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落幕
    到到底是因为时间碎裂还是要看玩家输出破碎,这一点只要在下一次打这个副本的时候证明不就行了?

    众人停止争议,棒棒跃上祭坛,捡取装备的事情一向由她来做,毕竟她包裹里面除了装一堆蓝药和一些必要道具就什么都没有了。》し

    将装备全熟拾取了以后,棒棒拿着零件走到北溪身边,掂量了一下重量,无奈道:“咱们爆的好像不是一个职业的零件诶。”之前的装备怎么看都像是布衣职业的。

    宁缺扫了一眼她手上的两件装备,记得官网上说厄运套装只有集齐以后才会知道是什么职业的。可是一看这外形,他们多少也能够辨别出来…

    “好像会出战士,弓箭手,牧师还有机械师的吧?”视线聚在北溪身上,众人似在询问。

    关于出机械师的厄运套装这一点,北溪记得上一世是没有的。要说为什么现在会出,究其原因就是在于北溪之前拿下了无冕之王的头衔,也让机械师这个职业风光了一把。

    在此之后,可能游戏公司也意识到了当初被他们捧上天的这个职业现在终于被玩家玩出了新的样,所以才临时加了上去吧。估计也觉得是时候了…

    这要是在前世,两年才不过是游戏初期,距离所谓盛世还有两年,那时我是星光正好拿着戈战出现在竞技舞台上。

    北溪重生,选择了机械师之后,导致游戏的进程和所有的事情发生了改变。在游戏第四年的时候,机械师仍然处于一个尴尬的位置,不是热门但也不至于没有人玩。出名的小高手也是不少,可就是一直没人能打破尴尬,给玩家们指出一条明路。近战如何玩?远攻怎么打?中距离里什么码数才是最强?

    机械师要怎么找更好的机械兽,技能怎么搭配,装备如何收集…一连串的问题,等着他们去解答,可是玩机械师的高手太少。大多数只是因为对这个职业感兴趣。或者只是单纯的喜欢职业形象,也没有朝竞技这方面去想。

    所以机械师迟迟没有崛起。

    还有那会儿的玩家绝对没有现在这般升级迅速,总觉得所有事情的发生轨迹。在她升级的一刻都变了,就像是平白无故缩短了一年时间,北溪一直觉得游戏的盛世中期将要提前到来。

    那盛世之后呢?如果因为她所有一切发生改变,未来的事情还能预料吗?

    北溪低头望着双手。自从走上机械师的道路,很多事情都脱离了掌控也让她始料未及。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我是星光第一次使用戈战夺得万人斩时,戈战其实不再是普通的戈战,而是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是升级之后的戈战。北溪做不到他那样,她其实不完全了解机械师这个职业,甚至和我是星光相比。她所知的门路远远没有我是星光多。

    这一世,北溪在80级之前所走的路。不正是复制了我是星光当时所走过的一切道路么?

    我是星光也比前世时,更快进入这个游戏,一切都变了。

    “如果机械师的零件应该也不是这样的,看我手套就知道了。”回过神,北溪张开手掌,神色自若地说着。

    “说的也是。”众人看她低眉思索,还以为是在想什么事情,结果看来也在纠结吧。

    “那这套装怎么辨认啊?总不可能我们要把30件零件都全部爆出来然后再一一拼出来吧?”

    “不会。”宁缺拿起棒棒手上的腰带,淡淡地说着:“真为你们智商捉急,没看见上面有标志?”

    “什么标志?”众人凑到他跟前,盯着腰带凝神打量,啥玩意儿?没看见什么标志。

    “没有啊。”

    宁缺指着腰带的宝石,细长的手指敲了敲,“看见没,一把剑。”

    孔雀眯眯眼,没看见。

    浮世绘直起身双手放在后脑勺处,嚷嚷道:“根本没有。”

    “有的,是你们眼睛不好。”宁缺正色的说着。

    “你耍我们呢?”孔雀也是怀疑地看着他。

    棒棒瞪着眼睛,就没在宝石里看出什么…

    宁缺见她这样,嘴角一挑,又道:“真蠢,看清楚,的确有一把剑。”

    几人又再次凑近望宝石里看,然,神马都木有。

    可宁缺表情那么严肃也不像骗他们,众人开始半信半疑起来。真的有?

