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输
    “自然。不先了解一下对手,怎么将带回格兰林?”龙里一脸理所当然,大方承认自己想要了解机械时代的心思。

    糯米团子看他认真的神色,收回视线,低声说道:“会长和组长之下,可以和孔雀几人并肩甚至高过他们的存在。”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打赢机械时代。在糯米团子心中,只要机械时代有北溪在,便是不败的。

    龙里若有所思,那边白犹从角落中走出,也不知道呆了多久。糯米团子瞪着走来的白犹,白犹笑笑,说道:“你们传说组的组长,是个盗贼吧?据说,被称为“卡兰斯的神级盗贼”。”

    “不是据说!”糯米团子加重语气,“卡兰斯里,没有一个盗贼玩家能够达到他的程度。有的人生来就有天赋,你嫉妒不来的!”

    白犹不在意笑笑,“他被称为“神级盗贼”,也是因为没有跟其他国家的盗贼交手过吧。”

    “就算面对其他国家的盗贼,组长也不会输!这个游戏,无人能与之比肩!就算是你们两个,也不可能。”

    龙里,白犹。堪称是格兰林的两座高塔,竞技场上的pk巨人。在格兰林众多玩家心目中,他们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你这话太绝对了。”

    糯米团子被白犹的态度气了又气,决定不理睬两人,继续看比赛。红蛟负伤以后,血量下降。疾跑还剩下5秒,众人视线还在烟雾弥漫的墙壁上,想看看红蛟状况。

    不过一秒,又是一阵阵惊呼。因为红蛟已经出现在宁缺身后,巨大的红色交叉符号出现,背刺!

    速度太快了!宁缺也是堪堪反应过来,然而为时已晚!一秒之间,本以为宁缺因为雷光球拉开了血量,却不想红蛟立马还击回来。背刺是高暴击技能,很容易出现暴击。要是盗贼自身攻击高。暴击也高。有时候一招都可以秒人!可惜这次偷袭没有出现暴击。宁缺被带去10%的血。

    战斗还没有完,宁缺反应了过来,权杖打出一道光束。瞬发技能,应该是防御型技能。盗贼也判断了出来,脚步一顿,仿若人已经停止。匕首从面前划过。与魔法护盾触碰,火光纷飞。就在魔法盾消失的前一秒。宁缺蹙眉往后速退,不料刚有动作,黑影就与自己擦肩而过,往前一看。红蛟的人明明还站在魔法盾前挡着…宁缺快速往后转身,漆黑的匕首迎面而来。宁缺仰后避开,匕首与额头擦过。红蛟早有预料,身体凌空翻转。修长的腿不留情面的踢来。

    宁缺将武器挡在身前,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头顶上飘起来871的伤害值。这还没有结束!就在宁缺飞出一刻,红蛟也紧跟而上,速度之快,眨眼已经到了宁缺的眼前,迎面就是一个大大的凿击!附带20%暴击,瞬间带去宁缺3千的血量!

    直接追回他自己失去的25%的血量!两人血量在几秒间,再次拉平!

    观众席上的玩家纷纷起身,抑制不住发出尖叫和欢呼,高手间的对决真的不能分神,3,4秒间就能交手几个回合!本来是宁缺领先,不想红蛟迅速反击,后来的背刺,踢击,凿击将盗贼的速度发挥的淋漓尽致。难怪会说红蛟是微生墨之后的另一个顶尖盗贼!这速度下,能有几个玩家反应过来?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宁缺的反应。按照红蛟这速度,大概是1.14秒左右!宁缺能极快反应,躲开一开始的迎面击,在他踢击的时候又快速做出了防御姿势,减少血量伤害,尽管后来面还是被伤害,但不可否认,宁缺的反应能力,应对能力实在太牛。玩家们激动不已,两人都是很厉害的玩家啊!

