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底王城
    伊蓝闭着嘴,大气也不敢出。那转头看来的人影长相极其怪异,两侧是巨蛇蛇头,中间夹了个人头。蛇的身体,有着人的四肢。那双蛇眼清幽冒着绿光,吐着红信子,獠牙尖锐泛着森森寒芒。

    中间的人头更是令人感到恐惧,面貌全非,一半是黑一半全白。黑白相加,五官却又十分突出。双眸没有眼瞳,只剩下空洞一片。伊芙隐约能看到人影空洞的眼中燃着火焰状的紫光。

    心底冒出了凉意,最令伊芙全身发麻的是那人影手中缠绕的铁索。铁链的尾勾拖拉着鲜血淋漓的尸体。没有了白色的绒毛,只剩下一具粘着血肉的骨架。

    那是柏姆的尸体。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伊芙颤抖着。明明只是个游戏,为什么要做得那么真实啊!!

    那人影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停驻在牢房门口。那两对蛇眼转了转,散发着森冷的骇人的眼神。蛇头转动,一一扫过,牢房中的柏姆们皆是微乎其微的颤抖了一下。伊芙控制住加速跳动的心脏,屏住了呼吸。似乎没发现什么,那人影抖了抖手中的铁链,伴随着一阵‘哐啷’地声音,渐渐走远。

    伊芙只觉得牢房静了半会儿,猛地松开手,大口喘气。不禁低声问道:“糯米,刚刚那个是什么?”

    糯米团子睁开一只眼,从床上挣扎着爬起来。“那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从我醒来为止就从这里过了两趟。”

    伊芙想起了刚刚看见的铁链束着的鲜血淋漓的尸体,抽了抽鼻子,说:“刚刚那个尸体...看着好像柏姆。”就算连毛带皮全被扒了,可那奇特的五官还是在。

    “那就是柏姆。”糯米团子动了动背后的双手。绳索还是很紧。

    看向那群假装睡觉的柏姆,道:“喂喂。都别装死了,起来。”

    柏姆们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糯米团子的话,反正糯米团子一吼,一群柏姆就哆嗦着睁开眼睛,齐刷刷地看向糯米团子。

    “这个...解开。”糯米团子艰难地转了个身,露出被反绑的双手。跟柏姆们说道。柏姆们你望我我望你。伊芙看得着急,不会是听不懂吧。

    “解开。嘶~~~拉,然后‘咔嚓’!懂?”糯米团子看它们一脸懵懂的表情。内心有些崩溃。这些柏姆怎么听不懂自己说话呢?

    两人就看见对面一群柏姆瞪着一双金灿灿的大眼睛,表情充斥着惧意还带些无辜。糯米团子也没力气比划了,面朝石床直接倒下,大叹声:“怎么比我还笨呐!”

    柏姆伸出手指挠挠头。听不懂眼前这个人类在说什么,可是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

    伊芙也是无言。真不知道这群柏姆为什么能被会长说成狡猾机灵...

    “吱吱。”突然那小柏姆从大柏姆的怀中挣扎着跳出来。几步跃上石床,趴在糯米团子的身上,对准绑着糯米团子双手的绳索就是一阵啃咬。

    糯米先是惊了一下,后是反应过来。几近激动得泪流满面,说道:“好孩子,你就是柏姆以后的希望啊。”伊芙见终于有柏姆给了个反应。十分惊喜,这下两人都有救了。

    约摸着两个呼吸间。柏姆的牙齿到底也是锋利。才几下就将绳索给咬断,糯米团子大喜,动了动手,已经可以挣开了。赶紧将自己绑着双脚的绳索解开,抱着那小柏姆揉了揉。“很好,本糯米记着你恩情了。”

    “糯米,快。”伊芙动着屁屁,扭过身,迫不及待要糯米团子为自己松绑。

    糯米团子将小柏姆放下,立马跳下石床,瞄着牢房外的动静,速度为伊芙解开‘枷锁’。柏姆们看着两人的动作不明所以,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两个人类看着会这么开心。然而她们就算松绑了,和它们也没什么区别,照样逃不出这牢房!

