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村子毁灭
    肖遥站在原地,看着天空之上。

    此时的他,已经呆若木鸡。

    大脑都已经彻底一片空白,忘记了思考。

    村子里的那些老人,再也没有之前的从容不迫了。

    每一个都是如临大敌。

    一头又一头的凶兽,从那道门里冲了出来。

    其中一个老人,找出一根毛笔,开始凭空写诗。

    紧接着又有老人出来作画。

    每一个,都有自己深藏不露的手段。

    肖遥只是站在边上,默默观望着。

    显然这些老人所展露出来的实力,都不是他可以理解的。

    然而,这一次并没有之前那么轻松。

    在斩杀了两三只凶兽之后,那些凶兽已经冲了下来。

    肖遥急得不行。

    在他看来,这些人想要将天空之上的那些凶兽全部斩杀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些人看着似乎并没有任何打算离开的意思。

    这着实让肖遥觉得有些难以理解,难道他们真的都想要死在这里吗?

    一只大约有三十丈长的蝎子,先冲了下来,长着一张人的脸,那张脸上的眼睛,写满了杀机。

    其中一个老人冲了上去。

    蝎子的尾针,长而尖锐,直接贯穿了老人的身体。

    老人的身体直接从半空中摔落下来,摔在地上,鲜血汨汨。

    另外一个老人,手中持有一剑,凌空而起,剑光横溢,伴随着一股磅礴的威压,明明是足以让整个世界都颤栗的一剑,挥舞着长虹,却被那只巨蝎轻易挡下。

    剑气如虹,也斩不断巨蝎的头颅。

    老人的身体,被那只巨蝎用钳子硬生生撕成了两半,鲜血从空中落下。

    下起了一场血雨。

    “你们都走啊!都赶紧逃走啊!”肖遥忽然嘶吼起来。

    没有人听见他的声音。

    其实,即便听见了,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这些老人不走,便是不走了。

    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似乎也不能改变他们留下来的决心,如果他们真的愿意离开的话,现在也不会还留在这里了。

    那只巨蝎冲到了最下面,在它的身后,还有数不清的妖蛮。

    那些妖蛮张开嘴,怒吼着。

    肖遥能清晰地听见它们喊出口的那个字。

    杀!

    杀!

    杀!

    满是怨气!

    肖遥不知道它们被关了多少年,可能是几十年,可能是几百年,也可能是几千万甚至数万年。

    但是有一点,肖遥非常明白。这些妖蛮,都在这一刻,将自己内心的怨恨和愤怒宣泄了出来,宣泄在这个村子上,宣泄在守在这个村子里的人身上。

    一个老人忽然怒喝了一声,嘴唇微微蠕动。

    淡淡吐出了一个字:“诛!”仅仅只是一个字,却掀起了万丈杀气。

    那只巨蝎,被无数道银色光柱砸落。

    那一股股浩瀚的能量,将巨蝎碾碎成粉。

    还没有等所有人舒一口气,第二只妖蛮又冲了上来。

    接着,是第三头,第四头……

    看不到尽头。

    像是一个人站在沙漠中,找不到绿洲,找不到方向,找不到甘露。

    一眼放去,除了黄沙还是黄沙,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可是这些老人却并没有放弃,他们依然与那些黑压压一片的妖蛮们战斗着,哪怕他们的人数还在锐减,却依然没有想过就此结束。

    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愿意往后移动半步。

    肖遥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不怕死,可最起码现在这些人表现出来的状态都是不怕死。

    或许,后退对他们而言,是一件比死亡还要可怕的事情。

    哪怕是看着这些人一个个死去,小雅都觉得这是一种折磨。

    他想要出一份力,但是却又无从借力。虽然肖遥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身份生活在这里,对这个空间的了解也是知之甚少,但是他总觉得,这些人都不是坏人,毕竟他们正在为生命当下这些凶恶的妖蛮,总不能说还能出现什么反转,告诉肖遥,这些妖蛮都是善良的吧?那就真的是有些滑稽了。

    直到最后,肖遥只能看见一个老人了。

    也只有那一个老人,还站在地上。

    他的手中,只有一根毛笔。

    然而,就是那一只毛笔,已经斩杀了足足数十妖蛮。

    之前不小心,他被一只如闪电般迅速的狗妖撕咬去了一条胳膊。

    现在,伤口还在往外冒着血,然而这对他而言,似乎是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没有影响他的速度,也没有影响他的心境,甚至连他脸上的表情都无从改变。

    他依然屹立在那里,如同一座山峰。

    忽然,那个老人咧开嘴,露出了一个笑容,笑容里没有任何凄厉和无奈,有的只是解脱。

    他转过脸,看了眼肖遥的方向。

    肖遥猛地一怔。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那个老人目光的着落点,就是自己。

    他能看到自己?

