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1章 赌
    少女坏坏的笑脸,还有干净利落的短发,眼角下的花朵衬着她的笑脸,整个人看起来令人移不开眼。明明长得不怎么样,笑起来的时候倒是漂亮。

    “阿里。”

    白犹出现在发呆的龙里身后,伸出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听说昨天你去给狮城的人打下手了。”

    “闭嘴,否则本大爷撕了你。”龙里不满吼道,都是昨天的事情了,今天还要提起。想起他一个在格兰林被奉为“大神”的牛人,还得对一个玩家言听计从。重点,对方还是个女孩。

    但是,输了就是输了。啧!想到这儿,龙里更加不爽。倒在草地上,望着蓝蓝的天空,一时间有些出神。输的感觉还真的不好阿。

    “惨败还是被虐了?露出这种表情!”白犹把玩着武器,权杖上魔鬼的眼睛里,黄金的火焰跃动着。阿斯里的神魂!格兰林排行榜第一的亚传奇!

    “惨败!”龙里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了一声。他是格兰林最强的魔法师玩家!现在却在一个女人手里败北。不可不说,当时他其实有些轻敌。在他的眼里,暗牧只有白犹最厉害。能和他打成平手的暗牧,也只有白犹!

    白犹平静地看向他,“赌约进行多久了?”

    “过8天了。”龙里一想到这个,就恨不得赶快结束,再次和糯米团子打一场。下次,他绝对不会再掉以轻心,全力应对!

    “其实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白犹叹息,他最了解龙里。想必他是觉得丢脸,再来有些害羞。因此,才让白岚木浅瞒着他们吧!前几日下团都有事推托,他还想着龙里是怎么了…不过看他表现得跟平常无异,也就没有往深处探究。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一层缘由。

    他们在格兰林的地位,好久都没有人能动摇了。白犹勾唇一笑道:“对于我们来说,不败才是最可怕的。她的出现。也能让我们好好意识到。人外有人!”

    龙里闭目,微风拂过,发丝飞扬。“她是机械时代传说组的人。里面唯一的暗牧玩家!”

    白犹低声回答:“我知道。”目光逐渐放远。又道:“如果传说组都和她是一个级别的高手,竞技赛之后,正式开启国门,到时候我们是为敌?还是……”

    龙里睁开眼睛。从地上坐起。“为敌为友,不是我们说了算。整个游戏服。就只有机械时代目前有传奇武器。一把传奇,造就一个高手。机械时代的会长若是不想跟我们为友,那么他们就是我们耀世最强劲的对手,没有之一!”

    “说实在。如果不是官方开放了供四个国家使用的消息网。我们根本无法了解到,在其他国家还有那么厉害的玩家。”

    龙里扯了扯嘴角,不屑道:“没有亲自交手过。是不是真的厉害,只有等竞技赛之后就知道了。”他败给糯米团子是他轻敌。但不可否认糯米团子本身实力就不差。传说组是不是真像论坛上传的那么神,只有一一挑战过了,才能知晓!

    “有些迫不及待了。”

    ——————————分割线————————

    历经半个月,第二场赛制最终落下帷幕。与此同时,更加激烈地第三场竞技赛宣布开始。系统早上2个小时的更新后,玩家们发现,帝都王城之上,架起了一座黄金之城。据说,那是最后竞技决赛的场地!

    “最后的决赛就在那座城里面打。我光是看着都激动了!”

    “别磨蹭,咱们赶紧去下活动副本,刷竞技赛入场券!”关于那座城,官方上已经有了说明,在决赛之时,只有拥有入场券的玩家能进入无冕王冠之城观看比赛!

    入场券共发行5百万,只有新出的娱乐副本里面才会掉落。想要进入竞技场,他们就要在10天之内,先把门票弄到手。如果不能亲眼看比赛,实在是一大遗憾。

    “你真的,不打算参加比赛?”北溪蹙眉,看着微生墨。好不容易等来了第三赛季,微生墨却告诉她说,不打算参加竞技比赛。尽管北溪是知道,上一世微生墨出名并不是因为竞技赛,而是他成功刺杀王者天下的视频曝出后,卡兰斯的玩家才知道微生墨的大名。这一世,因为北溪的影响,微生墨更早的出现在玩家的视线里,手握第一把传奇武器,被奉为“神级盗贼”!

