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叙旧(二)
    北溪放下面具,永恒不落拉着她坐在身边,唤来店员,叫了酒菜。永恒荣耀打望着北溪,将武器收回包裹,不经意的说道:“妮子长高了。”多久没有这样好好看着对方了。以前,他们基本呆在一起,下团,副本,活动。如果不是他提出要建立公会,并且邀请北溪一起,几人现在可能还

    北溪闻言,摸摸头,轻轻笑道:“是吗?游戏里面应该看不出的。”她知道,永恒荣耀只是感慨时间消逝过得太快,眨眼转瞬间已是两年。他们那段时间里,见面的确不多。永恒荣耀忙着公会的事,每天就像是固定了时间,在什么时候到公会,那个时间阶段带人下团,下午做什么,晚上要活动…每天都规划的满满地,没有一点空隙。很多时候都是找人互相传话,北溪很少找人帮忙,不会主动联系人。一般都是永恒荣耀派人来问她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能做到像永恒荣耀这样的人,真的已经不少了。惦记着,疼爱着,将北溪当朋友,当妹妹一样。有时候很难遇见一个合自己脾气的人,北溪就是如此合他脾性,所以想尽力维持他们之间难得的友谊。

    “长高什么的,再怎么长还是矮啊!”永恒不落拉着北溪,比对两人相距30厘米左右的身高,不掩饰的嘲笑。北溪反手给他肚子一拳,“你才矮。”永恒不落吃痛,捂着肚子忍笑。

    “淑女点。你好歹也是女孩子!”永恒荣耀正色,北溪这样实在没女人味,以后嫁不出怎么办?北溪托腮,看永恒荣耀今日因为公事,显得有些疲惫的脸孔。比以前还要沧桑几分。明明才25岁的人,怎么看起来都要30岁了。

    “你这样再累自己,老的更快了。小心糯米不要你…”话一顿,北溪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看向永恒荣耀,他玩味笑道:“糯米跟你说了?”

    北溪歪头,打趣道:“我这么聪明。什么猜不到。你见她反应虽然不大。不过呢,糯米太不会隐藏了。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尽管她没说什么,不过我也能猜到你们之间有什么事!”北溪想。总不能说自己重生过,你的事情都清楚之类的话。糯米性格懦弱了点,不过可不会脆弱到到处跟人说心事。她会把一切憋在心里,活得再苦。也会笑脸迎人。

    “我想也是。”永恒荣耀用力一叹。这时,酒菜已上。永恒荣耀握起大酒杯,木质的,外面花纹看起来不错。灌了一口,笑道:“她要是什么都说。事情也不会复杂。”

    北溪对两人之间的事,知道的太少,也不想涉及太多。毕竟是两人的事情。干涉多了反而会造成反效果。北溪看着酒杯里满满的酒水,低头嗅了嗅。有着似有似无的果香,北溪抬头看永恒荣耀无奈道:“哥,为什么我的是果酒?”虽然游戏里面果酒很贵啊,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点牛奶算了。

    永恒荣耀理所当然的道:“你喝果酒就行了。”那表情好想在说,其他的酒别想了,不让你喝的一样。北溪扶额,永恒荣耀有时候真是很严肃啊!反正都给果酒了,其他的有什么区别!来到黄昏酒馆,不尝尝真正的酿酒,不是太可惜了。重生回来,一次都没有来过,味道都要忘记了呢。

    永恒不落在旁边露着痞笑,把自己的酒杯推给北溪,道:“诺,喝你哥我的。别跟老牛说话,他就一削不动的木棍。”北溪自然是欣喜接过了,永恒荣耀按住,笑道:“牛奶和果酒选一个。”

    “……”北溪无言。无奈放下酒杯,提醒永恒荣耀一件事。“荣耀哥,我已经成年了。”永恒荣耀却是反问:“那又如何?”

