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熟人
    八秒瞬扫。

    烈战数的很清楚,八秒未断的攻击,这是一招很逆天的群攻。而且,罗生门是一个狙击手。

    狙击,一提起这个职业,想到的便是那些隐藏在某个角落里,等待猎物出现,然后将其一击必杀的杀手。狙击手这个职业是见不得光的,至少在游戏里打法都十分猥琐。而且在此之前,罗生门的武器的确很符合狙击手。

    倒是这把武器,令他们无法断定。

    烈战沉默了几秒,随后不确定道:“这是连狙枪?”

    罗生门将武器背上,分裂的枪身正在慢慢合并。听烈战疑虑出声,微微一笑,“连狙的加强版吧。”

    连狙…

    果然如此。

    “连狙是什么?”怀表兔子十分疑惑。

    “怎么说呢。游戏里面大部分设置是狙击这类枪发出一颗子弹后就要切枪,然后才能进行下一道攻击。”烈战看起来对狙击很熟悉,罗生门在一旁点点头,看起来是十分赞同他的话。

    “狙击枪一般都很重。算是舍弃速度,伤害是最为出彩的。连狙就是可以连续攻击,枪身很轻,但是相对的,伤害很低……”说到这里,烈战下意识看向罗生门背上的武器。

    刚刚一群黑祢,虽然等级低,血量少,可是数量却是极低。别看跳出的才十来个,在他们几人周围的几米开外的草丛深处,还有更多的黑祢聚集而来。

    烈战自身是个技术控。

    刚刚那情况下,罗生门的技能横扫了所有近范围内的怪物。这个近…却是仅仅对于狙击手这个职业而言。

    地图上当时周围都是红点,密密麻麻。以他们为中心,半径8米都是群怪。罗生门最远攻击到了什么地方他还无法判断,可是以这16米的直径画圆攻击,一秒瞬扫。

    距离已经让他很惊讶了,至于伤害,可能还不能完全体现,但是烈战相信,一定不仅仅只是他所看见的这样。

    这把另类的武器,突破了以往狙击枪的设定。子弹的连续性也是令烈战咋舌的地方,就不知道罗生门的武器一次的载弹有多少。值得深思。

    “连续打出攻击?”怀表兔子也算是懂了。然后问出了一个连烈战都还没注意的问题。“大神,连续攻击有加成么?或者说,有其他的加成。”

    烈战一愣,随便瞳孔猛地紧缩。

    罗生门笑笑,“为什么这样问?”

    怀表兔子盯着他,“我有注意你攻击的时候,激光,嗯,子弹一开始是有间隔的,可是随着攻击往后,子弹飞出的间隔时间似乎有变短,然后就形成了最后的无间隔攻击,感觉就像从你武器射出一道光柱…”怀表兔子比着手势,略微停顿,然后又道:“还有,颜色有变化。”

    烈战颇有深意的看了怀表兔子一眼。

    罗生门露出讶异,随后伸手在怀表兔子头上拍了拍,“兔子,好聪明。”

    应该说,观察力极强。

    烈战眯着眼,这是他都没去在意的问题。怀表兔子这个女人…

    看来还是没有完全废掉~

    “的确有攻击连续加强,不过只有15%,而且现在只是有几率触发,并不是每次都这样。”

    “是需要技能加点还是武器升级?”烈战忍不住追问。

    罗生门看向他,随后一笑。“是什么呢,你们猜猜如何?”

    话顿,又道:“继续前进吧。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

    一句话,把烈战到喉咙的所有语言硬生生堵了回去。

    烈战走在两人后面。怀表兔子回头看了他一眼,这人不该什么都问。

    而且…

    视线放在罗生门的背部,看来这男人也有想隐瞒的东西。武器,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嘛,反正她对这些也不感兴趣。微微抬首,前方的天空突然有些阴沉。

    云层翻滚,蔚蓝不在,只有一股风暴的气息欲逼近他们。

    怀表兔子动了动鼻子,随后脸色大变,“大神,趴下。”

