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你哭啦?
    猿魔雪蛟小白跟在血雾魔君的后面,追着肖遥的方向。

    追着追着,四个魔族就不想追了。

    “这一眨眼的功夫,就不知道去哪了,我们到哪找去?”血雾魔君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随手拔了一根枯草咬在嘴里,懒散模样活像一个泼皮无赖,猿魔在一旁看着觉得诧异,又觉得好笑,心里想着,魔君大人倒是真的被那位师父给气坏了。

    与其说是生气,倒不是说是担心。

    毕竟剑神山原本就是危机四伏,更何况是现在。

    往远处随便扔一块砖头,说不定就能砸到一位仙魔妖。

    于是,这也为原本就危险的剑神山平添了几分杀机。

    而现在的肖遥,简直就是黑暗中的萤火虫。

    仙魔妖三族,不知道有多少想要将其斩杀掉,然后拎着血淋淋的人头,去换取仙族的赏赐。

    “这一次,不知道火鸟魔君大人会不会来。”猿魔思索道。

    血雾魔君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他不会来的,鸿蒙树一层暂时还离不开他。”

    猿魔思索着,又点了点头,认同了血雾魔君的说法。

    小白目眺远方,看着密集丛林,隐约看到几道身形闪过,不过他只字未提,这一路上,他们还看到了仙族,两方只是对视了一眼,都没有交手。

    现在,剑神山非常太平。

    太平到……之前还有一位仙族过来问路。

    血雾魔君忍不住了掐死对方的想法,将对方给指了出去。

    待收回目光后,小白做到了血雾魔君的跟前。

    “我们现在不找了吗?”

    “找,怎么不找?”血雾魔君说道。

    小白小声说道:“咱们不是不知道主人现在在哪吗?怎么找啊?”

    “碰运气呗!”血雾魔君笑着说道,“闭着眼睛找,我之前不就是这么找到你们的吗?”

    小白心说你哪里是闭着眼睛找到我们的,明明是被那些仙族一路追过来的。

    这些话也就是放在心里想想,没有说出来。

    虽然这段时日,大家都已经熟络。

    可对方毕竟是魔君,该有的敬重,还是得有的。

    剑神山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危机,仙魔妖三族知道的不多。

    之前的一场雨,倒是有些可怕。

    那些雨点中,蕴含着狰狞气息,每一滴雨滴,在落到身上的时候都会如同一颗剑丸迅速炸开,无数道利刃渗透入身体中。

    经历过那一场雨的仙族魔族,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好在现在雨已经停了下来。

    山路,也没有想象中的泥泞。

    这让他们不由怀疑,之前的那一场雨,是否真的存在过,还是受到剑神山气场的影响,从而产生了幻觉。

    可一想到生死一线时候产生的恐惧,倒是让他们的想法坚定了许多。

    剑气还在奔腾。

    如同千军万马。

    那个白衣剑仙,手中拎着一根树枝。

    那根树枝的一段看上去还有些潮湿,颜色发黄,难以折断,保存着坚韧。

    由此便可以看出,这根树枝,刚折下来还没有多久,但也就是这一根树枝,所迸发出的剑气浑厚如虹,暗藏杀机,这一剑奔腾而出,剑气便扶摇直上三千里。

    在他的身后,那个红裙姑娘虽然担忧,却将这些担忧藏在了心里,没有说一个字。

    生怕自己的喘息声稍微重一些,都会引得前面那位白衣剑仙分神担忧。

    白衣剑仙,没有以前看着那么仙气飘飘。

    他身上的白衣,已经多了一道口子,有一些是在逃亡过程中被树枝刮拦,还有一些,透过那个破洞,能瞧见里面翻开的血肉。

    他的头发,也散开了一些,少了一些英气,但是多了几分豪气,胆气。

    之前那一剑,摧毁了一片密林。

    一位仙将无从躲避,伸出手拽来一位仙兵挡下剑气。

    那位仙兵,血肉横飞,骨架森然。

    倒是那双已经黯淡下来的眼睛,还透露着一股怨恨。

    仙将随手将那具残损不堪的尸体扔飞了出去,娴熟的动作看着似乎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那些仙兵仙将,都没有多说什么。

    在他们看来,原本就该是这样的。

    一个仙兵的命,那里比的上一位仙将的命呢?

    如果他们是那具尸体的话,能不能还保留着现在的想法,就不一定了。

    “一定要将这厮拿下!”一位看上去年纪不小的仙将怒吼着说道。

    他很愤怒。

    在地上已经留下了十几具尸体,其中还有他的亲传弟子。

    白衣剑仙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他。

    “别光知道吼啊!你倒是冲上来踹我一脚,好不好?”