    “成年了,可以喝酒了好吧。再说,游戏而已,又不会喝醉!”北溪觉得永恒荣耀某些方面真的很较真。永恒荣耀收回手,自己喝了口酒,神色淡淡。“与年龄无关。女孩子喝酒不好,而且还有像不落这样的人在,最好也不要喝。游戏这样,现实也不行!这次是破例,算是很久没有好好见面的补偿。仅此一杯!”

    北溪“扑哧”笑出声,只为了永恒荣耀说“像不落这样的人”。永恒不落在旁边黑线,起身挽袖就想扑过去跟永恒荣耀打一架,嘴里嚷嚷着:“老牛,什么我这样的人!是不是很久没揍你,你皮痒了啊!哥绝对是正人君子!”

    永恒荣耀抬眸,嗤笑道:“是吗?你自己做的事情,要不要我一一说给妮子听听。让她来评评,如何?”永恒不落倒吸口凉气,用眼神示意:老牛,你狠!随后乖乖坐下。

    北溪摩挲着酒杯,心中早已有数。永恒不落人品不差,就是风流了一点。现实也好,游戏也罢,身边可从不缺女人!也是因为这样,上一世在那么轰动的表白下,北溪才越发想离他远点。之后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其实北溪只是把他当作游戏里面一个为数不多的好友。撇开花心不说,永恒不落这人还是很有义气的。

    “明天的比赛,我打算全力以赴。”永恒荣耀斟酌了一会儿,这样说道。说了半天,也进入了正题。“我还记得,一开始遇见你的时候。”他低头,看着红色的酒水,缓缓说道:“只是三言两语啊,就让我们一群老大爷们轻松解决了boss。当时想,这妹子挺牛的。后来公会建立,你自己连新手镇都不出,就窝在那地方,我想你估计是有自己想法的。”

    “还记得我离开新手镇跟你说的话吗?”

    永恒不落在一旁静静听着。

    北溪点头,“记得。”当时永恒荣耀他们离开新手镇,北溪打算停止自己往前的时钟,留在新手镇上,最后一天永恒荣耀打算走的时候,跟她说了。

    北溪当时没有回话,如今却用自己的行动答复了永恒荣耀。机械时代的崛起,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永恒荣耀知道北溪建立公会的一刻,早就想好,卡兰斯的格局一定会发生变动。有的人不是争不了,只是愿不愿意争的问题。

    两年。北溪为什么要荒废两年时间才来建立公会。两年的时间。她除了锻造师宗师级这个目的,难道还需要筹备?若是这样,北溪这人实在太能忍耐。城府也是深不可测。机械师最初的处境是如何。永恒荣耀是最清楚的。除了跟他们下团,机械师几乎没有可组的人。

    北溪用自己的实力,让队里其他人都闭上了嘴。但30级是个瓶颈,如果不升级。北溪也只能止于30级。最令永恒荣耀想不通的是,沉寂了两年。又怎么偏偏想争了?

    永恒不落默默的品着酒,心中也是疑惑。离别两年,再见面,相谈之时。已是物是人非。金鳞本是池中物,错过的时间和机遇也成不了阻碍她的屏障,一飞冲天。便是九万层云之上。“你为什么突然想争一争了?”

    “怎么?觉得机械时代阻碍永恒之城发展了?”北溪调笑。如果是平常人,她可不会这么说话。真实的想法。也带了想要试探的意味。

    永恒荣耀放下酒杯,“永恒之城发展陷入瓶颈很久了。这点你应该最清楚!”他这样回答北溪。

    “如果不是机械时代的出现打破僵局,现在卡兰斯估计也越来越差了。”神圣天堂打压太过严重,很多公会都弄不下去。四个公会相争,也没有合作的契机。机械时代的出现,正好是契机。永恒之城得益不少,至尊殿堂最近内部运转也渐渐好起来,在混的很开,地位也有超过战神弑殇的趋势。

    “一开始我的确不想争。如果不是神圣天堂通缉挽扇他们,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北溪停顿了一秒,又道:“而且看神圣天堂不爽很久了。令我没想到的是,卡兰斯内部的发展停滞了那么久。”四大公会相争,让卡兰斯本身的发展停滞,四个国家里面,卡兰斯的总体实力尽管不是垫底,但也不是最高。就好比现在国家公会的发展,卡兰斯是最差的!

