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黎壬
    “野心。”

    所有罪恶的开端,来源于大荒人们心中的野心。自从大荒建立,祭司被供奉为神明,蛮夷便一直为大荒征战数十年,从未在敌方手里败过一次。

    力量带给他们盲目的自信,也让他们想要获得更多符合自身种族身份的地位和权利。大祭司的存在压制着他们继续往前的道路,只要祭司活在世界上一天,蛮夷就不可能是自由的。

    他们想要建立自己的国家,有自己的王国和领土,享受无尽的荣华与富贵,拥有属于自己的子民。

    可是,一切的幻想终只是美梦。因为祭司,他们只能是拿着屠刀的屠夫,永远只能在战场的最前方冲锋陷阵,安逸的日子从不是属于他们。

    王与奴仆的区别来源于什么地方?

    血液的本能。

    血液屈服于祭司,是他们成为奴仆的枷锁。一日不除,便永不能翻身!

    他们是继承远古石猿血脉的种族,应天而生,双臂有着弑神灭魔的神力。本该傲视天地,成为统治这世界的王,他们为何要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为牛为马?

    不愿成为屠夫的蛮夷,开始将目光放在王冠之上,野心与欲,望煽动了他们心里深处埋藏的黑暗,逐渐滋生了反叛之心。

    那个夜晚,自诩高贵的种族也为了权利与财富,被那所谓的野心迷惑,化身成为了野兽,将祭司城一步步吞噬殆尽。

    “祭司本身有做太过分的事情吗?”

    如果是大祭司自身对蛮夷压的太过,也许也是造成蛮夷反叛的原因之一。

    迪尔摇摇头,祭司是最不愿麻烦他人的人。对于蛮族,大祭司从未过分施加给他们压力。甚至给了他们其他种群没有的权利。

    大荒是由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种族组成的国家。没有统一的服装,没有统一的文化,没有统一的语言…唯一相同的大概便是有着同样的统治者,太阳神。

    还有同样敬仰的神明,大祭司。

    “大祭司能够看透人心。”迪尔松开眉头,提到祭司语气缓和,说道:“大人不会对我们任何一个人说谎。也不是表面不一的人类。”

    “大人活得很真实。却也很痛苦。”

    不会说谎…

    北溪想,应该是不能说谎吧。祭司能力越大,所肩负的责任就越大。她站得越高。所面对的就越多。

    “太阳神是谁?”

    迪尔刚刚有提到太阳神,只是一语带过,没有多做详细介绍,棒棒糖不免好奇。

    迪尔一愣。随后沉默。

    “狄司。”

    什么?

    众人看向突然开口的咕噜,谁是狄司?

    “曾经是大荒最杰出的国王。”

    原来是大荒国王。

    一时间众人心中想法各异。一提到国王迪尔就沉默了,这是为何?他们一路上就听见祭司死了,大荒毁了,蛮族就残留几十个人在这里苟且偷生。

    那么国王也是死了?

    为什么会死?被谁杀死?还是说。他还活着?

    这时敲门声响起,对话的节奏被打破,众人刚到嘴边的问题也不由咽了回去。

    咕噜走到门边。将油灯熄灭之后,才把木门打开。黑衣男人缓缓走了进来。是黎壬!

    “迪尔老师。”他先向迪尔鞠了一躬,语气尊敬。

    迪尔端着茶,抿了一口。紧闭的双眼未曾睁开过,看向黎壬走进的地方,淡淡道:“让族长大人屈尊来到草舍请人,看来迪尔的罪过实在不小。”

    “迪尔老师,我并没有想为难您的朋友。”黎壬笑笑,看起来十分和善。

    “你来做什么?”

    黎壬走到桌前,两米多的身高实在有几分居高临下的感觉。“我也有些事情想与您的客人谈谈!”

    迪尔抬首望着黎壬,猜测他的来意,并未再出声阻止。

    黎壬退后一步,随后直接盘腿坐在地面,看起来十分随意。视线扫过北溪他们,低声道:“我们知道你们这行人的来意。”

    “我们不太懂族长的意思。”孔雀露出玩味的笑意。

    “祭司曾与我们一族缔结过契约。尽管祭司已经死去,无人再约束我们,但是之前契约的力量已经融入我们一族的血脉之中,不会那么轻易消除。我能感受到…”黎壬视线落在北溪身上,语气加重,说道:“你身上有着大祭司的力量。”

    气氛一瞬间紧张起来,不知道黎壬的来意是为了什么?

    北溪淡淡道:“那又如何?”

