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机关
    “机关?”

    星野表现的万分诧异。怎么可能会有机关这一说,可是如果是北溪这样说,他也没怀疑的本事。

    “如果是机关,那我们走了多少弯路…”怀表兔子看了坂龙一眼,男人也是神情严肃的点头表示赞同。

    北溪大概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不过每个地区都有每个地区的玩法,她还是昨天晚上才知道,阿佩拉斯没有迷宫活动。要是有,想必这里的人多多少少会有几个熟络机关的。

    “这只是我们的猜测,还需要证实。”

    证实?

    坂龙挑眉看北溪,“你想我们去证实?”

    这人性子是直的,北溪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于是大方承认。“没错。你们比我们熟悉这些龙卷风不是吗?飞上去,很快就能找准中心区域~难道我说错了?而且以我跟阿墨的装备,的确经不起消耗。”

    说什么好呢?

    坂龙也不知反驳什么。的确,他们作为阿佩拉斯的玩家曾经尝试过飞跃风暴地区,比他们要更加熟悉龙卷风。而北溪说的,两人装备不敢随意消耗,也是因为有一两件装备还没有绑定。

    他们要参加国赛,如果死亡掉落装备,短时间在哪儿寻找替代品?

    坂龙虽然觉得国赛与他无关,不过北溪前面的话的确不假。

    “飞行器的消耗金钱我可以出。”

    北溪觉得若是让他们尝试,不论怎样,她也得出一份力。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好犹豫的。烈战走出队伍,大咧咧说道:“我去吧。反正我一身装备早已备好~不过飞行器就不用大神消耗了,我自己有准备。”

    罗生门看他,这人难不成一开始就想着用飞过去的办法?

    北溪打量烈战,见他一身青铜战甲,手臂间纹着红色恐龙图案,不免好奇,“你是泽林玩家?”

    烈战与罗生门皆是吃惊。

    他可没跟会长说过烈战的身份,怎么知道?

    而烈战自身也是惊奇不已,北溪怎会知晓泽林。

    看出他的疑惑,北溪轻描淡写地说道:“昨天遇见了一个和你手臂上图案一模一样的玩家。”

    烈战眉头一紧,北溪遇见了泽林玩家?

    柠萌扯了扯怀表兔子的衣服,低声道:“是场外戏子。好像是比赛输给北溪大神的徒弟,不服气就找人去堵他们…”

    怀表兔子心中无言。

    真蠢。

    虽然柠萌刻意压低声音,可是跟烈战那么近,那声音再压也是能隐约听见一些字眼儿。什么戏子,比赛,输了,堵人……

    妈的,场外戏子这个沙比。

    “你准备好了就上,瞄准龙卷风中心位置。近距离的话应该会看见发光的物体!。那就是目标体。”

    本来烈战还想开口问问,可是北溪并未给他机会。那模样看着对泽林玩家也没什么偏见,倒是希望是误会一场。要不然泽西尔那边不好说话。

    一行人把距离渐渐拉近。

    趁着烈战做飞行准备的期间,北溪才有闲空观察几个人口中提及的飞行道具。以北溪接触的机械器具的经验来看,那玩意儿说飞行器有点高抬了,看装置应该是加速冲锋炮一类的道具。

    所以这些玩家佩戴以后,可以短时间内冲向高处,而且速度极快。码数北溪是不能判断,不过以星野的话来预测,能在短短时间内,突破龙卷风包围层,必定比疾风还快,一秒三百米还是能做到。

    “其实在这风暴围层里,有一条线路是伤害最小的地方。”

    “我们以前就打算从那路线里突破进去。”星野指着龙卷风密林处的一个缝隙较大的交叉口,对一脸好奇的阿笑说着。

    阿笑连连点头,一副惊叹的模样。

    说着,烈战已经准备就绪,目标就是众人眼前第一个扭动的小型龙卷风。

    倒数三声。就在一群人注目下,烈战如同脱弦之弓,没有丝毫犹豫的冲向那巨物。很快与之相撞,蹦射火花!北溪拿出望远镜一看,见烈战身上裹着一层蓝色保护罩,随着他不断深入龙卷风,颜色渐渐淡化。

    看来那道具还自带保护罩…难怪玩家戴上以后还能在重重阻力下突破龙卷风包围。

    只是这道具经不起消耗,要是再高级一点,他们想靠这办法进入克洛克达尔也不是没有可能。

    烈战咬牙,半边身体已融入龙卷风中。只是这般作为,比起冲锋进里面,道具的保护罩还要更经不起打磨。他半个头伸入暴风之中,还未看清,保护罩骤然碎裂,一声惊呼,血量见底直接往地面坠下。

    然而就在坠下一刻,银狼矫捷的身影一闪而过,瞬息间,狼狈不堪的尸体已然被拖回。怀表兔子赶紧扔个复活,圣光闪烁,烈战便又好好端站在几人面前。

    “额,手套被损坏了。”

    那些龙卷风不仅会让玩家掉落装备,甚至还会直接破坏掉。

    “感觉不行,风的摩擦力太强。保护罩撑不下去!”烈战露出苦笑,他才伸进头,保护罩就不行。眼睛因为风刃无法睁开,根本看不见里面的东西。

    “再试一次就行。”北溪抬手,魔法阵一闪,随后几只金色的小虫飞在她头顶周围。她刚刚通过望远镜观察了,那道具的保护罩足以让烈战伸进一只手。

    “只需要你伸手进去。”北溪手指一勾,一只金色的卵虫煽动着金属翅膀随后落在她的指尖。烈战看着北溪,眯眯眼,“你想我把这东西扔进风暴里?”

