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门上红联换白联
    大年三十,大年夜。

    肖遥等人,将仙人山所有别墅房屋都贴上了对联和横批。

    这些对联,全部都是出自肖遥与高峰之手。

    原本,肖龙象也想要大展身手一番,但是当他看完肖遥和高峰两人写出来的对联之后,又立刻选择了放弃,引得众人发笑。

    其实在写对联的时候,肖遥便发现,大爷爷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差了。毕竟已经年过九十,算是长寿。

    从回来之后,他便开始往高峰的体内渡入灵气,效果并不是很好,因为之前高峰已经吃了不少仙丹灵丹,身体产生了抗性,若是能够无限延长寿命的话,岂不是即便不飞升,也可以寿与天齐了?显然是有些不切实际的。

    好在,大爷爷的心态其实还是挺好的,脸上始终带着笑容。

    “爸爸,你看我写的对联!”肖念念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张红纸,上面还写着一些内容。

    上联:12345。

    下联:678910。

    肖遥看着这个对联,满脸懵逼。

    将10换成0,他都能够理解,但是这样一副对联,未免太侮辱大家智商了吧?

    看着肖遥哭笑不得的表情,肖念念撇了撇嘴有些不高兴了。

    “写的挺好的,好好加油,以后,你可以学习写一写毛笔字。”肖遥笑着说道。

    面对肖念念,肖遥是真的没有办法狠下心说一些实话,他总是会在心里告诉自己,肖念念还是个孩子,需要更多的是夸奖,以至于现在李潇潇经常和肖遥唱反调,所以肖遥家的家庭氛围便是虎妈猫爸,这也导致肖念念现在越来越喜欢肖遥。

    肖念念听了肖遥的话,这才哭出了笑容,还有两个小酒窝。

    几个女孩,和秦柔一起准备年夜饭,肖遥则是陪着肖念念一起玩。

    “爸爸,我们去放烟花吧!”肖念念手上拿着两个小炮仗,走到肖遥跟前说道。

    “好。”肖遥牵着肖念念走到屋外。

    看着绚烂的火花,肖念念乐得不行,放完一个还要放一个,肖遥让她自己去放,还将打火机给她,这却将肖念念给吓到了,小姑娘将手背到了后面,一副害怕到了极点的样子,使劲摇着脑袋,肖遥也有些无奈,心里缺的好笑,这买了炮仗自己不敢放,不等于是给肖遥买的吗?

    要说起来,肖遥从小到大还真没玩过这种小炮仗,他的童年可没有肖念念这么悠闲,还非常枯燥,要么就是在练武,要么就是跟在大爷爷的身后学习医术或者是练字,最清闲的时候也是过年,但是过年的时候,无非也就是在一起吃顿饭,吃的稍微丰盛些,并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现在,肖念念倒是带着肖遥重新走了一个童年,想到这些,肖遥觉得自己真的应该感谢一下自己的女儿。

    虽然肖遥总觉得自己是在陪肖念念玩,可在陪肖念念玩的同时,他也体会到了很多乐趣。

    等吃年夜饭的时候,男人喝的都是白酒,女孩子们喝的则是红酒,至于几个孩子,喝的就是饮料了。

    别墅里,摆着三张大桌子,这才勉强坐下所有人。

    肖遥端着酒杯,先站起身。

    “第一杯酒,先敬牺牲在与机甲人战斗的英雄。”肖遥开口说道。

    这一刻,气氛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所有人都下意识站起身,包括高峰等几位老人。

    很多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悲伤的情绪。

    手上的酒杯,仿佛都有千斤重。

    肖念念最小,可也知道自己爸爸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原本非常爱笑的孩子,这个时候脸上也没了笑容,她端着的是意料,可看她的表情也跟端了一杯白酒似得。

    酒水洒在地上。

    饮料也洒在地上。

    到底有多少人死在这一场灾难中,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大概是数都数不过来了。

    “人活着,不可以不记仇。”肖遥冷着脸,说道,“那些机甲人给我们造成的创伤,他日,定然让他十倍偿还!”

    “十倍偿还!”

    多少人怒不可遏。

    只要提起这些,他们就会怒火中烧。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人活着,不可以不记恨!

    这句话,永远都是真理,什么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什么以德报怨,通通都是扯淡!

    就比如曾经一个弹丸小国,给华夏造成的伤害那样。

    总有一些王八犊子站出来扯着嗓子站在人类道德的制高点上,一口一个愤青。

    若是没有这个愤青,华夏的血性何在?

    过去的事情,就真的过去了?

    过不去!

