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魔族无大能?
    云波滚滚,如水奔腾。

    一道柱状天雷,从天而降,朝着趴在地上的肖遥灌了过去。

    肖遥躺在雪地上,已经想要放弃挣扎了。

    仙将之威,果然不容小觑……

    就在这个时候,化作雪狼的小白,又一次扑了上来。

    “主人,躲开!”小白歇斯底里怒吼着。

    “哼,孽畜,滚!”仙将冷笑了一声,一巴掌便朝着小白拍了过去。

    这一巴掌,将小白直接拍飞了。

    “吗的,我说了多少遍,打狗也要看主人!”肖遥原本都要双手离开键盘放弃挣扎了,可是看到这一幕,胸口怒火再次腾腾燃烧,他用玄铁剑支撑着身体,再次吐出一口血,运起鬼门秘术。

    以前在地球在灵武世界,鬼门秘术都算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

    但是现在自己已经进入了魔门,体内的灵气已经蜕变成了魔力,他也不知道,鬼门秘法在这个时候到底还能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就在运起鬼门秘法的时候,肖遥手中的玄铁剑,忽然光芒暴涨,雪原中,千丝万缕的气机,涌入玄铁剑中。

    剑气,冲天而起!

    那个拍飞小白,还打算冲上去将小白彻底诛杀的仙将,忽然停下。

    他转过脸,看着肖遥,满脸骇然。

    “都撤退!”仙将忽然怒吼了一声,身体快速往后飞驰而去。

    那年轻男子和长裙女子,这个时候似乎还有些回不过神。

    与此同时,肖遥手腕翻转,这一剑,蕴含天地之势,内含滚滚天威,可落千里。

    一剑落下,仙将冲上去,挥袖成罩,将自己的两个弟子笼罩其中,一退再退。

    然而,他的速度,比起剑气,似乎还要慢一些。

    这一剑,破开天地,天地对应,出现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同时落到仙将身上。

    仙将惨喝了一声,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狠狠砸落在地。

    身下,鲜血斑斑。

    他再一挥袖,那一男一女弟子,也都从袖子里飞了出来。

    “抓住这个机会,斩杀他!”仙将到底是仙将,之前肖遥那借助鬼门秘法的一剑,哪怕硬生生抗下,却只是脸色泛白,气血受阻,并未受太严重的伤。

    然而,下一秒,他身上的肌肤又开始龟裂。

    他立刻盘腿而坐,运起体内仙力,在他的肌肤表面上,抹上了一层神光,原本龟裂的肌肤,正在慢慢愈合。

    肖遥心中一沉,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冷。

    “特么的,这老东西,还真是够能抗的……”肖遥心里念叨了一句。

    那仙将,又开始嘶吼起来。

    “快点去杀他!他那一剑,最起码也得将他体内魔力榨干,这是绝好机会!”

    那一男一女,当下哪里还敢迟疑,赶紧化作神虹,朝着肖遥飞去。

    其实,年轻男子和长裙女子,此时已经是满心骇然了。

    他们也没想到,一个魔兵的实力,竟然可以如此强大。

    一剑之威,竟然逼得自己家尊上不得不透支体内仙血来抵抗。

    也幸好听尊上说对方不可能再次挥出那一剑,否则,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继续冲上去受死了。

    这也给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冲击力。

    原本在他们看来,所谓的魔兵,完全可以任由他们宰杀,可现在看来,眼前这个年轻的魔族,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太多。

    眨眼间,用诡异的火斩杀了吴浩师兄。

    接着,又用一剑重创尊上。

    虽然,对方是打了尊上一个出其不意,可是对方的实力,已经暴露无遗。

    就是比他们强大!

    收起轻视之心,两人看着肖遥的眼神已经变得无比谨慎了。

    对方的实力,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肖遥脸色苍白,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那两个仙兵,脸色越发难看。

    小白已经朝着这边扑了过来,却被那个女子一鞭子再次抽飞出去。

    “滚!”女子贝齿轻启,一字如剑。

    两人速度,丝毫不慢,已经到了肖遥跟前。

    小白继续冲来,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那两个仙兵来到跟前的时候,原本脸色苍白的肖遥,逐渐变得红润。

    他抬起脑袋,看着两道神虹,似笑非笑。

    看到肖遥脸上的诡异笑容,年轻男子和长裙女子都是陡然一惊。

    “不好!有炸!”他们脑海中同时浮现出这样的想法。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漫天冰火,落!”以肖遥为中心,方面五十米,所有雪花,都变成了一小簇冰火落下。

    漫天无尽!

    “师姐,快跑!”年轻男子拿出玉箫,用仙音来抵挡那些鬼火,仙音逐渐汇聚,形成了一层薄薄的屏障,将那些又雪花幻化而成的冰火隔绝在外,可不到片刻,那层薄薄的屏障上,又出现了不少裂痕。

    “师姐,快用仙尊真宝!”年轻男子大声说道。

    长裙女子犹豫不决。

    “师姐,我这仙乐撑不了多久,你再不用,我们都得死在这了!”年轻男子气得不行,那先尊重宝确实珍贵,可此时不用,难道准备送给敌人?

