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囚
    “师傅,你不是掉进机关里面了吗?”阿笑见走出的人是北溪,当下冲了过去,连那虎视眈眈看着他们的守陵蛇都不在意,跳到北溪身边,扯着衣角就赶紧询问经过。

    只是在他动的一刻魔渑尾巴一甩,作势就要朝北溪和阿笑扑去。北溪一把将阿笑拉到身后,手中武器一抬,子弹呼啸而出,对准侧边扑来的金属蛇的额头,弹道犹如激光,瞬息间猛地穿过,顿时那金属银蛇的额头被破开一个大洞,身体摔落在地,便是一阵抽搐,几秒后在众人眼前化作星光消散。

    “哇,师傅厉害。”阿笑哈哈一笑,师傅的射速真的太快了。而且,是怎么知道机械蛇的额头是弱点?

    机械兽可不比其他游戏中的小怪。只要找到弱点,管它多少血,立马就会报废。当然,也可以找出背后操控机械兽的人,杀了操控者,就能让机械兽停下来。

    北溪笑笑,收回武器摸着阿笑的头,嘴角微勾:“当然。”她那模样,看起来极为温柔。

    微生墨眉峰轻轻一挑,没有任何表现。

    众人见北溪完好无缺的出现,自然是很开心。看来那机关没有什么危险性,只是另一个进入克洛克达尔神庙的方法。

    北溪这也算是歪打正着,提前进入这神庙。

    “我都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她笑笑。

    似乎在坐实众人的想法,才说出这番话。

    “走吧,我提前摸清了一些状况。大家不要在这里多做停留,注意提防四周。”

    众人不疑有她。

    “北北。”微生墨叫住了她迈开的步子,北溪嘴角含笑,回身看向微生墨,询问道:“怎么了?阿墨。”

    “你掉进机关以后,是直接掉落在这附近?”

    “当然不是。”北溪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否决他的想法。“这神庙下还有一层地底陵墓,我陷入机关以后掉落在那里。破解了机关后,就回到这里了。”

    “原来如此。”

    罗生门有几分讶异,“地下还有陵墓?”

    “陵墓什么的…有死尸?”柠萌瞪眼看北溪,多可怕啊。要是遇见僵尸什么的就好玩了。

    “这应该是神庙,怎么会有陵墓存在。”

    “是也不是。”北溪也不知道如何跟他们解释,反正进去看了不就知道。于是又道:“我们走吧,带你们进去,等会儿看了就知道了。”

    北溪拉着阿笑,两人在前方带路。众人走在大路中央,四周皆是古老的机械人,也不知道这些机械人是死还是活,不管如何都应小心行事才是。

    “会长,地底是谁的陵墓?”罗生门不由好奇。

    北溪脚步一顿,低头止步不前,昏暗的庙宇内,看不清她的表情。

    “会长?”

    阿笑看向北溪,只见她露出笑容,侧脸注视着罗生门,回答他:“是克洛诺斯之神的陵墓。”

    阿笑也不知为何,从他这个角度看着,师傅的笑容有几分诡异。

    克洛诺斯?

    微生墨与罗生门对视一眼,这个名字他们都没有听过。

    罗生门正准备继续开口询问,北溪便又自己开口说道:“克洛诺斯是卡兰斯的禁忌。到了,你们就知道。”

    如此卖关子?

    微生墨不动声色的摩挲着腰间的匕首,问道:“北北,发带颜色变了,是不是维修不够了?把头发放下吧,你不是很讨厌红色?”

    北溪一愣,随后点点头,“好。”

    说着,她抬手手指一勾,发带断裂,黑发垂落披散在臀间。北溪拿着缎带,抬起来仔细一看,惊讶状。“啊~果然是维修度不够了。都坏了!”

    微生墨垂眸,面具下嘴角拉出弧度。

    掏出一条白色缎带,走到跟前递给北溪。“幸好我这里还有。”

    北溪感激一笑。“阿墨,谢谢了。”伸手去接的一刻,微生墨猛地一握,缎带在他手中尽碎,化作残渣。北溪动作一顿,笑容僵住,随后面无表情看向他。“阿墨,你什么意思?”

