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这就是欣慰
    葛不平的理解能力和学习能力其实都非常不错、

    这一点肖遥在很早之前就发现了。

    之所以会在现在这个时候产生桎梏,其实和苏长留的教学方式有很大的关系。

    那个老家伙,不停地再给葛不平营造一种心理暗示,告诉葛不平,起剑式确实很难练,能够在十年间领悟就非常不错了。

    这不是放屁是什么?

    因为这老头自己很多年都没有想明白,所以就下意识的认为,起剑式非常玄妙难懂吗?

    许狂歌花费了这么多年,都已经将剑招给彻底定下来了,这还有什么难以领悟的?

    所以肖遥才会当着葛不平的面,以一种轻描淡写的方式演练了一番起剑式。

    之前的那一剑,也算是敲打在了葛不平心里的瓶颈之上。

    这一剑下去,算是将葛不平心里的那个瓶子给彻底击碎了。

    这一剑,虽然比不上肖遥那么娴熟,但是最起码有了一气呵成的样子,而且,也算是摸到了门槛,只要再给葛不平一段时间,很快,起剑式就能印在他的脑海中了。

    对于葛不平,肖遥还是有些信心的。

    “继续练着吧。”肖遥背着手准备回去。

    葛不平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道:“爸爸,你的剑!”

    “不,是你的剑。”肖遥转过脸“嫣然一笑”,有一种抄袭益达广告的感觉。

    葛不平脸色大变,赶紧快步跟上肖遥的脚步。

    “爸爸,我现在的实力,还配不上这把剑呢。”葛不平小声说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头,语气颇为严厉。

    “既然明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掌握这把剑,那就抓紧时间提高自己的实力,不要让明珠蒙尘。”肖遥正色说道。

    葛不平轻轻点了点头,将肖遥的这一番话记在了心里。

    其实,之所以愿意现在就将九歌剑交给葛不平,是因为肖遥已经被葛不平的学习速度也惊讶到了。

    也难怪之前苏长留会主动找自己提起这件事情,大概是他也意识到,现在的葛不平确实非常需要一把不错的剑,来锻炼体内的剑气。

    拿着一把木剑想要练剑不是不可以,但是想要站在巅峰之上就有些难了。

    再加上九歌剑已经到了顶级灵器。

    肖遥原本想着,真武一族的这四把剑,只要放在剑葫芦里,大概都可以变成神奇,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忍的,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肖遥发现这四把剑到了灵器巅峰后,气息便不再继续往上攀爬,他意识到,这四把剑的最高状态其实也就是这样了,继续放在剑葫芦里蕴养,也起不到什么更好的效果,既然是这样还不如现在就将剑交给葛不平。

    葛不平练剑,时间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三个小时。

    这个时候,苏长留也赶了过来。

    此时的葛不平已经是汗流浃背了。

    “嗯?”还没靠近,苏长留就是眼前一亮,赶紧冲到跟前。

    “你那个爹,终于舍得将这把剑给你了?”苏长留狂喜道。

    好像肖遥不是将这把剑给了葛不平,而是给了他似得。

    葛不平笑着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哈哈,这把剑还是挺好的,虽然不是神器,但是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的神器啊?老朽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几把,现在这把顶级灵器,你的实力足够的话,或许也能迸发出神器一击,哈哈,哪怕你以后找不到更好的剑,这一把也足够你用的了。”苏长留笑着说道。

    葛不平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不知道所谓的神器和灵器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只是觉得,这把剑是肖遥给他的,就值得他去珍惜。

    “嗯?”接着,苏长留忽然抽了下鼻子,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起来。

    他看着葛不平,眼神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憋了半天,他才问道:“你已经领悟起剑式了?”

    葛不平又点了点头。

    苏长留有些费解,问道:“你之前不是和我说,短时间内,你还没办法学会起剑式吗?”