    “红蛟今天发挥不错。”挽扇也不由得拍手叫好,孔雀也连连点头,红蛟今天表现就是他平日里面最巅峰的时候。一般他状态极好,就算是孔雀,浮世绘也会觉得难啃。

    “好厉害的盗贼。”龙里由衷赞叹。要说这速度,绝对算是玩家里面的顶尖水平了。那个魔法师也很厉害。

    糯米团子得意洋洋地说道:“这样你就说厉害了?我们传说组的组长,速度比这个还要牛多了。”两人面面相觑,有些不信。若是真的,那这个玩家已经不算是玩家了。

    “不信吗?去官网自己搜我们国家的几个月前的视频看吧。那个时候组长已经能在千人中,轻易斩杀敌对公会的会长。现在有着传奇武器的他,卡兰斯无人能赢。神级盗贼,是对他最大的赞誉。哼,跟你们说,你们也不信。没见识!”

    白犹沉默了半刻,突然笑道:“这样才最有意思。”

    糯米团子看着不约而同笑起来的两人,心中突然有一种想要阻止他们去参赛的冲动。没人比她清楚,龙里和白犹的潜力。他们,是威胁公会,威胁会长走上神座的阻碍!

    “就算我参加不了竞技赛…”糯米团子表情认真而严肃,又道:“也不会让任何人,夺去机械时代的荣耀。只能是我们会长!如果你们想夺去,那我就在格兰林,将你们完全绞杀。”话一出,气氛僵硬。糯米团子双眸透着坚定,那执着的眼神,紧抿的唇角。她是认真的!

    “那么,就试试吧。”糯米团子有自己的执着和信念。半月接触,让他们知道,在她的心里机械时代不可动摇的巨塔,而北溪,对她影响太大。对于糯米团子而言,是仅存的,底线。

    “我会让你们知道,有些人注定超越不了。只能仰望!”为了公会的顺利发展,她必须变强,更强。在全新时代来临前,为公会,为大家。为会长,铺好所有的道路。为此,就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关上视频,糯米团子起身。“下次再出现,我会逐一挑战格兰林名声在外的高手玩家。等着吧!”

    放下狠话,糯米团子自己转身就离去。等离开了两人意味不明的视线后。糯米团子进入街角小巷。见周围没人,瘫痪在墙边。额头抵着墙,欲哭无泪。“糯米团子。糯米团子你都说了些什么啊?”这话也就北溪大大敢说了。自己最近还在愁任务,怎么不经脑子就说了这些话呢?好后悔…尼玛的,好后悔!丢脸要丢大了!

    想了又想,最终无奈一叹。抬头看了眼天空。跟卡兰斯一样蓝,可是不是她心中最美的地方。竟然说了。那就去做吧。不敢做才是真的丢脸!

    “去尝试,自己从来都不敢做的事。这里,不是卡兰斯!”

    ————————————分割线————————————

    比赛进到白热化阶段。开场10分钟,两人几乎在互相追着血量。只有一方拉开血量。另一方一定会想方设法拉回劣势。可以说,他们势均力敌!

    玩家们看的兴奋,10分钟之久的比赛也看不厌。欢呼声从未停过。挽扇想,这些人的嗓子是钢铁做的?喊了10分钟都不停一停。反正两人也听不见。挽扇跟林子大了有好鸟不由得吐槽了一遍又一遍,林子大了有好鸟叹气,摸着她的头,说道:“他们开心就好…你在意那么多做什么?反正不影响比赛就行。”

    伊芙在身后挥动着小手,此时她也是激动不已。“红蛟,红蛟。上!踢他!削他!”旁边的孔雀捂脸,来个人把我旁边的人弄走吧。

    “阿芙,悠着点…别不小心摔了。”罗生门开口,无奈笑道。兵王默默坐着,聚精会神的看着比赛,完全不受影响。

    “阿芙好激动啊!比赛现在谁都没优势,不知道还要打多久!”筱裳叹气。

    棒棒糖一根五彩糖果,托着腮,眼神悠长,漫不经心回答。“马上就会有人打破局面!”

