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 怨海水干
    当那道红光灌入肖遥胸口的时候,肖遥有一种,子弹穿胸而过的感觉。

    这种感觉,肖遥以前做杀手的时候还真体验过。

    记忆犹新!

    现在,同样如此……

    那种痛苦,是从一个点,分散到全身。

    仿佛神经和灵魂,都被一把竹签串在了一起。

    疼痛感,蔓延全身……

    不知不觉,肖遥编昏死了过去。

    可即便是昏死过去,他的意识也依然存在。

    仿佛有一颗种子,在自己的体内被播种下,并且扎了根。

    正在慢慢生长……

    等到肖遥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红光,瞬间,那双瞳孔都变成了红色,只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看到巨蟒还在自己身边,肖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多谢了。”该表达谢意的还是得表达一下谢意的。

    “呵呵。”巨蟒并不是很开心。

    肖遥挣扎着坐了起来,看着巨蟒,眼神好奇。

    他怎么觉得,巨蟒忽然有些不待见自己呢?

    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吗?

    巨蟒感受到了肖遥眼神中的好奇,犹豫了片刻,伸出手指了指肖遥的身后。

    肖遥回过头看了一眼,又转过脸看着巨蟒:“咋了?啥都没有啊!”

    说完这句话,肖遥的脑袋就像是被一把锤子砸中了一般。

    咦?

    啥都没有?

    之前可不是啥都没有啊!

    他重新转过身看着身后。

    你吗啊!

    神魔树呢?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个大的一棵树,现在说不见就不见了?

    “你饿极了,把神魔树吃了?”肖遥问道。

    “这个,应该问你吧。”巨蟒眼神中流露出的神色汇成四个字,便是生无可恋。

    肖遥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有些难以明悟了。

    “和我有关系?”肖遥问道。

    巨蟒怒道:“你少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之前神魔树就是缩小之后进入了你的身体里!”

    “我的身体里?”肖遥好奇问道,“那么大的一棵树,在我身体里?”

    说话的时候,他闭上眼睛,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赫然发现,在自己体内之前形成的那座山峰上,多了一颗参天大树……

    可不就是神魔树吗!

    睁开眼睛,就看到巨蟒很是幽怨看着自己。

    就跟被抛弃了的小媳妇似得。

    “咳咳,这个,我要是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信吗?”肖遥问道。

    巨蟒冷哼了一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将神魔树藏在自己的身体里,就是想要让我同样栖身在你的身体里,一直给你做保镖对不对?”

    肖遥一拍脑袋。

    之前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现在听巨蟒这么一说,他顿时恍然大悟。

    要这么说的话,自己还真是多了一个实力强劲的保镖啊?

    那自己,岂不是真的可以在魔界横着走了?

    “其实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肖遥小声说道。

    “行了,展露一下你的实力吧。”巨蟒说道。

    肖遥好奇问道:“怎么展露?”

    “屏气凝神,凝结出你的魔像。”

    肖遥想了想,开始尝试着调动自己体内新出现的那一股能量,很快,在他的头顶之上,便多了一只浑身漆黑的巨兽,狰狞可怕。

    “魔兵?还不错。”巨蟒轻轻点了点头。

    肖遥抬起脑袋,看着那个所谓的魔像,心里寻思着,这个和法相有什么就别吗?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被自己凝聚出来的魔像,似乎实力更加强大,而且,还有很强的自主战斗能力,只是他也有些蛋碎,难道,进入魔界之后,这就是魔界的战斗能力?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未免也太单调了吧?他尝试着用魔力去控制玄铁剑,却没想到玄铁剑响彻出了一道铜钟般的鸣声。

    “神兵鸣音?”巨蟒也有些吃惊。

    肖遥同样吃惊啊!

    特么的,这用魔力催动玄铁剑,威力竟然大涨?

    看来,这魔力不但可以代替所谓的剑气,而且,比剑气灵气都要强上很多。

    顿时他有一种发了发了的感觉。

    一剑祭出,横穿入海,片刻之间便将偌大的怨海全部搅动起来,波涛汹涌,海水倒灌。

    肖遥看到这一幕,也看傻眼了。

    “这是什么啊?”他下意识说了一句。

    巨蟒看了眼肖遥,说道:“你现在的实力,大概是在魔兵境界,不过,比魔兵要强大很多,或许遇到魔将,也有机会打一架,只是你现在对魔力的掌控还是太生疏了,好在这些都是可以慢慢娴熟起来的。”

    “魔兵……能和仙尊打一架吗?”肖遥问道。

    “呵呵。”巨蟒说道,“不要说仙尊了,即便是我,都能碾压你。”

    “不要说?即便?”肖遥试探着说道,“也就是说,你也不是仙尊的对手?”

