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 石碑坍塌
    昆仑山,最早出现于《山海经》,又被称为昆仑虚,为龙脉之祖。

    真正意义上的昆仑山,是华夏神山,只出现于华夏神话故事中,地理上所说的昆仑山脉位于西葬和新江交界处。

    然而,真正的昆仑山,到底在什么地方,就无人得知了。

    《神异经》曰:昆仑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围三千里,圆周如削,铜柱下有屋,壁方百丈。

    这是关于昆仑天柱的描述。

    神话中说,昆仑天柱,连接着天与地。

    肖遥抬起脑袋,往上张望着,臆测翻腾诡谲的云雾内,是否真的藏有一根天柱。

    “昆仑?什么意思?”许狂歌好奇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

    他自己现在都是满头雾水,怎么可能去与许狂歌认真解释呢?

    他转过脸,扫着石碑上的内容。

    正面看完,又走到背面去看,每一个字,都熠熠生辉,一笔一划,仿佛都勾勒出了一番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新天地。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狂歌和画扇也不着急,只是安心等待着。

    终于那些仙魔妖,什么时候能够找到这里来,并不在他们担忧的范围内。

    他们或许能找来,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这里,已经算是剑神山的深处了。

    恐怕那些仙魔妖,也不愿意相信许狂歌肖遥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到这里。

    等了许久,肖遥长舒了口气,并且叹了口气。

    他脸上带着微笑,眯起了狭长的眼睛。

    “原来如此。”

    许狂歌抓着玄铁剑,凑到跟前,问道:“你看明白了?”

    “半明不明。”肖遥看了他一眼说道。

    许狂歌好奇心成功被肖遥勾了起来。

    “那就说说你看明白的部分!”

    肖遥点了下脑袋,跳到了电虎的背上坐着。

    电虎依旧是满脸幽怨。

    “剑神山还有个名字,叫昆仑山,这一点我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你还记得吧?”肖遥说道。

    许狂歌点了点头,边上的画扇也翻了个白眼:“我们的记性还真没这么差。”

    肖遥讪笑了下,继续刚才的话,说道:“石碑上记载的是,大荒古地,是人族的栖息地,剑神山如同灵武世界的一个大城镇,在这里,高手云集,而在这里,所有人都是用剑的,他们的实力都很强大,剑神山的统治者,是一位叫剑皇的人,这座山,就是他铸就出来的。”

    “铸就……一座山?”许狂歌愣住了。

    肖遥点了点头。

    “仙帝能够创造出来一个小世界,为什么剑皇不可以创造出来一片山呢?其实如果我们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剑神山也好,大荒古地也好,和人族生存的环境非常相似,在这里,有日月星辰,虽然那些都是假象,也有青山绿水,飞禽走兽,这些,都是在仙魔妖三界看不到的。”

    许狂歌和画扇都点了点头。

    肖遥说的这一点,他们之前倒是都已经发现了。

    虽然他们也觉得大荒古地有古怪的地方,可他们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不像肖遥,刚来到这里,就将石碑上的内容看明白了。

    许狂歌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伸长了脖子问道:“不过,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认识石碑上文字的啊?”

    这些字,所用的字体很杂,有一些许狂歌能够勉强认识,但是大部分,都是他从来都没见过的。

    肖遥笑了一声,沉思了片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大概,是和我现在所练得功法有关系吧。”

    “功法?”许狂歌一阵愕然。

    “人皇经。”肖遥正色说道。

    人皇经三个字,许狂歌和画扇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但是当这三个字,从肖遥口中蹦出来的时候,却显得气势十足,微言大义。

    肖遥摇了摇脑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许狂歌画扇解释,索性就避开了这个话题。

    “剑神山上确实有一把剑,叫春秋剑,是剑皇留下来的。”肖遥说道。

    “那些剑神,现在还在剑神山上吗?”许狂歌问道。

    “不知道。”肖遥笑着说道,“建立起这块石碑的时候,那些剑神们肯定还是在剑神山的,但是现在还在不在不好说。”

    说到这里,肖遥稍微停顿一下,思索了片刻后,他说道:“如果是猜测的话,我觉得可能是不在了,否则,仙魔妖三族也不可能进入大荒古地。”

    “那么,那些人族去了什么地方吗?被仙魔妖三族杀了吗?”画扇问道。

    许狂歌看了眼画扇,笑着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当初的人族到底有多么强大,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们一定比仙魔妖三族强大,否则的话,这大荒古地也不会成为三族禁地,哪怕大荒古地已经没有了人族,却依然能够让三族来到这里后被压制实力。”