    葛不平想了想,小声说道:“原本我是这么想的,但是经历我爸简单指点了一下后,我就明白过来了。”

    苏长留很郁闷,嘴上说道:“他怎么和你说的?你仔仔细细和我说一遍。”

    葛不平就将之前他和肖遥的对话,以及肖遥做了些什么说了出来。

    听完了葛不平的叙述之后,苏长留看上去似乎颇为尴尬。

    虽然是听葛不平说的这些,但是他觉得自己已经知道肖遥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了,对方没有直接和自己聊这么问题,大概也是担心自己会感到尴尬和无地自容。

    在听完了之后,苏长留忽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师父,您怎么了?”看到苏长留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葛不平颇为担忧说道。

    苏长留叹了口气,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没什么。”然而,他心里已经开始思忖起来。

    肖遥都已经将问题提出来了,他自然也不会装作看不见。其实,这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可自己现在既然已经是葛不平的师父了,就一定要将之前的想法摒除出去,否则的话,很难让葛不平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完全就是在误人子弟,这样的事情,苏长留说什么都不愿意做。

    如果说一开始收葛不平为徒弟,只是看在肖遥的面子上,那么现在,他看重的完全是葛不平身上的潜力。

    只要是个明白人,就都会承认,葛不平确实是个非常有悟性的人。

    苏长留非常有信心,假以时日,自己这个徒弟的成就一定在自己,甚至是肖遥许狂歌那些人之上!

    他非常看好自己这个徒弟,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也就这样了,但是葛不平不一样,他觉得自己根本就看不到葛不平的尽头。

    深吸了口气后,苏长留看着葛不平,眼神非常严肃。

    这一刻,葛不平有些不习惯了。

    显得有些拘谨。

    “其实我觉得你爹说的不错,这确实是我犯下的错误,好在现在亡羊补牢还不算晚。”苏长留笑着说道。

    葛不平好奇看着苏长留,有些没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哪怕葛不平非常早熟,可现在毕竟还是个孩子,理解能力没有那么强。

    苏长留笑着说道:“你就是你,你其实并不比任何人差。”以前,苏长留虽然觉得葛不平的天赋非常好,悟性也很强,然而他非常吝啬自己的夸奖,不但是教哪个徒弟都是这样,他总担心,自己的夸赞多了,会让对方翘辫子,可却没想过,葛不平这样的年轻人,可以适当敲打,但是夸赞也非常重要。

    就像葛不平这样的年轻人,在这么年纪需要敲打,但是也需要别人的肯定,只有别人肯定了,他才会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是对的,自己一直都很棒,否则,他会对自己产生怀疑。不要说葛不平了,即便是爱因斯坦那个伟人,都有不自信的时候,比如是他先提出了引力波这一理论,然而在提出“引力波”理论的二十年后,他非常肯定地说,引力波并不存在,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论文,表达自己的观点。

    然而,哪怕是个小学生,可能都知道引力波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了。

    这样的伟人都有不自信的时候,更何况是个偏偏少年呢?

    苏长留抬起脑袋,望着天空。

    蔚蓝一片,高不可攀。

    “我觉得这天很高,我这辈子都够不到,所以便下意识的认为,所有人都够不到。”苏长留嘲弄道,“我太自以为是了。”

    看着苏长留此时的模样,葛不平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又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自己似乎什么都不该说,所以还是继续保持沉默。

    他抬起脑袋,学苏长留的样子,也抬起头,看着天空。

    “你看到的是什么?”苏长留忽然问了一句。

    “天空啊!”葛不平微微一愣,下意识回答了一句。

    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吧?他心里无奈想着,不知道自己师父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苏长留笑着又问:“除了天空呢?”

    “白云?”

    “哦!”苏长留点了点头,微微颌首。

    脸上,笑容更盛……

    接下来的几天,每当葛不平早起开始练剑的时候,都会发现,肖遥已经到了。

    他虽然没有问,但是看得出来,肖遥现在正顶着巨大的压力。

    他不敢去问,因为他生怕,一旦自己提出了这个问题,就会给肖遥的精神上添加一根稻草。

    稻草,也是可以压死骆驼的。

    他不去问,不代表他什么都不说。

    两人盘腿坐着的时候,葛不平忽然想起了什么,笑着说道:“爸爸,你觉得起剑式难不难?”

    肖遥摇了摇头,看着葛不平。

    葛不平笑着说道:“曾经我觉得起剑式真的很难很难,根本学不会,但是等我学会了之后,我觉得起剑式也就是那么回事,是不是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原本看着,非常难以完成,但是真的完成了,又觉得根本不算什么,就像攀山一般,站在山脚下,看着山峰,觉得高耸入云,真的走在山道上,又发现,原来只要一步步往上走,自己也能站在云巅之上。”

    肖遥沉默片刻。

    哈哈大笑。

    他觉得,这就是欣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