    “看看有没有办法逃出去。”伊芙揉着手腕,被绑得有点久,再加上她挣扎了番,被粗糙的绳索磨得发痛。

    糯米团子凑到牢房铁门边,奈何四周昏暗一片,看得不真切,视线也再探不出去。动了动铁门,很牢固。

    “没钥匙。”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伊芙跑到门边,伸手摸了摸门锁,蹙眉说道:“这不是那种普通的小锁。是带有魔法的锁!”

    “就是说不需要钥匙?”游戏中带有魔法能力的锁只需要念咒语。只有普通的锁才需要钥匙。

    伊芙垫起脚尖,侧头斜眼打量了半会儿那锁。锁头上盘着5、6条小蛇,大蛇头吐着信子,张开的蛇嘴有着锋利的獠牙。虽只是青铜的,但两人都感觉到这锁上带着的一丝威压。

    “阿芙,知道是什么锁吗?”糯米团子两手握着铁门,脸靠在门边,有些无力。

    伊芙沮丧一叹,道:“我不知道。没办法!”这开锁的技巧还是盗贼是行家!两人也不了解这锁是什么构造,更别说知道开锁的咒语。

    好不容易把绳索给解开的兴奋也被浇灭。糯米团子打开通讯连接,系统又开始提示无法连接到外面。队伍频道也给禁了,暂且不能使用。这算是将两人完全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要是北溪大大在就好了。”糯米团子瘪瘪嘴,这个时候北溪在的话,召唤红赤直接冲出去,杀对方个片甲不留。

    “我们也不能什么都靠会长啊。”伊芙摇摇头,将能打开的界面一一打开,看看有什么能用到的信息。伊芙发现似乎除了通讯这方面的功能不能使用外,其他的功能都有用。“糯米...”

    “恩?”

    “你知道伊索杰塔王城地底囚牢吗?”伊芙微微皱眉,看着地图上显示的地名,一头雾水。

    糯米团子眨眨眼,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现在呆的地方。”伊芙将地图选择分享,给糯米团子看。地图上只有一个区域。然后有一个三角形的图标。地名显示为:伊索杰塔王城地底囚牢!

    “你看,距离我们这个位置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传送阵。”伊芙指着三角形的图标,说道。

    地图能显示,就证明她们并不是出不去。至少也不是在一个连坐标都没有的地方。“查查。”糯米团子说着,打开官网搜索界面,将伊索杰塔王城地底囚牢输了进去。没过3秒,就跳出了信息界面。

    糯米团子点开。系统提示框跳了出来。看到那上面几个字。糯米团子喉咙一哽,自己眼瞎了吗?

    “怎么了?”看糯米团子惊讶的表情,伊芙连忙凑过去。什么叫做‘该区域资料还未完善。请等待系统更新’?

    区域资料连官网都没有完善,就意味着这个图至今为止就只有他们几个人踏足,且可能还没有触发开放的条件。还需要系统的更新,说明她们两人所在的图。就目前而言,是玩家们都无法到达的图。

    就像游戏公司为了使玩家们体验更多游戏乐趣。在玩家等级比例接近他们所计划的数据时,就会进行相应的系统更新,让高级玩家去开新的地图,新的资料片。这个图。原来还是新图。

    没有更新,官网就不可能给出介绍。否则偌大的游戏中,玩家一旦探索不出图。就去找官网查资料。这样就如同给了玩家攻略一样,冒险什么的也变得毫无意义。正因为未知。才会有一探究竟的好奇。

    “我们被抓到了一个不了得地方啊。”

    荆棘城被唤作是打败不灭蛇王的‘最强矛盾’。荆棘城并不是一座巨大的城镇,而是成片的荆棘满布,其范围相当一座城那么大。因此才会被唤作‘荆棘城’。这是玩家到达蛇王王城必经的一个障碍。

    有着最强的攻击,最强的防御。所以,又被玩家们喊作‘最强矛盾’。

    金属般坚硬的银色荆棘,在漫天纷飞的火焰雨中,显得异常的灼目耀眼。众人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来自四周荆棘们的试探。

