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老家
    诅咒事件过后第三天。

    狸猫这几日一直在研究药剂配方,等好不容易研究出了特殊药剂的配置方法,没想到就被系统从药房踢了出来,精神恍惚异常,整个人看起来浑浑噩噩。

    迎面撞上某物体,狸猫抬头,见是熟人,呆呆的打了声招呼。“哦…好巧。”

    男人默了两秒,将手中东西塞给她,不咸不淡道:“是你自己叫我过来的。狸…洛!”

    狸猫接过药材,想着:好像是这么回事。可是一听,狸洛?脑袋瞬间清醒,药材正扔出去,转念一想这东西贵着呢,立马改用脚,朝男人小腿踢去。我是星光避开,伸手,淡淡开口道:“十枚金币!”神情未变。

    跑路费可是笔不菲的收入。狸猫不知道我是星光怎么会那么爱钱?他装备看起来也不差。难道是挣钱买装备?

    狸猫没好气的说道:“先欠着。”说完准备离开,我是星光将她拉住,懒洋洋说道:“我这里不接受赊账!”

    狸猫怒瞪,她这几天把钱花在药材上了。十枚金币都不让欠?“那…”狸猫无奈,掏出三枚金币,塞给他。“这真的是我最后家当了!明天就把剩下的给你…我现在得去药库一趟,明天见啊。乖啦~”说完,转身要走。我是星光手一伸,拉着狸猫后领。“还差7枚金币。”

    狸猫本是抱着药材,不由腾出手拍开他的爪子,黑线道:“你这人怎么那么固执?我明天一定会给你的。”她今天把剩余的药剂做好,拿到五里雾中那儿,就有钱了。多等半天会死人吗?

    我是星光双臂一抱,“加倍。二十枚金币!”

    非要较劲的话。狸猫也会啊。“你刚刚喊错我名字了。怎么算?”

    我是星光认真想了几秒,神色自若,慢悠悠问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你出现幻听了!”

    狸猫听后大怒,前一分钟才叫错了,现在就忘记了?“就在刚刚。你喊的!你敢不承认?”

    “你幻听了。”某男十分认真严肃地看着她。那样子,就好像真的是她出现了幻听!

    “我耳朵好着呢。绝对没有!!”狸猫坚信着自己没有听错,虽然刚刚精神状态不太好。有些恍惚。

    “你在药房呆了多久?”

    “七个小时。”狸猫如实回答。随后瞳孔轻微放大,牢牢盯着他,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跟你喊错我名字有什么关系?”

    “途中有休息吗?”

    “没有…”她一上线就呆在药房里。刚刚才出来。

    我是星光俯视着她,“正常来说,一个人呆在封闭的空间里超过六个小时,空气不畅通。又没有休息,是很容易出现幻觉和幻听的。”

    “是吗?”狸猫微微蹙眉。有这种说法?半信半疑看我是星光,“你骗我呢。”

    我是星光抬眸,眼瞳深邃。“你好好回忆一下,我刚刚真的叫了你?”

    狸猫双手抱紧药材。低眸思索。余光打量着他的表情,见他神情十分认真,心中有几分动摇。难道真的幻听了?

    动摇之色明显。我是星光又继续骗。“我们认识了六天又四个小时五十二分钟二十六秒,我不可能记不得你的名字。”

    狸猫一惊。时间记那么清楚?掰着手指头算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要看我是星光从哪儿开始算的。“真的是我幻听了?”莫名的,狸猫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了。她出来的时候头的确很痛,脑袋也昏沉沉的…这就是游戏里面过度劳累的后果!

    要不是系统强制踢她出来,她还打算继续泡在药房里。之前无视系统提示有五次了…结局是被毫不留情的踢了出来,药房要三个小时后才能继续使用。

    我是星光点点头,没错,就是幻听。

    狸猫无奈叹气,埋怨着。“那药方好难呐,浪费了好多材料我才彻底弄明白了。好吧…也许真是我出现幻听了~”摇摇头,看向男人,有气无力道:“20枚就20枚。那你明天也帮我带药材,还是10枚金币。”

    有钱赚,我是星光自然是愉悦的。“可以!”

