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 我有一剑!
    太极图还在旋转。

    黑色的是魔力,白色的那一块则是仙力。

    这两种力量原本处于相互排斥的状态,甚至将他的身体当成了战场。

    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都要一块一块撕裂开了一般,体内的奇异火种正在疯狂窜动,完全不受控制,好在还没有吞噬自己这个宿主。

    然而,就在那些噬血虫冲过来的时候,原本那两种力量相处排斥的怪力,仿佛被那些噬血虫从自己的体内抽离出去了一样。

    这种感觉,让肖遥有着说不出的痛快……

    等到那股排斥的怪力彻底消失了之后,原本还在厮杀的战场瞬间平息了下来,剩下的力量则慢慢汇聚在了一起,形成了这太极阴阳图。

    “万物生于阴阳,只是这阴阳太极图,不是因为只存在于我们华夏吗?这不是华夏文化吗?为什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肖遥的脑海中出现了太多的疑问。

    他觉得,自己体内出现的那张太极阴阳图,仿佛有一股可以吞噬万界的力量。

    至于人皇经为什么会从自己的神识中脱离出去,悬停在太极阴阳图上,他就不是很清楚了。

    反正从现在的角度看,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不知道自己现在体内的力量,到底叫什么了。

    应该是融合了魔力和仙力的存在。

    到底是好是坏,现在还不好评判,但是肖遥觉得自己体内的力量比起之前的魔力似乎要霸道强横了很多,但是在狂暴的同时,又多了一些仙力的柔和,若是用这样的力量用来治病救人,效果比起之前的灵气不知道会好上多少,单凭这一点来说,肖遥觉得还是非常不错的,说不定,自己就是能叱咤在仙魔妖三界的第一位超级医生呢,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大爷爷的在天之灵,应该也会感到非常欣慰吧……

    沉睡的越久,肖遥脑子里想的东西也就越多。

    不知不觉,山洞外面的雨,已经缓缓停了下来。

    “我们现在是不是该离开了?”雪蛟问道。

    “不着急,还是等师父醒过来吧。”猿魔说道。

    小白踌躇道:“若是这样,那些仙族追上来,我们岂不是无处可逃了?”

    猿魔没有说话。

    雪蛟似乎明白了猿魔的意思,看了眼小白,笑着说道:“其实,那些仙族固然可怕,但是同样的,剑神山中同样可怕,我们若是不想遇到那些仙族的话,最明智的做法,就是选择继续深入剑神山,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所面临的危险,并不比面对那些仙族少多少。”

    小白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只是不知道魔神大人现在如何了。”猿魔叹了口气说道。

    这还心心念念的呢。

    其实不单单是猿魔,雪蛟小白,也都有些担心此时血雾魔君的情况。

    虽然他们认识血雾魔君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对方,非常适合做朋友!

    光是这一点其实就已经足够了。他们来到西魔界,原本就是势单力薄的,可即便是这样,依然会有一些魔族愿意将自己和他们绑在一起。

    在这个时候,凡是施手帮过他们的魔族也好仙族也好,都应该牢牢记在心里。

    这个世界上喜欢锦上添花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哪怕是一万个锦上添花的人,也比不上一个愿意为你雪中送炭的人。

    这个道理,肖遥以前不知道说过多少次。

    雪蛟和小白,都算是可以能背的滚瓜烂熟了,毕竟这些话,即便是到了魔界,肖遥也没少说。

    他们觉得,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不管肖遥做什么,都能有很多强有力助力的原因。

    这个时候,肖遥还在思索着,自己是不是该好好探寻所谓的“道”。

    太极阴阳,是否就意味着所谓的大道?

    但是道,又是什么呢?这似乎很难用言语去阐明,最多只能将这个字跃然纸上,除此之外,就没有办法表达什么了,毕竟所谓的道,实在是太广义了,人道,天道,大道……

    以前肖遥经常说的是,所谓的道,便是自己。

    我自己,活在这世间,能捕风,能撼山,能擒天,便是道的体现。

    可现在面对自己体内的太极阴阳图,这样的话,他是真的说不出来了。

    老子的《道德经》中经常提起一个观点,道便是不争。

    若上善若水,水利于万物而不争。

    这一句话的意思其实也很简单,水的存在,便是最大的善,天地万物都离不开水,可你何曾见过水站出来说这都是自己的功德呢?当然了,对于这一番话,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不过肖遥的观点就是这样。

