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活着
    面对这种突来的危机和自身已经陷入了未知的危险中的这种情况。北溪保持着淡定,脑子十分冷静地分析着目前的状况。

    双手被双腿被捆绑子在一起,北溪再怎么反抗目前也是没希望从金色的藤蔓中逃生出来。与其慌乱,不如静观其变!

    “你们先别动,看看这东西接下来会怎么做。不要乱了阵脚!”北溪一看挽扇几人死命的动着,不由出声劝道。

    挽扇听北溪这么一说,再看她一脸风轻云淡,完全没有什么慌乱和危机感,顿时,脑子慢慢冷静下来。北溪说得对,现在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搞不清楚情况,蔓藤捆绑得又紧,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先冷静下来看看情况!

    “它似乎无意攻击我们。”伊蓝早已停止挣扎,反正如何挣扎都挣不开这结实的藤蔓!徒劳无功,枉费力气!

    挽扇仰天一叹,屁股被绑得有点紧,就连胸部的位置也难受得要死。无奈动了动,结果缠绕在身上的黄金藤蔓勒得一紧,你妹的,更加紧了!

    挽扇不敢大意,学着北溪乖乖放松。那黄金藤蔓也似乎松了那么一点,挽扇倒是领悟出了一些门道。

    天南地北拉皮条四肢被分开吊起,在半空中呈一个大字形。明明他那个是最不好摆脱的,到现在都还不放弃挣扎,北溪觉得天南地北拉皮条挺坚持的。只不过...

    “天南,你也别乱动啊。”沫沫看不下去,出声阻止。

    天南地北拉皮条回望沫沫,那眼神一个幽怨。“这玩意儿绑得,本帅哥的形象全无!为什么就我一个人是这个造型?天理何在?!”

    沫沫语塞。这个要问为什么其实她也不知道。

    “我觉得都是你摘下的叶子惹的祸。”伊蓝吐槽。

    天南地北拉皮条瞪眼,争辩。“不会啊。我觉得那东西跟这玩意儿也没半毛钱关系。再说副会也拿了那叶子好不好?”

    挽扇翻个白眼,想摊个手结果才想起全身都在藤蔓中,只好耸耸肩,悠闲的回了一个话。“东西是你摘下的,本大人就是摸摸摸摸!”

    天南地北拉皮条才想起是这么回事,低头一叹。复又精神一震。停止卑微的挣扎。抬头泪水汪汪看向北溪。“会长,想个办法呗。”下面藤蔓拉得太开,天南地北拉皮条就觉得生疼。其实这也是这位仁兄挣扎想下来的缘故。不为自己着想。也得自己的下半身‘幸福’着想,可懂?

    北溪呵呵几声,真以为你我会长什么都知道吗?不过话也不多说,为了自己和其他的安危。北溪还真得要想想办法。

    “要不然咱们把那个大树给弄了?”挽扇提出想法。心里总是觉得这藤蔓的出现和那个巨树有关。

    “副会你在逗我。那树那么大,怎么弄?”天南地北拉皮条驳回挽扇的意见。

    “我也觉得好大。普通的攻击应该没有用吧!要是一次不能灭掉。那我们几个不是会被这些藤蔓勒死吗?”沫沫其实是真相帝!

    伊蓝就觉得沫沫分析有理,可是这情况要怎么办?五个人总不可能一直被吊到时间完了,然后再重新挑战一遍吧?如果花园副本在中途打了几个boss,却因为时间不够等因素被判定失败。玩家重新挑战时。boss的一些能力又会改变!

    伊蓝可不想都走到了这里,还要重新来过!boss掉的东西可不会再掉了。再次挑战前面两个boss都是摆设,这最后的boss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颗巨树!

    然而。几人争辩不断,有时候还各自开起了玩笑。北溪无聊得打个哈欠。5分钟过去了。绑住他们的藤蔓毫无行动,几人倒是越加放心自在。

    北溪视线放在黄金机械树上,想不明白,这东西为什么不攻击他们,只是将他们绑起来。难道真只是困住他们,直到副本时间结束?

    不知道为何,北溪印象中对眼前这个树有着模糊的印象,一时也想不起来具体在什么地方了解过。游戏里面的大树都差不多一个级别,就这款比较华丽一点,一身黄金,还叶子都是黄金的。

    “阿伊,你看阳光打下来,透过叶子间的缝隙,落在地面好好看啊。”沫沫唤着伊蓝的名字,看那地面间斑斑驳驳的光点,兴奋的说道。

    天南地北拉皮条连忙接话。“我的沫沫小姐,今天很荣幸跟你一起欣赏了此等风景...(以下省略500字)。”

    沫沫犹豫了几秒,见天南地北拉皮条颇有她不说话就停不下的节奏。伊蓝这时开口了。“聒噪的男人。shutup(闭嘴)!”

    天南地北拉皮条嘴巴还停在‘o’的口型,见伊蓝放话,脸色立马一正,十分严肃地回话。“遵命!”口气一转,严肃的面容顿时被嬉笑的表情取代。“阿伊是不是吃醋了啊?没关系,你也是我喜欢的类型,咱们可以好好谈谈,联络联络感情的。”挑眉,朝斜对面的伊蓝坏坏一笑。

    伊蓝脸被他说得一红,恼羞成怒嗔怒道:“天南你这个笨蛋!”

