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三章 爸爸上辈子很有钱
    有一点,是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

    在肖遥从西城回来之后,神经崩的更紧了。

    虽然他觉得,自己并没有解开仙人的面纱,可哪怕只是看到了所谓的冰山一角,也让他背脊生寒。

    不要说仙人了,就是那些被仙人囚禁的那些妖蛮,似乎都有足以毁天灭地的能力。

    自己拿什么和别人战斗?

    就在肖遥发呆的时候,肖念念迈着小碎步跑到了他的跟前,脑袋往怀里一钻,又伸出去给肖遥挠痒。

    肖遥无奈只能配合着笑,接着又将肖念念抱在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你在闹什么呀?”肖遥好奇问道。

    肖念念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估计也是累坏了,喘着气笑嘻嘻说道:“妈妈说,你最近都不爱笑了,我要把你弄笑呀!”

    听到肖念念童真的话,肖遥心中一暖。

    到底是自己上辈子的情人呀!

    肖念念继续说:“爸爸,妈妈说她都吃醋了。”

    肖遥微微一愣,笑着问道:“吃什么醋呀?”

    “妈妈说,我就喜欢你,都不喜欢她了,还说,女儿就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嘻嘻,情人是什么意思呀?”肖念念好奇问道。

    肖遥想了想,笑着说道:“就是爱人的意思,嗯……比如你妈妈,就是我的情人。”

    肖念念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片刻后,她才继续说道:“那爸爸,你上辈子一定很有钱!”

    “为什么?”肖遥有些摸不着头脑。

    “如果不是因为你很有钱的话,我上辈子怎么会喜欢你,做你的媳妇呢?毕竟大家都说我长得特别好看!”肖念念不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还像模像样的给出了理由。

    肖遥:“……”

    他终于体会到了心如刀割的感觉。

    这哪里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简直就是军大衣啊!黑心棉啊!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这么扎心的话,竟然是从自己女儿的口中说出来的……

    “这话是谁教你说的?”肖遥有些不相信,他觉得自己女儿这么疼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呢?

    “没有人教我说呀。”肖念念眨巴眨巴大眼睛说道。

    肖遥彻底死心了。

    也找不到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了。

    这个时候的他显然有一种被万箭穿心的感觉。

    接着,肖念念拍着肖遥的大腿,继续说:“爸爸,其实我是逗你玩的,你还是很好看的。”

    肖遥终于露出了笑容。

    肖念念眼前一亮,冲着远处喊着:“妈妈,爸爸又笑了!”

    这一刻,肖遥觉得自己的心都被这个可爱的小姑娘融化了。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有了肖念念这么可爱的女儿。

    然而很快,他的笑容就在脸上僵住了。

    看着肖念念那双闪烁着色彩的眼睛,他的心脏就是一阵难受。

    “眼睛……”肖遥深吸了口气。

    “嘻嘻,爸爸,我的眼睛是不是很好看呀?”肖念念虽然没有照镜子,但是看肖遥此时脸上的表情还有嘴里吐出来的话,大概也猜到了。

    显然,这段时间李潇潇等人也都察觉到了肖念念身上与众不同的变化。

    肖遥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番,但是并没有说话。

    他觉得,距离那个女人的到来,似乎又快了一天。

    好像从自己回来之后,肖念念就开始变化着,而且变化还越来越大。

    回来的时候他就听肖龙象说了一嘴。

    三天前,肖念念忽然不小心摔倒,下意识挥出手,一巴掌拍碎了茶几。

    然后,肖念念小朋友吓得在地上哇哇大哭。

    七天前,肖念念同学在幼儿园玩,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将一张桌子给拎了起来。

    ……

    原本,这些听着,肖遥不但不会担心,反而还会觉得自己女儿天生就是个修仙者。

    可是现在,自从经历了那个天上眼睛事件之后,这些对于肖遥而言简直就是个噩耗。

    肖念念身上发生的变化,越来越明显了。

    他也不知道按照这样的趋势,肖念念最后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偏偏这个小姑娘现在还不懂事,什么都不明白,并没有将这些放在眼里。

    “爸爸,我晚上是不是该和妈妈睡了呀?”肖念念问道。

    肖遥撇了撇嘴:“你不想和爸爸睡了?”

    肖念念赶紧安慰肖遥:“不是啦!只是,妈妈之前说过,我不能缠着爸爸呀!”

