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雕像的台阶
    在进入宫殿之后,肖遥忽然想起了非常重要的事情。

    他依稀记得。

    之前那个火鸟,在第一次和他交谈的时候,用的自称是“本君”。

    本君,难道不是魔君的自称?

    就像之前他遇到的那个女仙人,因为是个仙尊,所以嘴上一口一个本尊本尊的。

    他转过脸,看着宫殿外,那个火鸟,站在所有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前面,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那笑容,让肖遥忽然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坑了……

    等到宫殿的大门缓缓关闭,那群地中海才重新幻化出了本形。

    一个有一团黑雾组成的大猿猴,走到火鸟跟前,垂着脑袋。

    “魔君大人,您为何向那个人族小子隐瞒身份啊?”

    火鸟身上的火焰还在四处溅着,他的声音也变得尖锐了很多。

    “你当真以为,是我让他来的?”

    “嗯?”猿猴一愣,没回过神来。

    火鸟叹了口气,说道:“你还记得,忘川魔神吗?”

    猿猴脸上明显露出了恐惧的神色,除了恐惧之外,还有敬重。

    如果没有忘川魔神,他们魔族,恐怕早就在数万年前,被仙族彻底毁掉了。

    “当初忘川魔神陨落,在鸿蒙树第一层,也就是我们这里,留下了一缕神念,你可还记得?”火鸟问道。

    “记得……”

    “就是那一缕神念,让他来的。”火鸟忽然重新恢复人身,这一次是一个翩翩君子,皮肤白皙,只是那一双瞳孔中还窜动着两簇小火苗。

    “不过,魔君大人,您觉得,那个人族小子,算不算魔呢?”猿猴凑到跟前笑着问道。

    “不好说。”火鸟魔君说道,“何为魔,你知道吗?”

    “质疑这天,质疑这地,质疑诸神,质疑天道。被天道抛弃,被仙族抛弃,被天道不容,被仙族不容……”猿猴轻声说道。

    “或许他真的和仙界有仇,但是他始终没有将自己当成一个魔……”

    猿猴忽然笑了一声。

    火鸟魔君转过脸看着他,问道:“你笑什么?”

    猿猴噤若寒蝉。

    “行了,让你说就说,磨磨唧唧什么?”火鸟魔君颇为不悦说道。

    “我只是觉得好笑,不要说他,我们这些人,何曾真的认为,自己是魔呢?所谓的魔,不过是那些仙族,给我们留下的烙印而已,就像是给我们戴了一顶帽子,摘不掉的帽子。”猿猴说道。

    火鸟魔君也笑了一声,点了点头。

    “其实,仙和魔,并没有什么区别,无非只是一个概念问题,人族就认为,仙都是好的,魔都是坏的,都是该入地狱的,就像他们将流动的,饮用的,称之为水,而不是火,如果那个东西,就叫火,不叫水呢?扯远了……忘川魔神留下的那一丝神念,说过这座宫殿中便有通往怨海的通道……”

    火鸟魔君的话还没有说完,猿猴的脸色就大变了。

    “怨海?忘川魔神大人……希望他进入怨海?”

    火鸟魔君点了点头。

    “为什么啊!既然忘川魔君看好他,为什么还要将他置于死地呢?”猿猴很是不解。

    剩下的那些古怪生物也都凑了上来,皆是满脸困惑。

    “谁说,那里就是死地了?你们只知道,怨海中有无数怨念怨灵,但是你们何曾知道,怨海的另一端是什么?”火鸟魔君说道。

    “嗯?”猿猴问道,“怨海,还有尽头?”

    “魔神大人说有,那就一定有。”火鸟魔君脸上挂着微笑,说道,“而且,魔神大人还留下了一句令本君回味无穷的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就像魔君大人您一样,拥有不死之身,哪怕真的陨落,也会在很多年后浴火重生,那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吗?”猿猴问道。

    “差不多吧,好了,不说这些了,之前听那个魔灵说,这一次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一只雪狼,哈哈有些意思,先是来了人族的人,现在又来了雪原的雪狼,看来,咱们魔界,是真的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猿猴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魔君大人,听闻……当初忘川魔神力战仙族四大仙帝,最后神陨,却让仙族不得不签下契约,十万年内,仙族不得入侵我魔族,现在……还剩下多少年了?”猿猴问道。

    火鸟魔君脸上表情有些僵硬,深吸了口气,轻声叹道:“大概……还有三百年的时间了。”

    “三百年吗……”那些魔物,都露出了深思之色。

    “你们怕吗?”火鸟魔君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怕那些仙族不够我们杀!”猿猴咆哮了一声。

    苍穹之上。

    那只原本展翅的金乌,忽然抖了一下。

    仿佛是被一股巨大的威压给吓到了……

    进入宫殿之后,肖遥的内心就有些踌躇。

    他在揣测着自己在外面看到那一群家伙的身份。

    不管怎么想,都有些怪异。

    当宫殿的大门缓缓关闭的时候,眼前就有一种拉了闸的感觉。

    一片漆黑,漆黑的环境中,即便是有灵气在身,也是伸手不见五指。

    在漆黑的环境下,肖遥寸步难行。

    他忽然开口。

    “人族肖遥,拜见魔君大人!”

