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8章 赢
    熟悉的声音。

    北溪越过黑兔,视线落在那人身上。他就在站在那里,一身黑衣似完全融入了这漫漫黑夜,若不出言,北溪也不知他究竟在那儿站了多久。或许才是刚回来?

    许久不见,眼眸中的神采依旧。许久未见,竟着了身行装。面具换了,手套换了,鞋子换了…北溪惊讶于自己竟将他一身着装记得如此清晰,以至于一眼打量,便知他更换了那些装备。

    暗自发笑,自己什么时候记忆力也这么好了。

    黑兔身体一僵,看向说话的男人。眼瞳紧缩,呼吸停了半秒,不由认真眯眼打量。这男人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

    悄声无息。

    他的感知力在同级刺客,盗贼中称得上顶尖。可对于这人,却毫无察觉!黑兔感觉到了威胁,机械时代有三大盗贼。红蛟,柠檬先生,微生墨!

    以神技名扬卡兰斯,被卡兰斯玩家奉为神技盗贼的只有一人。能做到这般程度的盗贼,除微生墨以外再无他人。

    微生墨的视频他看过。只是视频给人的感觉过于虚幻,黑兔曾以为这样的玩家游戏里面是不可能存在的。直到看见微生墨成名的视频,他又开始相信,却又压制不住的去怀疑。半信半疑之中,他技术越发纯熟,如今不败立于圣弗兰冠军之位。便是再也不信那视频,这游戏中无人能超越他的位置,至此如此坚信着!

    黑兔抬眸看他,有话要说。便是抬眸瞬间,话未出口,嘴唇才开。那人已经擦身而过。气息隐匿,平静无波。若不是耳边生风,黑兔也无法察觉。

    呼吸凝住,瞳孔找不到焦距,表情惊愕。黑兔心生震撼,复杂的情绪不断涌出。

    微生墨停在北溪面前,夹在两人之间。胳膊一勾。揽着北溪的脖子。将人轻易往后带,远离黑兔三米。

    “北北,不能跟陌生人走那么近。”

    北溪黑线。扯掉他的胳膊。“好好叫会长!”

    微生墨眼底透出笑意,伸手盖住北溪的脑袋,语气不咸不淡,道:“半个月没见。你怎么越来越笨了。”

    什么?北溪瞪眼看他,说我笨?

    风轻云淡的模样。话中暗藏杀机。“这种人,直接打回去就好了。跟他说那么多,我很不高兴。”

    “打不赢。”北溪望天,无奈道。要是能打赢。她早就动手,把五个人全部虐回去。现在的她,可能打宁缺都有压力。最近传说组的人潜力一个比一个爆发的厉害。每个人都在进步。只有她一直停滞不前。

    “机械时代的会长爪子都不利了,以后怎么给大家刨坑?”

    爪子?

    北溪看着自己的手无言。随后抬头看向他,忽地露爪,向他刨了一下。微生墨往右边一斜,避开。北溪又往右边给他一爪子,轻松往左,无压力躲开。

    北溪不悦,加快攻击速度。往左,往右…来回几个回合之后,北溪默默收回爪子。这个变态速度又快了!

    微生墨似看破她心中所想,“偷偷骂人可不好。”

    北溪无言,看他几秒,不悦道:“变态。”

    微生墨磨牙,“你这样骂我,想过后果吗?”

    北溪用眼神控诉,不是你说偷偷骂人不好,我说出来了,你怎么还这样说?

    微生墨一掌拍向她的头,北溪反应不及,他的速度太快,眨眼便被他钳制住脑袋。北溪也是惊骇,这半个月他也没闲着啊。思绪飘忽着,某人手用力在北溪脑袋上蹂躏了几下,头发顷刻变得乱糟糟,随后他就以这姿势将北溪往面前一带。

    弯腰低头,与北溪平视。“北北,有想我吗?”北溪回神,发现这人离自己就几厘米的距离。声音低沉,眼神认真,北溪不禁脸红。想着这人半个月为她打造摩梭,费力费神费时间。

    可让她说出他想要的答案,实在别扭。“你最近不在公会,红蛟他们都挺想你的。”

    不悦,毫无感*彩的说道:“我想听的不是这个!”

    “大家都…挺想你的。”咬着牙,北溪继续说道。

    “不是这个!”

