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帝血珠
    血雾魔君口中所说的采药圣地,位于大荒古地的北部。

    那是一个叫剑神山的地方。

    而现在,肖遥等人,则是位于大荒古地的西部。

    其中路程,虽然不是很远,但是大荒古地实在是太大了,他们狂奔起来,也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其实这里所谓的东南西北,也不是很全面。

    真正的最北面,最南面,即便是魔神和仙帝妖皇都不知道。

    更不要说他们了。

    所谓的东南西北也不过是相对而言的。

    至于那座山为什么要剑神山,是因为那座山峰的形状看着就像是一柄直接灌入土中的剑。

    巍峨,磅礴。

    然而,在剑神山上也有很多未知的危险,所以,即便是去剑神山采药,也只是在外围,根本不敢轻易涉足剑神山。

    否则,当真是站着上去躺着下来了。

    更大的可能是下都下不来。

    那里,也算是大荒古地的禁地之一,曾经有数十位具有仙将实力的仙族前往,想要谈清楚剑神山的秘密,其中还有不少仙兵,然而都是一去无回。

    这也给剑神山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面纱下的那张脸,也是狰狞可怖。

    一个月后,肖遥等魔终于来到了采药圣地,剑神山。

    在这周围已经活跃了不少仙族。

    魔族很是少见。

    肖遥也有些皱眉。

    显然他们在这里,是没有任何优势的。

    虽然说大荒古地非常和平,仙族魔族不会爆发什么战争,可那也是有原因的,毕竟不管是仙族还是魔族,在大荒古地,顶天了都是魔将仙将的实力,在这里战斗,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而且,死在这里,都没有同族知道,只能暴尸荒野。

    在大荒古地,仙魔两族也是是实力相当。

    所以这也有了不成文的规矩,在大荒古地,仙族魔族不发动战争,可如果是在魔族或者仙族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这样的条令也不过只是一纸空谈了,谁会真的当回事呢?反正,真的被弄死了,也不会有任何消息传出去。

    仙族也好魔族也好,死在这里,都没有办法追究责任,只能吃下一个哑巴亏。

    “我们得绕开前面的路,走到剑神山的背面。”血雾魔君停下来说道。

    “不至于吧?”猿魔小声问道。

    血雾魔君笑着说道:“如果仅仅只是我们的话,当然不至于。”

    说到这,他眼神又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猿魔恍然大悟。

    确实,仙族的悬赏出来后,肖遥已经成为了仙族最想弄死的魔了。

    倒不是说他们有多么的狠肖遥,但是毕竟肖遥身上有那么多的悬赏。

    所以,肖遥对那些仙族而言,就是一头肥羊了,将这只肥羊宰掉,他们能得到的实在是太多了,肖遥只有魔兵的实力,仙族肯定也是知道的,这瞒也瞒不住,魔兵的实力,悬赏却远超一位魔君,换做任何一个仙族,都会为之心动。

    肖遥压力很大。

    他第一次觉得,身价太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躲开吧,哎。”肖遥叹着气说道,“忽然觉得,我这是深入虎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血雾魔君笑着说道,

    “这虎子就算是真的掏出来了,也是给你们魔族掏的。”肖遥没好气道。

    血雾魔君讪笑了一声。

    道理,似乎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放心吧,魔族不会亏待你的。”血雾魔君说道。

    他也尝试着用这样的方式安抚着肖遥的情绪。

    肖遥瞥了他一眼,眼神颇为复杂。

    “魔君大人,您这个时候还是不要说这样的话好,毕竟,我都已经被逼到大荒古地了。”

    血雾魔君笑的更加尴尬了。

    “不过我这个人还是挺记仇的,别人欺我一下,我总想着将对方给弄死。”肖遥笑着说道。

    虽然说出这番话时候肖遥始终保持着微笑,但是猿魔血雾魔君等都感觉到了肖遥一瞬间所迸发出来的杀机。

    顿时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杀他们。”血雾魔君笑着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又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们没有将那些魔族清理干净呢?”