    罗生门反应也是很快。

    就在三人同时匍匐在地的一刻,无数风刃从前方草丛外“唰唰”飞来。如同镰刀的形状,是真正的死亡收割器,所过之处,便是满目苍夷。

    树木尽裂,罗生门耳边有着嗡嗡的轰鸣。

    直到五秒过后,一切归于宁静。

    罗生门抬头,透过风刃切割出的缝隙,那被无数龙卷风包围的城市顶端在若隐若现。

    尖角塔,金属标志…

    那便是克洛克达尔。

    “呼~”烈战起身就松了一口气。摸摸脖子,说道:“兔子,谢了。”

    他平日里就不会记这些东西,一开始的风刃多多少少还是有规律可寻。越往后,就越困难。

    罗生门看他们起身,想来也是没事了。走到草丛边,一手将之拨开,一道龙卷风就在不远处原地转动着。

    放眼看去,这片地区平坦广阔,虽有草木,却都笼罩在风暴之中。

    “穿过这片暴风密林,大概,就能抵达克洛克达尔了。”烈战低声说着。

    真有如此简单么…

    怀表兔子把玩着胸前落发,心中觉得抵达克洛克达尔一定是不简单的。系统设定如此困难,就能想象,那里面有着怎样的宝物。

    “顺着这条路下去,就是附近的小村庄。想要踏入风暴地区,就得从小村庄那边进入。只有那里有入口。”

    罗生门点点头,扫了一眼距离跟前只有半米的悬崖,随后与怀表兔子两人往另一个方向前进。

    三人的速度不慢,很快就到了兔子所说的小村庄。

    叮,你发现。

    叮,你进入了。

    村庄很大啊。

    这是罗生门进入之后第一个想法。

    街道过宽,村庄房屋极多又很分散。房屋并不是紧紧挨着,而是多多少少都有一定距离。可以看见建筑的前后左右,而且房屋间的距离,足以让两个成年男人轻松走过。

    走动的人,有着npc还有玩家。

    尽管这是禁区,也不代表,真的没有玩家不敢来挑战。有的人,就是有勇气也没装备,于是抱着各种心理,来到这里。

    “我去买点装备。”烈战说着,然后看向罗生门和怀表兔子,“你们要不要买?”

    这里有玩家贩卖属性比较好的青铜装备。反正也是去龙卷风里试一试,就算掉了也没什么关系,而且价格也公道。不过玩家多数是选择npc卖的装备,因为有抗性加成。

    虽然少的很坑,但好歹也是有用的。

    可以死慢一点…

    罗生门摇摇头。“不用。”

    怀表兔子瞪眼看他,惊讶万分。“大神,随机掉的诶。而且概率很高…”

    “我装备全部绑定的。”

    一句话,怀表兔子不由一噎。连烈战都不由“啧啧啧”几声。

    游戏里的装备一旦绑定,就不能贩卖交易。对于大多数玩家而言,一般不会选择绑定。毕竟在合适的等级穿过之后,到了另一个等级需要更换装备时,就可以把好的装备卖给新手玩家,这是很划算的。

    罗生门全身绑定,那就是到了又需要换装备时,他这一身都废了,只能压仓库,要不然就分解…

    一身极品,要是卖出去,rmb至少也卖到几十万。估计还更多。

    怀表兔子可不认为,罗生门身上一把传奇武器都没有。至少一把…

    “牛气。”烈战比了个手势,然后就赶紧往商铺方向跑去。

    罗生门看旁边东张西望的少女,“你不换?”

    “啊?”怀表兔子打量了自己一身,“我装备都挺垃圾的,没关系。”

    罗生门倒是想起之前的事情。“你以前玩过这游戏吗?”

    “诶?”