    众人虽不知道微生墨为什么突然那么做,只是觉得两人之间的感觉有几分生硬。特别是北溪跟微生墨交谈,有一种别扭的感觉。

    阿笑皱这眉头,“师傅,墨大哥。”

    罗生门抬眸对着北溪身后的阿笑说道:“阿笑,过来。”

    阿笑不明所以,还是一副迷茫疑惑的样子。“怎么了?我为什么要过去?”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北溪看着罗生门和微生墨,冷笑道:“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罗生门无视,仍旧对阿笑说道:“过来。你在那儿很危险!”

    阿笑怔住。

    看向北溪,“师傅…”

    他很想要求证,罗生门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笑,你觉得师傅有什么问题?”

    “没有啊。”

    北溪冷笑,“那他们两人是什么态度?”说着,面对微生墨两人,微微抬起下巴,神情冷傲。“我既是你们的会长,你们就不该露出这种态度,无论怎样,质疑我,就是在质疑整个公会。”

    “师傅。”

    北溪侧头看他,只见阿笑瞪着一双蓝色瞳孔注视着她,眼中尽是愤怒。“你不是师傅,你到底是谁?”

    北溪嘴唇一抿神色不悦,“阿笑,你在怀疑什么?这世界上,除了我,你难道还有第二个师傅?”

    “你不是。师傅绝不会向罗生哥,向墨哥,露出这种表情,也不会说这种话。不可饶恕,我生气了!”阿笑大喝一声,机械手套瞬间覆盖手臂,就以那姿态,朝北溪直接打了过去。

    就在触及身体一刻,北溪闪避开,阿笑一拳挥空,踉跄一步差点扑倒。北溪笑了一声,突然眼前黑影一闪,下一秒整个人直接被踢飞出去。

    柠萌几人倒吸一口气,这到底怎么回事?

    微生墨脚往“北溪”身上一踏,弯腰俯身,黑瞳流转危险的光芒。“冒充谁不好?”脚上力道加大,匕首划出血红的弧度,突地北溪发出一声吼叫,身后几人吓了一跳。

    再看去时,“北溪”挣脱了微生墨的控制,微生墨凌空一脚,她便在空中翻滚几圈,最后落地,发出“砰”地巨大声响,如同什么硬物撞击。那不是一个玩家身体该有的强度…除非是一个全身金属的战士玩家。

    北溪的样貌被微生墨的匕首划伤,她起身看着他们,披散的黑发也掩盖不住右边裸露出的金属仪器。

    “是机械人?”

    星野指着“北溪”大呼出声。他们虽然最后都明白了微生墨和罗生门两人的异常反应,但是等真相完全出来时,还是有几分不可置信。

    “他们是怎么辨别出来的啊?”柠萌感到不可思议。按理说,游戏里面这种小怪冒充玩家的事情不是没有,不过基本都得认栽吧。

    “看起来,微生墨很了解北溪。”怀表兔子低声问答柠萌的问题,看了罗生门一眼,又道:“罗生门大神似乎也十分了解。而且后面,北溪,不对,假北溪说的话,我也开始认为不是北溪。”以北溪行为风格,又看阿笑的反应,想必那人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么妄自尊大的言语。

    “好厉害啊。没想到他们三个都那么了解北溪!”柠萌忍不住感慨。能辨别出来,想必跟北溪都是很要好的朋友!

    怀表兔子觉得,不管怎样说,从一开始就看出不对劲的微生墨,才是最厉害的吧。

    听说他跟北溪是情侣,这点似乎不假啊。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罗生门上前将阿笑拉在身后保护,打量着那披着会长外表的机械人,质问道。

    她呵呵一笑,因右脸处破损,猩红的瞳孔显露出来,突地红光一闪而过,机械人身体一僵,缓缓抬脸,露出恐怖的笑意。

    “闯入克洛克达尔者,死!”语毕,身体开始泛红。

    罗生门一见,脸色大变,喝道:“组长,我们退。”

    众人听罗生门一喝,反应也是很快,纷纷往后一扑,就在瞬间,爆炸的余波冲击而来,众人只觉背后滚烫的气息骇人。待后面归于平静,才纷纷从地上起身,幸好还有战士跟着,烈战跟坂龙的盾,抵消了部分的气流。

    “到底怎么回事?那东西是可攻击怪?”

