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初赛(五)
    早晨8点。

    英雄战歌响彻卡兰斯的一刻,最后一日的初赛也渐渐拉开帷幕。

    比赛不过才刚开始,几座大城便已是拥挤不堪,来来往往的玩家,那络绎不绝的人流,造成了卡兰斯难得一见的观景。

    时至11点,很多玩家已经结束了各自的比赛。进阶赛的对战列表也开始筹备。

    等到了12点时,万众瞩目的冠军初赛便以白犹与落青衣的对战展开。

    帝都中央区域的擂台上,两人面对面站立着,此时还是在候赛时间。约五分钟后,比赛就会开始。

    下方观赛的人比台上比赛的两人还要兴奋,议论声不断,就想着比赛赶快开始,让他们一睹为快。

    白犹是格兰林的冠军,作为五个冠军之中唯一一个以辅助职业登顶的人,玩家们对他的关注度十分之高。

    “暗牧这个职业,说辅助职业也不对,可以说是输出职业呀。”

    “不对吧。暗牧辅助的技能不少,而且也可以给队友治疗。这职业可输出可辅助,其实挺牛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句,据说在格兰林,暗牧玩家极多,且这个职业被格兰林玩家奉为“第一神职”,对玩家操作要求非常之高。能够排上竞技榜的暗牧大神玩家,都是很厉害的。

    永恒荣耀听着玩家们谈论,心中不免想起了糯米团子。格兰林是暗牧圣地,她会不会也是去了格兰林。

    江南墨画站在一旁见他看着前方出神,心思想必也不在这比赛上面。这周围的人左一口暗牧,右一个暗牧的,这职业对他也是有影响力。大致能猜测出来,江南墨画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开心。

    “荣耀,在想什么?”试探性地询问。

    永恒荣耀拉回思绪,淡淡道:“没想什么。”

    “可是见你出神呢,难道是最近忙着公会和比赛的事情太累?”

    “倒也不是。”

    “哦?那是什么?听着周围的人一口一个暗牧的,你是想起故人了?”江南墨画的语气不免加重,略带了嘲讽的意味。

    “什么故人?”永恒荣耀看她,这人说话怎么越来越阴阳怪气的。

    “什么故人?”江南墨画冷笑一声,“需要我指名道姓的说出来?”

    永恒荣耀见她这般,就知道这人又要开始无理取闹。“你想太多了。”

    江南墨画自然是不信这人的心思在其他的地方上,一时间想得太多,不免又道:“我只是不明白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女玩家,怎得就入了你的眼睛。她到底哪一点吸引你?”在江南墨画看来,那糯米团子一是没有长相,二是没有身材,家世也不好。在这游戏里面,技术也不是很好,就不知道是如何加入了传说组。

    想必这次离开,也是她有了自知之明。这近半年毫无音讯,虽然有听闻她去了格兰林的传言,但无图无视频,终究只是传言。也许那人根本没有离开卡兰斯也说不一定!

    “嘁~”旁边永恒不落忍不住嗤笑起来。

    江南墨画冷冷看他一眼,并未对他开口,又朝永恒荣耀道:“希望你还没有忘记公会以前的事。之前已经引狼入室过一次,难道你还想再让公会陷入类似的事情里?”

    “那件事情糯米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做到。”永恒荣耀脸色一沉,“且事情已经过去,你现在又来提起是为何?”

    “只是提醒你,别被一些人骗了。”

    “这话说的好。”永恒不落在旁边鼓掌,“的确得防着那些表面一套背里又一套的人,特别是那种长得又漂亮又整天装得柔柔弱弱的…”见江南墨画表情隐约不好,显有怒意,永恒不落话锋一转,“诶,你怎么看起来有点生气…难道你是这种人,被我说中了有点恼羞成怒了?”