    “走位很像里面的一个英雄。”

    “菲比根泽鲁。”两人竟是不约而同的说出了同一个名字。

    大概都是惊讶的。

    怀表兔子猛地拍掌,笑嘻嘻道:“看来我们是志同道合的人。”

    是款半虚拟的游戏。

    在盛世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游戏时代是被这类游戏占据着。

    玩家意识还不能完全进入游戏世界,但是可以通过连接器。以前只能键盘,再之后由全身,通过投影,在现实世界建立出游戏场景,令玩家如同亲临游戏世界。

    直到现在,游戏已经全新革命。

    虚拟游戏占据游戏市场。

    以前的老游戏,还有多少玩家铭记于心。

    “难怪有几分熟悉。”罗生门觉得好笑,他之前还有些不确定,现在倒是确定了。

    菲比可是里出名的鬼魅英雄,操作极难,很少有玩家能适应其走位。

    怀表兔子实在是兴奋不已。

    其实那游戏并不是很大众,只是在一部分玩家圈子里很热火。因为半虚拟的限制性,很多玩家觉得内容单一,玩不下去。

    但怀表兔子就喜欢那种策略游戏。

    没想到,罗生门也玩过。

    怀表兔子真的激动,好多话想说又不知道该从哪里说,憋的脸红,又急又跳。

    哇啊啊啊啊!

    握着拳,强压心中的兴奋。

    罗生门摇头失笑,怀表兔子真的很难掩饰自己的情绪。不过没想到曾经玩过同款游戏,两人之间不免又多了一个话题。

    此时,三人队伍从拐角走出,说笑着,其中一人余光往两人方向瞟了一下,青年便是诧异出声。

    “咦,那是怀表兔子吧。”

    “怀表兔子是谁?”女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银发可爱的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真是漂亮。

    嘀咕了一声,再瞅瞅青年目不转睛的样子,女人伸手在他腰间一掐,“你看别的女的看那么入神,是想造反吗?”

    “我…嘶。”青年倒吸一口冷气,赶紧认错,“媳妇儿,我没看她啊,我看她面前那男的。”

    女人瞅了一下只露了个背影的男人,猛地瞪眼,“你丫的看个男的那么出神?”

    青年扭曲着脸,说道:“没没没,不是。”

    “那你还不承认看女的。”

    “哎哟~不是啊。”怎么说也说不清,求救看向一旁的大叔战士。

    男人低声咳嗽了一下,“妹儿,别怪春天了,兔子在阿佩拉斯的确有些名气。”

    女人大概是不出生在阿佩拉斯,所以也不知道怀表兔子。

    “真的?”女人放开青年,倒是好奇了。

    “一年前的事情了。我当然最爱我媳妇儿啦啦啦~”一被解放,青年赶紧凑过去哄人。

    无奈给他一白眼,随后看向成熟的大叔战士。“是牧师吗?厉害吗?”

    “厉害。不过退出泽林后,似乎也没听见和她有关的事了啊。”一年时间,老玩家早已离开,一批一批的新玩家进入,怀表兔子的名气,自然只有阿佩拉斯的老玩家知道。

    “就不知道现在如何了啊~”感慨一声,男人不禁摇头。

    女人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随后又看怀表兔子与她跟前男人聊的起兴,笑颜如花。

    不禁好奇了。

    “呐,那个男人又是谁啊?她的专?”

    青年搂着女人,“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应该是吧…”随后摸摸下巴,嘟囔道:“我倒是觉得在哪儿见过那背影啊。”

    专?

    成熟男人抿抿唇,便是大步走了过去。

    “兔子,做我专可好?”

    “我不会做只属于一个人的牧师。”

    那坚定的清澈眼神,如今还留在记忆里。

    青年和女人惊了一跳,坂哥这是干啥?

    怀表兔子还在跟罗生门说笑着,突地阴影笼罩,怀表兔子猛地看去,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你…”记忆不断涌出,这不是早就离开阿佩拉斯的男人么。

    坂龙。

    “哈喽,好久不见了,坂龙大哥。”怀表兔子大方打了招呼,倒是惊喜万分。以前的朋友啊,怎么回到这里了。

    男人点点头,直接开口。“你找了专?”

    “啊?”

    “是这个矮个子?”手掌直接落在跟前的矮个子头上,一把就可以抓住。

    怀表兔子本来想着见到熟人挺开心啊,没想到坂龙接下来的动作实在让她差点尖叫出声。

    看着被阴影完全覆盖的罗生门,那头似乎已经被宽大的手掌全部。

    只要一下…

    一下…

    怀表兔子露出惊恐的表情不断退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天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