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 追还是不追
    肖遥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自己一定要把握住。

    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帝血珠的真正用途,但是能够让仙族魔族抢破头,那就一定是好东西,而且他的直觉也告诉他,这帝血珠,绝对有必要抢过来,哪怕其中的风险很大!

    看到肖遥朝着那山洞冲去的时候,那些魔族仙族也都是脸色大变。

    “宵小怎敢!”

    “滚开!”

    一声声怒吼,气势如同排山倒海一般。

    倒是黑象魔君不慌不忙,只是冷哼了一声,说道:“诸位莫急,那山洞中气场太强,剧烈罡风即便是我等,都难以抵抗,更何况,他只有魔兵修为?”

    听到这,那些仙族魔族也都松了口气,眼神中也重新写满了冷漠。

    在他们看来,肖遥这样的行为,无疑就是在自寻死路。

    所以,他们甚至都不打算去阻拦对方,一个个眼神冷淡,想看着肖遥送死。

    原本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打算孤注一掷的小白和雪蛟,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自己似乎都没什么事情做了。

    一股淡淡的忧伤将两人笼罩起来。

    麻蛋,不是说好有任务的吗……

    “师父,别进去!”血雾魔君忽然大声吼道。

    之前那些仙族和魔族的议论声,他自然也听得真切,当下心中很是着急。

    其实即便那些仙族和魔族不议论,他也能猜到一二,这些仙族魔族都没有进入那个山洞里去拿帝血珠,其中一定有古怪。

    毕竟他们能为了帝血珠打得不可开交,就不可能等到现在不动手。

    而且,仙族魔族一直以来都是对立的,哪怕黑象魔君他们这些魔族,想要给仙族做狗,但是仙族却不一定能看得上他们,所以两边绝对不可能是同一时间来到这个地点,听之前黑象魔君说的话,似乎他们是先到的,仙族后面才到,这中间的时间,黑象魔君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进入山洞去将帝血珠拿出来呢?哪怕只是稍微动一下脑子,都能想到这山洞存在着古怪。

    “闭嘴!”黑象魔君大怒。

    黑雾魔君转过脸,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命令我?”

    虽然大家都是魔君,但是,相对而言他们也算是站在对立面的。

    自然而然的,他也不需要给对方留什么面子。

    肖遥站在洞口停了下来。

    他转过脸看了眼血雾魔君,给对方递了个眼神,意思就是告诉对方,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但是以血雾魔君的理解能力,似乎还想不到这些。

    肖遥的目光也重新放到了山洞上。

    他低下脑袋,看了眼胸口的那块血玉。

    他觉得,山洞中的气息,和血玉中的气息似乎非常想象。

    紧接着,他惊愕的发现,脖子上的那串血玉,此时正在慢慢融化。

    一滴一滴,往下滴落,如同鲜血一般。

    然而,那些如血一般的液体,并没有真的滴落到地上,而是汇聚到了一点点红光,全部融入到了山洞中。

    “不好,那小子有古怪!”黑象魔君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虽然他在应付自己的对手,可他的注意力同样也放在肖遥的身上。

    哪怕他之前认为,肖遥根本不可能得到帝血珠,可此时,事情的发展,正在朝着没办法解释的方向狂奔而去。

    “给我回来!”看到黑象魔君想要冲过去,他的对手怒吼了一声,一巴掌拍过去。

    “……”黑象魔君简直要被气疯了。

    他觉得自己的对手,那位同样只有仙将实力的仙尊,简直就像脑子坏了一样。

    难道真的要让那个混蛋渔翁得利吗?

    不过,他似乎也低估了对方。

    那位仙尊在拦下了黑象魔君后,同时喝道:“去阻止他!”

    其实大家打的算盘都是一样的。

    而且他们想的也都一样,不能放走自己的对手,否则劣势将会更大。

    血雾魔君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从现在的角度看,局势对肖遥而言似乎是有利的。

    于是,他一边缠着对手打斗,一边朝着肖遥的位置靠拢。

    大有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不对,那个混蛋也是魔族,娘的,这是他们的诡计!”一位仙族怒吼了一声,愤怒不已,也火力全开,想要将自己面前的魔族对手给斩杀掉。

    此时此刻,站在山洞口的肖遥,忽然发现,那山洞中的气场,此时似乎也在慢慢发生变化。

    有两股力量正在搏斗,正在相互抵消。

    “有戏!”他心里念叨了一身。

    等确定山洞内的气场彻底抵消掉后,他几乎没有半点的犹豫,立刻冲进了山洞中。

    就在他冲入山洞中的时候,一道红光已经朝着他的胸口撞了过来。

    红光窜入了他的身体中,却也将他从山洞中撞飞了出去。

    肖遥的身体哪怕非常强横,可也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结结实实摔在地上,连续吐了好几口血,一股强有力的能量,正在体内如同一条疯狗一般窜动着。

    “主人!”