    孔子说,道便是真理。

    这也是他为何没有什么所谓的著作权的原因。打个最简单的比方,《论语》也只是孔子学生们的上课笔记,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要写一本什么书,让自己声名大噪。就像当自己长发飘然的时候,他不会认为这凤是自己的,更不会想着要给风加一个私有的著作权,更不会因为这一阵风感到多么的骄傲,多么的自豪……

    肖遥越想,就越觉得复杂了。

    “领悟了这道,是不是就算是领悟了所有呢?”肖遥心里盘算着,毕竟道家长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逐渐的,在肖遥心中,对道似乎形成了一个朦胧的轮廓……

    猛然间,肖遥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闪过一道金光。

    他缓缓坐了起来,雪蛟小白猿魔自然也都立刻看了过来。

    在肖遥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在这个时候,雪蛟小白他们根本就看不透肖遥脸上的笑容意味着什么。

    等到很久很久之后,他们才逐渐回过神来。

    这一次,才是肖遥来到仙魔妖三界后,最大的一场蜕变。

    那样的笑容,是自信,是对自己的认可。

    高度认可!

    笑容中,也有自己的骄傲……

    他缓缓开口,轻声说道:“我不是仙,不是魔,更不是妖。”

    猿魔愣住了。

    他觉得,肖遥这么说实在是太过分了。

    大家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最可爱的魔族吗?

    你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打算脱离出去了?

    “我是人。”肖遥继续说道。

    “主人,咳咳,咱们不是已经脱离俗世,进入魔门了吗?”小白小声说道。

    他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暗示着什么。

    “天地万族皆为民,唯有人族敢称皇。”肖遥平淡说道。

    山洞外,一声霹雳!

    肖遥闭上眼睛,感悟着体内的人皇经。

    虽然这一番话,他自己也不是很明白到底什么意思,但是这是人皇经中的话。

    在看到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心中便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等到说出口的时候,仿佛引起了天地共鸣一般。

    他开始静下心,思索着一个问题。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下意识认为,仙魔妖三族,都是凌驾在人族之上的存在了?

    为什么……人族就要比仙魔妖三族弱小呢?

    凭什么,那些仙魔妖,都要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模样,俯视着人族呢?

    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

    毕竟你们仙族,不都是人族的模样吗?

    你们魔族,不也喜欢幻化成人族的模样吗?

    哪怕是那些还没见到的妖族,不也以进化到人族模样,而骄傲吗?

    你们……这算不算沐猴而冠呢?!

    肖遥笑的更开心了。

    他忽然开始明白,为什么在自己生活的那个世界,没有所谓的仙门了。

    大概就是因为,所谓的仙族,早就发现人族的可怕性,害怕了吧?

    剑神山,一片安静祥和。

    仿佛这里便是一处世外桃源。

    可真正了解这里的人都知道,这里到处充满了危险。

    血雾魔君衣衫褴褛,一路披荆斩棘,想要抢在仙族之前找到肖遥猿魔等。

    可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找到肖遥他们留下的任何踪迹。

    “我找不到他们,那些仙族应该也找不到他们,只是希望,猿魔没有带着他们太过于深入……”血雾魔君眼神中满是担忧。

    他抬起脑袋,目至远方,可目光却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一般。

    剑神山给血雾魔君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给他蒙上了一层黑布,让他看的不够透彻,像是遮蔽了什么。

    “好在,这里地势复杂,而且,神识根本没有办法动用,想要躲在这里,并不是什么难事。”他心里暗暗想着。

    忽然,前方传来了一声巨响。

    他眉头一皱。

    在不清楚到底是仙族还是肖遥等魔族发出的动静后,他快步朝着前方赶去。

    等到了跟前,他看见前方一片雾气升腾,而且能量暴动。

    “是有一场战斗?”他心里念叨了一句,却不知道是否还继续前行。

    他继续选择靠近。

    终于,眼前浮现了几道身影。

    “仙族?!”血雾魔君瞳孔骤然收缩。

    猛然间,一股气浪翻腾而来。

    位于正前方的一位仙族,拼死抵抗,运起体内所有仙力。

    然而,那无形的气浪,仿佛暗藏着无数把利刃,将那个仙族的身体彻底搅碎。

    剩下的那些仙族,赶紧四散奔逃。

    血雾魔君看到这一幕,彻底傻眼了。

    “好像……很可怕的样子啊?”他小声说道。

    前面,又传来了一声声怒喝。

    “仙族,欺人太甚!”

    “当真要置我许狂歌于死地吗?!”

    “我躲进大荒古地,你们追?!”

    “我躲进剑神山,你们还追?”

    “是不是要让我无处藏身,是不是非得让我彻底消亡,你们才甘心?”

    “你们……凭什么!”

    “我有一剑,可诛群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