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定当相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就像是一个壮汉,蓄力许久,身上肌肉暴跳,怒吼了三千七百八十二声,将手中的巨石砸进了湖水中。

    结果,不要说水花了,连个屁都没有。

    当肖遥察觉到自己挥出去的如柱剑气,就这么被那个站在金色祥云上的女人轻描淡写化解时候,脑海中就有了这样的画面。

    对方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蔑视……

    甚至还有一些调笑。

    就像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奶狗,连路都走不稳,却作势要咬自己一样,人都会露出这样有趣和调笑的表情。

    这样的表情也如一根根针,扎在了肖遥的心上。

    在此之前,他知道这个女人的强大,甚至想过,对方的实力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抗衡的。

    可想象得到是一回事,真正感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现在的无力感也变得更加真实了。

    肖龙象和赵铁牛两人挣扎着爬了起来,死死盯着那个女人。

    剩下的那些修仙者,全部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按在地上,哪怕他们的心里一万个不情愿,却也有些无可奈何。

    宋逸霖南天远等人,也都是这副状态。

    他们很想现在立刻马上站起来,加入战斗,哪怕他们无法撼动对方,可最起码能够摆脱现在的困境。

    向自己的敌人俯首称臣,算是什么意思?

    这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一种莫大的羞辱。

    普通人对所谓的仙人或许有足够的敬畏,但是他们这些人,没有!

    他们走的这条路,就是仙路!

    他们的最终方向,也是成仙!

    既然如此,所谓的仙人,又凭什么值得他们俯首?

    现在的你,不过是将来的我罢了,不管他们以后到底能不能做到,能不能走到这一步,但是最起码他们心里的信念是什么的。

    更何况,现在这个女人还是他们的敌人。

    只要是敌人,哪怕是仙人又如何?

    宋逸霖的手指,已经抠进了土里。

    手指上满是鲜血。

    他们的胸膛,贴着地面,不停鼓动着,空气从口中吸入,又从鼻腔喷出,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重。

    肖遥再次站起身。

    几团奇异火种,跳动着火焰,朝着祥云上的女人砸了过去,这是肖遥第一次凝聚出这么具有吞噬性的火焰,他有自信,若是自己现在面对的对手是一个九重高手,都会直接被这团火焰直接吞噬。

    然而,那个女人打了个喷嚏,火焰就再次消失了。

    一阵冷风吹来,肖遥下意识打了个寒噤。

    现在还没到寒风刺骨的季节。

    即便真的到了,也不会给肖遥这么一个九重高手造成什么影响,可是现在他却察觉到了刺骨的冷。

    这种冷,并不是外界传递过来的,而是从灵魂深处升腾而起的。

    那个女人,眼睛始终看着肖遥。

    肖遥再一次怒吼,上身的衣服在这一刻也被罡风撕成了碎布条,一缕缕挂在身上。

    他拉着一股劲风,迎难而上,身体再一次凌空而起,体内灵气也再0一次疯狂暴涨起来,他的身体,在这个时候也在慢慢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皮肤下面似乎窜动着几只小老鼠一般,然后慢慢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团团具有爆发性的肌肉。

    他手中的玄铁剑,朝着女人的面门刺了过去。

    这一剑,足有破开天地的气势。

    明明气势十足。

    明明无可匹敌。

    却还是被那个女人一只手按了下来,连带着肖遥的身体,也再一次重重摔在地上,这一次,肖遥的身体摔落在地上的时候,还将水泥地砸出了一个大坑,以那个坑为中心点,延伸出数十条线,如同蛛网一般——看着触目惊心。

    水泥地上形成的裂缝交错着。

    肖遥挣扎着从坑里爬了出来,身上血肉模糊,脸上也烂了一大块,肩膀上的森百的骨头,都都已经显现了出来。先不说肖遥现在已经是个九重修仙者了,要知道,他在灵武世界的时候,他与体内元婴融合,形成了半仙之体。

    在加上体内的龙骨……

    可即便是这样,那个女人随手一击,也可以让肖遥如此之惨。

    可见这个女人到底有多么的可怕!

    看到肖遥重新爬了起来,那站在祥云之上的女人,脸上也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有点意思。”女人美目流转。

    听到这样一番话,肖遥并没有丝毫受到褒奖的感觉,反而,从对方的语气中,他听到的是一种不屑。

    无非是觉得,一只手没有按死一只蚂蚁时候的一种诧异。

    哪怕是半仙之体……

    哪怕是龙骨……

    哪怕是九重高手修为……

    哪怕!是不屑一切代价使用鬼门秘术,都抗不下这个女人的攻击吗?

