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约定
    细细打量了半刻,北溪发现红猪并不是完全附体形态,可能得到什么相似的技能,看起来有些像附体,可又不完全。

    机械师到了游戏后期,120级机械大师才能使用的附体形态,不可能现在就出现!

    使用技能后,红猪的攻击和速度明显上升。罗生门渐渐落了下风,光靠走位已经无法避免红猪的攻击。她可以察觉罗生门的弹道后,红猪对他的压制性一点点显了出来。

    出现的冲锋刺刀,就像是机械师的利剑,近身之后,红猪靠着动作避开子弹爆头,子弹擦过肩膀,爆头模式下不是爆头,伤害只能飘出几百的血。

    不得不说,红猪很厉害。近身的轻机枪就算来不及开弹,靠一把刺刀也能收割生命。机械师里面的近身霸主!

    “罗生被压制了。”红蛟挑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罗生门很强,他心思细腻,观察力强,有着极大的天赋。加入机械时代以来,几乎都在成长,渐渐变得厉害,变得可靠。传说组里面,大家都相互pk过。最初开始,因为不谙pk,输给了很多人,当时公会里面议论声质疑声此起彼伏。直到后来,他疲不知倦的刷竞技场,传说组里面输的局面才开始好转,到现在,除了队长,还有谁能打败他?

    “这个女孩子是哪个公会的?”能和罗生门打成这样,为什么他们都不知道卡兰斯有这一号人物?

    公会?北溪视线投到盛城那边,他们又怎么可能随意加公会。当时要不是从游戏半年时就认识,一路打拼过来。因为北溪,他们才加入神圣天堂,成为那个公会的顶梁柱。

    红猪这个人。北溪记得是没有的。不过,盛城小弟一向很多,没有北溪的阻止,估计什么人都会收入团队。

    “压制?他会输?”浮世绘面色不满,自己可是输给了罗生门!要是罗生输了,不就意味着自己连个不知道打哪儿来的玩家都不如?想来想去,心里极度不爽。

    “哦呀~有人不开心了。”用棒棒糖砸死你掩嘴偷笑。打趣脸已经黑全的人。

    伊芙朝着pk场地里的罗生门大喊道:“罗生哥。你要输了,会受到咱们浮世绘老大爱的惩罚哦~”

    机械时代一群人哄笑。“队长,不要输啊。浮世老大爱爱的惩罚好恐怖的!”

    场地里面罗生门不敢分神。他们这一笑一打趣,一向内向的他耳根子都泛红了。再说,这种玩笑话能否别在那么多外人面前说,平日里在公会里面调戏自己就算了。

    他们这话。连着围观的别的公会玩家也笑起来。

    深吸口气,罗生门一个侧身闪。避开刺刀。他血量还有10%,红猪16%。

    这个对手大概是他这半年遇见最难打的了。没有防御性技能,打机枪手,果然和会长说的一样。不好打。但是,机械师可不是只靠自己的职业!该结束战斗了。

    “轰击!”趁其逼近,罗生门一个轰击。将之震开。

    红猪心中郁闷,自己是不是打的急了?连他轰击的动作都辨别不出。

    “到底还是不成熟。”北溪给出了这个评论。红猪使用那个技能后。开始有些轻敌,警惕性也变弱。她那性子必须要多磨砺磨砺。

    那边盛城也是无奈叹气,“是头笨猪。”

    “她轻敌了。”兰姐表情淡淡。

    老妖皱眉,“这只猪,跟她说多少次了,不到最后战队结束都不要放松警惕。打那么急,活该被晕住。”

    “啧啧啧。她那脾气,打那么久早就耐不住了。估计想快点结束。20分钟了,啊啊~我想去下副本。”光头少年仰头长叹,猪啊,快点结束行不啊。

    “厉害。”久酒拢着眉头,看着罗生门神色严肃。这游戏真的是人才辈出!前浪不努力,迟早要被后浪推翻。

    “你是说北溪呢,还是罗生门呢?”

    久酒沉默,不回答。

    盛城搭着他,视线扫过机械时代的玩家,精英团和普通成员打成一片,说说闹闹,场面十分热闹。就连传说组的人偶尔也会跟着打闹,这样的公会…气氛感觉很不错呢。

    红猪被晕眩,罗生门得以喘气,魔法阵在身后出现,强烈的风从里面透出,拂起罗生门微卷的发丝。威压漫出,那是他们熟悉的战兽!