    四个一级公会,等联赛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拿的出手。玩家们早就不满现况,特别是对神圣天堂,怨气积累,迟早有爆发的一天。

    永恒荣耀知道这件事,想来挽扇对于北溪而言,是很重要的朋友。两人现实也是好朋友!北溪的性子他知道,朋友有难,怎么会不出手。

    “说起来,机械时代的发展的确很惊人。还有,不得不说的是,你眼光很厉害啊。不列索玛城的地皮一出来,就买了,当初没把你拉进公会真是遗憾。”永恒不落也是一阵唏嘘。两年再见的时候,应该缠着北溪让她加公会的。没想到那么一别,北溪已经是一会之长,坐拥着一座天价之城。

    “后悔了吧!你一开始还笑我个子小,没志向。说什么妹子没出息,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永恒不落尴尬而笑,“记那么清楚干什么,又不会长高!”北溪黑线,“我也不矮啊。只是机械师萝莉形象个子矮,你再说我矮,我可不客气了。”

    “动手多不好,咱们动动嘴就得了。”永恒不落哈哈大笑,凑着脸过来。北溪一脚踢开,“滚蛋!死流氓!”

    这时,永恒荣耀咳嗽几声,“不落,你收敛点。”闻言,永恒不落挑眉,收敛什么?说得莫名其妙的!

    “永恒不落!”

    身后传来一声娇喝,永恒不落浑身一颤,你妹这声音好耳熟!扭头一看,一身桃红洋裙的少女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永恒不落拔腿想跑,少女直接扑在他身上,捏住耳朵,娇叱一声:“你又背着我找女人了,你昨天还跟我说最喜欢我了,你个大骗子!”少女不掩声音,店中其他玩家不由投来目光。一看是永恒不落,低声议论。再看北溪和永恒荣耀也在其中,议论声更加小了。

    “又是哪个女人,让你放我鸽子?本姑奶奶今天要好好看看!”少女推开他,看向他身边的少女。着了件帅气的黑色风衣,内衬是短款的打底衫,小马裤连着长筒袜,一双短靴,戈战在腰间滑过红色光芒。

    “额…北,北溪?”少女吃了一惊,下意识后退。北溪怎么会在这里?视线移到永恒荣耀身上,脸一红,“会长怎么也在这里。”

    永恒荣耀淡定的说道:“先坐下。”少女“哦”了一声,坐在他对面,眼睛死死盯着爬起来的永恒不落,生怕他跑。北溪打量少女,没印象。问永恒荣耀:“她是谁?”

    “问不落吧,自己惹来的祸。”永恒荣耀懒得跟北溪解释这件事情,可以直接不想参与。北溪看向永恒不落,某人面无表情,淡淡说道:“我跟她没关系,北北你要相信我,我不喜欢她。”

    “……”北溪黑线,关我屁事。

    少女听永恒不落说这话,看北溪眼神顿时不太好了。瞪永恒不落一眼,又羞答答的说道:“我是不落的女朋友!”看的却是北溪。

    “哦。”北溪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永恒不落皱眉,“你谁女朋友啊。我不认识你,别乱说话!”

    “你说过你会爱我一辈子的!”

    “……”永恒不落抽抽嘴角,他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不就是帮这女人赶了些色狼,外加调戏了一下,就莫名其妙的赖上自己。

    北溪托着腮,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女的有些面生,对她没什么记忆!看样子,是赖上永恒不落了。北溪对永恒不落为人最清楚,要是真的给过承诺,就一定会做到。他再风流,也不会轻易下承诺。所以,这女人是在说谎吧!为了试探她跟永恒不落的关系!

    北溪实在不想扯上这种麻烦事情啊。(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