    年迈的老仙将虽然已经满脸皱纹,白发如霜,可这些表面的东西丝毫不会影响他的速度。

    他怒喝了一声,提枪而去。

    枪出如龙。

    枪纹荡漾如掷石入水。

    许狂歌冷笑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手中木枝如同扎根在手掌上一般,以“挑”为意,一股剑气便破土而出,带着倔强与杀欲,掀起一阵罡风,罡风从树梢绿叶中寄了过去,发出的声音不像哨声,不带仙音。

    听着,更像是这剑神山上数万山鬼的凄泣。

    剑气撞上了枪纹,就像一支羽箭破风而来,带着一股大无畏贯入了磐石。

    如《和张仆射塞下曲》中所写的那样: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剑气一头扎进了枪纹中,接着便是纹丝不动。

    像是吃胖了的老鼠再也钻不进老鼠洞里了一样。

    许狂歌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

    那仙将哈哈大笑起来,再次提起手中银枪。

    他回过头,冲着还在身后站着的那些仙兵仙将吼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杀了他!”

    话音刚落,那十几位仙族,便朝着许狂歌冲去。

    许狂歌往后退了一步。

    “好像,我保护不了你了。”他张开嘴,说了一句。

    没有转过身。

    但是红裙女孩知道,这番话,就是对自己说的。

    红裙女孩嘴唇微抿着。她的目光不偏不移,始终看着白衣剑仙的后背。

    “明明只是你的身体,为什么非得告诉我,这是一座山呢?”红裙女孩忽然说道。

    许狂歌转过脸,终于看了她一眼。

    眼神掺杂着怜爱和不甘。

    还有……藏在最深处的恐慌。

    原来,白衣剑仙也会有恐慌害怕的事情。

    他从来不害怕,自己会就此倒下,如雪山崩塌。

    他怕的是,若是自己倒下,那些刀剑枪矛,谁来为身后的姑娘挡着。

    以前他总觉得,执剑者,当以三尺气概摧城撼山,得豪迈万千数尽风流,得不羁骄纵贻笑天下。

    后来他想明白了。

    原来,为自己活,只是潇洒,不是本事。

    真正的风流,是为一个喜欢的姑娘活着。

    只要她还在,自己就不敢倒下。

    现在,同样如此!

    他将剑气抽了回来,又一次挥了出去。

    剑气罡风如狂涛席卷,带着一扫千秋的气势一解千愁。

    仙力剑气,一滴不留,如杯中酒,一口入喉。

    痛快!

    那原本看着明明是坚如磐石,难以摧毁的枪纹,却如同一层玻璃一般,立刻瓦解破碎。

    枪纹还在翻腾,反而朝着那位年迈仙将袭去。

    此等距离,想要平和收回依然不可能,他心中一横,伸手一挡,将破碎枪纹推到一边,绞杀了两个仙兵。

    “你这混账,又杀我两位仙族,该碎尸万段!”年迈仙将怒吼道。

    许狂歌不气不恼,手中那根树枝,已经碎成了齑粉。

    他伸出手,搂住美人腰。

    然后,指着那个年迈仙将的方向,哈哈大笑起来。

    “画扇,你看到了吗?这仙族,就是这么不要脸,明明那两个仙兵是他杀的,却偏偏要推到我身上来。”

    画扇也笑着,说:“他杀的仙族,其实未必比你少多少。”

    “是啊。”许狂歌转过脸看着那些朝着他狂奔而来的仙族,眼神凌厉满是杀机,又多了一些可悲与同情。

    “这仙族啊,藏污纳垢真不少,有些仙族,可以拿馒头沾着同族的血吃,还有一些,为了一块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石头,就能对同族下杀手,仙族将这些脏东西都融了下来,偏偏容不下你,容不下我……”许狂歌揉了揉画扇俊俏的脸,只是这几日,上面多了一些灰尘,“你说,仙族可笑不可笑?”

    “你觉得可笑,就可笑。”画扇认真说道。

    “苦了你了。”许狂歌忽然泪如雨下,“我们……好像真的要死了。”

    画扇微笑着,搂住了许狂歌的脖子。

    将他的脸藏在怀中。

    白衣剑仙听见自己一直保护的姑娘,轻声对他说:

    怕了吗?怕了,就躲我怀里,不看他们了,好不好?

    白衣剑仙的肩膀微微耸动着……

    忽然,他抬起脑袋。

    转过脸,看着那十几个仙族。

    又看着那些仙族的身后,眼神有了落点。

    那是一缕剑光。

    远处,终于传来了那个熟悉,且同样气势如虎的声音。

    “许狂歌!昔日你赠我一剑,今日,我还你一剑!”

    “你那剑,未必可问苍穹,我这剑,可碎仙人脊梁!”

    “许狂歌,这剑,你还接得住吗?!”

    剑光一闪而过,穿过三个仙兵的躯体,他们的身体还带着惯性,往前奔了好几步,才猛地摔在地上。

    许狂歌抓住那柄剑,仙力再次凝聚成剑气,挥散而去。

    他抬起脑袋,发现近处的一颗树上,蹲着一个男人。

    男人咧开嘴,冲着他笑。

    “呀!白衣剑仙,你哭啦?”

    “……”许狂歌又气又笑。

    (第二更,这一更写的蛮久的,因为想尽量营造老步想要的那种氛围,纵使笔力有限,可写出来后,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