    他是不喜欢那么高调的pk竞技赛,所以就算是这一世,他还是跟北溪说,他不会参赛。北溪掩不住失望和沮丧,她和微生墨多久没有好好打过一场了。现在想起来,她一次都没有赢过他。就算没有正式打过,她也知道,她赢不了微生墨。

    “为什么?”北溪想知道他不参加的原因。真的是他不喜欢?

    微生墨叹息一声,抬手放在北溪头上,顺着柔顺的发丝滑落,指缝间缠绕着黑丝,眼眸如玉。

    “卡兰斯,只需要一个帝王。”他与北溪之间,必定有一战。若是他争,无冕之王的皇冠只能属于他。

    “但是我不需要你退让。”如果他不参加比赛只是因为不想在最后的时候跟她对上,有意退出,这样让北溪实在无法接受。就像是…被看低了一样。

    “我们平常就可以pk,为什么一定要在那么双眼睛下打?没有人比我更不愿意伤害你。”微生墨不解地望着北溪,为什么一定是觉得我是在退让?

    北溪一愣,“我们没有好好的打过一次。”她不想留任何遗憾,特别是这次的竞技赛!

    微生墨觉得,只有在这一点上,他无法理解北溪。他不懂,北溪在执着什么。微微偏头,公会的水池此时喷出水花。七色的泡泡自水池里面冒出来,围着水池开始打转。为什么透着泡泡,看见倒映在上面的北溪。

    “竞技赛以后,你想打多少场,我都陪着你。只是现在,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必须去做。”你想要的,我会为你夺来。无论是去天堂还是地狱。

    北溪静静看着他。“什么…事情?”她觉得这不是她该过问的,明明难以开口,却还是忍不住询问。

    微生墨低眸。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会为你,带回最强的战兽。”语落,转身离去。

    瞳孔一缩,北溪不由觉得呼吸沉重。微生墨。刚刚说了什么!回神过来,她连忙追赶上去。然而人已经消失在了公会,无影无踪。

    北溪脑海中不停回想着微生墨的话,恍惚走到公会台阶前,挽扇不知何时站在上面。她望着北溪,沉默了半刻终是道:“你是机械时代不败的高塔。为了你,我们所有人都会不顾一切。将你推向巅峰宝座。”

    “你告诉他了什么?”

    挽扇走下台阶,到了北溪跟前。“北北。你也应该察觉了吧。”

    “察觉?”

    “机械师对于现在的卡兰斯而言,已经算不上神秘了。冒出的新人机械师玩家,比以往要更多。系统每一次更新,都在悄然的一点点提高机械师职业的优势。”

    “官网论坛上,研究机械师的帖子比比皆是。玩家对机械师有了对付的方法,游戏也能刷出针对机械兽的道具,药剂。”

    “那,又如何?”就算将机械师一一研究清楚,但最重要的还是玩家技术。否则相同的职业里面,怎么会有高低之分。

    “最近,你都不怎么召唤机械兽了。”落后的机械兽,无法得到升级,反而会成为机械师的障碍!

    挽扇无奈一笑,“是我发现的太晚。最近两个月,你的时间几乎花在了公会的事情上,自身的等级,装备,还有机械兽升级都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弄。如果不是微生墨跟我说起,连我也没发现你眼中隐藏的焦虑。”她抱住北溪,想到北溪这些天一直看着图纸发呆,想着公会出了两把传奇武器,传说组成员每个人身上至少有两件亚传奇装备。唯独北溪,只有一件亚传奇手套!武器还是65级的暗金,装备还是80级的暗金套装。90级大关以后,马上就要百级。百级之后,玩家迎来第二次职业试炼!

