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小白很伤心
    ,!

    刘纯是个非常不善于表达自己情感的人。

    同样的,她也是个温柔,简单的女孩。

    每一个了解这个姑娘的人,都很难对她产生什么敌意或者是不满,也正是因为如此,不管她在哪里,总能收获一大群的朋友。

    之前的广场告白,她的那些朋友也都帮了不少忙。

    所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已经和李潇潇等人其乐融融了。

    秦柔肖龙象他们,也都挺喜欢刘纯的,毕竟刘纯这种性格原本就比较讨喜,再加上主动追的肖遥,这也让他们觉得脸上挺有光的。父母嘛!其实都是这样。

    接纳刘纯,在肖遥看来,似乎完全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并没有大费周折,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波澜壮阔,更没有分分合合,只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两人就在一起了。

    对此,肖念念似乎觉得很委屈,她忽然意识到,当自己的老师成为家长的时候,这就意味着,自己每天有多少作业,自己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都会了解的非常清楚了。

    而且,以后想要让肖遥帮自己做作业,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一想到这些,她就觉得很难受……

    在这种美好生活的状态下,肖遥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只要闲下来,就会继续修炼,而且,也会继续去悟自己体内的剑心。

    立剑式,起剑式,破剑式,驭剑式。

    这四剑,越是理解的透彻,越发的觉得自己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每一招,都是都能不停的拆开,然后糅合在一起。

    千变万化。

    理解的越多,就会发现,自己还没有掌握的更多,像是一片汪洋,自己永远都喝不完这里面的水。这并没有给肖遥造成任何的挫败感,反而让他越发的激动,这意味着,在剑道上,他只要将这四剑理解的透彻了,便有了足够的底蕴。

    现在想想,许狂歌能够成为一代剑仙并且飞升,真不是一件毫无道理的事情,虽然他和许狂歌的接触很少,甚至不算在同一个时代,可是,理解了这四剑之后,他对许狂歌越发的敬佩了。

    在剑道这条路上,许狂歌已经一骑绝尘数千里了。

    说他是天才,真的是一点都不为过。

    相比较于自己修为的提升,那肖遥体内剑气的浑厚程度应该算是一种质的飞跃了。

    在这四剑上,肖遥也和葛不平说了很多,葛不平的悟性还是非常不错的,最起码比起苏长留要好很多了。

    葛不平是属于那种一点就通的,苏长留就是那种怎么点都点不明白,还喜欢死抬杠的人,其实这也怪不了他,完全是因为苏长留对着四剑琢磨的太久了,脑子里有了几条死胡同,或者说是一种固定思维。在一个点上,葛不平能够沿着肖遥的出发点去细想,但是苏长留却会钻牛角尖,觉得肖遥的话和他以前的理解产生了非常大的分歧。

    等被肖遥说服之后,苏长留脸上一阵白一阵青。

    “我说真的,你这个儿子,我真的教不了。”苏长留和肖遥开始说一些肺腑之言。

    肖遥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觉得葛不平的悟性不行?”

    苏长留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也收过不少徒弟,仔细说起来,还是葛不平的天赋最好,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我教不了他,我怕把他带上和我一样的死胡同里,这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肖遥明白了苏长留的话,这一次倒是没有着急的反驳对方,而是陷入了思索之色。

    其实苏长留说的这些,肖遥之前也已经意识到了。

    虽然现在苏长留也是八重修仙高手,但是,他的年纪毕竟摆在这里,客观的说,苏长留现在的修为完全是用年纪堆起来的,当然了,这并不是否定苏长留的实力。

    毕竟,如果苏长留真的只是一个平庸的人,给他几百年上千年也不一定能够拥有现在的修为,只是因为苏长留修炼的方式和肖遥葛不平等人都有些不一样。打个简单的比方,大家都是在学英文单词,有些人是靠音标,靠天赋,去慢慢掌握,但是苏长留这种的就是完全依靠着死记硬背,他非常愿意努力,但是努力的效果一般都是事倍功半。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肖遥忽然开口说道:“你也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

    苏长留点了点头。心里想着,我又不是二傻子,这问题都已经摆在面前了,怎么可能还察觉不到。

    “既然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尝试着改变一下自己的想法呢?”肖遥笑着说道。

    苏长留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何尝不明白,但是我年纪摆在这里了,现在想要改变自己的想法,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肖遥听到苏长留这样的话,显得有些不悦。

    “那你觉得,你这辈子也只能走这么远了?”