    “哇哦~齿战!”

    召唤时间是5秒。罗生门收集了很多减少召唤时间的道具,装备。现在,机械师已经有了市场,格局在慢慢改变。

    齿战,霸气的机械人。金属盔,机械身,肚子那块,分割了许多大小不一转动的齿轮。长枪在握,黄金机械翼“唰”地展开,阳光下金属质感越发令人觉得冰冷。

    “看来罗生哥也不想耗了…”伊芙眨眨眼,笑道。

    齿战,猎杀模式和爆头模式下,罗生门最依靠的强劲战兽。

    晕眩效果一过,红猪跳跃,拉开距离。刚落地,喘息的时间都没有,齿战已经到了眼前,双臂一张,肚子中的齿轮飞出,悬在她的四周。金属的齿轮慢慢变得透明,泛着金光。仔细一看,齿轮上都刻着魔法符文。到最后,金属身已经消失,齿轮变成了魔法阵那样的存在,大大小小,将她困住。

    红猪瞪着眼睛,心中开始猜测,这是伤害技能还是辅助技能?

    “时间定格。”

    齿轮转动,红猪身体一僵,仿若生命停止。时间定格,是齿战的绝技。在时间领域内,目标冻结一切行为,持续时间5秒,领域持续时间6秒,冷却时间3天。

    “能在这个技能下活下来的人不多。”浮世绘当时,就是死在这个技能上。不得不说,能撑过这个技能的5秒,离死亡也更远。

    5秒。爆头模式下,罗生门大约可以开三次镜。

    三次暴击,那个玩家能够承受?

    要不是技能时间太少,冷却时间太长。罗生门一pk就使用这招,开局就能秒人。这是与爆头模式配合的最强绝技。

    秒了红猪只需要一次爆头。时间领域消失,红猪身子一软,血量到底。扑倒在地。

    她心中郁闷不已。都怪自己松了警惕,最后直接被人秒了。

    包裹中多出一块“红猪”铭牌。罗生门收回武器,召唤兽消失。场地的结界也消散。众人涌了上来。

    “一开始使用那个技能多好,害我们等那么久。”伊芙吐槽。

    罗生门摸摸头,腼腆道:“我不太清楚机枪手战斗方式。而且她子弹发射太密集,我没时间召唤机械兽。弹道察觉以后。她能够近我身。近身之后伤害更高,我不敢冒险召唤。幸好她最后警惕松了。我才有机会。要不然估计要持续很久。”

    “你这次打的很好。”北溪夸奖道。罗生门一场下来,表现很好。心里没乱,脑子也清晰,冷静应对。

    “谢谢会长。”

    “哼。输了丢我们公会脸。”浮世绘冷哼一声,罗生门叹气望天,我也不容易好吧。对手很难打。难怪会长说。机枪手能跟狙击手平列。

    那边,红猪沮丧的回到队伍。

    “瞧你这样。跟失恋似的。来来来,哥哥我委屈一点,胸膛借你。”老妖大大咧咧地笑着。

    红猪瞪他,“啊呸。”

    老妖摸摸鼻子,小姑奶奶真难安慰。

    “兰姐姐。”小嘴一瘪,抱着女人就不停叹气。输了,自己实在太大意。不过罗生门真的很厉害,自己的职业明明占有上风,还是输了。

    “长记性了?”女人低眸,束着软甲的手在她头上拍了拍,淡淡说道:“别再有下一次了。”

    “要不要过去找人啊~”老妖撇嘴,此次目的是来找北溪的。人就在那儿,不过后面人有点多…阵容好强大来着。

    “当然。”盛城和久酒当先走了过去。

    正在热烈讨论的机械时代几十人停了下来,皆看向走近的久酒和盛城。

    久酒,与北溪并肩的大神,俊美的长相,牛掰的实力,女玩家心中位列第一的男神。而另一位,他们真的没有见过。长相比起久酒而言,并不差!想着他和刚刚的红猪是一起的,看他眼神也变得微妙起来。红猪就算输了,但是能和罗生门耗那么久,自身实力就很厉害。和她一起的人,想必也不会差!