    永恒荣耀也看向她。

    江南墨画立即轻笑一声,“不落越来越会开玩笑了。我只是担心,有的人接近荣耀动机不纯,你大哥他性子你也是了解,太容易相信人,这样很容易被人骗的。”

    永恒不落无言。

    江南墨画怎么一副“大嫂”的作态。这女人自作多情起来也是挺让无语的,还直接代入角色了不是。

    “哟,你当我们大牛是几岁的小孩,是非也分不清了不是?”此时,妖娆调笑着走来,身后跟了不少的人。

    她刚过来就听见江南墨画一番话,这女人又起了什么幺蛾子。

    “被谁骗?”妖娆一手叉腰,扭动身体透着几分性感。“咱们身边不是有个江南大小姐整天像个跟屁虫一样的跟着大牛么,怎么会长还能被骗?”

    平日里两人一遇见就免不了擦出火花,彼此之间有着矛盾众人也是心知肚明。只是江南墨画多考虑到自己的仪态,一般情况下不会与妖娆计较。

    她心中虽然有气,但是也不会骂出来。众人面前,她还是必须做出大度和容忍。且若是妖娆说的过分了,也自然有人出来替她说话。

    江南墨画垂了垂眸,“我只是担心荣耀。”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永恒荣耀一眼,便低头不再说话。

    旁边众人一见纷纷摇头。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妖娆不动声色地打量江南墨画,这女人路数是越来越有花样了。她此时再说什么,反倒惹人不喜,觉得她无理取闹,小肚鸡肠什么的。

    妖娆缄默不语,这众人想着以她的性子该是要开骂的,只看她打着哈欠,一副“不想开口”的模样,想来是没什么心情吧…

    他们几人说话的时间,五分钟便很快过去。白犹跟落青衣的比赛也开始了。

    落青衣是伦格尔的大神。

    隶属于屠城公会,之前各国竞技赛里,在伦格尔的排行榜里排在第七位。他是个狠角色,与白犹一样,也同是牧师。只是落青衣可不是暗牧,而是神牧。

    这暗牧与神牧的比赛,对于卡兰斯的人也是极少能见到。毕竟他们这里,是以神牧为主,至于其他国家,估计也没有暗牧这一说。

    所以,于很多人来说,这场比赛也是挺新奇的。

    白犹的武器是传奇级别的,长度不长,所以他握在手中跟拿了一把剑似的,那武器前半段透红并且散发着火焰一般的特效,后半段漆黑,带有菱形的金色标志。

    看起来,的确符合暗牧这一职业。

    落青衣虽是个女性玩家,但是她狠。不是所有玩牧师的女性玩家,都是娇柔的,需要被人保护。

    这女人行事狠辣,惹上她的人一般不会轻易放过。又有屠城罩着,伦格尔里,能惹她的人,可没有几个人。

    两人一交手就想先夺得主导权。

    白犹甩了一手毒刺,被落青衣轻松避开。她避开的一刻,还朝白犹露出轻蔑的笑容,白色的神圣权杖在手里一挥,光圈铺盖,白犹面无表情躲开。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几个回合也不见谁先掉了血。

    “这落青衣长得还挺漂亮的啊~”一日就是一天看了半天,突然冒出一句。

    众人:……

    无人回话,他回头瞅了瞅众人,见传说组的人都拿包含无语的眼神盯着他,一日就是一天摸摸鼻子,尴尬道:“我说错了什么?”

    “没有。”

    一日就是一天莫名看他们,“那都什么眼神啊?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执酒与谁上前拍拍他的肩膀,随后竖起拇指。“大兄弟,有眼光的!”

    这落青衣虎背熊腰的,估计创建角色的时候没有调整形象,所以在这美女如云的盛世里,实在显得出众。

    那脸蛋也胖,虽说五官没什么缺陷,可是怎么看…也不是属于漂亮的那类。一日就是一天突然说出那句话,可想而知对众人的冲击多大。

    “原来一日好的是这口啊?”伊芙摸着下巴,露出深思状。

    “品味挺好的。”

    一日就是一天听着他们打趣,面露无奈。后悔说了!

    挽扇拨开人群,见一行人有说有笑的,看来比赛都完了也都有心情说笑了。

    “那边绯七和醉卿心的比赛都开始了。”

    “我去看看绯七的。”圆舞曲对暗黑巫师一向很感兴趣。暗牧对于传说组的人并不陌生,因为他们都跟糯米团子交过手,自然知道暗牧的厉害。所以还不如去看看其他国家的,长长见识。

    “诶诶,我也去。曲哥,等着我一起!”

