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阿姨生病了?
    ,!

    大爷爷之前说过,其实他早就觉得自己大限到了,按道理说,应该是年底,可为了能够让肖遥过一个好年,吃一顿年夜饭,他硬生生撑到了大年初一。

    如果肖遥出手的话,再堆积一些灵丹,他觉得,自己还能帮大爷爷撑个半年的时间。

    可是他明白,大爷爷并不想那样。

    多活个半年,对大爷爷而言,活得太累了。

    那个习惯了挺直腰板的老人,实在不想佝偻着腰,更不想用肖遥的方式,吊着命。

    这是一个几乎震惊了整个华夏的葬礼。

    高峰虽然在晚年便归隐山林,可在那个江湖,认识他的人一点都不少,关于他的故事,说起来同样很多。

    仙人山,人满为患。

    肖遥肖龙象李潇潇等人,皆披麻戴孝。

    肖念念现在这个年纪,对生与死,已经有了非常明确的认知,再加上之前地球所遭受的劫难。

    肖遥还清楚的记得,当自己将这个消息告诉肖念念的时候,肖念念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爸爸,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大太爷爷了?”

    肖遥瞬间泪崩。

    他也猛然间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大爷爷。

    再也见不到了。

    三爷爷站在边上,指了指那张黑白照片,对惊雷说:“你说这个老家伙,活着的时候,不知道享受,明明有很多钱,却不知道该怎么花,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惊雷看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训了一句:“说话就说话,别哭哭啼啼的。”

    “谁哭哭啼啼的了?”三爷爷转过脸,不去看惊雷了。

    在场的这些人中,大部分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的。

    然而,此时此刻,他们却没有办法故作轻松,尽管他们的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高峰这是寿终正寝,是喜丧,可这样的话说得再多,也没有办法掩饰内心真实的情感。

    哭的最厉害的,是小月。

    她是老爷子最后一个弟子。

    哪怕是睡过去的时候,嘴里还不停念叨着。

    “我还没学会,我还没学完,您怎么不教我了啊……”

    来这个世界走一遭的人,每个人走得都很累。

    当离开这个时候的世界,能叹一句无憾的人,人生才是圆满的。

    这是高峰曾经对肖遥说的一句话。

    看着大爷爷的照片,肖遥轻声说:“大爷爷,您这一生,算圆满了吧……”

    葬礼结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肖遥都没有办法缓过神。

    他忽然觉得,其实人真的很复杂。

    越是见惯了生死的人,越是没有办法坦然的看淡生死。

    而且,大爷爷的离去,也给他提了个醒。

    他忍不住想着,如果之前的自己已经飞升了,是不是就有能力,留下老爷子了呢?

    他抬起脑袋,看着天空。

    无言。

    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肖遥再也不敢面对了。

    他没有办法做的淡然的看着自己身边人一个个离去。

    他想要将这些人全部留在身边,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他觉得,这只是一个开头。

    接下来,还有自己的二爷爷,三爷爷。

    还有自己的父母。

    还有自己深爱的姑娘。

    若是她们都一个个离自己而去,仗着一生修为,空活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又能如何?

    “没有你们,人生多无趣。”肖遥心里念叨着。

    这句话,肖遥在这段日子里反复念叨着,念叨了不下数百次……

    他一直在不停地告诉自己,

    既然已经被提了个醒,他就不可能在无动于衷。

    总得做些什么,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以前他对飞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甚至觉得飞升没有什么意思,但是高峰的逝世却让肖遥明白,原来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大,只有真的强大起来,才能改变自己的现状,才能真的做到随心所欲。

    站在地球的巅峰,站在灵武世界的巅峰,让肖遥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但是回到地球之后,他才猛然间意识到,原来以前的自己,看到的还是太少了。先是因为肖念念的事情,让肖遥有了危机感,在对仙界,仙人,产生好奇心之后,又在西城的古墓里,进入了那个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存在的小村庄,还有那些狰狞可怖的妖蛮。

    再加上这一次高峰的逝世,一切的一切,都让肖遥有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爸爸,你不要伤心了。”肖念念忽然凑到肖遥跟前,小心翼翼说道。

    好像生怕自己不小心说错了什么,又会让肖遥悲伤起来。

    正是因为肖念念此时的小心翼翼,才让肖遥有些难受。

    这个时候的他才意识到自己这段时间情绪的变化,其实已经影响到了肖念念,甚至给她造成了一定的伤害。

    他伸出手,将肖念念抱在怀里,想要说些什么,说不出来,想要露出笑容,也笑不出来。

    肖念念的小手,在肖遥的背上安维似得拍了拍。

    “爸爸,你不要难过哦!其实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你不可以告诉别人哦!”肖念念小声说道。

    肖遥笑着说道:“那你先跟我说说,是什么秘密?”