    有些仇人,他们表面上会忏悔一番,可实际上,心里始终不当回事。

    更可恨的是,有些仇恨,他们连忏悔的想法都没有。

    他们不愿意跪在地上给那些故去的人道歉,我们该如何是好?

    将他们的脑袋按在地上!

    让他们鲜血满面!

    现在同样如此,或许那些机甲人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甚至在他们的世界里,人类的存在,就是蝼蚁一般,他们想要侵占地球的资源,不管杀多少人,都是无所谓的。

    所以,就得将他们按在地上!

    让他们跪到再也站不起来。

    第二杯酒,下肚。

    过了片刻,气氛终于缓和了一些。

    这个年,总算是有一些年味。

    吃完饭之后,一些人凑在一起,开始打牌,肖遥则是搀扶着高峰,在外面散步。

    “大爷爷,我说您在屋子里休息多好,非得出来转转?”肖遥苦笑着说道。

    “在山上待了太多年,总想着到处走一走,只是一直都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高峰笑着说道。

    屋外的雪,还在下。

    肖遥笑着说道:“那没事,等过两天,我带你出去旅游一圈。”

    高峰看了眼肖遥。

    这个时候,肖遥才猛然间发现,大爷爷的眼神似乎浑浊了很多,眼眶也深深陷了进去。

    他忽然有些心酸。

    在自己的印象中,大爷爷一直都是一个刻板的老人,非常严厉,只要自己什么地方做的不好,老爷子总会拿着一根棍子教训。

    不过,肖遥从来都没有怨恨过什么,等到他长大之后,才猛然间意识到,原来以前学的那些,真的很重要,那些技能也都是他前行路上的基石,或许他选择走的这一条路非常难走,但是,这条路的尽头,他可以站在巅峰之上,一览众山小,正如以前说的那样,这个世界不公平的,可也是公平的,有得有失,对于这四个字,肖遥深有体会。

    “走不动了。”高峰开口说道,“也懒得走了。”

    肖遥忽然沉默了下来。

    他知道大爷爷是有些话想要说。

    “肖遥,我要走了。”高峰说道。

    肖遥故意装作一副疑惑的样子,试探着问道:“去哪啊?什么时候走?要不要我送送你?是在国内,还是要出国啊?出国的话,我觉得你还是把我带着吧,毕竟您老人家这辈子都没有出过国,也不会什么外语。”

    高峰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肖遥的脑袋。

    就跟小时候一样。

    只是现在高峰做出这样的动作,手臂要抬的很高很高了。

    “你从小就聪明,能不明白?”高峰瞪着眼睛问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那您也别瞎说了,您是神医,您孙子也是神医,而且,还是个修仙者……”

    “到头了,就是到头了,哪怕在撑个把时间,也没什么意思。”高峰笑着说道,“这样你累,其实我也累,原本,时间早就到了,但是这快过年了,你这孩子在另外那个世界,待了好几年,你跟我说了不少,我也知道,在那个世界,你没有过过一次好年,这个年,总得过的喜庆一些。”

    “大爷爷……”

    高峰摆了摆手。

    他站在山峰之上,却看不下山下的景色。

    眼前,一片树木。

    “挺直腰板活过,也够了。”高峰背着手,身板子忽然挺直了一些,“我总觉得,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死亡,哪怕真的闭上了眼睛,也有办法继续活下去,比如,一个高神医死了,不还有一个肖神医吗?”

    说到这,高峰自己哈哈笑了起来。

    肖遥鼻子酸的不行,只能低着脑袋。

    他觉得,自己的眼睛一定红的可怕。

    “你从小到大,表现的都远远超乎于常人,我们嘴上不说,可是心里都知道捡到你,就等于捡到宝了,你以前觉得这三个爷爷都了不起,可实际上你仔细想想,你这三个爷爷,是不是在各个领域都被你超越了?别人的话,要么成为一个古武高手,要么成为一个悬壶济世的神医,要么成为一个杀手,但是你都能做到,这就已经说明了你的天赋,你的不凡。”高峰伸出手,拽着肖遥的手。

    肖遥能感觉到自己大爷爷那只手有多么的粗糙。

    就像是枯树皮一般。

    “肖遥,你是最聪明的,我将这些年,欠你的夸赞,全部补给你,好不好?”高峰嬉笑着。

    那笑容,肖遥很少见到。

    说话的语气和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自己牙牙学语时候,大爷爷哄自己笑时候的模样。

    这一天。

    冬。

    寒风刺骨,一代神医高峰,逝世与大年初一的早晨。

    善终。

    门上红联换白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