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真面目
    北溪当时看中了罗生门的潜力,于是将他带入机械时代,甚至直接归入传说组。这个殊荣,在整个机械时代,包括传说组都没有谁得到过。

    罗生门被北溪青睐这一点,所有人都是知道的。尽管传说组的人刚进公会时,没有名气,可是他们自身多多少少都有着很厉害的实力。比起他们,那时刚入传说组的罗生门就是个菜鸟,pk白痴。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罗生门比起其他任何人都有着巨大的潜力。至今几个月,他的成长也让人无话可说。

    北溪是自豪的。

    没有什么,能比得上一个个王者玩家在她手中诞生要更让她感到愉快。不由回头看向阿笑,少年似又所应,朝她露出一排亮眼的洁白牙齿。

    眼神亦如最初的罗生门。

    “会长,我想试试。”

    计算好距离,分析着龙卷风的风向,罗生门其实把握不大,如果子弹能够穿过风暴,那么一切都好说。

    “做你认为值得做的事情,有些事情,你已经不需要再过问我。”

    闻言,罗生门眼眸微抬看向北溪,内心触动。北溪对他而言,是特殊的。

    只见北溪笑问:“不是吗?”

    你早已出师。

    那双蔚蓝的瞳孔传递出的话语,是他一直在追求的极致。现在,他做到了,而北溪也想放手了。

    罗生门握了握武器,巨大的十字架与他瘦弱的身体形成鲜明的对比。男人低头,绿色的卷发轻扬,轻轻一笑。

    “我明白了。”

    转身,高举武器缓缓迈向前方。

    怀表兔子不由在北溪与罗生门之间来回打量,游戏里面不是只有男女之情。对于罗生门,北溪肯定是不容亵渎的存在。然而,这种存在,却不是因为他喜欢北溪。

    尊敬她,喜爱她。

    怀表兔子望着罗生门不断往前的背影,不知为何,发现那笼罩在男人身上的黑袍变得越发张扬,不再有任何人的痕迹,不再因为任何人的限制而内敛温和。

    跨越的脚步越发变大,大步向前,那是不被约束的自由。

    从此,罗生门是罗生门,北溪是北溪。

    两者,即是独立的存在。

    阿笑望着罗生门的身影,想起红蛟说过,如果不是两人相遇的时候游戏还没有出师徒系统,如果不是那时两人等级相近。

    可能北溪的第一个徒弟,便是罗生门。

    但是,对于两人而言,系统给予的身份是不重要的。

    阿笑瘪瘪嘴,他和罗生门,对于师傅而言,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第一徒弟?

    停在距离暴风80米左右。

    罗生门不能再往前,只是在这个位置,就已经感受到来自空气中风刃的威胁。罗生门想要攻击,就必须要拉近一点距离,太远,他不能很好地操控机械兽。

    他跟北溪相比,现在缺的,就是控制机械兽的意识了。曾几何时,一直在想着有一天能打败北溪。

    大概北溪已经察觉了,察觉出他的止步,所以这个人没有丝毫犹豫的放手了。让他不留余力的追逐,让他成为她不断变强的推力。

    真是狡猾。

    会长,真的很狡猾。

    “师傅。”

    黑色的十字架武器高举,直指蓝天,金色的魔法阵在身后铺开,光芒四射耀眼万分。

    “我不会认输的。”

    话落一刻,无数水晶球体从魔法阵中不断飞出,只是一刻遍布整片天空。罗生门武器往龙卷风方向一指,球体纷飞,直接朝暴风冲击而去。

    “北北。”

    “嗯?”

    微生墨盯着她含笑的嘴角,“你很开心。”

    “当然。”

    因为这是迟来的宣战!

    当球体定格在龙卷风四周,水晶表面开始鼓动,不到一秒,尽出尖刺,“唰唰”破风声地声音尤为骇人。

    机械兽距离暴风只有两米,越接近龙卷风,它们所承受的力量则越强。尽管众人离了有百米之远,仍旧可以感受到那些机械兽摇摇欲坠,似下一秒就会碎裂在天空一般。

    罗生门武器开始分裂,激光流动在枪身中心,本还是十字架原型的武器不到一刻已经成了一把巨剑。

    不,那不是巨剑。

    “那是什么武器?”星野几人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另类的武器。无法判定,到底是剑还是枪。

    “狙击枪。”

    阿笑眼瞳骤缩,惊呼道:“师傅,那是吗?”