    “我们倒是也想,但是,真要清理他们的话,魔族首先就会爆发内战,你觉得,仙族会放过这个机会吗?而且,魔神大人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我们只能暗地里较量一番,扳一扳手腕,都放在明面上来一场搏杀,没可能的。”血雾魔君解释道。

    肖遥恍然大悟,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了。

    血雾魔君选择的另外一条路,确实非常绕,而且路也很难走,不过为了小命,肖遥倒是也没什么一剑。

    剑神山,确实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

    换做大荒古地任何一个地方,其实他们都不需要绕着仙族走,偏偏是这里……

    “嗯?”忽然,最前面带路的血雾魔君停了下来。

    肖遥雪蛟他们自然也都下意识停了下来。

    走到血雾魔君前面刚想问一句,却发现前方传来了一阵阵破空巨响。

    “前方有战斗?”肖遥问道。

    血雾魔君点了点头。

    “大概有两个仙将,十来个仙兵,另外还有三个魔将,六个魔兵。”血雾魔君说道。

    其实在大荒古地想要感知前方,是非常困难的,这里对神识也具有一定的压制里,可不敢怎么说,血雾魔君都是一位魔君,哪怕现在只有魔将的实力,但是神识的感知力比起一般的魔将还是要强很多的,而且现在距离这么近,他知道前方的情况,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猿魔凑上前,问道:“那我们得上去帮忙啊!”

    血雾魔君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先过去看看吧,但是要小心,虽说他们现在还在打斗,顾不上我们,可也难保有一两个闲着没事的,尽量收敛自己的气息。”

    肖遥点了点头。

    跟在血雾魔君的身后,前行了数百米,绕开了一片密林。

    在一片深潭的边上,一群人正战斗在一起。

    “原来是他们。”血雾魔君眼神骤然收缩。

    “谁啊?”肖遥好奇问道。

    “其中有位魔君,我认识,不过,他也是主张和平的。”血雾魔君正色说道。

    肖遥一拍大腿,笑着说道:“那我们还等什么,走呗!”

    “可是,他们也是我们魔族的。”血雾魔君犹豫不决道。

    肖遥吃惊了。

    他没想到,在这个问题上,血雾魔君竟然会有这么复杂的想法。

    他看着血雾魔君,沉吟片刻,问道:“所以你打算上去帮忙?”

    血雾魔君想了想,说道:“毕竟大家都是魔族。”

    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那你等会再去,等我跑远一些。”

    他承认,血雾魔君的想法,还是有条理的。

    就像两国开战,你和赵三的关系不管多么恶劣,但是现在敌军打了过来,赵三陷入危险,你不可能还想着先让敌军将他弄死。

    一码归一码。

    但是肖遥不乐意。

    看着血雾魔君费解的神色,他冷笑着说道:“你将那个什么魔君救下来,对方仗着魔多,肯定会来打我的主意,我不可能束手等死,所以,你还是等我跑远一些,再上去帮忙吧。”

    血雾魔君明白了肖遥的意思,一时间也陷入了两难。

    “魔君大人,在我看来,咱们不需要帮。”猿魔忽然开口说道。

    血雾魔君有些诧异。

    肖遥,小白,雪蛟,他们说出这样的话,血雾魔君都不会感到多么诧异。

    毕竟,原本就该如此。

    但是猿魔说出这样的话,就让他感到匪夷所思了。

    “我觉得肖遥说的对,仙族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同样是我们的敌人,而且,我很好奇,对方明明是主张和平的,却能和仙族争斗起来,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说不定就是争夺什么东西,他们的实力若是想要逃跑,也不可能被留下的。”

    血雾魔君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无奈说道:“那我们绕开他们?”

    “自然!”猿魔正色说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吼。

    “血雾,快来帮忙,杀掉这些仙族!”

    说话的,是一只黑袍男人。

    “还被发现了……”血雾魔君满脸无奈。

    “那就是你说的魔君?”肖遥问道。

    其实这问的也是废话。

    如果对方只是一个魔将或者魔兵的话,对血雾魔君的称呼,一定是魔君大人。

    血雾魔君点了点头:“他是黑象魔君,由巨石所化,蛮力惊人,但是和轮回魔君走的比较近。”

    “血雾,你还在等什么,赶紧杀了这些仙族!”那黑象魔君,这个时候又吆喝起来。

    血雾魔君忽然说道:“黑象,哪怕你们打不过,跑还是没问题的话?你们赶紧走不就行了?再说了,你们不是一直想要当仙族的狗吗?怎么先咬起来了?”

    肖遥也竖起耳朵听着。

    他对对方的答案,也非常好奇……

    “这些混蛋,想要和我们抢帝血珠!太不要脸了,明明是我们先找到的。”黑象魔君骂道。

    “嗯?”血雾魔君脸上表情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里,竟然有帝血柱?

    此时,正在与黑象魔君交手的一位仙族,勃然怒道:“帝血珠原本就是我仙族重宝,岂容魔族宵小染指?该死!”绝品强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