    “我们一族被祭司拿去的太多。力量,自由,生活的家园…”黎壬低声,冷冷看着北溪。

    迪尔一听,冷笑出声:“如果不是祭司大人救了你们,何来力量与自由一说?你们身体内的力量难道不是祭司大人的血液激发出来的?”

    黎壬抿抿嘴角,“但是因为她,我们的确也被束缚了。”

    迪尔呵呵一笑,道:“格林斯真是露了好一手。你要是非要这般想,我也无法可说!请回!”

    “老师,我知道您对大长老有意见,但他也是为了一族能更好的发展下去…”

    “你们的恩怨,我不想知道。”北溪出声打断黎壬的话,起身看向他,勾着笑容,说道:“说吧,你来的目的。”

    “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宝石而来。”

    宝石?

    他们只是为了接到进入厄运之城的任务,了解大荒的真相而已…在没有抵达这里之前,可是不知道宝石的存在。

    众人打开任务,要求已经发生变化。

    当前阶段:与黎壬对话,听听他的要求。

    “我们只想知道关于大荒的事情。”

    黎壬不信他们的目的只是那么简单,但是他的确需要这些人帮助。

    “没有大祭司,就算他们获取了宝石也是无用。”迪尔在旁边淡淡说道。

    “我知道。”他当然知道没有大祭司宝石力量就无法启动。他也是想让这行人打消取宝石的想法,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其他地方上。

    既然他们身上有祭司的力量,那么就为了祭司复仇而来。

    他们需要进入厄运之城,才能帮祭司复仇。

    “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什么意思?”

    “你们难道不是想杀了乌尔琳和国王么?”黎壬不解。

    乌尔琳?国王?众人讶异,为什么要杀了她还有国王,难道那个长巫和国王才是杀了祭司,导致大荒毁灭的元凶?

    黎壬接下来说出的话,仿佛验证了众人心中的想法。“乌尔琳与狄司才是主导那场死亡庆典的真凶。”

    这一点,北溪当然知道。

    不过其他人可不知道。黎壬一番话让他们觉得前方的一片黑雾在渐渐消散,似乎一切都开始明了。

    “恕我直言,蛮族也参与了杀害祭司的行动之中吧。”宁缺出声打断他的话。要说乌尔琳和国王主导了一场阴谋就能害了神圣的大祭司,这绝对是不可能的。蛮族犯的错,难道他想一笔带过?就没有一丝悔意?

    黎壬脸色一拉,低吼道:“难道我们流的血还不够多吗?”那场盛宴,进入祭司城的蛮人都被乌尔琳和国王全部杀害,族中几千精兵全死在祭司城里,后来他们不仅没有停手,甚至开始大肆屠杀外面的蛮人,为了逃避追杀,蛮族残活的十几人被迫下到地面生活,出不去也无法离开大荒。

    他们受到了诅咒,一旦出了大荒便会死亡。

    用灭族换取了自由后,他们却只能在这地面之中度过,同时对国王与乌尔琳的怨恨也更加深于骨髓。

    祭司死去的一刻,蛮夷的力量也被剥夺。他们被乌尔琳那个女人骗了,他们不过只是乌尔琳杀害大祭司的一颗棋子,一个工具。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亲手埋藏了祭司,也亲手葬送自己的种族。

    到头来,获得的不过“愚蠢”二字。

    如今在迪尔看来,这个种族也依旧愚蠢,顽固不化。这世界上果然没有十全十美之事,就好比蛮族是空有力量,却都没有脑子。

    那些人到底也不是祭司所杀。

    他们身为祭司的奴仆,陪着去死又有什么关系?

    那几千几万的生命仍旧比不过祭司的一条生命。祭司死了,大荒的五万无辜生命也死了。

    最后活下来的,却都是罪人。

    黎壬话语中没有一丝悔意,他只痛恨杀了蛮人的真凶。对于祭司的死,没有任何悔意。

    或许他们不愿意承认错误,不愿意承认是他们自己杀了祭司才导致了如今的这种下场。

    北溪却是现在才明白,这是一个自私的种族。

    以前的任务流程不过是顺利进入部落,黎壬将老妖当成了部落救星,派遣他进入厄运之城,随后任务也很顺利。

    他们不会蛮语,所接到的任务一开始就不一样。虽然最后都能进入厄运之城,但流程是不同的。能了解多少,能得到什么,能挖出什么样的隐藏任务…

    北溪看了迪尔一眼,当初因为老妖会蛮语,任务太过顺利,他们都不知道迪尔身上还有着隐藏任务。

    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和国王狄司对上话。

    “如果族长想要复仇,那么就请把你所知道的告诉我们吧。”(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