    “嗯。”

    神渝者,即为神者之徒。

    第二代机械师杰尔菲斯创造出的,最强狙击系武器。在排行榜里,这把武器位列第二,被誉为“天神之刃”,拥有着弑神的力量。杰尔菲斯失控之后,这把武器史记里记载的是被毁灭,可是谁让北溪重生回来,知晓着来源地图。

    罪恶深渊,神渝悲恸。

    这是最适合罗生门的武器。

    光芒流转,男人手指紧扣转动的光轮处。在他人所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前正排列着无数狙击镜圈。这些镜圈不仅大大小小皆有,还彼此被直线相连相通,绘成了一道巨大宏观的图案。

    金色的光辉如同神明降下的恩泽,狂风突起,男人的黑袍狂妄飞舞。

    一颗子弹蹦射而出,直直打在狙击镜的中心。在他们所看不见的半空,光芒涌动,下一秒针状的子弹倾数而出。就从半空中,突然出现!

    如同流星般,极快闪过,速度十分吓人。

    “十道?群攻吗?”阿笑睁大眼睛,惊异异常。

    然而更加吃惊的是坂龙几人。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有看见,就只看到罗生门打出一颗子弹,可是没有什么异象。

    怎么阿笑会说十道?

    难道攻击了?

    就在他们疑惑之间,亲眼目睹着离他们最近的转动的龙卷风团中心突然破出一道大口,在伤口就要愈合之间,突然整个龙卷风直接爆开,红色光芒照耀大地,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又一个…

    不过几秒,五道龙卷风接连爆炸,红光遍地,随后待一切平息。平原上,已然变得有宽阔了。

    “天呐。龙卷风真的消失了!”

    柠萌双手捂唇,仍是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了什么。

    “果然是机关。”

    这番行为,验证的不过是北溪的猜测。而早已料到罗生门的能力,北溪与微生墨则全然没有丝毫惊讶。

    罗生门极其聪明。

    十道攻击,却只用于攻击五道暴风团。他的这个攻击想必还使用了加速技能,子弹攻击的速度很快的话就能在一瞬间破开风团,连阻力都可以无视,再利用另一道子弹快速补上攻击,以罗生门的攻击力打出的伤害值,破坏一个能量源绰绰有余。

    他预判能力这点真的越发出色了。

    华丽的表演仍旧继续着,一道又一道的龙卷风逐一爆炸消失,整片天空似乎被深红浸染,灼烧着所有人的视线。

    “原来这游戏,真的存在神明。”

    怀表兔子望着男人的背影出神。

    那被神秘面纱笼罩的克洛克达尔在一点点被罗生门揭开。困扰了整个阿佩拉斯许久的传说城市,终于要露出它真正的面貌了。

    坂龙见怀表兔子盯着罗生门出神,目光闪了闪,握剑的力道不断加重。

    两分钟,数十道龙卷风在短短的两分钟内被消除的一干二净。天空沉重的乌云终于散开,阳光落下,那沉睡已久的城市终于显露了它的真面目。

    然而,柠萌几人却纷纷惊呼起来。

    “那不是城市。”怀表兔子诧异出声。一直以来,他们都认为克洛克达尔是一座城市。那独特的尖角塔,他们曾以为那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

    可是,现在摆在他们眼前的,却像是一座神庙。

    没错。

    北溪盯着那座庞大的,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建筑物,克洛克达尔就是神庙。

    巨大的狼头矗立在神庙顶端,那巍峨的梯形建筑物终于完全展露在蔚蓝天空下,四周围绕着由金属构建的尖角白玉塔,整个神庙充斥着不容亵渎的气息。

    “哇,好大的狼头。”

    狼。

    那是莉莉塔最崇尚的生物。包括她第一只机械兽,都是以狼的外形为基础制作出来的。

    “那就是克洛克达尔的原貌啊~”怀表兔子不由感慨了一声,那么久了,这本该是系统给他们的难题,却让不属于阿佩拉斯玩家的人给破解了。

    可是不得不说,北溪他们真的很厉害,还有罗生门。

    不列城果然才是高手向往的地方。

    “走吧。”

    北溪将防风镜挂上脖子,召唤出自己的小银狼。现在大部分玩家都有坐骑,就是移动速度不快。操控着机械兽跑到罗生门旁边,罗生门将武器背回身后,目光炯炯地看着北溪。

    “这把武器,看来你用的很顺手。”

    “会长,谢谢。”

    罗生门露出认真的模样,口气也十分郑重。

    北溪摆摆手,“不用。这把武器,除了你也没有谁能发挥它的价值了。走吧,克洛克达尔在等着我们。”

    “会长。”

    嗯?

    北溪操控机械兽的动作不由顿住,疑惑着回头看向罗生门。

    他露出爽朗的笑容,灿烂如同灼目的烈日。

    “我会毫不犹豫的追上来。”

    北溪微怔,随后勾唇一笑,抬拳对他。

    “那就来吧。”

    这个游戏,只有大家互相追逐才够有意思不是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