    雪蛟和小白赶紧冲了过来。

    “不要,帝血珠,在那小子的身体里!”黑象魔君这个时候再也沉不住气了,发了疯一般,朝着肖遥的方向冲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血雾魔君忽然横在了中间,将对方给击飞出去。

    同时他转过脸,对猿魔小白等说道:“赶紧将师父带走!”

    “那你……”

    “先甭管我,他们还杀不掉我!”血雾魔君自信说道。

    猿魔当机立断,将肖遥抱了起来,狂奔而去。

    雪蛟和小白,则是联起手来,边退边阻,以来断后。

    黑象魔君死死盯着血雾魔君,怒道:“血雾,你当真要阻我?”

    “呵呵。”这就是血雾魔君的回答。

    黑象魔君越发愤怒,魔力不要钱一般朝着血雾魔君灌去。

    血雾魔君冷笑了一声,不以为然,等到黑象魔君冲到跟前,他忽然提气怒喝了一声。

    “滚!”

    悬起,一拳重重砸在了黑象魔君的身上。

    当拳头即将落下的时候,黑象魔君不以为然,觉得自己只要稍微往后拉扯一段距离便可以轻易闪开。

    然而,当他真的选择往后拉扯的时候,却忽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小瞧了对方的实力。

    那拳头就好像已经预判好了一般,一往无前,还是落到了他的身上,将他击飞了出去。

    “怎么可能……”那一拳之威,也是黑象魔君之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躺在地上后,气血还在翻涌,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

    那些仙族,此时也都是面露惊愕之色。

    “这是……武技!?”

    魔族对武技知之甚少。

    但是仙族,却能一眼看出来。

    他们实在是有些不敢相信,魔族竟然也能掌握武技,那一拳看上去着实霸道啊!

    那些还有仙将实力的仙尊,此时也忍不住思索着。

    即便是自己挨上了那一拳,下场也不会太好吧?

    哪怕只是简单想一下,他们都觉得浑身上下透露出了一股寒气。

    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已经想好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带回仙界。

    在他们看来,帝血珠固然重要,但是魔族掌控武技的消息,甚至是帝血珠落到魔族手中还要可怕!

    那些仙尊仙将,此时已经有了危机感。

    这时候,血雾魔君已经选择逃之夭夭了。

    他知道自己展现出来的武技已经引起了仙族的重视。

    现在也就是那些仙族还没有回过神,等到他们回过神的时候第一时间事情断然就是联起手来斩杀自己。

    终于黑象魔君等一干魔族……

    他并不觉得对方会站出来帮自己抵抗仙族!

    所以,溜之大吉,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那些仙族和魔族,自然是穷追不舍。

    血雾魔君边打边退。

    就是为了给猿魔足够的时间撤退。

    过程中,血雾魔君也受了不少伤。

    他现在反复思忖着,自己是该跟上猿魔的脚步,朝着同一个方向进发,还是应该分散开,朝着另一个方向逃窜。

    但是很快的,他就察觉到,前方的猿魔似乎慢了下来,好像是受到了阻拦。

    “不好!”血雾魔君眼神骤然收缩,此时,猿魔等魔的逃跑方向也发生了变幻。

    不再是原路返回了,而是朝着南方冲去。

    “哪里是……剑神山?”血雾魔君瞳孔骤然一缩。

    当下他也没有任何迟疑了,同样朝着剑神山窜去。

    “特娘的,有本事,你们就继续追,大不了,都死在这!”他心里念叨着……

    另一边猿魔也很无奈。

    他和雪蛟小白,已经遭到了围追堵截。

    前方,北方,都有追击。

    除了朝着剑神山方向逃窜外,已经没有选择了。

    让他感到无奈的是,那些锥柄中赫然还有他们的魔族。

    只是此时猿魔已经顾不上埋怨了。

    之前在路上,血雾魔君反复和他们强调了很多遍,剑神山非常危险,一定不能靠近,更不能攀登。

    可现在,猿魔已经无路可跑了。

    除了前往剑神山,别无他法。

    进了剑神山,九死一生。

    但是如果不进剑神山的话,那就是一个死局!

    察觉到肖遥血雾魔君等魔族的逃窜方向,那些仙族和黑象魔君等也都停了下来。

    “这些家伙,疯了吗?竟然选择进剑神山找死?”黑象魔君脸上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魔君大人,我们追还是不追?”一位魔将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