    “咳咳咳。”挽扇觉得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讨论这些为妙。

    天南地北拉皮条嘿嘿一笑,这会儿倒是正经起来。“我觉得吧,这树顶着一堆茂密的黄金叶,怎么不叫黄金树反而叫什么机械树!系统真是没文化。”

    “嗤。”挽扇嗤笑一声,你敢跟系统谈文化?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天南地北拉皮条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北溪。北溪恍然大悟,总觉得这树的造型在那里见过。原来竟是...

    北溪动了动胳膊,发现已经变得很松。双手从蔓藤中艰难钻出,小巧的黄色魔法阵闪现,只是几秒的间便又不见了踪影。北溪不敢再乱动,要不然藤蔓又要开始捆紧。

    盯着不远的巨树。北溪静心等待。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侦察蚂蚁传来数据后便能知晓。这时,四人过于无聊,天南地北拉皮条提议来一场什么辩论会。北溪打个哈欠,淡淡拒绝,在一旁看戏。静静等待了几分钟,手套亮起了光芒。数据界面弹了出来。一连串红色的符号和文字快速飘过。

    果然如此么!

    几人被藤蔓缠住拉至半空,距地面有18码的高度。这个距离,都在北溪和伊蓝的攻击范围内!

    “伊蓝。你的死亡狙击持续时间是30秒对吗?”

    北溪一开口,四人就停止了激烈的讨论,纷纷看向北溪,眼神燃起了希望。

    “北北。你想到办法了?”挽扇当先询问出来。

    北溪点头。“我有办法出去,不过不知道毁掉藤蔓的方式。不过。我需要伊蓝的帮忙。”

    伊蓝一愣,北溪跟自己说需要帮忙什么的。这位比自己还厉害的机械师这时说出这种话。那么自然,不卑不亢。

    双拳紧握,一时咬着唇。盯着北溪说道:“你说。”

    “需要对机械树上你的死亡狙击的状态。有困难吗?”伊蓝双手早就在双面,只是抽出武器要比较困难。被绑在腰间,不好拿出。

    伊蓝微微皱眉。“我可以试试!”说完。一手拉开绑在腰间的藤蔓,一手握着武器使劲往外抽。

    察觉伊蓝对藤蔓进行反抗。力道越收越紧,伊蓝咬牙坚持。挽扇看得皱眉,一时对伊蓝的印象也所有改观。本质是好的不是吗?就是狂妄了一点。但自身的确是有实力的!

    沫沫看得心疼,伊蓝的手腕都被勒得发青发紫。

    几人各样的眼神中,伊蓝猛地一抽,终究还是抽出了长枪。几人绷紧的口气也是一松!这时藤蔓缠绕的更紧,伊蓝踹了几口气,半睁着眼看北溪。

    “只要射中,不管什么位置都好!”

    伊蓝点点头,藤蔓收紧令她不好行动。双手握着枪,还在颤抖。离狙击镜虽然远,但以她丰富的经验还是能找到那种感觉。

    “死亡狙击!”光束射出,后面弹出巨大的黑色魔法阵。

    北溪与此同时手掌紫光一闪,低声喝道:“黑萝。”

    身子瞬间消失,藤蔓齐齐散落。眨眼间北溪便出现在几人的面前,飘在半空中。北溪抽出戈战,便对着巨树一个贯穿。身体不受控制开始往下掉,北溪连忙使用浮空调整!

    五人同时接到了技能命中机械树的提示,信心大振!

    北溪的枪口已经瞄准,红色的光芒化作细长的流光,向身后不停的流动。“天空裂变!”粗壮的红色光束轰出,从小变大,笼罩了整颗巨树!北溪使出技能,身体变直直坠落,魔法阵在身上一现,红赤现身,抱住北溪稳稳落地。

    只是一招,那上几十w的高爆伤害!红到了发紫的境界,令四人啧啧称奇,心灵又再一次受到挑战。

    待红光消失,眼前的巨树奄奄一息,四人惊呼声此起彼伏,藤蔓顷刻间散落,几人的尖叫响彻整片草地。

    “红赤。”

    北溪唤了一声,召唤出菲力。两只召唤兽冲上去,将四人全部接下。

    北溪见几人安然无恙,回身看向奄奄一息的巨树。

    “为什么只是60级的白银boss?”

    60级的白银boss与65级的王者boss,一个是天一个是地。拥有强悍属性的北溪,一招将血打掉了三分之一,也是够凶残的。

    “真是害我们在上面困了好久啊。没想到只是一个白银的小boss!”

    “灭了它。”伊蓝举起枪便要攻击。

    北溪伸出手压下她的动作,几人不解地看向北溪。

    北溪回头,对着巨树轻轻一说。

    “我知道你并无恶意。”

    身后四人面面相觑,北溪是怎么了,做什么跟一个树说话?

    “老朽也是多久没有看到机械师拥有这等灼灼风华了!一百年?两百年?亦或者,是千年了?”沧桑的声音自树中缓缓传出,说到末尾,那声音忍不住一叹。这时间怎的这般经不起推敲打磨?原以为只是晃眼几年,却不想这一睡,物是人非。

    四人目瞪口呆,这机械树原来是活的!(未完待续)

    ps:6月的最后一天了。希望明天又是一个好的开始!小伙伴们不要再藏着票票了。感谢华云尘、月半弯。、轩辕御谶、红红的海、冰月心空、雪琴、萌萌萌不萌几位小伙伴在最后几天投出的粉红票。还有一直支持我的其他小伙伴。谢谢这三个月来,你们的支持。鞠躬感谢!。.。

    (l~1`x*>+``+<*l~1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