    “我不答应!”肖遥认真说道。

    肖念念翻了个白眼,一摊手,学着动画片里主人公的口吻,非常英伦范地说:“哎,我的老伙计,真拿你没办法。”

    肖遥乐呵呵笑着。

    原本心中的阴霾,也因为肖念念,瞬间一扫而空了。

    到了晚上,肖遥睡觉的时候,还将肖念念抱得跟紧。似乎生怕自己睁开眼睛,肖念念就不见了。

    等到肖遥睁开眼睛的时候,是猛然惊醒。

    看着肖念念还在自己的边上熟睡,他也松了口气。

    思索片刻,他站起身,走到了远处。

    四周空旷。

    纳了口气,在胸腔运转,伴随着一声怒喝,肖遥体内灵气暴涨,散出道道灵光,挤压在胸腔,一瞬间迸发出来,前行数十米,击碎数十根树木。

    等到情绪平息下来,肖遥原本压在心里的那一团忧虑,似乎也缓解了许多。

    他坐下来,开始平心静气,运转着御龙诀。

    当他开始全神贯注的时候,忽然发现,神识中的御龙诀运转的速度似乎快了一些,而且还散发出了一道从来没有见过的银光,那道银光运转的时候,原本多出来的那一些内容,似乎也越发清晰了些。

    勉强能看懂一两个字了。

    “难道,只要我继续运转修炼御龙诀,这上面的字符,我就能看明白了?”肖遥一阵吃惊。

    他隐隐觉得,御龙诀上多出来的内容,对自己的修为有着非常大的好处,现在只是看明白一两个字,他都觉得自己体内的灵气变得更加浑厚了。

    然而,让他继续运转御龙诀的时候,效果却并不显著。

    无奈之下,他也只能选择暂时放弃。

    “看来,也只能循序渐进,徐徐图之了。”肖遥叹了口气说着。

    当他转过身的时候,发现葛不平就站在自己的身后。

    “什么时候来的?”肖遥看着葛不平,笑了一声。

    葛不平咧开嘴笑了笑,说道:“大概有一刻钟了,不过看到爸爸您还在练功,所以就没有打扰。”

    肖遥点了点头,问道:“练得怎么样了?”

    “还是没有办法领悟起剑式。”葛不平满脸羞愧。

    肖遥听了葛不平这句话,顿时吃了一惊,问道:“你这么一说,难不成已经明白了立剑式?”

    葛不平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原本就不是什么难事啊……”

    肖遥乐得不行,这话要是被苏长留给听见,那老头估计又得受刺激了。

    不过,苏长留肯定也知道了这件事情,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算算日子,葛不平跟着苏长留学剑,也没多长时间,可也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葛不平却已经领悟到了立剑式,即便是肖遥,听着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你觉得,起剑式难在哪?”肖遥问道。

    葛不平想了想,脸上的表情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难在境界。”葛不平说道。

    “哦?”肖遥饶有兴趣看着葛不平,眼神中却闪过了一抹异色。

    “剑招不难,难的是贯通,贯通虽然难,但是难不过境界。”葛不平盘腿坐了下来,和肖遥面对面,表情有些苦恼,“我只是觉得,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领悟。”

    肖遥笑着问道:“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为什么?”葛不平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迷茫。

    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师父是这么和我说的。”

    肖遥听到这话,顿时皱起了眉头。

    不过很快,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又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么多年过去了,其实苏长留都没有了解很多,反而还没有肖遥学的快。

    原本苏长留和肖遥都认为,是肖遥已经有了剑心的原因。

    现在想想,还真不是这样,只是肖遥的思维并没有固定化,但是苏长留不是。

    在他的心里,许狂歌早就已经被彻底神化了。

    所以他认为,许狂歌留下来的剑招也肯定不是那么容易,那么快就能领悟的,这就是他的思维已经画地为牢了。可肖遥并没有这样的顾虑。

    “这剑招,并没有那么玄妙。”肖遥站起身,手中握着九歌,一剑挥去,剑气如龙。

    等到剑气平息下来,肖遥转过脸看着葛不平。

    葛不平长大了嘴巴看着肖遥。

    “看到了吗?”肖遥问道。

    葛不平点了点头。

    肖遥将手中的九歌剑扔了过去,葛不平赶紧接住。

    “我不比你聪明多少,但是立剑式,起剑式,破剑式,我并没有花多长时间就融会贯通了,所以,破解驭剑式,也不需要多久,我能租到,为什么你不可以?”肖遥盯着葛不平说道。

    被肖遥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葛不平倍感压力。

    好在他的自我调节能力非常不错,顿时明悟过来。

    他深吸了口气,握着九歌,手腕翻转,身体轻盈。

    同样一剑。

    剑气如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