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5 争吵
    以前的时候,北家是有几个小钱。

    对于某些势利的人而言,有钱就是占理。所以他们能理所当然的瞧不起北妈出身不好。他们可以高高在上,否决别人的人生,因为他们有钱。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自从北忠义,也就是北溪的大伯接手鞋厂后,十年来,北家人日子一天不如一天。以前偶尔会聚在一起,现在各自奔走在外地,再有钱也吝啬着,求个人帮忙,还尽是白眼嘲讽。

    明明自身也没有多有钱,多高大上,偏偏还露出一副瞧不起别人的嘴脸。北溪又怎能不讨厌。

    北溪的大姑妈,叫北玉琴。岁月在女人脸上留下了风霜,尽管如此,她骨子里面婉约的气质还未被抹去。浓妆淡抹,风姿绰约。年轻时,也是个美人儿!她是北家里面比较好说话,素养也是挺高的人。有过两次的失败的婚姻,女儿是她的心头肉。

    她见北溪还在傻站,莞尔一笑,招呼着。“北北,别站着了。去那边跟你表姐他们说说话,你们也好久没见了。”

    北溪点点头,无奈走向一边。

    这时,北忠玉也已经上了楼,罗天承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紧跟在后。一见来人,再打量这一身行头。心思各异!

    大婶开口打趣道:“二妹子晚了些啊。”

    北忠玉笑容满面,带着儿子走到两老人面前。“爸,身体最近还好吧。这几天家里事多,阿毅实在抽不出空。所以就让天承代替他来,还给您带了东西。”她说着,罗天承走上前。看着老人,乖巧的喊道:“爷爷,奶奶。”两人皆是喜笑颜开。对于出色的孙子,当然得不吝啬笑容了!

    “天承真是越来越像他爸爸了。”

    “是啊。听说这次考上了南大,真是有出息!咱们北家也终于出个像样的大学生了!不错不错!”北忠义夸奖着。

    旁边大姑妈听着表情僵硬,“像样“二字的实在是刺耳。话里话外都似在讽刺她一般。她自己的婚姻在他们看来,便是一场笑话。跟女儿活到今天。孩子不争气她也没办法。

    “南大是在a市吧?是个不错的二本呢。”四婶30出头。相貌好,皮肤保养的也好,所以看起来还像是25。6岁般。

    “是啊。不像晴晴,考了个三本,每年还要砸出去几万块,也不知道毕业以后啊能找到什么工作。还不如回来。找个有钱人嫁了得。”一提到大学,大婶张敏丽言语不由刻薄起来。北玉琴自己工作的工资不高。每年给她女儿交的学费,这几家人都在帮忙。白白送给人家几千,几千不是钱了。

    大姑妈脸色难看,冷冷道:“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三本怎么了。好歹也能学到东西。总比有些人,连学校都考不上。”

    北家的孩子,除了北溪以外。大伯和大婶就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比北溪大4岁,之前高考落榜。现在已经在外地实习打工。儿子才5岁,可以说是老来得子!大姑妈只有一个女儿,成绩实在不理想,只能上三本学校。在北忠义他们看来,就是不像样。北爸还有一个弟弟,不过两年前出车祸死了,四婶成了寡妇,一个人带着2岁的孩子,在北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玉琴,怎么说话呢!”北忠义脸一板,喝道。

    北玉琴冷哼一声,撇头不再言语。

    说到女儿,张敏丽也是心中来气,口头不再遮掩。“小倩在外面打工挣了钱都往家里寄。你家的姑娘,读个书学点东西,还要我们出钱养。多大的出息啊~进个烂学校,还赔钱进去。能有什么出息!你们说,我这话没说错吧!”

    北玉琴面色难堪,“不就是几个破钱。我母女不要还不行了!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养。以后你们也甭管!”说话,起身要走。

    北忠义拉着,吼道:“坐下。爸妈还在这里,你们都什么样儿?孩子们也都还在,丢不丢人?”

    老爷子也是,“吵什么。一家人,就不能好好说话了?”

    北爸北妈也赶紧劝。这两人一向不合,每次见面都得弄这一出,众人见怪不怪,也无可奈何。

    北溪看向李雯晴,此时她眼眶里尽是泪水,却拼死忍着。在众人没有察觉的时候,偷偷抹去泪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这么说她,可对方又是长辈,她说不了什么,只能忍。有时候不是命运太残忍,只是自己不够努力。

    北溪低眸,她上一世也是被这般对待。自尊被践踏,父母面子尽失。她无力争辩,只觉得难受。

    面子,从来都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尊严,同样也是。

    北忠玉拉着罗天承坐下,“大姐,大婶。不是我说你们。两个人都是上年纪的人,为了这点破事,闹腾个什么劲啊。”

    北玉琴本来也不想争吵,可女儿是她心头肉。又怎么能容忍别人这样说她!

    “是啊。大姐,大嫂。咱们都是一家人,孩子们也看着呢。”北妈也开口劝道。闻言,北玉琴瞟了北妈一眼,只是不经意扫见她手上的镯子,视线便停顿了。想了想,老四平常工资可没多高,怎么这四媳妇儿就带着这么贵重的镯子。看那质地,价格也是不菲啊。

    “哟。四弟媳最近过得不错啊~瞧这手上戴的,身上穿的,是背着我们北四搭上哪个金主了?”尖酸又刻薄,还自带喷脏水。

    此话一出,众人的注意力就转移到北妈身上。连张敏丽也懒得跟北玉琴置气,眼睛一眯,看向北妈。瞅见那手上的镯子,定眼细看,那色彩和质地,没眼力的也知道是极品,肯定花了不少钱。

    这北忠青在s市混的那么好?他不就是个工薪阶层,怎么还有钱给自己媳妇买那么贵重的首饰。还是说,是他媳妇儿在外面找了个金主?这倒是有些意思。

    北溪见北忠玉话锋落在自己母亲身上,眼神一冷,心中冷笑。

    不惹你,倒是主动惹上门了。(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