    “可以这么说,但是,仙尊之下的仙将,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巨蟒说道。

    忽然,一股庞大的能量,从自己的胸口处,涌入大脑。

    肖遥头疼欲裂。

    “忍住,这是魔心给你的传承,能接受多少,就看你自己了。”巨蟒立刻说道。

    肖遥听到这句话,立刻稳定心神,承受着这些痛苦。

    在他的脑海中,无数画面滑过。

    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迅速,也全部涌入了他的大脑中。

    与此同时,肖遥身上的气息,也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等到肖遥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挂满了血痕。

    之前肖遥疼的不行下意识流了眼泪,却没想到流出来的都是血泪。

    简直跟瞎了一样。

    还在,视力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在接受了魔神的传承后,肖遥总算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刚来到魔界,接受魔种的,实力也就是魔种,只有继续往上攀爬,才能进入魔兵境界,魔将境界,后面还有魔君境界,以及魔神。

    仙界同样如此,一开始都是仙人,仙兵,仙将,仙尊,仙帝。

    妖界是妖民,妖兵,妖将,妖王,妖皇。

    有意思的是,在他接受的传承记忆中,竟然提到了一点。

    在同等境界下,妖族魔族,都不是仙族的对手。

    只有进入魔神境界,妖皇境界,才有资格和仙帝争锋。

    等于说,除非是进入魔神,否则,肖遥永远都不可能是仙界仙尊仙帝的对手。

    “特么的,这是天生就有短板啊……”肖遥欲哭无泪。

    “现在的魔界,还有几位魔神?”肖遥看着巨蟒问道,这些都是传承记忆中没有。

    新鲜了,他得到的一部分记忆都是来自忘川魔神的,忘川魔神早就在十万年前陨落了。

    他能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三位。”巨蟒说道。

    “那仙界呢?还是那四位仙帝?”肖遥问道。

    巨蟒点了点头。

    肖遥越发难受了。

    之前他对这些都不够了解,所以还有一股空前的豪气。

    但是等真正明白了一些之后,他才明白自己想要走的这条路,有多难。

    之前那个女仙尊,不就是说西瑶仙帝让她去的吗?

    那可是仙帝啊!

    是仙界真正的大佬啊!

    也难怪小和尚听到西瑶仙帝这四个字的时候就丧失了战斗**,不得不选择妥协。

    原来如此……

    即便是小和尚,也不可能和仙界大佬争锋啊!

    两者根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你的目标,是仙帝还是仙尊呢?”巨蟒问道。

    “不是仙帝,也不是仙尊。”肖遥忽然说道。

    巨蟒好奇。

    肖遥微微一笑,说道:“是仙界。”

    “……”一时间,巨蟒有些说不出话了。

    它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表达内心真实的想法。

    它觉得肖遥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是……它又觉得肖遥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非常平静。

    “对了,为什么我都已经入魔了,却还是没有丧失理智,变得非常嗜杀呢?”巨蟒问道。

    “……”巨蟒没好气道,“废话,入了魔界,就是那种滥杀无辜,天天喝血的怪物了?呵呵,那都是仙界的混蛋对我们的丑化罢了,也是,只有他们,才有机会去各个凡间晃悠,自然会将我们丑化。”

    肖遥点了点头。

    他也没想过为什么传承中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可能是魔界的常识吧。

    “你知道,什么是魔吗?”巨蟒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由天地幻化而成,不死不灭,却又质疑这天,质疑这地,被万界不容。”巨蟒吐了一下舌头,眼神中寒芒四射,“天道,仙界,都认为应该由他们掌控万界生死,但是我们偏偏不被他们管,你说他们气不气?他们气坏了,却又没有办法将我们全部屠杀掉,于是,只能将我们定义成魔。”

    肖遥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他抬起脑袋,望着灰蒙蒙的苍穹。

    “我明白了。”肖遥说道。

    “你明白了什么?”

    “原来,只要是想要,或者已经逃脱天道和仙界掌握的,便是魔。”

    巨蟒身体钻进了肖遥的胸口。

    盘旋在小山峰里那颗神魔树之上。

    它对肖遥说:“看来,你是真的明白了。”

    肖遥站起身,走进怨海。

    这一次,没有怨灵还想来牵扯他,而是纷纷避之不及。

    “我的命,谁也掌控不了。”肖遥走在怨海中,怒吼了一声。

    怨海之中,波涛四起。

    无数黑光,窜入肖遥体内。

    都落于那座小山峰之上。

    宣泄后,他目光平静,一步步,往前走着。

    这一日,怨海的水,终于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