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昆仑神山
    对于一个剑士而言,若是胸腔没有了三丈豪气,没有了所谓的气冲斗牛,没有敢一剑斩苍天的气魄,真的是一件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事情。

    幸好,许狂歌和肖遥,依旧算是一个剑士。

    一个名副其实的剑士。听着简单,真想做到,太难了。

    他们的敌人,是可摘星夺月的仙族,是可以一字平山的能者,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顶着无数把可以轻易将他们兵解的长剑逆风而行,要说不艰难,都有些说不过去。

    然而,肖遥和许狂歌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那种可以带着镣铐跳舞的人。

    选择的路难走,剑神山山路也难走,越往上,越觉得艰难,谈不上寸步难行,可这一路披荆斩棘,也挺耽误时间。

    “你是仙,还是魔呢?”走在路上,许狂歌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肖遥认真想了想,说道:“我是人。”

    “嗯?”许狂歌眉头微皱,不明所以。

    他之前提出那个问题的原因,非常简单。

    在肖遥的身上,他感受到了魔力,但是也同样感受到了仙力。

    两种明明天生便是水火不相容的力量却在肖遥的体内安静盘踞蛰伏,像是相互扬起了白旗。

    太过于诡异了,若是肖遥不给他一个合理的答案,哪怕是挠破了头皮,恐怕也很难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里能出现人族吗?

    答案是能的。

    毕竟,被他牵着手的那位红裙姑娘此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然而他觉得肖遥不该还是人族,因为他体内有了魔力和仙力,而且,他是从魔门穿过来的。

    当进入魔门的时候,就该自然而然摆脱人族的身份了。

    许狂歌脸上的诧异,倒是在肖遥的意料之中。

    他笑了笑,摸了摸胡须刚长出来一截的下巴,看着许狂歌认真且严肃问道:“为什么,我就不能安安静静当一个人族呢?仙族,魔族,妖族,其实也没什么好的。”

    许狂歌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说道:“这句话,我倒是赞同,我也觉得他们没什么好的,还没有我们人族实在,而且我们人族有太多这里没有的东西了,比如烧喉烈酒。这里的酒,都不好喝,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修仙者削尖了脑袋想要来到这里。”

    肖遥看着远处的枝繁叶茂,轻声说道:“大概是因为,他们觉得那扇门后面的世界,是一片山清水秀,却没想到,其实这里的山河都是猩红一片的。”

    许狂歌叹了口气,忽闻后方劲风袭来,他转过身,玄铁剑已经握住,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机。

    “别,是我的坐骑。”肖遥赶紧说道。

    许狂歌瞥了眼肖遥,眼神略显古怪。

    特么的,这到魔界怕是也没有多久吧?都有坐骑了?

    果然是个比自己懂得享受生活的人啊!

    不管在哪,都懂得享受……

    没一会,电虎就冲到了肖遥的面前,摇头晃脑,眼神中流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似乎是想对肖遥说:你这个狠心的男人,怎么可能抛下我呢!

    “咳咳,追上来了哈?”肖遥倒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又拍了拍电虎的背,对画扇说道,“坐上去吧,让她放慢一些速度。”

    画扇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转过脸看着许狂歌。

    许狂歌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去吧。”

    画扇也没有任何犹豫和客套,直接跳到了电虎的背上。

    “速度慢一点啊,不要把我们甩掉。”肖遥严肃说道。

    电虎眼中都是幽怨,似乎很想抗议——你自己骑我也就算了,还把我借给别人骑?真以为我是没有尊严的吗?

    可惜的是它现在还不会说话。

    电虎托着画扇,走在他们前面,距离始终没有超过三十米,因为电虎的皮糙肉厚体型庞大,倒是帮他们免去了不少麻烦,电虎完全承担了开路先锋的职责。

    落在后面的许狂歌一阵唏嘘。

    “以前我就觉得你根骨不错,但是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快来到这个地方。”许狂歌说道。

    “之前小和尚也和我说过,你在仙界遇到了麻烦,但是他似乎不能帮你。”肖遥说道。

    许狂歌点了点头,说道:“如果非得严肃点说的话,这里的唯一一块净土,应该就是佛界了。仙魔妖三族争斗不断,可佛界从来都没有插手过,哪怕小和尚现在在魔界地位超然,却不能僭越而行。

    “这一次来到剑神山,我受益匪浅。”肖遥托底道,“之前我和你说,我是人族,除去对仙族的不满,也有一些我在剑神山自己的理解。”