    狸猫扭头,刚走两步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回身,看向他,笑眯眯地说道:“喂,你喊一声我名字。”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不可能不记得,那就是真的记得了?

    我是星光:“……”

    “不是说,记得吗?”察觉异样,狸猫挑眉,迈着脚步,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敢情这人竟然骗她…

    “阿狸。”

    狸猫一愣,停在半米处,直直望着他,表情呆滞。

    “阿狸。以后我就这样叫你吧!”我是星光撇开视线挠挠脸,心虚异常。反正就记得一个字,后面的…管他的。

    结果等了几秒,他都没听见狸猫回答,心中疑虑,偷偷转回视线,眼睛看向她,却是呼吸停滞。

    大概,从未见过那般会说话的眼睛,那样毫不掩饰的凝视着自己。漂亮的眼瞳里,只有他。

    只有自己。

    想到这里,我是星光表情也呆了。

    狸猫已经回神,望着他,道:“你还真的是会骗人呢。不记得就不记得,说出来又不会减你金币。”侧头看了看天色,狸猫豪爽一笑,“去忙了。明天记得还是带同分量的,钱记我账上。”话落,离开。也没有提,是否就同意他那般唤她。

    我是星光将衣服的拉链拉到尽头,银色的外套领子竖立,他低头,下颚及嘴唇掩在衣领中,神色恍惚。

    真是奇怪的感觉。

    狸猫抱着药材来到公会药库不远处,便发现一堆人聚在外面,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她走近一看,没想到棒棒糖也在其中。察觉到又来人,棒棒糖抬眸。见是狸猫,眸中闪过讶异,随后拨开其他玩家,走到跟前,笑问道:“你怎么来了?”

    “想让小七提一下药力。”

    棒棒糖见她抱着一堆药材,无奈叹气。“那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公会药库打不开了。”她也是过来取药材的。

    药库怎么会突然打不开?

    看出她的疑惑。棒棒糖解释道:“精灵能量不够。最近排名赛,大家取药材有点频繁。小七太忙,没想到忘记给两只精灵补能量了。”精灵有对药库的管理权。现在大门打不开,跟两只精灵沉睡有关。

    “那…也不应该是这般窘境。把能量补充给精灵了不是就好?”

    “问题是精灵补充能量的几乎是放在公会的高级仓库里。要会长开权限,才能拿!”棒棒糖如此解释。

    “会长呢?”

    “今天都没上线。好像明天也不上…副会说,晚上可能会上。不过是可能~”

    “……”北溪这是又干嘛去了。狸猫无力去想~突然想到挽扇跟北溪是现实认识的。“副会长呢?”总能联系上会长吧。要是公会药材取不了…外面的药材价格最近可是炒得很高。他们这些穷人可买不起!

    “刚刚下线打电话去了。”

    ……

    北溪今天跟父母回老家h市。

    s市和h市离的不远也不近,开车过去。要花费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到了h市,下了车,呼吸也变得顺畅。电话一响。看来人是挽扇,北溪不由对北妈说道:“我在外面接个电话,好了马上进去。”

    “快点啊。那我跟你爸先进去了!”说着。两人大包小包拎着就往里面走。

    北溪点头应诺,接通手机。另一头传来挽扇无奈的声音。“我说,你去老家,好歹把权限给我啊。药库进不去,最近公会药剂师都在冲级,你是想急死他们,还是想急死我啊?”

    北溪望天,她是真的忙忘了。最近搬家的事情,来h市的事情让她脑子就没休息过。

    h市虽然是个小市,但发展可不比s市差。要是实在不行,找个网吧…“我等会儿看看能不能出去。然后找个网吧上线。”

    “万一不能呢…”

    万一?北溪无奈道:“五里那边如何?”

    “冠军赛在即,你以为他很闲?人手本来就不够了,他最近也在想要不要再招些玩家。他没跟你说?”

    北溪见门外又来人,走到大门边缘,腾出位置给对方停车。随后便对挽扇说:“他说过。”

    余光瞟见车里下来的人,北溪蹙眉,低声道:“先不说了。我得进去了,晚点回你消息。”话落,挂掉电话。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女人的声音。“哎呀,这是老四家的女儿吧?”

