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解决
    这道具他是在一个穿着破烂的乞丐npc手上购买所得,花了他5000金币。买来时他半信半疑,毕竟竞技pk里面有很多道具是规定了不能使用的。

    他从第一赛制靠这玩意儿一直到第二赛制,不得不说,这简直就是阴人的绝佳神器!致使玩家失明长达1分钟,还伴有晕眩的状态!1分钟,一个牛掰的高手都可以被自己打掉三分之一的血!而且冷却时间只有30秒。绝对是很逆天的存在!

    目前都过了大半个月,系统一直没有提示说使用这东西是禁止的,他便一直放心使用。再说,整个卡兰斯有这东西的玩家可不只有他。很多玩家为了得到这东西,还想方设法的寻找那个乞丐npc。

    他所知道的有的玩家,现在还好好的打着竞技赛呢。

    北溪说这个话,绝对不可信!什么叫与竞技赛无缘?她又不是官方的人,怎么可能说不让就不让?

    “别吓唬人了,我可不信。”普莱斯冷笑一声,“你们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走了。”他说完,扭头想走,机械时代的成员冲过去,堵住去路。

    他们不能强制城市pk,他不出主城也不会有事。在城市里面所有的伤害都是无效化。机械时代人再多,拿他也没办法!

    堵住了去路,也奈何不了他。看看那边战神弑殇的玩家,普莱斯眯眯眼,道:“我记得枫叶城是战神弑殇的地盘,看来如今很快就不是了。”

    枫叶城是他们的地盘,现在却让机械时代的玩家在这里如此张狂!他们惧怕机械时代。惧怕北溪,所以无人出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人家装逼~

    说到底,战神弑殇的霸主位置也是摆设吧?一个一级大公会现在还要看一个二级公会的脸色。

    普莱斯话中意味,不外乎就想说战神弑殇已经不如机械时代了。他在挑拨,也在想办法激起战神弑殇玩家的怒意,好让局面混乱。而如他所愿。有些战神弑殇的玩家的确被激起了心中的不满。

    若是在不列索玛城就算了。那是机械时代的城,他们连进不列城的权利都没有。平常抱怨几句就算了,如今在自己的主城。还要看北溪和她机械时代的脸色。所谓的大公会是何时开始变得这么窝囊了?

    “叫人!今天我们要堵城!机械时代的玩家,全部不让出去!”机械时代的传说组都在枫叶城,他们堵上传送口,普通传送卷轴也不可能让他们出去。今天倒要看看。在枫叶城是机械时代的人说话算话还是他们战神弑殇!

    “可以试试。”堵城?这想法太过不切实际,北溪觉得好笑。

    看着对面的人聚的越来越多。浮世绘吹出了响亮的哨子。“好怕怕啊!”

    孔雀嘴角绪着笑容,北溪看了看那边的人,弑神天下并没有出现,倒是他们战队的长老有好几个被喊了过来。始俑者普莱斯已经趁着混乱的逃跑。北溪让人悄悄跟着,别让他出了枫叶城。至于竞技赛,迟早会让他知道用了那东西的后果。

    卖弄yd是战神弑殇建立的元老。83级魔法师。他着了最新的暗夜时装,看起来有些骚包。压着骚动的公会玩家。走到最前。

    无关的玩家退出人潮,就看见廊桥挤满了很多人,道路不通,根本就见不到玩家的脸。也就看着前面几个人面对面的站着,也不知道说了什么。

    “机械时代好大的威风~”简简单单,84级战士,战神弑殇著名的美女玩家。

    “自然比不上你们的王八之气!”挽扇撇嘴,不以为然。

    “这可不是你们不列索玛城,哪儿来的狗,就滚回哪里去,别在枫叶城猖狂。”简简单单打量着挽扇一行人,趾高气扬的说道。

    “满嘴狗呀狗的,能不能先回家洗干净再出来见人?”伊芙面色不愉,简简单单这女人平时就很张狂,仗着自己的外表漂亮,有事没事就在官网论坛上发照片,非要私底下弄个美人排行榜……然而又找人投票,把自己推上第一。这在卡兰斯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没想到还是有很多脑残玩家追捧她。