    “好久不见。”看着面前的两人,北溪语气深长。对着久酒,也是对着盛城。本不想有着交集,但是迟早一天也要见面。这一天,不过来得太早。

    走近了,才越发觉得北溪眼睛好看。也许是他多心了,总觉得北溪看他的眼神深处有着什么。他不知道,可是想知道。

    “好久不见。”久酒回了一句,又道:“你欠我一次pk。”

    之前的约定,久酒惦记至今吗?久酒一脸认真,眼神热烈,看的北溪无奈一笑。

    “盛城。”他伸出手,脸上带着爽朗的笑容。“你好,北溪。”

    两手相握,他看北溪的眼神越发深沉。“机械时代的会长,久仰。”

    北溪偏头望着他,突然一笑。“哈雷斯。”哈雷斯的疾光杖。

    盛城怔住,下意识就看向腰间的挂坠。最近游戏里面多出可以将武器弄成挂件放在身上的设计。需要战斗的时候把挂坠取下就能恢复原来的模样。这样玩家不用放回包裹里面,也不会嫌拿在手上,背在身后麻烦。

    之前虽然也可以将短小的武器挂在腰间,不过重量没有变,有时候会让玩家觉得行动十分不便利。

    武器变小后,会变得很q,玩家一般看不出真实的样子。但是,北溪一眼就看出来,还说出了名字。

    “咦?会长,哈雷斯是什么?”一旁的红蛟几人可是听着他们的谈话。北溪无头无尾说了三个字,他们都摸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盛城摸摸挂坠,意味深长的看着北溪。

    哈雷斯?

    闻言,浮世绘视线落在盛城的身上,顺着他的动作往腰间一看,暗金色的权杖,顶端有一个鹰头,双眼是蓝色的宝石。变小了后,那本来霸气酷炫的老鹰看起来也可爱了几分。

    鹰…哈雷斯。

    脑海中闪过与之相符的权杖模样,浮世绘眼瞳一缩,震惊的看着盛城。

    哈雷斯的疾风杖,前几日突然窜到武器排行榜第二名的亚传奇武器。就目前为止,是魔法师最极品的单手长杖了。

    所属人隐藏了名字,没想到…竟是眼前的人所持有。听说把杖的属性堪比传奇级别!这个盛城,实在不简单!

    “北溪会长眼力真好。”他哈哈大笑,北溪看他胸前没什么徽章,和前世一样,不会那么容易加入任何公会。

    如果盛城自己弄个公会,一定不会差,也有老妖这帮高手追随。他本质和北溪十分相似,都不喜欢这些麻烦事。若不是有上一世之鉴,北溪也不想弄个公会。

    久酒将武器拿在手里,盯着北溪。“这次我不会再败给你。”

    北溪摇摇头,却是道:“我们这一战,留在无冕之争上,如何?”

    北溪的意思,是想在最后的决赛中和久酒一战。如何现在开打,输了的人都不会再参与这场赛事。彼此知道彼此的实力,打那么久比赛也只是为了最后能跟对方再决高下。

    一开始就分出了胜负,这样实在太没意思。其实卡兰斯那么多玩家,低调的高手很多,这样的全民赛事就是一个大舞台。前世很多高手都是在第一季竞技赛打出了名声。竞技赛一过,这个游戏也将要迎来最大的变革。

    盛城熟悉久酒的性情,要是现在又败给了北溪,估计立马就跑到深山老林继续磨砺技术去了,哪儿还管竞技大赛。这人性子拗,败在北溪手上就要在她手上再赢回来。要是再败……也许这辈子他想打赢的人只有北溪了。这样他无疑给自己挖了个坑,往坑跳,再也出不来,技术也不会有所提高了。

    久酒蹙眉思索,盛城顺着北溪话劝道:“我也觉得决赛打好,再说,挑战北溪前难道你不想先和他们公会传说组的人打打?那些人可不输北溪。还有微生墨……”

    提到微生墨,久酒心中一动,那个人是浮云之上的高塔,他早就想挑战了。

    “决赛,等着你!”

    一争,无冕之冠!(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