    微生墨此时淡淡道:“有一把很细很小的剑。”

    众人大惊,连组长也看见了?

    那他们眼神儿肯定有问题!

    宁缺和微生墨视线触碰一秒,不露痕迹移开,心照不宣的勾起笑意。

    北溪看这几人眼球都要出来了还没看出什么样,又扫宁缺和微生墨一眼,决定默默转身找传送阵。

    根本没有标志,分辨装备其实把一套的零件凑在一起就能知道,现在都分散在大家包裹里当然收不到系统提示。

    这群人就那么轻易被宁缺给忽悠了…

    微生墨见北溪离开,慢悠悠跟上。

    “我看见了。”孔雀哼哼一声,直起身双手抱胸。

    “哈?”浮世绘明显不信,他怎么看不见?

    “是一把很小很细,还是金色的大剑吧。”孔雀看宁缺,嘴角勾了勾,眼神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宁缺呵呵轻笑,“好眼神。”

    孔雀暗地里不满“啧”了一声,听听这嘲讽意味。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怎么看不见…”棒棒嘟囔了一句,宁缺抿了抿唇,忍笑其实也是一种能力。

    兵王收回视线,盯着宁缺看了几秒,沉默了半刻,拿着剑就走人。于是就剩下锲而不舍的浮世绘和好奇的棒棒两人盯着宝石看了又看…

    “你们三个,跟上。”北溪回头无奈催促。

    北溪一喊。宁缺便笑出了声,拿回腰带,气定神闲地说道:“,别看了,等会儿我把东西弄出来让你们看个够。”

    棒棒愣了愣,“还能弄出来?”显然是信了宁缺一堆胡扯的话。

    北溪在前面听着,黑线。怎么就信了呢?

    “自然。看着啊~”宁缺拿着腰带摊在手心中。手一翻将宝石对准地面。随后低声笑道:“不要眨眼睛。”

    浮世绘和棒棒凑了过来,就听了这话,眼睛一眨不眨。

    直到宁缺两手放在宝石上。慢慢翻转过来,左手一点一点离开,突然就蹦出了一个小丑,手里拿着炮弹。一出现就发射出果子弹往两人脑门上弹,两人神情一懵。几秒后才反应过来。

    宁缺早已笑弯了腰。

    “靠!”被耍了。

    棒棒:“……”

    孔雀摇摇头,“这智商。”随后看北溪和微生墨,磨牙道:“会长你们早知道了。”

    北溪茫然“啊?”了一声,“知道什么?”孔雀憋了口气。刚刚他差点上当。看微生墨,某人不惧与他对视,反倒是眼中笑意浓烈。

    就像在说。耍的就是你们。

    孔雀抽抽嘴角,幸好本帅哥聪明。没有上当。兵王在旁边难得叹了一口气,传说组里聪明人太多了,而且几乎都很幼稚…

    棒棒和浮世绘大怒,竟被宁缺给忽悠了!

    一个嚷着揍人,一个鼓腮怒瞪,瞬间在身后乱作一团。

    北溪看了看出副本的时间,扶额叹息,突然表情一横,吼道:“还要不要做任务了?都给本会长过来。”

    副本中寂静了半会儿,下一秒几人就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北溪身前,纷纷笑道:“会长大人,咱们一起愉快地去做任务吧!”

    北溪:“……”

    一行人出了副本,传送阵就在祭坛后面,他们一出来时就是在太阳神殿,而赫尔墨斯正一脸激动的看着他们。

    突然双膝跪于地面,感激涕零道:“勇士大人,请接受赫尔墨斯最高的敬意。”说着,匍匐于他们身前,然后又起身,拳头在胸口处捶打了三下,再抬头时已经泪流满脸。

    “大荒无数亡魂,终得安息。”

    交了任务,系统提示接连响起。

    叮,赫尔墨斯对你好感度上升90。

    叮,获得经验奖励:5468663,大荒声望:500。

    话音落了一秒,他们眼前封闭的神殿上突然闪耀出光芒,形同太阳,照亮了整个大荒。光辉化作零星散落,手心触碰,竟是这般温暖,这瞬间,大荒似乎又活了过来。

    赫尔墨斯起身,那封闭了多年的禁忌之门终于再次打开。沧桑而古老的歌声自半空传来,抚慰人心。

    “请跟我来。”

