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反击
    是啊,该结束啦。

    “擎天,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

    擎天本还在懵逼状态中,这场比赛似乎脱离了他以往的常识…虽然他以前没有跟场外戏子他们打过,不过今天还真的是领悟到了其厉害。

    正当他处于愣神中,阿笑的声音已经传入耳中。也不知是阿笑声音太小,还是他自身心底深处的期盼…

    那话,如此的不真实,可却让他猛然醒悟。身边风声呼啸,擎天眼瞳一缩,只见阿笑掠过场外戏子,不,是突然出现在了希然身后。

    连那两人都反应不及。

    “轰隆”声响。

    待众人定神看去,那机械师将牧师一拳打在身下,力道狠绝。仅仅只是一拳,却堪比战士…

    且对方一个女生,怎如此狠心。

    “漂亮姐姐,我要是认真起来,可不会对任何人心软哦~”阿笑露着虎牙,嘿嘿笑着。

    突然凶猛起来的机械师,让玩家们纷纷惊呼。难道这机械师现在才想反击?

    “在你觉得敌人已经完全松懈,可以瞬间将其致命的一刻,就亮出底牌吧。”

    微生墨盯着台上的阿笑,慵懒的声线说出一句令北溪熟悉的话。

    “这是你喜欢说的话。”北溪勾唇,缓缓看向他说道。

    “那天我也只是教了他这一句话。”

    阿笑的领悟能力,的确极高。“他很聪明的活用了。”

    “你知道,这种双人pk最忌讳的就是有人乱了阵脚。就算再配合无间的人,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想必一时也不能冷静。”

    趁着他们还处在慌乱中,给予致命一击。就算之后敌人回神,局面早已变化。

    场外戏子脸色大变,举着武器冲锋过去。

    阿笑抬头,嘻嘻笑道:“等的就是你。”

    侧身闪过场外戏子的攻击,阿笑拳头一握朝他直面抡去,场外戏子冷笑一声,举剑迎接,拳头与冷剑相碰不过三秒,场外戏子猛地撤力,就朝阿笑肚子使出踢击。

    阿笑似早有预判,使出跳跃技能。

    场外戏子抬头,好机会!

    一般玩家在半空是很难调整姿势,而且使用的技能有着限制。

    对着阿笑凌空一斩!

    红色的剑气从剑刃脱离,气势汹汹的朝敌人攻击而去,如脱困猛虎,令人不可小觑。

    眼见攻击要打在阿笑身上,银色的魔法阵在身前铺开,剑气撞击在魔法阵上,一秒便全部烟消云散。

    抵挡住了。

    北溪当初训练他的跳跃高度,一是为了更安全的避开攻击,第二,就是有足够的时间使出技能。

    玩家在空中的时候,最容易被对方攻击。因为高度不够,人在空中又不能一直漂浮,姿势没办法调整的情况下,就是敌人的靶子。所以,高度极其重要。

    且到底要跳多高,便是取决于自身的判断。

    如果跳的太低,不仅容易被别人攻击命中还会不利于自己防御。跳的太高,可以避免了第一次攻击,可是由于身体降下的秒数,敌人有可能会进行第二次攻击。

    第二次,是绝对无法躲避的。

    一般这种情况,还是要根据敌人的职业来进行推断。想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技术玩家,预判能力十分重要。

    场外戏子“啧”了一声,可不会等那机械师安全落地。就抓着落地的瞬间,一个旋风斩再次使出。

    阿笑已有预料,就地一滚,猛地拍地。轰击!

    旋风剑气从身上掠过,却只带走两百血量。计算着躲避距离与承受范围,阿笑将伤害减少到了最小。

    “致命一击。”

    场外戏子一愣,不懂阿笑怎么突然冒出这一句话。

    愣神之间,眼前的阿笑缓缓抽出武器,场外戏子视线随着他的动作不停上移。等回神想起对方要攻击时,却骇然发现,身体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

    叮,你获得沉默状态。

    “,做得不错哦。”

    “呼呼呼~”身后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场外戏子不寒而栗。

    是什么?

    他后面到底有什么?