    “公会的npc,都挺想你的…”

    “……”公会npc想他做什么?npc都不认识他。

    “说‘想’。”微生墨怒了。

    北溪默默看他,“你这样不累吗?”姿势有点怪,北溪看着都觉得累。

    微生墨闻言,退开。北溪松口气,不料他又一手钳制她的下巴,居高临下,淡漠道:“两个选择。一,说想。二,说很想。”

    北溪却是怒了。说好的会长的尊严呢?抬脚,直接往肚子踢去,微生墨眼瞳一深,避开,抓住。右手缠住他钳制下巴的手,往下一压,顺道将之推开。被抓着腿,北溪身体不由跟着前倾。靠,忘记腿被抓住了!

    北溪眼疾手快,拉住他外套,整个人被带着过去,微生墨眼神带笑,“北北,反应慢了。”

    这时,黑兔转身,表情阴郁。手一翻转,似抓着什么东西。微生墨余光一撇,带着北溪速退。飞镖与飘扬的发尾擦过,落在房屋上,“叮”的清脆声音,在寂静的夜晚格外响亮!

    微生墨已经放开北溪的腿,将人放下。看向黑兔,冷冷道:“机械时代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

    黑兔语气森然,表情冷到极致。“离她远点!”

    微生墨却是轻笑,“你算什么东西?”

    黑兔握拳,随后放松,推推眼镜。“卡兰斯神级盗贼的厉害,早就想领教了。”抽出匕首,果断提出申请。

    两人想在这个时候pk?北溪已经快到下线时间,看看系统提示。还有四分钟,就要被强制下线。

    微生墨转头,看北溪。“还剩多久?”他问的是下线时间。北溪什么时候下线。什么时候上线,微生墨摸的最清。

    “四分钟。”

    接了挑战,传奇龙渊抽出,握在手上。“足够了。”

    身形一动,两人在半空进行了第一次交手,匕首相碰,叮当一响。退开。抬头看对方。皆是试探。再次交手,已经不再留手!

    速度快到无影,只剩下兵器相触擦出的火花在夜中闪烁。北溪退后。望着背后的屋顶,默了几秒,随后爬上屋顶。观察着两人的交手,动作变得清晰。不由感慨:这里看pk不错。也不知道是几个回合,黑兔飞出。滚落在地。他半跪起身,眼镜掉落,冰蓝的眼眸中尽是兴奋之色。

    微生墨一现,已经在他身前。匕首自眼前划过,黑兔翻身,脚踢。微生墨侧身避开。迎面闷击。速度快若闪电,黑兔想退。来不及,匕首已经从额头擦过,晕眩!

    黑兔心中凛然。微生墨的速度快到令他无法躲避!

    黑兔的属性在越国时下降了5%。这5%对于跟微生墨这种级别的高手对战,此刻却是变得至关重要。微生墨知道越国而来的玩家,属性上有着问题。5%尽管不多,但关键是这人不是完全的状态。初对战的几个回合,大致摸清了对方的实力。若是完全状态下,能与他一战。现在?只有他能将其压制。也难怪北溪会说打不赢…

    晕眩10秒。10秒,微生墨足以将局面完全颠覆!

    绕到后面不过半秒,背刺,暴击伤害足足2千点。一次背刺他只用0.78秒。那么10秒以后,黑兔的血量又能剩多少?然而,可怕的是,北溪发现黑兔防御之高,若不是暴击伤害,微生墨只能带去他刚破千的血。

    微生墨也有察觉,匕首换了个角度,最后一秒,剔骨!终结技!技能点累加下,一次终结技,带去黑兔15%的血。

    晕眩消失一秒,黑兔隐匿身形。微生墨往后一退,对方隐匿等级极高,他察觉不出具体方位。退开,才是上上之策。身后似有异样,微生墨转身匕首一划,空无一物。

    北溪在上面看着,心中微惊。微生墨竟会出错?不,或者说黑兔速度也不慢,能让微生墨感知如此无力,可见黑兔自身的隐匿有多高。

    盗贼跟刺客。招式尽管有些不同,可本是同源。两个擅长背后阴人的职业,若是猥琐起来,可是很麻烦!

    微生墨身影渐渐消失,隐于空气。

    待他完全不见,两人似在这片区域消失了般。北溪在屋顶上安静等待着,抬头望着月亮,不知何时遮掩的乌云已经散去。四周变得悄声无息,寂静的可怕。唯有那时不时从老远处传来的城市夜晚的声音,提醒着她,这种安静,是不属于不列城的。

    乌云掩过月亮,再次漆黑。一片刀光剑影,火花蹦射。那匕首相接的声响,一下又一下的敲击着心脏。

    北溪看了看系统强制下线时间。还有2分12秒…

    两人速度过快,北溪看得也是颇累。特别又是晚上,跟上两人的速度还需集中精神力。这两日累的不轻,只求微生墨赶紧结束战斗,让她下线睡觉。

    事实证明,盗贼与刺客,近身的速度和力量的较量,微生墨占尽了一切优势!当黑兔再次落地,血量残余7%时。好像在告知,结束了!