    跟上赫尔墨斯的脚步,他们踏入了沉睡已久的太阳神殿,北溪惦记已久的传奇任务似在招手。

    太阳神殿并没有多大,两边火焰闪烁,令着冰冷的宫殿逐渐变暖。那俊美的国王神色不羁地站在台阶上,目光平静地望着他们,直至走近,停在台阶前。

    “勇士,你们做的很好。”

    众人一听,有点别扭。不过人家设定的是国王,说话语气估计也就这样了…反正语气也是很狂妄,倒是听着真诚,就是觉得说出来有点高高在上看他们的感觉。

    “心脏,有带来吗?”

    棒棒拿出系统自己装好的心脏,将盒子递出,说道:“在这里。”

    狄司漫不经心的扫了盒子一眼,看向北溪,平静地说着:“请用权杖将心脏击碎,只有这样,乌尔琳才会永久死去。”

    赫尔墨斯闻言,猛地抬头惊呼道:“吾王!”

    北溪抬眸与狄司对视,一旦心脏毁掉,大祭司就真的不能复活,权杖也会消失。

    “乌尔琳的灵魂已经与心脏共鸣,若是不毁掉这东西,她就不会真正死亡。”狄司垂眸,又道:“那已经被肮脏血液沾染的东西,我不会让它来玷污我的亚莉克希亚。”

    “可是…”赫尔墨斯咬牙,“可是心脏毁掉,大祭司就…就…”永远不可能再回到您的身边。

    狄司缓缓转身,那台阶之上火焰铺成的床中少女正安详的躺着,圣洁的长裙散在两边,露着美丽的弧度。

    狄司端详着少女的容颜,“我们别无选择。”乌尔琳必须死,无论再如何净化,也不能将乌尔琳残留的意识完全驱逐。而且,心脏已经变得肮脏不堪了不是吗?

    再放入身体,亚莉克希亚也会受到影响。他们被乌尔琳逼到了无法选择的地步。她一早就知道心脏沾染黑暗血液就不能再被祭司使用,且必须要用神杖摧毁心脏。神杖毁掉,那么亚莉克希亚也不会复活…

    北溪看着他这样,“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赫尔墨斯低头大声一喝,有,还有办法。

    狄司看了赫尔墨斯一眼,终归没有说什么。他不能离开亚莉克希亚,他现在除了自己,已经无法再信任其他人可以保护她。无法离开这里,亚莉克希亚的身躯也只有生生不息的太阳圣火可以保存。

    他现在能信任的只有赫尔墨斯,可是…赫尔墨斯的能力实在有限。而这些人类,现在也完全不具备足以打败那东西的力量。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吗?”棒棒上前一步询问。他们也都意识到了大荒还有可做的任务!

    狄司看向赫尔墨斯,那人身体颤了颤,拳头一握,看向狄司,祈求着:“吾王,我们可以信任这些人类,就算…”

    “赫尔墨斯。”狄司出声,语气冷冷。

    不该为了自己的私心,让其他无关之人送死。

    赫尔墨斯咬牙,仍是坚持说着:“请给他们时间,我相信他们一定可以做到!”

    众人这个时候也终于知道好友度的作用了。说起来于赫尔墨斯的好友度已经很高了啊…这般为他们争取任务,实在够义气。

    狄司见赫尔墨斯如此,又看了看北溪他们,犹豫再三,也许真的可以。

    “等你们实力足够之时,再来大荒神殿找我吧。”

    叮,是否接受。

    是。

    叮,请玩家等级达到120级时,再来厄运之城与太阳王对话。

    一百二十级?众人精神一震,看起来是个有大背景的任务啊!

    接到任务,众人也离开了神殿,找到迪尔交了任务,剧情模式也姑且过了一个阶段。目前为止玩家也只能开启这些任务,其他的需要更高等级!

    剧情模式完全结束后,北溪他们继续开打副本模式,他们此行本也是为了这几套厄运装备!

    时间流逝,逐渐到了下午。

    一行人在神殿外,稍作休整。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