    “妈妈跟我说,其实大太爷爷,是飞到了天上去,成为了神仙,并不是真的不见了哦!”肖念念一本正经说道。

    显然,这是李潇潇为了哄肖念念,所编造出来的谎话。

    肖念念左右环顾了一圈,像是做贼一般。

    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她才继续说道:“而且,其实之前云霄殿的那些哥哥们,也和大太爷爷一样,飞到天上去当神仙了,他们就像星星一样,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哦!”

    肖遥笑着点头。

    看着这张精致的小脸,肖遥伸出手,握住了肖念念的胳膊。

    “不管是什么人,都不能伤害你。”肖遥轻声说道。

    肖念念不知道肖遥为什么会忽然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可她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夜色降临,吃过晚饭后,肖遥拉着肖念念在外面散步。

    碰巧,看见了走在前面的若兰。

    肖遥忽然想起,自己从回来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和若兰聊聊天。

    毕竟在他回来之后,便一门心思的扑在了陪肖念念成长这件事情上,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即便是肖遥也是如此。

    当他将心思全部放在肖念念身上的时候,便自然而然的忽略了一些倍的事情别的人。

    等他走到跟前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忽然发现若兰抬起脑袋,看着天空。

    肖遥也抬起脑袋,看到的是一颗流星。

    若兰赶紧双手合十,开始许愿。

    “我希望,我能够成为肖遥哥哥的妻子……”

    若兰说话的声音很小,虽然肖遥和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肖遥毕竟是个八重修仙者,还是将若兰的愿望,一字不差的听进了耳朵里。

    肖念念忽然惊呼了出来。

    “哇塞!爸爸!你快看,流星!”

    若兰吓了一跳,转过脸看到肖遥和肖念念,顿时面色通红。

    肖遥咳嗽了一声,装作没有听见若兰之前许的愿,他也抬起头看着天上,笑着说道:“还真是啊!快许愿!”

    肖念念抓了抓脑袋:“什么是许愿啊?”

    肖遥笑着说道:“就是将你想要得到的东西,想要完成的事情,告诉那颗流星,流星就能帮你实现了。”

    肖念念轻轻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又学到了。

    演戏要演全套,既然自己已经装作没有听见若兰许愿,那自然要将装傻进行到底。

    若兰刚松了口气,肖念念忽然开口了。

    “爸爸,你聋啦?若兰阿姨刚才许愿了,你没有听见吗?她说她想要做你的妻子呢!”肖念念一本正经说道。

    肖遥:“……”

    他瞪了眼肖念念。

    肖念念则是满脸的疑惑。

    他也察觉到,自己老爹现在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但是她却想不明白,自己刚才说错了什么。

    原本肖遥只是想要装傻充愣,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但是现在,肯定是装不下去了。他还觉得,肖念念肯定什么都没听见,可失却忽略了肖念念的身体正在发生着一些他意想不到的变化,一开始的视力特别好,眼睛很独特,到力大无比,再到现在的听力惊人……

    若兰听到肖念念的,脸红的更加厉害了,她低下了脑袋,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衣角,说了一句:“肖遥哥哥,念念,我先回去了。”说完就走了。

    肖遥叹了口气。

    最难消是美人恩。

    肖遥又不是孝子了,若兰对他的情感,他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只是有的时候不敢去想,不敢去明白,因为一旦真的明白了,就得承担一些责任,可是他还不确定自己的想法……

    刘纯其实也是如此。

    年前,在商场的餐厅里看到刘纯,一开始他还有些疑惑,后来慢慢想明白了。

    刘纯结婚了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她之所以会和那个已经被肖遥弄死的男人坐在一起,很大的可能性其实是在相亲。

    他能想到,但是却不敢去想,甚至反复的暗示自己就是想多了。

    因为他明白,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那他就会顶着巨大的压力。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刘纯还是单身。

    为什么?

    为了谁?

    答案呼之欲出。

    “爸爸,若兰阿姨怎么啦?”肖念念忽然开口,打断了肖遥的思绪,“若兰阿姨是不是生病了呀?”

    肖遥低下脑袋看了满脸认真的肖念念,问道:“为什么说若兰阿姨生病了?”

    “因为她脸很红呀!我发烧的时候,脸也很红的!”肖念念认真说道,“爸爸你也是医生,你要给若兰阿姨治病哦!”

    肖遥彻底没辙了。

    “咱们回去。”肖遥说道。

    “不遛弯啦?”

    “遛个屁……”肖遥没好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