    猎豹的速度,用作微生墨身上,显得过于贬低。这游戏里面,北溪依旧坚信着,微生墨是最厉害的盗贼玩家。

    早就见证过他三转之后惊世骇俗的神之速度,北溪也不知道还有哪个玩家能做到他这样的程度。

    黑兔是初次在速度上被一个人压制的这般毫无还手之力。他的隐匿比微生墨高,感知比微生墨高。可论起刺客盗贼最骄傲的高敏和暴击,他隐隐落后。若是补上那5%,方可一战!

    滚落在地,迅速跃起。两人交手间,许多技能已用,只是速度太快,北溪无力辨认。此时黑兔被逼,显得几分焦虑。微生墨不给他任何思虑的时间,速度再次提高,欺身压上。

    疾跑:十二级。15内增加盗贼移动速度57%,潜行状态下也可使用。

    迎面一扑,猝不及防。黑兔呆愕,惊骇微生墨还有保留着实力?愣神间,龙渊的光芒一闪,又一个终结技,!凌厉几道锋芒在他身上唰唰闪过。

    微生墨的身影停在他身后,黑兔保持着呆滞的表情,轰然倒地。

    :10级,终结技。增加近战武器攻击速度27%,有效攻击时间根据组合技点数决定。造成的伤害以点数叠加数量决定!冷却时间45秒。

    北溪看了看下线时间,最后60秒。盗贼的交战,还真是迅速。三分钟,两人起码打了不下二十个回合。真是可怕!

    黑兔输了。他半坐起身,乌云正巧散开,北溪却见他颤抖着肩膀,手握着匕首,有什么东西在悄然轰塌。

    “明日之前,离开卡兰斯。”

    黑兔起身,显得落寞十分。抬头,双眸竟已是空洞无神!

    是输了,打击太大?

    北溪挑眉。

    他看向微生墨,再看向北溪。眼睛恢复焦距,冷冷盯着微生墨,道:“国赛上,今日所受侮辱我将一一奉还!冠军位,是我的。北溪,也只能是我的。”话落,转身,决然离开。

    微生墨不悦,下手还是太轻。竟敢说北溪是他的?

    走到屋檐下,抬头看着某昏昏欲睡的萝莉,伸出手。“下来!”

    北溪打了个哈欠,看他那模样,让她就这样下去,她不摔死也得压死他。再说,还有10秒下线。

    北溪说:“你让开。我跳下去…”

    微生墨回,“不行。下来!”

    北溪又说:“你这样我怎么下去?”

    微生墨挑眉,语气加重。“下来,我接住你。”

    北溪无言,我柔弱到需要你接着?

    最后一秒。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北溪懒得继续跟他废话了。下线最后一刻,耳边还回荡着他的话。

    “明日,我会在这里等你上线。”

    北溪想,那我就早一点上游戏。等你上来,肯定找不到人!

    结果第二天,机械时代的玩家就看见自家会长在房顶上站着,组长在下面守着。听着两人一直重复,“你下来。”“你让开。”“不行,你下来!”“你不让开我怎么下来…”如此重复n个回合。

    众人内心:我凑,这是发生了什么?

    挽扇上线一看这两玩意儿大白天就发傻,怒吼道:“哪儿来的两个妖孽,都给姑奶奶正常点!”

    事后,两人接受挽扇长达5分钟的严厉批评。林子大了有好鸟回到公会,直径走到北溪面前,神色怪异道:“五里说,圣弗兰的人今天离开了不列城。跟踪的人没多久回话,他们都回圣弗兰了!发生什么事了,北北你知道吗?”

    闻言,北溪看向微生墨,两人对视。

    “可能觉得腻了,想回家了吧。”

    如此理由,实在难以服众。不过想着麻烦的人走了,管他什么理由,对他们来说也是好事。

    北溪想着国赛有三个月过渡期,公会可以再开始收人。思绪飘啊飘啊…

    这时,微生墨弯腰附耳,低语。

    “跟我来!”

    北溪歪头,表情发愣,做什么去?(未完待续。)

    ps:感觉网游看的人确实不多。这周第一天,点击,推荐各方面无力吐槽。求安慰和动力!抹泪求!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