    罗生门侧头看兵王,提议道:“那我们去看醉卿心的吧。”

    此时三国冠军的比赛已经打响,唯独剩下北溪与圣弗兰冠军黑兔的比赛迟迟没有开始。毕竟都是冠军,且对手皆是各国不可小觑的大手子玩家,相比其他比赛,他们几人的赛事更被玩家们关注。

    传说组的人在三个主城游荡了许久,直到白犹胜出落青衣后,绯七跟醉卿心也相继获得首胜。

    再之后又继续了一些玩家的比赛,约到12点左右。黑兔的比赛开始了!

    对手是卡兰斯的人,神圣天堂的游戏人生。

    “肯定得输。”

    台下的人,他国玩家还没有说什么话,卡兰斯的人当先就议论起来。这游戏人生是神圣天堂的副会长,以前在排行榜里也是数一数二的战士高手。

    神圣天堂的时代里,他的确算是高手。

    只是现今,在机械的“奇迹时代”里,神圣天堂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高手玩家们也只能乖乖窝在自家公会里面称神。

    卡兰斯的所有顶级荣誉,如今只归属一个公会。

    对方是圣弗兰的冠军,己方是卡兰斯排名不过55的游戏人生。装备先不说,这人虽然二转了,只是玩家们对他也不是太看好。

    游戏人生自己脸也是挺黑的,估计他都觉得自己倒霉吧,才初赛就匹配到冠军选手,卡兰斯里也没谁比他“运气好”。

    “噗~”看着游戏人生的表情,红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场比赛没什么可看的,我去瞅瞅其他选手了。”跟朋友说了一声,红蛟便直径离开。黑兔的厉害早就领教过,至于游戏人生啊,跟机械时代的精英队队长相比也稍逊几分,又怎么可能打赢黑兔。

    结果是不用多做考虑的。

    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到了12点,竞技赛暂停,给玩家们一个休息的时间。北溪的比赛还未开始,众人不禁猜想是否在午后2点。

    由于初赛的场数太多,系统也没有给他们排列出参赛选手的比赛时间,所以只能要进行比赛后,提前十分钟在消息提示里通知观赛玩家。

    外面的玩家是等的着急,机械时代里面是焦虑。原因不过是时间要到一点了,北溪都还没有上线。

    一堆人在频道里询问北溪的去处,挽扇耐心回答,心里也不免在担忧。这妞可得准时上线啊!

    北溪此时还在床上躺着。

    闹钟响起,北溪从睡梦中醒来,抓起闹钟看了看时间,随后扔到地上。

    这两天休息不够,她确实有些疲劳。玩个游戏,就跟上班一样,忙里忙外的,折腾的也是精神和脑子。身体倒是没什么伤害,只是莫名的很累。

    沈墨言昨天傍晚做完任务后就让她下了游戏,大晚上的就跑到她这里住着。

    “怎么样?”

    他开门进来,手里端了杯水。

    北溪从床上起身,打了个哈欠,睡眼朦胧地回答:“还好。”

    他坐床边,趁着北溪接水的时候抬手碰了碰她的额头,又顺着轮廓抚过脸颊,轻声道:“看来的确是恢复不少。就你昨天的状态,今天这场比赛一定赢得不轻松。”

    北溪给他个白眼,一口气喝下手里的水,嗓子舒服一点后,便跟他道:“能赢就是了,轻不轻松倒是无所谓。”

    “北北,我这是在替你的身体着想。”沈墨言叹了一口,随即带着促狭的笑意,凑近她,鼻尖相触。“若是现在不好好养身体,以后怎么生宝宝?”

    北溪:……

    这人明显是在逗弄她,而且这话暗示的太多了,北溪再冷静也不由得咳嗽了几声。

    见人笑意越发浓烈,北溪抬手捏住这人的脸,各种拉扯。“看来传说组那帮人对你也是有影响啊。”

    沈墨言笑笑。影响?怎么可能~只是觉得偶尔逗弄一下,也是件趣事。

    “好了,我得去比赛了!”

    休息充足,接下来是该让屠城的人体会体会什么是冠军实力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