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来者善否
    两人呼吸交融,唇与唇之间只相差3厘米,如果他再下压,一定会吻上。

    求?这个字眼北溪不太喜欢,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被要求,求他放开。她看起来很好欺负吗?

    “我需要求你?”

    这男人自视甚高,北溪不认为自己打不过他。

    “可以试试。”冰冷的双瞳染上笑意,话语间也有几分愉悦。黑色的兔耳动了动,毫不在意北溪语气冷到极点。他说过,他有自信这样压制北溪。因为他自以为,对北溪十分了解。

    几个月前,竞技赛还没开始就开放了国线,官方消息论坛合并,他也能关注有关北溪的消息。正如他所想,北溪不可能只会呆在一个孤僻的小镇,她极具天赋,成为巅峰玩家的天赋。所以在卡兰斯看见有关北溪的视频被全部顶置的时候,内心的愉悦是没人能懂的。

    这几个月,他几乎把时间都花在研究北溪的视频上。然而远远还不够,那些视频不足以让他满足,不足以让他平静下来。他和她错过了两年,所以他想尽了办法了解有关她的一切,可是信息太少,他想见她,以至于无法压抑内心的渴求。

    北溪于他而言,无形之中已是毒药。有时候真的无法解释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情。一眼无法忘怀,想要得到,想要占有,想要掠夺。

    我只想要她。仅此而已!

    黑兔的双眸不加掩饰的透着强烈的占有欲,北溪呼吸一紧,双手不禁握拳。

    “跟我去圣弗兰。”

    “凭什么?”

    他轻笑,“如果你不愿意,就算毁了整个卡兰斯我也会将你绑过去。没人能阻止我。”

    北溪冷冷看他。这就是个疯子。

    “我不会离开这个国家。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

    “资格…就凭现在我将你压在身下,就凭我是这个游戏最强的玩家。”黑兔挪动身体,低头就要朝北溪吻去。

    就在这瞬间,北溪从身下消失,黑兔眼瞳一沉,麻烦的空间召唤兽。身后传来不易察觉的声响,而他却清晰听见。并且如同猎豹般快速反应。回身一个脚踢。北溪跳跃避开,落在身后的岩石上。

    手指抹过嘴角,从薄薄的红唇上滑过。他表情遗憾。双瞳颜色加深,令人觉得可怕。“真可惜了。”明明差点就可以吻上!

    林间传来声音,两人却没有移开视线,一个是警惕一个是不愿移开。狸猫一穿过身前的几颗大树。便看见北溪与一男人正对峙着,那凝重的表情。从未在北溪脸上看见过。“会长,他是?”下意识伸手往后握着弓箭,眼前这着装奇特的男人,很危险!

    黑兔侧头看了狸猫一眼。狸猫惊得退后了一步,等惊觉自己为什么对他的一个眼神感到害怕的时候,男人已经将视线收了回去。手微微颤抖。那冰冷嗜血的眼神,不是一个正常玩家该有的。

    这个人。绝对不是卡兰斯的玩家!

    “杀了她,或是你现在跟我走?”黑兔抛给北溪一个选择题,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对北溪最大的让步。如果是平日,他不会给敌人任何选择的机会。死亡,是他们唯一的抉择!但北溪不同。

    狸猫突然想起,之前那窥探的视线。就是这个人吧!他对会长,有着侵略性的占有欲。也就是说,他是敌人!

    黑兔抽出武器,目光炯炯,凝视着北溪。期待她给出答案。可是他想错了,应该说,他可能根本不理解北溪。只是单纯的想占有,用他恐怖的占有欲,决断着任何事情。这是北溪最讨厌的类型。

    “看来是真的被小看。”北溪轻叹。她刚刚只是被吓了一跳,因为黑兔太过熟悉她的动作技巧,让北溪一度以为这人是重生回来的什么敌人。后来她知道自己想错了。

    不得不说,他有着极强的分析能力,可能某种程度上而言,北溪也自叹不如。也许这人靠着分析她的pk视频,就能知道她的习惯性动作,或者是从哪儿得来的资料。他试图了解北溪,却只得到她表现出来的一切。