    下方观众就看着场外戏子的身后站了一道若有若无的黑色影子,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

    阿笑武器在手中同步一转,银色光芒骤亮,枪身与枪柄之间的魔法轮子开始转动。枪口对准,光芒聚集。

    随后头顶处神圣的魔法阵铺开,一只体积幼小的独角飞马踏着圣光飞出,落在阿笑的头顶边,抬起前蹄,一声悦耳鸣叫。只见阿笑身上不停闪烁光芒。

    五秒已到!

    场外戏子骤退,却快不过阿笑的攻击速度。银白光柱将其笼罩,惨叫声响彻。

    “影子手,古。天空马,阿尔及利亚。看来,阿笑这半月的成长,比我预想的要更好。”

    什么时机,什么情况。

    他已经在学会判断和思考。

    场外戏子半跪在地,犹觉那白光掠过之处都在发疼。血量直接残掉了25%,就不知机械师的攻击到底有多高。心中震惊无以复加,却很快回神。

    然而他等待的牧师的治疗圣光迟迟未落。

    “你在等治疗吗?”

    场外戏子一愣,又听阿笑继续说道:“这可是双人pk。”

    戏子闻言,眼睛缓缓瞪大。

    猛地回头看去,那兽人战士不知何时已经将他的牧师牵制住。因为担心他的情况,希然一时也是慌了,顾不上给他加血,反倒与兽人纠缠起来。

    而他又何尝不是。

    在少年反击的一刻,想到的就是赶紧反压制回去。于是忘记了自己牧师的存在…反倒让兽人轻易压制住她的行动。

    现在他若是过去,机械师必定紧追不放,比赛,早已经变成了一对一的较量。

    这俩人尽管没有默契,可是若单论个人实力,肯定不差。

    场外戏子不由咬牙切齿。

    突地甩出一道攻击,阿笑撤了一步准备防御。不想那人转身就往擎天他们的方向冲了过去。

    假动作?

    是想救牧师?

    阿笑嘻嘻一笑,对着那边擎天大喊:“擎天,快退。”

    也是兽人的直觉,隐隐感觉背后将有危险。如今阿笑大喊,擎天便毫无不犹豫退开,场外戏子一剑挥空,见兽人跳开,蹙眉低骂一声,“妈的。”

    牧师见男人来救她,赶紧上前为他加血。

    擎天带着警惕退到阿笑身边,摸摸头有几分憨厚的低声询问:“接下来怎么打?”

    现在给了他们时间冷静,下一次可就不容易打破他们的默契城墙。

    双人战里,如果对方队友有牧师,基本上都是要打消耗战。可是他们这边,一机械师和战士,跟对方可玩不起消耗。

    “直接正面抗。”

    “哈?”擎天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两个人现在可是大残血!怎么抗?

    阿笑突然侧头往台下一看,人群里一眼就望到了那熟悉的身影,然后朝两人咧嘴一笑。

    北溪见他这般,低声笑道:“看来这场比赛,胜负已分。”

    阿笑举起双枪笑嘻嘻道:“呐,擎天。你就负责防御好了。”仰头看着身后的兽人,咧嘴一笑,张狂模样直入擎天眼帘。“该我们表演了。”

    擎天低眸一看,只觉那双湛蓝的瞳孔颜色深沉到他无法揣测。深不可测…

    那么一瞬间,总觉得阿笑与之前的少年判若两人。眼前这个,很危险!

    擎天神情不由严肃起来,沉重的问道:“好。”

    阿笑嘿嘿一笑,随后直视场外戏子两人,双枪炫酷一转。

    背后羽翼突现,蒸汽滚滚而出。

    下一秒,“轰隆”声响,众人回神一刻,只见场外戏子与那机械师正太已经交手。拳头跟巨剑相撞,彼此绝不退让半分。

    场外戏子隐隐感觉到来自机械师的力量,与战士比肩的近战实力。曾经在贴吧里看过,如果pk碰见一种机械师是最不能掉以轻心。那就是拥有可以近战手套的机械师。

    那装备号称,使得机械师这个本该在远距攻击的职业,也可以拥有近战的基础实力。

    手套多强,机械师就能多强。

    但是,比起力量,自然是战士最为出色不是么。

    场外戏子冷笑一声,双手紧紧死握住剑柄,魔法阵剑上一闪而过,震慑!