    伊芙反正见不惯简简单单,说话语气也不免冲了点。

    简简单单脸微微泛红,这是被伊芙说话给激怒了,心中激动,怒火熊熊燃烧。

    “你嘴巴才需要洗吧?我看不止嘴巴,全身都该洗洗,免得出来熏人。”简简单单冷嘲热讽,看她一身,头发刻意用了时装缎带,编成辫子束在脑后。因为是时装的缘故,周身散发着淡淡的星光,更加衬托出她美丽的外貌,看来是刻意精心打扮过了。

    北溪记得简简单单这女人也没什么技术,就是靠男人上位,是弑神天下的女人。不过很多人都不知道,到了后面,弑神天下现实里面的老婆跑到游戏里面闹了一番,两人的奸情才被玩家们知晓,简简单单也成了小三。

    后来好像又跟一个二级公会的会长搞在一起……至于是不是真的,北溪不太清楚。她一向不八卦,都是挽扇在给她八卦。

    “不洗也比你干净。”

    卖弄yd拉住简简单单,制止她的回话,看北溪几人,低声道:“现在是竞技比赛时期,别说了。”因为不列索玛城也是主要赛场,他们公会的玩家有一些要在不列城打,机械时代也没有特意再阻止他们进去。要是现在再把事情弄糟糕,到时候他们公会的人就无法比赛了。

    弑神天下很看重这次的竞技赛,听说最后排名前百的玩家都有不低于暗金装备的奖励,且事关联赛,不能大意。

    简简单单本来想吼回去,卖弄yd提到弑神天下。她到口的话也忍了下去。她不是没脑子,知道竞技赛最后的百名名额何其重要!要是她搞砸了,弑神天下平日里面对自己再好,也会翻脸。

    “问题是现在局面已经收不回来,就算我不再说话,机械时代那边也不可能轻易就这么完事儿!”简简单单想着北溪一向护短,出了这些事情。公会里面的人又把人都叫了过来。现在局面成这样,不是想收就能收回来的。

    “你不要再说了,我自有办法。”

    卖弄yd附在她耳边。“先把公会的人遣回去,我出面跟北溪说说。”

    他说完,走出队伍,看着北溪。神色淡淡,说道:“北溪会长。可以私下谈谈吗?”

    挽扇蹙眉,以为自己是谁啊,想跟北北说就说。微生墨摩挲着匕首,思索着。

    现在是非常时期。两个公会的玩家都要在各自的主城参与比赛,要是局面闹僵,机械时代和战神弑殇都没有好处。要是机械时代参与比赛的玩家。因为战神弑殇的人而被阻止进城,那对于机械时代是个很大的损失!同理。对于战神弑殇的人而言,不能进入不列城比赛,他们公会也有损失。

    最后得利的又是谁,双方其实很清楚!

    北溪肯定也明白,所以会答应了他的谈判。他们堵城,只会让战神弑殇和机械时代恶劣的关系加深。那个叫卖弄yd的人,倒是识时务!

    “可以。”北溪上前,那人做了个“请”的姿势,两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一边,挽扇抿唇,林子大了有好鸟拉着她低声说了几句,才把紧锁的眉头松了,看浮世绘他们附耳交谈着,想必也是才想起深层的意义。

    两个公会关系已经够恶劣了,现在为了竞技赛再怎么不爽不满,也必须要让步。

    “阿芙,你的比赛?”挽扇看伊芙,皱眉。伊芙躲在七夏的身后,挽扇又唤了一声,她才伸出头,干笑道:“放弃了。”因为担心七夏,她才和浮世绘他们急急忙忙赶过来。自己好朋友被人欺负了,她又怎么能安心比赛,再说,她其实挺讨厌竞技的。

    七夏苦笑,“都怪我,让你担心了。”伊芙赶紧摇头,才不是。

    挽扇叹气,传说组第一个在第二赛制没上去的人出现了。“你想好怎么跟北北说了?”伊芙竞技技术不错,再差也能到第三赛的百强!现在不到第二赛制就说拜拜了…简直是公会的损失!

    “报告!已经想好了!”

    挽扇抽抽嘴角,希望你的借口北北会相信。“公会的,该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别在这里呆着了。比赛不准备打了?”