    老人他抬起存在的那一条胳膊,手中的毛笔在空中一点,一道银光出现,沿着一条直线,钻进肖遥的眉间。

    下一秒,他的身体也被一头人脸蜘蛛的贯穿而过。

    能看见的,就是一个漆黑的血洞。

    老人的身体慢慢倒了下去,脸上依然带着笑容。

    肖遥的身体陷入了颤抖的状态中。

    那些妖蛮们,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听着非常可可怖。

    “解脱了!”

    “解脱了!”

    每一只妖蛮,都在用这样的方式宣泄着……

    眼前的景象,再次变幻起来。

    肖遥的身体,不停往后退着。

    叶落,叶生。

    再次睁开眼睛,肖遥已经回到了古墓中。

    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头发也是,紧紧与肌肤贴在一起。

    之前的记忆,就像是被刻在了脑海中一般,哪怕是那些妖蛮身上的毛发颜色,他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短时间内,他的眼神始终没有光点,就是一片虚无和空洞。

    等到回过神来,肖遥长长舒了口气,在他的脑海中,又多了一些东西,然而当他想要去查探一番的时候,却发现脑子里好像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他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脑子里现在出现的东西,大概和之前那个老人有关系,可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现在又得不到答案。

    “那个村子的存在,就是看守那些妖蛮吗?”

    肖遥眉头紧紧皱着,也在不停思索着。

    他觉得自己总算是窥探到了冰山一角,可是他又觉得,自己现在看到的可能连所谓的冰山一角都算不上。

    眼前就像是有了一团雾,可自己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依靠着墙角,站立了一会,脑海中还在回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就像是看了一场电影一般,然而,肖遥却并非真的只是一个观众,他觉得自己似乎还在那场算是灾难片的大电影里客串了一个角色,至于到底是什么角色,短时间内还没有办法得到答案,除非是自己想到那个老人最后到底在自己的身上留了些什么。

    “肖哥,你回来了?”

    肖遥转过脸,看着坤木和赵铁牛,点了点头。

    “肖哥,你脸色有点难看啊!”坤木走到跟前,皱着眉头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先回去吧。”

    坤木和赵铁牛对视了一眼。

    虽然两人都是满心好奇,可看肖遥现在这副状态,他们也没办法问什么,只能无奈点头。

    等走出了古墓,肖遥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抬起脑袋看了一眼,忽然脑海中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反复天空之上,又盘旋着无数狰狞可怖的凶兽。

    他脸上一阵惨白。

    “肖哥,你没事吧?”看肖遥脚下踉踉跄跄好几步险些摔倒,坤木赶紧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下了山,肖遥问道:“杨本善他们呢?”

    “还在镇上。”赵铁牛说道。

    之前将杨本善和杨彤送回来的任务就是他完成的。

    坤木问道:“我们需要把他们也带回去吗?”

    “暂时还是算了吧。”肖遥说道,“反正你真想要将他们带回去,人家也不一定会听你的。”

    “那他们如果继续挖掘古墓的话,岂不是还会遇到危险?”坤木皱着眉头说道。

    “不会。”肖遥说道。

    “为什么?”肖遥如此笃定的态度,让坤木深感好奇。

    肖遥一边走着一边说道:“因为,那个法阵已经不存在了。”

    在肖遥从法阵里退出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原本存在古墓里的那个法阵结界已经彻底消失了。

    否则,他也不会这么果断的离开,或许在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还会想方设法再进去一次。

    或许,还会有新的发现呢。

    听肖遥这么一说,坤木和赵铁牛才恍然大悟。

    两人看着肖遥的眼神也是越发的好奇了。

    他们都忍不住想着,肖遥在那个法阵里到底都经历了一些什么。

    毕竟肖遥的心理素质和实力他们还是知道的,他们河南想想,肖遥之前到底看到了些什么,遇到了些什么,才会给他造成这么大的打击。

    当下,肖遥什么都不说,他们也没办法。

    三人一起回到了京都,肖遥和坤木都没有在京都多做停留,直接回到了海天市。

    重新活到仙人山上,肖遥脸上笑容少了很多,表情愈发的凝重。

    这一次的古墓之行,算是有收获,也算是没有收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