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8章 上门
    那轻视的眼神,不屑的表情,深深践踏着倾城心跳的骄傲。。しw0。

    “再来。”倾城心跳心有不甘,低喝一声,提剑冲了上去。两人再次交手数个回合,玩家们也渐渐看得明白。第一次交锋,以为可以势均力敌,不料第二招就被痞爷推了出去。后几个回合,倾城心跳被痞爷压制的无法还手!

    他们的差距实在太过明显。拿刀的战士玩家不是在和倾城心跳pk,而是在玩着他!那轻松的神态,就好比是一个大人跟幼儿一样,对于痞爷,只不过就是露几手,然后轻易将对手摞倒。就在第七个回合,终于将倾城心跳斩于黑刀之下。

    “我输了。”他看起来十分沮丧。七个回合,只动了痞爷5%的血,实在丢人。机械时代精英团没有弄技术排名,副队长级别的也不一定都是技术好的,也有可能是具有管理能力,才被传说组的人看上。

    痞爷眯眯眼,这人倒是输得起。他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看倾城心跳这人也不是很讨厌,收回武器。个人恩怨,他不会上升到公会,更不会说什么机械时代的人不过如此之类,因为完全没必要。“带着你的人走吧,别碍了我的眼。”

    闻言,倾城心跳也只能咬牙,忍着不甘,走到自己女友和兄弟跟前。“走吧。”

    “倾城心跳,你是不是男人了。”不想,阿雪妹妹又不干了。“他一个其他国家的人都欺负到我们卡兰斯玩家头上了,你就这样走了?”

    “我输了。就会遵守约定!”

    “那怎么样?不代表机械时代都输了。你去找你队长,让他出面。”

    倾城心跳闻言,脸色逐渐冰冷。身边几个同为机械时代的玩家看她的眼神也颇为不好。在机械时代,最忌讳的就是这种行为,跟人在外面pk输了,就回公会找高手出面压人!

    会长和传说组的各队长都说过,输了,就滚回公会好好的练技术,自己再去赢回来。没人会出面参与私人恩怨,除非是公会玩家被欺负。一打输就喊人,以为机械时代是混黑道的?

    如果每次输了都回公会找人,自己的面子在哪儿?尊严在哪儿?男人的血性在哪儿?这样还不如去当一条狗。狗都知道自己咬回去,人就不知道了?

    要是公会玩家一直呈这种状态,厉害的越厉害,垃圾的越垃圾。这不是北溪想看到的,她所希望的。是公会的玩家都有男子汉,爷们儿的血性。输了也不要乱骂人,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大不了回到公会练几个月再去挑战,把面子挣回来。

    输了还骂别人,这是输不起,也是玩家自身的素质。

    “我就不能自己赢回来吗?非要靠我队长?你是想看你男人赢,还是想看我队长赢?”倾城心跳冷着脸,语气也颇为不好。“要是真喊了人,就说明我倾城心跳真的不行。”他看向痞爷。傲气凌云。“迟早我会把自己的面子拿回来,你等着。”输,也要输的有骨气。

    七亿男人梦点头称赞,是个爷们。机械时代的玩家素质的确高!

    暮雪菲菲很生气。在那么多玩家面前这样说她,那他又把她面子搁哪儿了?

    当初要不是看他是机械时代的,一穷鬼她也不会看上。就凭她这皮相,想在游戏里面找个富二代难吗?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不值。找个机械时代不就想出事了有人扛,被人“欺负”了有人罩吗?还敢这样吼她。

    “行。你倾城心跳牛,厉害。本小姐不跟你玩了。你自己哭去吧!”

    “阿雪。”倾城心跳皱眉,拉着她。刚想继续说话,人群中就传来道声音。

    “呵,最近游戏里面妹子脾气挺大啊!”