    女子想起了之前吴浩死时候的惨状,不由一怔,赶紧从袖口中取出一面镜子。

    看到那面镜子,肖遥便皱起了眉头。

    哪怕他不知道那面铜镜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也能感觉到依附在那面铜镜上的仙威。

    “好东西,绝对是好东西。”肖遥想着。

    长裙女子手一挥,一滴晶莹状的金色血液滴落在铜镜之上。

    “畜生,今日逼我用仙尊真宝,还浪费了一滴仙尊精血,若是让我抓住你,我定当要拿你魔魂炼器!”女子咬着牙,怒道。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之前的仙气飘飘。

    这狰狞的模样,和魔又有何区别呢?

    当那滴仙尊精血滴落在铜镜之上时,一道金光从铜镜中射出,金光所及之处,雪花板的奇异火种骤然消失。

    金光维持了十秒钟的时间,漫天的奇异火种,便全部消失了。

    “怎么会……”肖遥吃了一惊。

    他知道那铜镜不简单,却没想到竟然如此可怕。

    就在这时候,那女子又用铜镜对着肖遥照了过来。

    肖遥脸色大变,身体快速后退。

    “还想跑?”那女子落于一块云巅之上,冷笑一声,手中铜镜爆发出的精光,照耀在一块雪地上,顿时那块雪地全部化作水雾,彻底消融。

    肖遥的速度再快,也不如那铜镜中的金光照耀的速度快。

    就在那道金光即将照耀在肖遥身上的时候,忽然一声鸟啼,一道白影从天而降,挡在了那道光柱上,随着凄厉一声惨叫。

    一只雪鹰,同样变成了水雾,彻底消散。

    肖遥抓住这个机会,改变了之前的方位,躲过了一劫,心有余悸。

    光柱再次袭来,又是一只雪兽奔赴而来,替肖遥当下光柱,哪怕只能挡下一息,也足以让肖遥再次改变方位了。

    “混账,混账!”肖遥看着那一只只雪兽为自己当下光柱,顿时怒火中烧。

    他身上杀气再次暴涨,魔力不见枯竭。

    之前他就已经发现了,虽然已经运起了鬼门秘术,可却并不是增强自身的魔力,只是让玄铁剑的剑气增强数百倍,和在那一剑过后,玄铁剑的剑光便黯淡了下来,只有在玉葫芦中重新蕴养恢复气息,至于要蕴养多久,现在还不得而知。

    肖遥速度飞快,最后拖着一串黑影,落于云巅之下,一拳头砸落在那仙女的身躯上。

    这一拳,将仙兵从云巅上砸落,一只鸟兽想要趁此机会帮肖遥吞吃仙兵,可刚靠近,就被一柄兵刃斩杀。

    “师姐,我来助你!”年轻男子再次吹动玉箫,周围升腾起无数兵刃,全部汇聚在一起,朝着肖遥砸了过来。

    肖遥运起体内魔力,不退反进,一拳砸下去,砸碎所有兵刃。

    “给我去死!”他咆哮着,将魔力融入涅槃拳之中,又将那年轻男子砸飞出去,可惜他现在的修为还不算稳固,对体内魔力运用不够娴熟,将魔力融入涅槃拳中,只是突发奇想,真正爆发出来的杀伤力并不是很强大,可肖遥却有信心,只要自己能够将这一切融会贯通,用魔力催动的武技,会强大数十倍。

    肖遥打算继续冲上去,远处却飞来了一根细丝,穿透肖遥手臂。

    细丝游荡了一圈,又回到了那个仙将手中的佛尘中。

    肖遥的身体从空中跌落,摔在地上,手臂上,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血洞。

    “你这魔族,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会御剑,还懂得招式,并非凭借魔族本性攻击,若是所有魔族都懂得技巧招式,我仙族,还有什么优势可言……你必死!”他咆哮道。

    肖遥躺在地上,裂开嘴笑了一声。

    “嘿嘿,你这老东西,是害怕了吗?”

    浑然无惧!

    仙将冷哼一声,一缕神光从拂尘中迸发而出,朝着肖遥灌落。

    肖遥刚站起身,又被一股无形的力结结实实按趴下。

    “我让你死,你敢不死?!”仙将咆哮不止,附近雪兽受到仙力冲击,全部被当场震死。

    远一点的雪兽,倒是还没有受到波及。

    肖遥头疼欲裂,眼睛眯成一条线,只能看见那道蕴藏杀机的神光,越发靠近……

    “砰!”的一声,一切戛然而止。

    一道红光,与那道神光撞击在一起。

    “老东西,仙将之力,欺我魔兵,当真觉得,我魔族无大能吗?!”火鸟魔君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