    偶有带刺的触手从衣袍间滑过,划出了几道裂缝,或带去几滴鲜血。染红了柏姆们逐渐软化的绒毛。鲜血滴落,仿佛刺激着那些沉寂的荆棘。

    浮世绘蹙眉,手心一握,火焰零星闪烁。林子大了有好鸟按住他的手,微微用力。

    只听前方的拉着囚笼的蛇怪们发出嘶嘶又带着奇异音调的声音。

    “嘶嘶~~ΞΞβπ。”蛇族魔语:打开路,让我们过去。

    “ЧДЖ。”蛇族魔语:遵命,大人。

    随后,众人便听见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响声,囚笼下的巨蜥迈着步子继续走,关押众人的囚笼又开始摇晃起来。闭上了双眸,大家也变得更加敏感。

    也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巨蜥的速度变得缓慢,大家能听见马车轱辘转动的声音。此时,系统提示音响起。

    叮,你进入伊索杰塔王城郊外。

    北溪双眸缓缓睁开,熟悉的那漯河映入眼帘。戈战从大腿两侧的枪套中抽出,低声喝道:“动手。”

    所有人猛地睁开眼,浮世绘早已耐不住,凌空一握,法杖显现。火球从天而降,砸在巨蜥前三只蛇怪身上。

    “嘶嘶嘶~~”烧焦味瞬间弥漫。

    那囚笼身下的巨蜥恍觉危险,甩动着身体。困住众人的铁笼也跟着剧烈摇晃起来!

    “妈蛋,这死蜥蜴。”红蛟低声一骂。

    兵王抽出剑,只见剑光闪过,众人还未回神,剑却已入鞘。红蛟一愣,手中握住的铁柱瞬间化作几段。“咔嚓”一声,整座铁笼刹那间四分五裂。

    北溪一个轰击,将铁笼碎片震开。那些蛇怪刚爬来,又被强大的气流给震飞。林子大了有好鸟连忙补了个攻击,兵王随后又是一斩。三只蛇怪直接被秒杀!

    大伙儿跳下巨蜥的身体,浮世绘上前就给了巨蜥一脚,连着也将巨蜥身后的一群各色各样的大蜥蜴给踹飞了出去,一个压一个,皆在浮世绘这一脚下晕厥了。

    这些该死的蜥蜴,一路上颠簸,磕磕碰碰全是拜它们所赐了。

    “......”孔雀看得无语,只因为黑涩城还在巨蜥身上没有下来。那小子一路上还真的给睡着了。

    “黑涩呢?”红蛟挑眉。人数不对啊!孔雀扶额,竟不知如何开口。

    “唔...”众人只听那群蜥蜴处传来声响,红蛟匕首一抽握在手中警惕地看着那处。“谁?”

    黑涩城从前面一堆柏姆中缓缓爬起来,懒散地打了哈欠,睡眼惺惺地看着眼前熟悉的组员。“到了?”大伙儿也是囧了。看样子这孩子似乎还没有睡够!

    “你这样也能睡着?”红蛟一看是黑涩城,咂咂嘴,心中的震撼一时半会儿也收不回来。这一路各种颠簸外加‘寒冰柏姆’的冷气...平常人那里睡得着了?

    北溪也是无话可说。黑涩城平时极少说话,性子淡薄了些,却不想有时候也会这么...脱线!

    “北北,那是什么。”林子大了有好鸟抬起下颚,眼中透出疑惑。远方那泛着金属光芒的荆棘林上方笼罩着一片火红的云层。那云层翻滚,像极了滚滚的岩浆。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小东西从那云朵中降下,落在荆棘中,激起了无数星火。

    “那是火焰雨。”

    “从天上降下了火焰?”孔雀挑眉,倒是有些感兴趣。

    “真是奇怪。”罗生门望着那天空密集飘下的火焰,叹道。

    浮世绘倒也第一次听说这玩意儿,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奇观。刚刚坐在囚笼中明显感觉到那火焰打在身上没有感觉。真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会长,这火焰对我们玩家有伤害吗?”几人也望向北溪。

    “你们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北溪开始卖关子,大家心中隐隐有些期待,等着看那片火焰雨到底有什么秘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红蛟挠挠头,什么都没有啊。难道会长是耍人不成?还琢磨着怎么半天也没个动静,耳边传来北溪的声音。“来了。”

    什么来了?(未完待续。。。)。.。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