    “哦?”许狂歌越发的有兴趣了。

    其实他也觉得剑神山有很多奇妙之处。

    那些仙魔妖三族都说,这里是禁地。

    可是在到了剑神山后,许狂歌不但不觉得这里是一处禁地,反而,是一处福地。

    至于其中的缘由,他一直都想要窥探一番,却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当然了,在剑神山待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也不是毫无收获的,最起码,剑神山上很多倍称为危机四伏的地方,他都已经一一踏足了。

    剑神山,并没有仙魔妖三族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最起码,他是这么想的。

    “你说,剑神山会不会是我们人族的福地,但是,却是仙魔妖三族的禁地呢?”肖遥微笑着问道。

    许狂歌点了点头:“之前我有这么想过。”

    肖遥深吸了口气,舒展着筋骨:“不知道为什么,在进入剑神山后,我有一种安定感。”

    许狂歌没有说话。

    他想说,其实他的内心感受,和肖遥有着惊人的相似。

    前方,忽然出现了一片桃林。

    桃林中,一条小溪蜿蜒穿过,在清澈的水面上,漂浮着数片青翠欲滴的桃叶。

    放眼望去一片青绿色,桃叶郁郁,不见桃花。

    不知道是因为还未到时节,亦或者是因为这里原本就是如此。

    以肖遥现在的实力,哪怕还有一段距离,可桃叶上的肌理纹路,也能看的清清楚楚,如同俏姑娘白皙肌肤下的青筋。

    “这里,倒是一片好地方。”肖遥走进桃林中,脚踩在落下的桃叶上,前行速度不急不缓。

    走进桃林便能察觉到一片祥和。

    一切都是那么的柔和,虽然没有什么太深的奥妙,可是在枯燥的赶路过程中,哪怕只是看一眼这里的风景,都会觉得心情愉悦了许多。

    “穿过这一片桃林,大概就能看到那一块石碑了。”许狂歌说道,“石碑上的内容有些复杂,我能看明白的不多。”

    肖遥点了点头,又瞥了眼许狂歌,问道:“你都看不明白,又怎么知道我能看明白呢?”

    “碰碰运气呗。”许狂歌耸了耸肩膀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肖遥问道:“你躲在哪里,不是挺好吗?为什么还要出去晃悠呢?”

    “我倒是也想。”许狂歌叹了口气,随手摘下一片桃叶,说道,“只是,那石碑附近,有些古怪。”

    “古怪?”

    “这个不用我说,等你见到了那块石碑,便知道了。”许狂歌开口说道。

    肖遥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开口让前面的电虎放慢速度。

    等追到电虎和画扇后,肖遥吩咐电虎接下来跟在自己的身后,以防不测,电虎只是哼哧了一声,似乎对肖遥的吩咐表达不满,在电虎看来,这一片,它比肖遥熟悉多了……

    不过十来分钟,肖遥终于见到了之前许狂歌所说的那一块石碑。

    剑神山的树木,异常高大,除却之前遇到的那一片桃林。

    这里的松柏,都有数十米高。

    可这块石碑,竟然隐隐压了周围高木一头。

    高有五十米。

    石碑的下面,是一只四面兽石像,带有龟壳,像是将那块五十米高的石碑驮在身上,又像是那块厚实的石碑将这只四面兽镇压下来,震退万千邪祟。

    碑上内容,黑底白字,黑白相称,不知道已经过了多少年,可石碑上的内容依旧清晰可见,只是字体看上去有些古怪,圆润处弧度明显,刚毅处笔画如刀。

    “剑神山上有剑神,剑神立剑铸昆仑。”许狂歌伸出手指了指,说道,“这两行字,还有石碑背面的一小行字。”

    肖遥默不作声,绕到了石碑后面。

    “剑神山有春秋,有微风,有飞禽走兽,有细雨桃花。”

    “春秋有剑名春秋,吾皇一剑斩春秋。”

    许狂歌说完,看着肖遥,说道:“我能看懂的,就是这些了。”

    肖遥点了点头,问道:“后面的呢?你就不认识了?”

    许狂歌尴尬一笑。

    他也没觉得这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肖遥觉得,这里所说的春秋,和自己理解中的春秋战国肯定不是一回事。

    或许,就该按照字面意思理解,春秋,就是时光的代称。

    一剑,可斩断岁月变迁吗?

    “后面的字,我认识。”肖遥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笑眯眯说道。

    许狂歌:“……”

    他总觉得肖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都写满了骄傲。

    特么的,有什么可得意的……他心里郁闷想着。

    “上面还说,这座山,又叫昆仑山。”肖遥说完,心里已经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这里……便是昆仑深山吗?绝品强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