔愣。

    “机枪?”

    伊蓝和罗生门不由面面相觑,会长的第二模式选择了机枪么。

    “怎么武器成机枪了?”

    梭伯特与摩伽融合之后,就固定在北溪手上,其形态俨如一把小型的机枪。无数子弹蹦射,打在晚惜风身上,“啪啪啪”地火光四射,若是游戏里面时装能被破坏,想必这频繁的射击下,那一身大雪貂袍子也得有千万个窟窿。

    八秒过后,北溪右手覆盖上左手,光芒一闪,双枪分裂重新握在手上。

    “到底怎么回事?”下方的玩家还是一头雾水。

    双枪手怎么可能有机枪的技能。

    “那是模式转换。”我是星光突然开口。

    “什么意思?”狸猫不太懂。

    “机械师特有的转换技能。也可以说有了这模式,机械师就有了第二个职业。这才只是开始…”我是星光淡淡说道。

    这才是真正机械师的觉醒之始。

    局面由北溪掌控,在了解对方战斗模式以及知晓他走位技能的情况下,北溪与他对打,实在轻松至极。

    单方面的压制。

    从北溪给晚惜风一个猝不及防地攻击时,那人就完全被人玩弄于鼓掌间。

    晚惜风其实是相当憋屈的,那北溪好像熟悉他的一切打法。不上当,不轻易跟他近战,不会让他走空位。对方有着压倒性的实力,这是晚惜风倒下时得出的结论。

    北溪将摩伽插回枪套,背上梭伯特。

    “还不错,我玩的挺开心的。”

    玩的开心?

    晚惜风一阵心塞。“你没有认真跟我打?”

    北溪呵呵一笑。

    “这游戏里能让我认真的对手,可没有几人,你呢,绝对不会可能包括在内的,放心吧。”

    ps:嗯……明明记得打的是50厘米来着。(>_<)错误已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