    “红蛟一定会输。”低沉的男声传来,筱裳弯下腰,看棒棒糖左手边的黑发男人。侧脸帅的惊天动地,黑涩城如果不说话,不动。静止在某一处,会让人产生他是一个美男雕像的错觉。他低着头,左手握着小小的木头,右手拿着小刀,动作轻柔,在刻着什么。

    好像他的副职业是雕刻师……这个副职业在游戏里面可不是很赚钱。不过是他的爱好,组里面来新人的时候,他就会亲自雕刻物品,当作小礼物送给新人。雕刻师不止能雕刻木头,还有冰,水晶,金属等等。他们做出的东西,有摆设品,装饰品,也可以是挂在身上的首饰之类。而且,别看饰品只是好看,材料的不同,东西增加的属性值也会不同。

    黑涩城话并不多,但论起人缘的话,组里面,其实他最好。

    “黑涩,你又在刻什么?”棒棒糖直起腰,看他手上动作不停。那木头是暗红的颜色,应该是上等的木料。

    “匕首。”

    “给红蛟呀?”筱裳好奇。

    黑涩城点点头,视线未曾离开木头。“慰问品。”

    “……”筱裳张张嘴,轻声笑了起来。慰问品~

    棒棒糖嘴角一瘪,她打赌的两千金币就这样出去了。黑涩城说红蛟会输,就一定会输。为什么呢?因为他有着无人能及的记忆力和最强的大脑。有的人处理数据需要通过科技,但对于黑涩城来说,这些数据就能在脑中短时间内计算出来。他有着极度牛掰的记忆力。

    打个比方,一场比赛下来,他可以准确无误的说出玩家使用过的哪个技能,使用技能的顺序,使用技能消耗的hp,还有,玩家技能使用过的次数和冷却时间。根据这些数据,在脑中极快推算,玩家还可以使用的技能,还能使用的hp有多少。

    要知道,像这种大型的竞技比赛,玩家使用蓝药的次数是有限制的。如果能无休止的使用蓝药,像牧师那样的职业就有了磨死对方玩家的优势。这是公平的竞技比赛,在决赛,限制着蓝药使用,更加能考验出玩家的操作技术。

    “难道红蛟就真的不能赢了?”

    “他已经,不能近身了。其实他很有优势…”黑涩城抬头,看着场地上纠缠的两人。“对手太厉害。”话落,低头继续雕刻着。

    筱裳蹙眉,棒棒糖看她有些不明白,说道:“魔法师是很消耗hp的职业。盗贼比起魔法师,在hp这方面也有优势。速度有优势,攻击有优势,近身有优势…明明是压倒性的优势啊。”棒棒糖只恨现在场地上对战的人不是她!

    压倒性的优势下,还被宁缺打成这样,血量一直持平。不能说红蛟太垃圾,只是宁缺太厉害!

    正如黑涩所说,局面渐渐打破。宁缺剩的hp其实不多,红蛟无法再近身,在13码距离内都是魔法师中距离高级技能的范围。群攻消耗的hp要更多,宁缺开始了12223的打法。1个中级技能,3个小技能(可以是防御,辅助,单体攻击),最后的技能,是大招,一般都是群攻高伤魔法。这招下,全场里红蛟是没有可以躲避的地方。

    到了后面,宁缺防的太严,只有红蛟近身就放控制技能,buff满槽,各项增益下,攻击和防御大大提高。

    红蛟是盗贼,不能打的太被动。局面一旦成为他被动,离输也不远了。

    “红蛟要输了。”看着场地上血量不断下降,慢慢乱了节奏的红蛟,北溪颇为遗憾的出声。事实证明,这个孩子,还需要更多的历练。今年的比赛能走到这里,已然不错!

    余下的3分钟,结果很快出来。红蛟血槽见底,半跪在地。同一时候,屏蔽消失,浪潮一般的欢呼进入耳中。

    “宁缺!宁缺!宁缺!”

    竞技场也是残酷的。因为,欢呼和喝彩,只属于赢得胜利的人。主持人上台,宣布结果。并说出下一场比赛的玩家,和时间!

    巨大的荧屏上,数据不断翻出,玩家屏息以待。下一刻,数据骤停,明天14点,盛城vs永恒不落!

    其中一人,必须要面临淘汰,成为第九位玩家。机械时代的人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机械时代的1对1的情况了。

    北溪微微皱眉,盛城的实力她是知道的,永恒不落也不差。两人之间非要出个胜负的话,盛城赢的几率要更多。

    “走吧。去安慰安慰咱们的小红蛟!”(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