    北溪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她因为公会的事情,所属机械兽的数量,等级连伊蓝,罗生门的都比不上。现在想想,她真的松懈了太久。

    机械师依赖机械兽,机械兽能为机械师带来更多的辅助力量。如果机械兽等级不能随着机械师提高,只会成为绊脚石。

    等级落了下来,攻击虽然有,但已经不能靠机械兽了。面对久酒那些一直在不断变强的人,北溪也想过,凭她的技术能否立于不败之地,夺下无冕之王?!她再厉害,若是装备跟不上,会一直处于不利的位置。

    卡兰斯厉害的玩家其实很多,不过是现在还没逐一出现罢了!

    她察觉了自己的停滞,在如今高手如云的卡兰斯,不败的王者地位变得岌岌可危。她将传说组一个个带领成神,不知不觉,却走到了他们幕后。多久没有站上竞技台,多久没有pk了?

    “无冕的称号,只能是我的。”

    “明天开始,竞技赛正式开场。我查了一下,你要到后天才有比赛。10个小组,每天9场比赛。最后晋级的十强,将在无冕城决一胜负!”

    “其他人呢?”机械时代传说组的人基本都进了900强!

    “前五天估计是遇不到。后面晋百强的话就要打了!很多人都在一个组。”挽扇想到这里,也是不由松一口气。只要百强都有传说组的人,就可以了。在她看来,传说组只能败给传说组自己人!其他公会的玩家,其实竞技方面不怎么重视!机械时代以竞技pk出名,如果传说组的人都没在百强里面,反而会让人笑话。

    “我把语音通话保持畅通,你记得提醒我。今天开始刷等级去了。”

    挽扇拍拍她,“放心。”

    两人又说了几句,北溪到不列索玛城个人仓库处将包裹腾空,只留下红药蓝药。她现在等级84级,跟等级榜上的人相差有些大。不知道在最后决赛的时候,能不能把等级拉到和久酒一样。88级!

    竞技赛后,她要准备全速冲刺百级,第一个拿上百级武器!摩梭战炮!

    “别跟着我,我要骂人了。”用棒棒糖砸死你转过身,气急败坏地朝身后的宁缺吼道。

    周围过往的玩家被吸引注意力,视线探来,一看是机械时代传说组的人,连忙收回视线不敢继续看热闹了。在不列索玛城里面,传说组可是神一样的存在。

    “我去,糖队长又发脾气了。”

    “宁缺老大每天必来一发,你们懂得。”

    “嘿嘿嘿……”周围机械时代的成员站的远远的,也没敢上去打招呼,就低声讨论着。这个时候过去跟两人说话不是找死么!特别是棒棒糖一副想杀人的表情,也就宁缺看的心情愉快。其他人跟着心惊胆战!

    “打是亲骂是爱。我不介意你骂我!”

    “混蛋!”棒棒糖倒吸一口气,终是忍不住。从怀里装糖的口袋中抓出一把糖,直接朝他脸上扔。

    宁缺闪避纷纷接住。“还真想用棒棒糖砸死我啊?”

    棒棒糖脸一红,从他手里夺回糖果,吼道:“别跟着我。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宁缺挑眉,“不会是跟竞技赛有关吧?”

    棒棒糖咬着下唇,这一次她跟宁缺分在了一组。最终比赛,必定要遇上。她不想输,所以决定去看看装备,再去弄技能。宁缺一语道破,那双眼睛看着她,仿佛在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藏了。

    “我不会输给你。”语气那么坚决毅然。“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吧?输了,你就别再缠着我。我讨厌你!”

    她表情过于认真,宁缺有些烦躁。“相对的,你要是输了……”他走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表情阴沉的可怕。“以后什么事情都必须听我的!”

    棒棒糖心一沉,不甘示弱。“一言为定!”

    “我等着!”抿唇,宁缺阴沉着脸转身,棒棒糖朝另一边走去。虽背道而驰,但心中想法近乎一致。

    “不能输!”(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