    画扇仔细一想,觉得确实是这个理。

    “不单单是这样。”肖遥正色说道,“当初的人族,是仙魔妖三族的统治者,仙魔妖三族,不过是但是人族的奴仆,以仙为奴,以魔为仆,并不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他们真的做到了。”

    “他们那么强大,还会消失?”画扇越发的不能理解了。

    肖遥也面露了思索之色,他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但是冥冥中,他总觉得,这件事情和仙魔妖三界脱不了关系……

    “原来,人族这么强大。”许狂歌笑着说道,“怪不得,你之前说自己是人族的时候,能够那么自豪。”

    “难道不应该吗?”肖遥冷笑着说道,“虽然我不能一竿子打死,但是在我看来,仙魔妖三族也不过如此,其实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族都认为,仙魔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都是一念之间便可以让整个人族毁灭的存在……我们,为什么要畏惧他们?”

    肖遥抬起脑袋,看着蔚蓝天空。

    哪怕这里的天空,只是假象,只是当初的人族强者幻化出来的。

    没有人能够站出来回答肖遥这个问题。

    “人族,当自强不息!”肖遥忽然怒吼了一声。

    丛林中,野兽咆哮翻腾。

    仿佛都在为肖遥呐喊助威。

    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锋刃的刀,砸在了那座数十米高的石碑上。

    石屑纷飞,在阳光下翩翩起舞。

    那座庞大的石碑,在这一刻,忽然崩塌。

    肖遥也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许狂歌下意识拉着画扇,往后面退了几步,生怕那些到处飞溅的石块砸到自己的女人。

    等到石碑彻底崩塌后,原本石碑矗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森森的洞口。

    直通地下。

    “嗯?这是……通往什么地方的?”许狂歌下意识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这个洞口刚刚才出现,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下去。”肖遥斩钉截铁道。

    “哦……不对,为啥我要听你的……”许狂歌顿时郁闷了。

    之前他出现在肖遥的面前,高高在上的,可以指点肖遥。

    可现在,他潜意识里,竟然以肖遥马首是瞻。

    他也是刚刚才回过神来,顿时满心郁闷。

    画扇伸出手,帮他整理了一下头发,笑着说道:“肖遥原本就是我们的少主,你既然是我男人,自然也要跟着一起叫少主,没什么不对的。”

    许狂歌闷哼了一声,非常不乐意。

    肖遥看了眼许狂歌,笑着说道:“许剑仙,我说你就别傲娇了,之前你哭鼻子的样子都被我看见了,原本伟岸的英雄形象,早就已经如同那石碑一样彻底崩塌了。”

    “……”许狂歌一把捂住脸。

    没脸见人了……

    “那你到底下不下去呢?”肖遥问道。

    “下去,为什么不下去?”许狂歌说道,“我也对当初的人族充满好奇。”

    他猛然醒悟过来,看着肖遥,眼神复杂。

    “你说,我潜意识里以你的意见为主,是不是因为你修炼了那个什么人皇经,所以……你也会成为人皇?”

    肖遥摇了摇头,他没有办法给许狂歌一个准确的答案。

    “我不管,你将人皇经也教授给我,我也要学!”许狂歌认真说道。

    肖遥笑容古怪,试探着问道:“你真的想听?”

    许狂歌使劲点头。

    “好。”肖遥深吸了口气,张开嘴朗诵起来。

    许狂歌一开始听得还挺入神,但是听着听着,便是满脸骇然,如同见了鬼一般。

    当然了,这也就是一个比喻,以许狂歌现在的实力,真有鬼见到他也得瑟瑟发抖。

    “不对,不对!”许狂歌嗷了一声叫了起来。

    电虎欣慰看了眼许狂歌。

    它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和这个剑仙成为好朋友,大家叫起来的声音还是挺像的。

    “怎么不对了?”肖遥问道。

    “我每一个字,都听见了,但是那些字,根本没有进我的脑海,下一秒,我就会彻底忘记……”到底是许狂歌,这还没念多少,他就已经察觉到了其中的古怪。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之前我尝试着,想要将人皇经给写下来,但是自己根本留不住。”

    许狂歌揉着太阳穴,很是郁闷:“这么说,你就是天选之子了?”

    肖遥不置可否。

    虽然这么说有些装叉,可用在这里,也贴切。

    “不说这些了,先下去吧。”肖遥说完,率先朝着那个黑漆漆的洞口走去。

    隐约……

    有个声音,在呼喊着自己。

    人族啊……

    你该睡醒了……

    (第二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