    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突然有人这样说,暮雪菲菲扭头看人群准备骂开,就见两男人缓缓走出,旁边还跟着一女生。看见来人,她所有话都憋了回去。

    倾城心跳微愣,不由喊道:“队长。”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浮世绘,执酒与谁,还有伊蓝。三人本来在城市做活动任务,就听见玩家传有其他国家的人在不列索玛城闹。要知道一个大城市人多一点,消息也传的快。他们三人来了也就两分钟,大致情况是不知道,不过倾城心跳的作为倒是满意。

    队长?那就是传说组的人。

    黄老三细细打量,随后撇见伊蓝,抽了抽鼻子,去你妹的,又是个美女!看那神态,还有那浑身上下的贵族气质。如同画中走出的欧洲贵族的美人儿般,光是站在那里,就令人觉得赏心悦目。

    执酒与谁视线一一扫过对面五人,心中震惊。话直接脱口而出,道:“圣弗兰的冠军王者在这个时候造访卡兰斯,你们是有多闲?”

    众人哗然。竟想不到,这五人是圣弗兰的玩家,且里面还有本次决赛的冠军?

    论坛那边还没有给出本次圣弗兰的冠军赛视频。且圣弗兰的玩家也比较低调,论坛上大多是技术贴,他们一般玩家都是不知道圣弗兰的高手们长什么样。

    倾城心跳苦笑。难怪会被虐成这样,原来真的是圣弗兰的高手玩家。冠军是叫黑兔,痞爷就是竞技排行榜第三的狂暴雄狮痞爷了!自己果然猜的不错!

    “闲倒是不闲。只是想来卡兰斯看看美女,跟高手过过招什么的。”痞爷嘿嘿一笑,退到黑兔身边,低声问道:“这三人是谁?”

    推推眼镜,淡淡道:“火法浮世绘,王女伊蓝,另一个,是快手执酒与谁。”

    “有多厉害?”

    “你去打打就知道了。”黑兔撇开头,兔耳朵动了动,神色不耐。浪费了他多少时间!真是一群白痴!

    “队长。”倾城心跳走到三人跟前,浮世绘摆摆手,“赶紧回公会去,技术好了再出来丢人。至于你自己的事情,好好解决。”意指暮雪菲菲。

    “是!”

    浮世绘看着五个男人,玩世不恭地笑道:“有兴趣去机械时代坐一坐吗?”

    挽扇回公会的时候,就知道浮世绘把圣弗兰的人带回了公会。带的是普通玩家就算了…把圣弗兰的冠军季军,外加第六。第九,第十二都给请来了。这什么情况?

    推开大堂的门,此时两边已经站了人,前方的位置上。林子大了有好鸟正坐着,气氛相对凝重。

    五个男人戴着颜色不一款式也不一的帽子,衣服可以看出职业。

    “副会。”众人见挽扇回来,打着招呼。

    伊芙跟在后面走进来,余光瞟见黄老三。惊讶道:“是你啊。”内心再补一句:猥琐大叔~

    挽扇直径走到椅子边,利落坐下。“圣弗兰几大高手拜访卡兰斯,你们目的是什么?”

    众人囧,副会要不要那么直接。

    “听说圣弗兰来人,冠军也跟着来了。这倒是稀奇!”门外又传来戏谑的声音,挽扇端着茶喝了一口,没好气道:“速度滚进来。”

    咒主嘿嘿笑着,当先走进来,身后跟了一日就是一天和红蛟。“刚刚比赛完,副会可别生气啊。”边说着。边走到黑兔几人身前,“啧啧啧,装备不错呀。”

    “咒鬼,去站好。”林子大了有好鸟挑眉。这样实在不怎么有礼貌。

    “得勒。”某人狗腿赶紧站好。

    过了半分钟,棒棒和宁缺也赶到,挽扇看着人,“狸猫呢?”不是已经让她回来了吗?

    棒棒回答道:“任务去了。刚刚发消息问她,和会长在一起的。”

    闻言,黑兔唇角微挑,自己都上门了。北溪难道不回来?不过,这机械时代的传说组,果然不能小觑呢。官网上传的再厉害,眼见才为实。一眼看去。至少自身不少四件亚传奇,才能让时装本身自带光芒吧。果然是大手笔!传说组的这些人,自身装备都是最顶尖的!

    “我们只是来看美女的。”风青天说的十分随意。然而这的确是事实!