    “诶?不要吧,副会。我们还没跟战神弑殇……唔~”红蛟被孔雀一巴掌捂住嘴。战神弑殇那边人群也是扫兴的回去,怎么回事?不是要堵城吗?

    可是是长老下的命令,他们再怎么有异议也不能违抗。一时间,旁观的玩家也觉得惊奇,战神弑殇那边的人怎么都走了?

    随后,北溪和卖弄yd回来,与挽扇几人说了几句,一时间廊桥拥挤的人群渐渐变得稀疏起来。卖弄yd走后,挽扇不由得叹气,“说起来,枫叶城弄的比赛场地要比较多吧?”帝都虽然大,可是还需要运转其他的商业,不适合摆出太多的擂台。而且最后的第三赛制只在帝都举办。

    “嗯。这点而言,其实我们是不利的。”北溪点点头,要是真和战神弑殇闹成死僵了,不管对谁都是损失,还会让神圣天堂之类的占便宜。要知道,两个公会虽然表面合作共同对抗机械时代和永恒之城,但竞技赛不一样,他们也在暗中较劲着。

    北溪视线一扫,看见躲在七夏后面的伊芙,她见北溪视线扫过来,惊了一下,赶紧缩回头。北溪眼睛一眯,喊道:“伊芙?”

    某人扯扯七夏的衣襟,不要告诉是我啊!!七夏也遭受着北溪压迫的视线,默默扭过头,看远方。我什么都不知道!

    孔雀几人戏谑的看着伊芙,看你怎么收场!

    “出来,别躲了。”

    伊芙一听北溪语气有些加重了,乖乖从七夏后面出来。“嘿嘿~会长。”

    北溪觉得自己要是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时间伊芙应该是在比赛才是。“比赛怎么没打?”

    “我,我,我听说七夏被人阴了,很担心就一起过来看看。结果忘记还要比赛了…”伊芙低着头,对着手指头,眼神还很飘忽,语气很低。北溪不用脑子都知道这妞没有比赛的想法肯定不止这些。

    她偷偷瞟了北溪脸色,嗯,看起来也不是很生气啊。

    七夏也赶紧说道:“会长,都怪我。因为我,阿芙才会放弃比赛的,不是阿芙的错。”

    伊芙直起身,双手往后一背,暗暗给七夏一个赞,好姐妹们!

    孔雀看在眼里,默默把视线移向别处,我什么都没看到。罗生门也是无奈一叹,帮忙求情。

    北溪知道伊芙她不喜欢竞技pk,尽管她技术是不错,不过到底是不太喜欢争强好胜吧?没想到还是和前世一样,那么讨厌。自己再强迫,也没什么用。

    “既然没比赛了,就跟着七夏去做个任务吧。”

    伊芙精神一震,凑到北溪身边赶紧讨好地说道:“会长大人尽管吩咐吧!”

    北溪看伊芙顿时像打鸡血一样,内心是无言的。

    目视两人离开,挽扇摇头直笑道:“阿芙表现实在太明显了。”

    “她本来就不喜欢竞技,强迫了到底是她不喜欢的事情。”林子大了有好鸟在一旁淡淡说道。罗生门突然“啊”了一声,众人看他,只见他指着对面,几分犹豫地说道:“那个…是伊蓝吧?”

    孔雀看去,眯眯眼,伊蓝后面的男人看着好眼熟~

    “失落殿?”挽扇疑惑,“他怎么跟伊蓝在一起?”听挽扇说出三个字,孔雀恍然,难怪觉得眼熟!

    等两人走近,罗生门开口道:“阿蓝,好慢。”伊蓝说了声抱歉,看了看空荡的廊桥,只有机械时代几个人了。“已经解决了?”

    “嗯。刚刚跑哪儿去了?是不是又迷路了?”挽扇坏笑打趣。伊蓝可是个小路痴!

    “哼,我才不会迷路呢!”某蓝又开始傲娇了,挽扇抱住她开始蹂躏。大小姐红着脸,“副会长,适可而止!”

    失落殿笑笑,随后看向北溪,道:“有一件事,想跟北溪会长谈谈。”(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