    “二姑妈。”北溪回身,乖乖唤道。只见女人一袭黑裙,她上了年纪,腰身明显发胖。本是件风情万种的裹胸裙,被她穿的不伦不类。头发上也不知抹了些什么,油得发亮。眼角的皱纹十分明显,皮肤本就不好,却偏偏是浓妆艳抹。北溪抿抿唇,被迎面扑来的香水味熏得头疼。

    这位是北忠玉,是北溪父亲的二姐。

    她十分熟络的走近,伸手想要掐北溪的脸,还未触碰,便惊叹道:“哎哟,瞧着脸,嫩的。”北溪眼眸一深,抬手想阻止。

    后面又传来声音,“妈,这东西也要拿进去吗?”青年看起来也只是20出头。一身行头,皆是名牌!

    闻言,北忠玉动作一顿,踩着高跟鞋“啪啪”的倒回去。北溪扭头想走,那北忠玉便拿出东西,朝北溪招招手。“北溪过来,帮二姑妈拿些东西。”使唤人起来,倒是理所当然。

    她年轻时不懂事,未婚先孕,后来才19岁就不得不结婚。她老公近几年生意越发好,自己也弄得像个富太太般,只可惜没那气质。

    北溪若是拒绝,等一会儿进去,这女人又免不了说父母教育如何如何。走上去,轻轻笑道:“二姑妈,好久不见,怎么越来越年轻了。”

    “是吗?”北忠玉摸摸脸,“你这孩子倒是会说话了啊。”

    北溪笑笑,上前主动提起水果和补品。“我就先帮您带两件东西上去,剩下的罗表哥一个人可以吧?”提了两件最轻,北溪看向男人,似笑非笑。

    北溪笑起来的时候,会有浅浅的酒窝。肤白貌美,气质极佳,清秀绝俗。

    不是没见过美女,只是见惯了浓妆艳抹的女人,反而一时间被北溪这清秀干净的笑脸,弄得迷迷糊糊的。青年下意识点点头,“没事,剩下我来就好。”

    北忠玉怎么舍得儿子提那么多东西,打了一下儿子的手,眼神露着责备。北溪却转身就走,话轻飘飘的从前方传来。“姑妈,再不上去。爷爷他们可要等急了!”然后,消失在楼道里。

    这房子很大,当时是北家几个兄弟姐妹合伙出的钱,给两个老人家弄了一套不怎么寒碜的房子。尽管北溪父母出钱出力最多,可得到的也只是其他几个亲戚的白眼。人难做,跟亲戚谈做人,更难!

    北溪上了楼,房间里已经有不少人等着。见北溪推门进来,视线聚集。

    着了身西装的中年男人上下打量北溪,首先发话,询问道:“这是?”这人是北忠义,北溪的大伯。

    北妈腼腆一笑,朝北溪招手,“北北,过来喊人。”众人恍悟,原来是北四的女儿。

    北溪随手放下东西,心中一叹。走到众人面前。

    先是对老家人尊敬的喊了声,“爷爷,奶奶。”老人家点头笑笑。

    “大伯,大婶。大姑妈,四婶…”一一喊过。他们身后还有两三个跟北溪同岁数的年轻人,北溪自动忽略过。

    “几年不见,这孩子越长越漂亮啊。”

    “是啊。多亏北四基因好,生这么漂亮的女娃!当时北溪生下来的时候啊,我一看。哎哟,这五官啊跟他爸就是一个样儿!”大婶声情并茂的说着,那神态引得众人哄笑。北溪嘴角含笑却是冰冷,明明她长得最像妈妈,这些人偏偏要生拉硬扯,扯到北爸身上。

    果然还是跟前世一样,一个个都不待见北妈。北妈嘴角笑容也有几分僵硬。

    北妈是农村出生,后来进城打工的时候遇见了北爸。当初两人婚事这家里面没几个人同意,皆是想着,一农村来的,就是看中北家钱。

    北溪见他们这样,心中有气。

    每年就算父母打死她,她都不愿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未完待续。)

    ps:今天只能两更了。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