    “我承认,你黑兔的确厉害。不过不要忘记,在卡兰斯,我才是最强。”北溪说着,卸下肖福恩手套。

    “论速度,我的确比不上你。”随后,脱掉了时装,只剩下一身黑色的职业装。“可若是操作意识,你还不够格。”话落,人已经跃下,对着黑兔迎面一拳。他侧身避开,北溪左腿一抬,长发甩出利落的弧度。

    黑兔抬起手臂,挡住攻击。不料北溪拳头已经到了脸颊处,黑兔心头一跳,侧脸避开,速度提高,人已经在四米开外。他伸手摸了摸脸颊,刚刚虽然躲开了,可还是被擦到一点。

    北溪卸下手套之后,属性下降,可是意识却提高了。至于提高了多少,这点就连黑兔也无法估计。

    黑兔?

    狸猫知道这个名字。圣弗兰在前天已经提前结束了竞技赛,冠军便是他,地狱的黑兔!圣弗兰最厉害的嗜血刺客。

    为什么他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对会长…不,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刚刚两人的交手,北溪卸下机械手套后,就连狸猫也察觉到了她反应力比以往还快。那毫无停顿的连续攻击,真的很难想像是在一个玩家身上看见。

    时装在某些方面而言,对玩家的确有阻碍作用,特别是在基础技能攻击上。机械手套也许是最压制北溪操作意识的装备。难怪机械手套会被称为机械师的第二把武器。

    狸猫算是弄清楚一点,北溪为什么会被逼到不得不卸掉装备,冒险和对方用基础技能交手的地步。

    黑兔的强大此时狸猫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圣弗兰最不缺的就是高手玩家,也可以说,圣弗兰是四个国家里面。最强大的帝国。黑兔身为竞技冠军,在各方面属性都被削弱了5%的情况下,还能和北溪打成这样,狸猫也不由感慨。

    北溪因为诅咒,攻击力提高了不少,可意识还是被压制着。要是两人真真正正在各自最好的状态下进行比赛,那该是怎样一场激动人心的赛事?

    不过三分钟。交手已经数个回合。狸猫想两人是否能分出胜负?总觉得是势均力敌。

    一个攻击。一个化解。那黑兔的确可以从北溪出手的瞬间判断其方向动作。可北溪也不是吃素的啊!

    拳头被他化解,手掌翻转便抓他的胳膊,用力一甩。黑兔被轻易带出,飞到半空,翻了个跟头,双脚落在树干上。右手贴于下方。危险解除,又朝北溪扑去。迎面重击。

    北溪往后一仰,避开拳头,黑兔身体朝前一倾。双手贴地,北溪弯腰。膝盖一抬,黑兔轻笑翻身躲开,北溪腿伸直。朝他肚子猛地踢去。

    拳头去鞋底相撞,黑兔被力道震得退开。北溪直起身,不做停留,立即冲了上前。抬腿一踢,黑兔做出防御动作,不料她收回腿,趁着这旋转势头,身体蹲下,对他脚跟处一扫。

    黑兔呆了半秒,是假动作?等反应过来,身体倾斜,就要倒地。黑兔单手撑地,北溪一个轰击。

    黑兔惊讶,然,已经被击飞在一米之外,躺在地上。

    狸猫呆了。会长这轰击是不是有点犯规?不对,这一开始就不是比赛。只能说,兵不厌诈!

    北溪走到黑兔跟前,冷冷道:“我不管你来卡兰斯有什么目的。踩到了我头上,这个仇,联赛上必定百倍奉还。”

    林间传来走动的响声,应该还在十米之外,狸猫上前,低声道:“会长。有人来了!”听脚步声,应该有四个。这个时候普通玩家可不敢四人就闯boss领地。想起之前窥探的视线,应该是这个黑兔的伙伴。

    看了看地上的黑兔,晕眩也没多久了。她不想再跟他纠缠下去,否则这一天时间都要浪费。“我们离开。”

    不再多言,两人提速,离开这片林地。她们刚走,后一脚四个寻着黑兔的男人就已经找到这里。

    “小五!”四个男人从对面的密林间钻出,口中还喊着“小五”。可等他们瞧见某人趟在地上时,绿帽青年当先惊呼一声道:“我去!”