    苏长留身体一震,看着肖遥,眼神茫然。

    肖遥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指着苏长留的鼻子说道:“我还真是挺为许狂歌感到可惜的,他那么了不起的人,怎么就收了你这样的徒弟呢?将以前的自己推翻了又怎么样了?难道你就不想继续往上攀爬?你是奔着什么去的?我原本以为,每一个修仙者都是冲着飞升去的,你不是?“

    苏长留眼神中的迷茫逐渐淡去。

    猛然间,他回过神。

    站起身,目光如刀。

    看着肖遥,他鞠了个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样的笑容,肖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像是一个囚犯,重新看见了阳光一般。

    “当头棒喝,醍醐灌顶!”苏长留正色说道,“我明白了。”

    肖遥看着苏长留,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容。

    “真明白了?”

    苏长留笑着说道:“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是还不明白,那这么多年还真是活到狗身上了。”

    肖遥忽然板着脸,严肃说道:“住口!我不许你这么侮辱自己!”

    苏长留楞了一下,接着盯着肖遥,皮笑肉不笑道:“你现在这么会说话的吗?”

    肖遥轻轻点头,笑着说道:“没事,都是兄弟,别太感动。”

    苏长留呵呵一笑。

    “接下来,我也要闭关一段时间了。”苏长留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苏长留现在的状态,确实挺需要闭关一段时间的。

    “那么这段时间,我徒弟就交给你了啊!”苏长留笑着说道。

    肖遥乐了,说道:“你这是打算做甩手掌柜子?”

    “话不能这么说,虽然不平是我的徒弟,但是他也是你的儿子啊,现在我没有办法交他,这个任务只能落到你的身上了不是?”苏长留笑着说道。

    肖遥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不愿意搭理苏长留了。

    苏长留走出了屋子,肖遥站起身,也走了出去。

    在别墅的外面,肖念念正骑在小白上,像一个女骑士。

    看到肖遥,小白又迈开四条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肖遥将肖念念从小白的身上抱了起来,没好气道:“你怎么就知道欺负小白?”

    小白使劲叫了一声,似乎是对肖遥这样的话表达不满。

    肖遥摇了摇脑袋。

    看来,肖念念还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他一只手抱着肖念念,另外一只手摸着小白的脑袋。

    就在这时候,小白忽然张开嘴,叫了两声,然后转过脸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肖遥微微一愣,看着小白,抱着肖念念,冲着小白狂奔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一路狂奔,竟然抛出了数十里。

    一直到了仙人山一处断崖边。

    小白终于停了下来。

    它站在峭壁之上,盯着一个方向。

    “爸爸,小白怎么了啊?”肖念念看着小白的背影,颇为担心道。

    肖遥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那……我怎么觉得它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肖念念小声说道。

    肖遥微微一愣,问道:“你觉得小白很伤心?”

    “是啊!”肖念念非常认真地点了点头。

    肖遥没有将肖念念的话当回事,他觉得,这可能就是肖念念特别的思维方式。

    等他走到跟前,发现小白忽然趴在地上,四肢无力。

    “嗯?”等走到小白的旁边,他才发现,小白的那双眼睛竟然变得通红一片,而且,似乎还有泪水。

    他看了眼肖念念,眼神颇为复杂。

    正如肖念念说的那样,小白现在看上去似乎很伤心。

    难道,这又是肖念念觉醒的一样神通?

    肖遥伸出手,放在小白的身上,同时用灵气梳理着它的身体,安抚着它的情绪,他知道小白能听懂他的话,但是小白说什么,他却不可能知道。

    所以两人也没有办法沟通。

    “要是我能听懂你的话,该多好啊。”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小白呜咽着,眼泪还在流着。

    两个人,一条狗,站在峭壁前。

    等了很久,肖遥一只手抱着肖念念,一只手拎着小白,化虹回到了别墅区。

    小白落地后,走到一个角落里,继续趴着,流眼泪。

    “小白这是怎么了?”李潇潇等人看到这,都是颇为好奇。

    肖遥摇了摇脑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