    “哗啦”一声,在宫殿的最上方,亮起了一个大火盆,被四根铁锁固定着。

    肖遥心里一惊,嘴里念叨了一句:“哎哟喂,这灯还声控的啊……”

    高级高级,惹不起惹不起。

    放眼望去,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雕像。

    初看雕像第一眼,肖遥不觉有什么,可多看几眼,肖遥忽然觉得自己的神识仿佛都被什么东西牵引住了一般。

    肖遥看着面前的雕像,神念仿佛也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仿佛置身于一个古战场。

    然而,还没看多久,肖遥的神识就重新回归了自己的体内。

    打量着面前的雕像。

    雕像大约有五十丈高,占据了整个宫殿的高度,一个站立的人形,可是五官却不相同。比如没有鼻子,只有一张嘴巴,两双眼睛,分别在额头和脸上,三对耳朵,堆积在一起,他的手臂很长,几乎和膝盖齐平,没有脚,两条腿的最下面,像是插在了一只龙马身上一般,可又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越看越迷糊。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生物……

    就在这个时候,他脑海中忽然响彻一个如洪钟般的声音。

    “放肆!”

    肖遥的双腿下意识弯曲,想要跪下,可他硬扛着,只是保持着一个膝盖弯曲的姿势,终究没有膝盖落地。

    肖遥诧异的看着眼前的雕像,心里想着,这个雕像仿佛能感应到自己心里的想法,对自己的猜测很是不满。

    雕像忽然开始转动起来。

    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带动着整个宫殿,都开始颤动起来。

    走远了的火鸟魔君等人忽然停下,注视着身后的宫殿,一个个表情愕然。

    “这小子,难道想要将本君的宫殿拆了?”魔君吞了下唾沫,小声说道。

    “魔君大人,我们要不要赶回去?”

    火鸟魔君想了想,摇了摇:“我还感受到了魔神大人的气息……算了,宫殿内的事情,我们一概不知,还是不要去问了。”

    说完,他便继续往前走着。

    眨眼间便消失了。

    猿猴等人继续跟上。

    宫殿中,肖遥盘腿坐在地上,看着那座雕像,转悠了半圈。

    在那座雕像的后面,是一个台阶。

    肖遥想了想,站起身迈开腿,顺着台阶,往上攀爬着。

    他觉得,既然这个雕像主动转过身用菊花对着自己,那肯定,不介意自己爬上去了……

    刚有这样的想法,雕像又开始颤动起来,显些将肖遥甩下去。

    “难道是不允许我爬?”肖遥吃了一惊。

    雕像立刻停下,算是用这样的方式否定肖遥的想法。

    “那就是对菊花两个字不满了……”肖遥叹了口气。

    这雕像,这么小心眼的吗?

    雕像又开始剧烈颤动。

    肖遥下意识选择飞行,却被一股能量狠狠按了下去。

    重重摔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好在没有受到什么太重的伤害。

    他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想起之前那个火鸟说过的话。

    不能在宫殿内飞行!

    无奈之下,肖遥只能站起身,重新攀爬那个台阶。

    他不知道的是,这台阶,只有雕像转动的时候,才会凸显出来。

    即便火鸟仙君在宫殿内住了数万年,也不知道这个隐秘……

    台阶明明只有五十丈,却让肖遥有一种走不到头的感觉。

    终于,他停了下来。

    仿佛是鬼打墙,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中。

    每当自己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眨眼间,又站在了最中间的地方。

    “法阵吗?”肖遥脸上露出了微笑。

    法阵结界……我还是很擅长的好不好!

    他盘腿,坐在台阶上,数着台阶,换算起来。

    不到一刻钟,肖遥重新站起来,心有定数。

    先走了三步,纵身一跃,跳过三步,再走两步,纵身一跃跳开四步。

    最后一个跳跃,肖遥仿佛脱离了某一个特殊的空间。

    耳边,海浪拍案。

    还有无数的鬼哭狼嚎,让人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