    黑兔从地上坐起,绿帽青年小跑到身边,见他全身上下看起来甚是狼狈,就像是刚刚跟别人打了一架一样。黑兔低着头,额前的刘海也掉了下来,掩住他的表情。

    “兔子,你还好吧?”戴着圣诞帽的男人是他们一行人中的老大,名为,94级战士。

    “呵呵…”

    轻笑声溢出口,声音极低,四人还以为听错了。黑兔仰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老五抽了?”橙帽男人,长相不算好,也不算太差,五官端正,负有一身正气说话却带着痞气。,有“圣弗兰的雄狮”之称的兽人战士,93级,位居圣弗兰排行榜第五。

    “哈哈哈哈。”黑兔还在大笑着,绿帽青年这次总算看清他的表情了。愉悦的,那么灿烂的笑容,好久没见黑兔露过了。在他们没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这平日里面面瘫的男人笑得那么…让人想揍一顿?

    黄帽男人看不下去,挽袖上前,“别拦我,我不会手下留情的。”尼玛的,他们一头雾水,这人倒是笑的挺开。也不解释解释怎么了,他们好歹不辞辛苦的跑来找他。

    绿帽青年一见他这架势,连忙抱住,嚷嚷道:“三哥,你稳住啊。小五多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抱歉,抱歉。”黑兔伸手抹去眼角的泪水,太开心了,以至于眼泪都笑出来了?“真是,我应该想到以她的能力还不至于让自己为所欲为。”

    “谁?”四人不约而同,提高声音询问。这次来卡兰斯是黑兔执意要来,其他四人是闲得无聊跟着来。听说卡兰斯多美女,他们不远千里,跋山涉水来到卡兰斯,就是为了看美女。至于黑兔,一开始就抱着找北溪的目的来的。

    昨天他们才到卡兰斯边缘的小镇。小镇附近就是疾风谷,本来打算今天赶去帝都瞧瞧,不料在这里看见北溪。

    四人都不知道黑兔来卡兰斯的真正目的,只当他是想提早来看看卡兰斯的所谓高手们。再说,反正圣弗兰那边也没什么事情了,他们可以在卡兰斯玩玩,就当是度假。

    “女人?男人?”

    “屁,肯定是女人了。黄老三你以为谁都像你啊,还搞男女通吃。”痞爷不屑反驳。

    游戏里面帅哥不少见,可有气质的帅哥就难见了。,圣弗兰最具盛名的“第一帅男”,95级,排行榜第一的魔法师。不过他真实的性子,也就这几人知道,其实不是什么帅男,是猥琐男。

    “不服气啊。哥我就是有资本,你嫉妒不来的。”

    痞爷一听,啐了口,“我呸。你个瘪三几天不虐你,就敢上房揭瓦了啊。爷爷我今儿个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男人!”

    “来就来,怕你啊。”

    两人说话间,纠缠在一起,又打又骂,一片林子瞬间闹腾起来。七亿男人梦额头青筋暴起,忍着怒意。

    “啊啊啊!”突地一声惊悚的惨叫声响了起来,惊起飞鸟吓跑林间走兽。

    北溪和狸猫离开了几百米外,还能听见那惨绝人寰的尖叫。两人回头看去,“发生什么事情了?”

    风青天左手捂着自己的命根子,右手不停捶地,因为疼痛的脸部扭曲。“你tm往哪儿踢不好,就踢哥命根子。痞二狗,老子跟你没玩了。等回圣弗兰,就把你的剥皮抽筋,水煮油炸。你等着!哎哟,疼死了。”

    “这不错啊。幸好是游戏,要不然风哥命根子真没有了。下次把疼痛感拉到零吧。自找苦吃,哈哈哈。”绿帽青年的嘲笑不加掩饰。

    “都给我站好,人模狗样的。人家看见还以为圣弗兰玩家就你们这幅德行!”七亿男人梦不满喝道。三人也不敢放肆了,乖乖站好,皆是军姿。黄老二还捂着他小弟,那模样实在逗人发笑。一张脸全给他浪费了。

    黑兔站起身,从包裹里掏出眼镜,慢慢戴上。镜框遮住了他大半的容貌,而他也似乎恢复到了以往冰冷面瘫的样子。

    “我们去会会吧。机械时代的传说组!”(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