    “我机械兽的身体,不足以扛过龙卷风的力量。只要能把它们扔进去,就能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

    罗生门在一旁点头赞同道:“没错。”

    烈战想了想,便没有什么犹豫,直接答应再上去尝试一次。

    “好。”

    北溪回到暴风村购买了一个飞行道具,随后交易给烈战。烈战装备上道具后,调整了一会儿飞行角度,随后看向北溪。

    北溪手掌一张,只见那些飞行的卵虫翅膀一顿,随后纷纷落入她的手掌心,如同死去,毫无生气。

    北溪将卵虫交于烈战,男人接过后按动开关,“砰”地声响,已然飞了出去。

    北溪调开界面,就算卵虫呈假死状态,它们也是在活动的。只是身体无法动弹,需要北溪开启指令。

    烈战看起来十分熟络,撞击在龙卷风上的一刻保护罩便与风刃剧烈摩擦,火光冲天,北溪抬起望远镜,目睹着烈战一步一步将手臂伸入龙卷风之中。

    是机会!

    烈战感受着风刃逐渐加强的力度,咬牙抬手将手心中的东西往里面使劲一扔,与此同时保护罩尽裂,烈战血量再次见底,装备爆出,往地面下坠。

    北溪操控着银狼把人的尸体拖回,怀表兔子将人复活,烈战一起身就揉着胳膊咧嘴笑道:“这要是现实,这只胳膊可保不住啊。”

    “要是真的是现实,你已经死了好吧。”星野出声吐槽。

    就在几人说话间,那危险的暴风之中,卵虫们已经开始行动。尽管安全抵达,可暴风里面的破坏力比外面还要更厉害,卵虫行动的一刻,便遭受了强大的阻力。

    可是那里面的画面通过它们,不断不断的传回。北溪操控着最后一只卵虫,近了,近了…

    距离那道红光。

    “咔嚓”。

    是卵虫破碎的声音,画面一断,眼前一旁漆黑。

    北溪垂下手,关掉了界面。

    “怎么样?”罗生门期待地询问。

    “为什么会是能量源?”北溪蹙眉,喃喃自语。

    什么?

    众人听得不真切。

    正欲开口询问,北溪缓缓抬头,面无表情地说道:“那里的东西是能量源。”

    罗生门露出诧异表情,“会长,是能量源?”

    什么是能量源?

    其他人皆是疑惑不已,他们对这东西不太了解,可以说完全没有听过。

    “那玩意儿,是用于运作古老机械兽的东西。”北溪想到这里,不免往莉莉塔身上想。克洛克达尔与莉莉塔有关,是否这里,是机械故地?

    说起来,在卡兰斯历史记载中,只有这一位王者是没有详细描述其生死状况的。唯一一个,特殊存在,也是将双枪发展至巅峰的最强机械师。

    “在卡兰斯以前的记载里,机械师还没有研究出芯片的时候,皆是用能量源运作机械兽。而能量源,就跟炼金术有关了。我也不了解成分…”

    罗生门对于这方面的知识是有很深的了解的。

    “炼金术?”

    “盛世这游戏,好像还没有炼金师这职业。”

    “有的。只是玩的人很少。”因为这副职业不赚钱,所以卡兰斯玩的人比较少。

    “其实追溯根源的话,机械师曾经也被唤作“炼金术师”,只是那会儿被教廷冠以之称,最后一部分脱离出来,默默研究着机械兽,再之后第一代机械师莉莉塔出现。在以前,所有的机械师都具备着一定的炼金知识。”罗生门为其他人解释着。

    “能量源的作用应该是运作机械兽,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可以用作机关装置…”

    “毕竟我们也不是真正的炼金师,懂的不多,自然也不清楚。”北溪叹息一声,机械师三转便是在机械大师和炼金师之间选择。想起一转的时候是遇见莉莉塔,还在她的家里去住了几天。那地下实验室摆放的东西,不就是一堆炼金的设备么。

    “那我们到底要怎样破坏机关装置?”怀表兔子比较在意如何才能将能量源破坏掉,终结这片暴风密林。

    怎么破坏?这就有学问了。

    “能量源这个东西,如果不能一击将其击碎,它就会吸收力量然后加倍的反馈回来。很危险!”

    “而且它会随着龙卷风一直转动,虽然是在中心位置,但因为没有固定坐标,又被强大的风刃包裹,很难击中。”

    “那我们该怎么破坏?”

    怎么破坏…

    北溪觉得这个问题得好好考虑。

    “会长。”

    北溪看向罗生门,这人是有什么想法么?

    触及他身后的武器,北溪目光变得隐晦,虽说她只是跟罗生门提及了这把武器,没想到他真的将武器刷了出来。

    “如果在近两米处,以高级机械兽的承受压力,能支撑多久?”机械兽对于风刃也没有办法完全承受,不到十几秒肯定就会被毁坏。

    北溪沉思了一会儿,“最多六秒。”

    “那高级之上呢?”

    高级之上的机械兽。

    “八秒。如果材质更好,最多不过十三秒!”

    罗生门点点头,“我知道了。”说着,将背后的武器取下,向前走了几步。

    “会长,我有一个办法。”

    北溪看着自己跟前的罗生门,不由轻声一叹。

    真正的王者,早已觉醒了不是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