    一股力量将少年弹开,牧师的圣光缠绕其身将场外戏子越发衬托得高大帅气,仿若不败战神。

    阿笑被弹开,双脚在地面划过深深的三米痕迹。他为了保持稳定,一直将重心放于下盘,身体半弯,左手撑在地面。被震开的过程里,手掌撑地,机械手与地面的摩擦,蹦射着火花。

    玩家中了震慑,无法动弹十秒。

    好机会。

    场外戏子冲锋到他的跟前,迎头劈下。心中得意之刻,巨大的身影挡在阿笑跟前。擎天双手接刃,攻击呈破风之势掠过其肩头,与此同时头顶飘出两千血量。

    擎天沉着声音,认真道:“不要以为我这个队友只是摆设!”

    他作为防守,就是以命力保输出!他没有牧师的作用,但是至少可以为阿笑争取时间。

    两人本就是大残,如今又是一道攻击,擎天血量也是所剩不多。

    可以他残余的血量和可运用的技能,撑过十秒足以。

    “那战士反应能力的确很不错。”

    北溪见识到阿笑刚刚的速度,又看到他的攻击被战士接下,想来战士自身是有着很高的pk意识,而且很会防备盗贼。

    要知道,阿笑跑动时的身法,可是跟公会里的盗贼学习的。运用到机械师身上,是十分强力的。

    “机械师套装属性的翅膀是加速度的。类似于飞行器后面的加速管道。不过那东西是爆发性的东西,只是一瞬间可以让机械师的速度增倍。”

    “阿笑,这方面的判断能力还是不行。”

    半个月,再如何天才,北溪想也不可能就直接成长为比拟传说组的存在。

    阿笑还是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啊。

    此刻,十秒已过。

    擎天顶着2%的超残血量,看得下方的玩家皆是忍不住摇头。要输了,要输了啊~

    阿笑恢复行动能力。

    “擎天,不要踏出这个圈子。”

    说完,魔法阵在两人脚下缓缓转动不变扩张。场外戏子护着希然后退,两人警戒起来。他们不知道机械师魔法阵的含义,所以以为阿笑要出攻击技能。

    直至两米保护罩升起将两人包裹,场外戏子蹙眉思虑。这是什么技能?

    “嗯?”微生墨不免疑惑。

    北溪端着下巴想了想,“那是机械兽的技能。”说到这里,微生墨目光才落在场地上一直飞在半空的独角马。

    目光凝聚,微生墨不禁深思起来。

    突然的沉默,北溪有所察觉,看着台上的小马儿,猜测出了他的想法,说道:“阿尔及利亚自身有着隐匿的状态。在机械师没有发出指令前,它会隐匿身形自我保护。”

    “很不错的机械兽。”

    “那是天赋。”

    高级机械兽自带的一种天赋。

    只见阿尔及利亚抬起前蹄鸣叫了几声,背上翅膀煽动,在空中奔走了几圈,随后跃进保护罩中。

    只是一刻,阿笑与擎天两人身上似乎在发生变化。

    场外戏子还在认真观察,希然却已经是发现了端倪。“他们血量在恢复!”

    此话一出,场外戏子脸色大变。

    机械师的机械兽还有着恢复血量的作用?

    抬眼往两人头顶看去,那血量并没有很快的增长,只是在一点点的恢复,可能连初级红药都不如。

    场外戏子不免松了一口气,看来也不可能真的逆天到一瞬间回满血量。

    “希希,你牵制住兽人,我把那个机械师先解决了。注意控制蓝!”

    “嗯。交给我。”

    说着,场外戏子准备冲上去打断两人回血。

    阿笑却已经主动踏出了光圈,场外戏子动作一顿,吃惊地看着机械师正太。

    他头上的血量不过才15%左右,距离死亡也只是几个技能的事情。难道是觉得自己赢不了,想主动出来送死?

    这种可能性不大。

    少年握枪的手缓缓抬起,场外戏子表情严肃的准备着反击。

    正当他聚精会神等待少年发出攻击的一刻,本是对着他们的漆黑的枪口却一转目标,那机械师将武器指向了自己的胸口。

    “砰”地一声之后,世界似乎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此时此刻,所有人已然呆滞。(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