    老四赞同的点头,真的是来的玩。非要说什么有目的,估计就是…四人看向黑兔。黑兔一开始是抱什么目的来的?他们也不知道。传说组的人跟着将视线移到黑兔身上。

    见这男人穿着黑色的打底衬衫,领口敞开。白皙的脖颈,好看的锁骨,袖口半挽,露出手腕。下身是紧身的黑裤,鞋子上的绳索绑着裤脚,像是连接在一起似的。身体修长,

    戴着眼镜,头上有着黑色兔耳,是装饰品?

    “会动。”伊芙惊讶。

    厚重的眼镜遮了他大半容貌,可是一身的贵族气质,就算样貌不好,也不是重点了。不注意看,根本就不觉得这人是存在的。一旦出现在视野里,会发现他气场强大且诡异,再也无法忽略。

    “他是黑兔。”执酒与谁低声,“圣弗兰这次竞技赛的冠军,是刺客。”

    在那么多人神色各异的注视下,黑兔推了推黑框眼镜,薄唇轻启,说出了一句让他们全体石化的话。

    “这次来卡兰斯,是计划要绑走你们会长。”

    别说传说组的众人已然呆若木鸡,身边四个男人猛地转头盯他,皆是目瞪口呆,瞠目结舌。纳尼?

    内心世界顷刻崩塌,你丫的就有算这个计划,偷偷跟他们几个兄弟说就算了。现在当着人家公会的人面前如此轻描淡写的说出来,酱紫真的好吗?不会拉仇恨吗?

    “绑…?”伊芙艰难地生涩地,说出这个字眼。绑?怎么绑?我擦,重点是为什么要绑会长?会长怎么了?又惹祸了?

    “这个…黑兔兄弟。你是说错了吧?”一日就是一天呵呵笑着。大活人的,还是游戏,怎么绑?越国线是玩家自己要先接任务的,做了前置任务才能去到别的国家。

    “不。”黑兔看着他们十分认真的说道:“圣弗兰才是最适合她的。”

    哥们,你说这话有考虑过传说组人的想法吗?你说适合就适合?

    “老五,你怎么不提前跟咱们哥几个说一声,这样我们也能帮你想办法啊!”黄老三回神过来,这等大事,不,好玩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告诉他!!

    黑兔淡淡道:“你太粗鲁了。”一句话,黄老三抽抽嘴角,谁才是真的粗鲁?

    继续无视他,黑兔看向传说组的,又道:“我会给她一个最好的成长环境,给她找最好的装备,最好的练习对手。(他自己)圣弗兰才是她该呆的地方。我会将她带走。”

    成长…环境?

    棒棒黑线,这人是想来个养成?

    挽扇听着话,觉得十分别扭。茶水“砰”地一放,不想力道过大,水全部溅了出去。林子大了有好鸟赶紧给她擦拭,消气,消气啊。

    挽扇指着他,大吼道:“你丫的,哪儿来的野小子。机械时代什么没有,还用得着你操心?想带走她,你经过我同意了吗,啊?”

    黑兔推推眼镜,“不需要你们同意,我想做的事情,没人能阻止。”直接藐视挽扇的权威。

    “姑奶奶我告诉你了。别以为你是圣弗兰的冠军我就不敢怎么样,想娶,啊呸,说错了。想带走我家北北,得先过我这关。否则卡兰斯不介意跟整个圣弗兰为敌!”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难怪为什么觉得黑兔之前说的话有些别扭了…原因是出自这里。最好的成长环境=生活环境?最好的装备=数不清的新衣服?最好的练习对手=他?这不是**裸在求亲吗?众人开始各种脑补。

    棒棒若有所思,“你对我会长有意思?”众人恍悟,原来是这么个小九九的心思。

    黑兔内中想: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嘴里回道:“回圣弗兰之前,不管用什么手段我都会带走她。你们可以阻止,我也想看看机械时代的高手是不是传说中那么牛。”

    这跟没回答一样…

    孔雀觉得,一个莫名其妙的玩家来到公会,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还扬言要带走会长,圣弗兰的冠军黑兔=脑子秀逗?

    拍了拍身边的红蛟,“你上。”

    红蛟斜睨,眼神哀怨,似乎在说:你怎么不自己上?

    孔雀头发一甩,道:“主角一般都是最后登场的。”所以,他们都是试探对方的炮灰?

    ...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