    如果是,系统为什么没有发出提示。

    “机械兽与普通怪有很大的区别。”

    “什么意思?”春天狠坑爹不是太懂罗生门的话。

    阿笑从他黑袍里钻出,露出一个头,“刚刚那个机械兽是不会攻击的机械兽。只有具有攻击性的机械兽我们才能攻击,所以不要去攻击不能攻击的机械兽…”

    这一段话说的跟绕口令似的。

    春天狠坑爹抽抽嘴角,玛德,还是不太懂。不过算了,系统提示能攻击就开打,不能攻击就交给他们。嗯,本帅哥真聪明。

    想着,春天狠坑爹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那刚刚爆炸是什么?”

    “那个是操控她的人下的自爆指令。大部分的机械兽身体里,都有自爆装置哦。”

    众人纷纷点头,好吧,算是明白了。

    那么问题也来,到底是谁在暗处操控这机械人来冒充北溪?那真的北溪呢?

    此时,在他们所不知的密室里,红发少女站在镜面前,透过镜子看着一群外来者识破了自己机械兽的伪装,不禁低声咒骂一句。随后忍不住狂笑,“有意思,看来你的同伴很了解你。”

    “不过他们现在肯定很着急吧,毕竟在偌大的神庙里想寻找一个丢失的人是极为困难的。嗯~该怎么为难他们呢?呐,你怎么想?”她自言自语着,说到最后又露出得意的表情,缓缓回身,看向靠在墙壁边的黑发少女,眼中透着邪气。

    “你高兴就好。”北溪往后一靠,身后发出铁链相碰的声音,她不在意的说着,看起来并不担心。

    “呵~”红发少女轻笑一声,走到北溪跟前。“真不敢相信你还能笑出来。现在你可是我的俘虏~”说着,她弯腰,手中的炼金棒将北溪下颚一挑。

    昏暗的密室内,只有拉近距离,北溪才能更好的看清对方的面貌。

    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红色的长辫随着她的动作落下,在北溪眼前摇晃。一双漂亮的瞳孔,充斥着邪恶气息。

    北溪撇开头,不屑笑道:“俘虏?”

    她之前落下陷阱就直接在这间密室,要不是系统提示任务有进展,她也不想在这里坐半天。而且,根本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看见莉莉塔。

    可是已经过了那么久,莉莉塔不可能还存活着。北溪也无法判断,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莉莉塔。那眼中的邪气,可不是记忆中的人所拥有的。

    “怎么?难道你以为你能逃出这里?”

    视线触及北溪腰间的武器,她收回手,略带嘲讽的笑道:“机械师,没想到卡兰斯如今还会存在这个职业。”

    叮,请继续跟莉莉塔对话。

    北溪蹙眉,眼前这个真的是莉莉塔?

    “你这是什么笑容?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也是机械师吧。手背上的晶块,是机械化后的象征。”

    莉莉塔摆弄着手中的炼金棒,似笑非笑地看着北溪。“看来,你对机械师有着一定的了解。”

    北溪揣摩着她的神情,斟酌过后,便道:“我作为一个机械师,有关机械的事情都必须了解。”北溪看她,又一字一句道:“而我,也了解很多关于你的事情。”

    莉莉塔把玩炼金棒的动作一顿,眯眼打量北溪。“呵,有趣。说说看,你了解我什么?”

    叮,请继续与莉莉塔对话,尝试激怒她。

    激怒?

    系统这提示…

    北溪沉默,要提到什么,才会让眼前这个莉莉塔生气?

    见北溪迟迟不开口,莉莉塔不屑开口:“我知道,你不过只是为了引起我的兴趣罢~”说完后转身过去,声音中略带落寞。“谁也不会记得我的存在。”

    北溪动了动被束缚在背后的双手,铁链的声音清脆响亮,莉莉塔回神,看向她,还没有开口,只听北溪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没错。在卡兰斯,不会有人记得你。因为你,是被世人所厌恶的污秽之人…”

    “我说的对么,克洛诺斯.莉莉塔。”(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