    玄铁剑,奇异火种,一张张底牌被肖遥翻开。

    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轩辕九重,他也能够不借助任何外力将其斩杀。

    可是面对祥云上那个表情淡漠的女人,他却毫无还手之力。

    肖遥的内心已经被挫败感占据了。

    就像是一只荒野巨兽正在撕咬着自己的心脏。

    “我只是想要带走那个小姑娘而已,并不想伤害你,如果你再执迷不悟,我定日,便将你斩杀。”女人冷着脸说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本尊,本尊一一容忍,无非是看在你是那小姑娘父亲的面子上,不想她日后记恨我,若是你在挑衅,我必然将你等凡人全部诛杀,大不了抹去那小姑娘的记忆便是。”

    肖遥的身体一阵颤抖着。

    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并不是因为对方说要斩杀他们这些凡人,而是担心对方真的会抹去肖念念的记忆。

    “肖遥,别搭理她,咱们别让她带走念念便是!”肖龙象忽然说道。

    肖遥这才回过神来,挥散了心中的恐惧。

    确实,想要抹去肖念念的记忆,也是要在掳走肖念念之后的事情,可现在肖遥要做的事情,便是不让对方带走肖念念。

    所以,抹去不抹去记忆,并不是自己现在需要担心的问题。

    再一次,斗志昂扬。

    那个女人似乎也感受到了肖遥身上燃烧的斗志,她眼神一冷,嘴角微动,脸上如抹寒霜,目光如剑:“哼,不知死活的东西。”

    说完,她忽然握住拳头。

    刹那间,肖遥感觉周围的一股莫名能量,正在疯狂涌动,冲入自己的眉心,身体也鼓了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被充气的气球一般。

    他几乎能想象到,下一秒自己身体被撑爆的样子。

    就像是一个打满了气还在不停打气的气球。

    他还是能看见那个女人的脸。

    脸上满是对自己的讥笑。

    他想不明白。

    天上的仙人,都如同这个女人一般不讲道理吗?

    都和这个女人一样,视人命如草芥吗?

    都和这个女人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凭什么?就因为自己是凡人?所以她想要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想要带走肖念念就带走肖念念?

    苍天当真如此不公?

    不过,即便是死,肖遥也不会感到任何畏惧,胸腔依旧一股坦然。

    哪怕真的死,自己也算是死的其所。

    哪怕是死,他也不会允许别人将肖念念从他的怀中抢走!

    他环顾四周,发现肖龙象等人都和自己一样。

    还在趴在地上的那些修仙者,那些人的身体也都在不停胀大,从他们的脸上,肖遥看到了恐惧。

    显然,这些人没有办法做到像肖遥等人一样,坦然面对死亡。

    “这是我的事情,和他们无关!”肖遥怒吼着,声音却很小很小。

    哪怕是他自己,听的都不是很清楚。

    他不再平静了。

    如果真的只是自己死了,他无所谓,因为为了肖念念,哪怕真的是付出生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他没有办法看到这么多人都是为了自己死亡,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事情,可现在他发现自己不但没有还手的余地,甚至,连去歇斯底里的怒吼一声都做不到了。

    仙人之威,便是如此恐怖?!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再次出现了一道金光。

    除却金光,耳边还能听见一些古怪的声音。

    像是僧人诵经时候的梵语。

    声音响起的那一瞬间,每个人都仿佛被净化了一般。

    像是行走在漫无边际的沙漠中,原本口干舌燥,濒临死亡,却忽遇甘霖。

    如整个身体,都泡在了清泉中一般。

    那个站在祥云上的女人,也皱起了眉头。

    “佛界的人,也要插手吗?!”女人怒道。

    那道金光倾落而下,落在肖遥的面前。

    当金光散去,一个穿着金色袈裟的小和尚,摸着自己光秃秃的脑袋,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容。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串有婴儿拳头大小的佛珠,每一刻佛珠上,都刻写着一个肖遥看不懂的梵文。

    “阿弥陀佛。”小和尚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看着祥云之上的女人,“仙尊大人,这些人是我的好友,还请仙尊大人网开一面,放我故友。”

    那女人冷哼了一声,眯缝着眼睛看着那个金色袈裟的小和尚,问道:“我若是不愿意呢?”

    “那便玉石俱焚。”小和尚说完,伸出手,从袈裟里掏出一个金色的钵盂。

    “嗯?佛界的至宝燃灯金钵在你手上?哈,你们佛界还真是够大方的,这么宝贝的东西能借给你?”女人尽可能表现出不屑,可谁都看得出,她看着小和尚的眼神已经显得颇为忌惮了。

    肃然不知道那个金色钵盂到底是什么东西,可确实能给那个女仙人造成威胁。

    “所以,还请仙尊大人离去,今日之日,日后我定当相报。”小和尚收取笑容,声音骤然变冷。

    所谓的相报,或许也不是什么善报!绝品强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