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进入陵墓
    骑龙山。

    谈不上什么风景名胜,可在西城也是有一定的知名度了,之前华夏的考古人员,就在这边发掘了不少陵墓。

    现在,又找到了汉朝的陵墓。

    在前些年盗.墓贼猖獗的时候,苏林镇骑龙山这边就活跃着不少。

    现在骑龙山已经被国家保护起来。

    所以现在这里,不要说土夫子了,只要是出现嫌疑人,都会被路上的警察拉住盘问一番。

    在到了苏林镇之后,这一次接待肖遥等人的,是杨本善的一个老朋友,叫许友缘,年纪比杨本善小一些,穿着一身板正的中山装,不苟言笑,比较严谨。

    不过在看到肖遥之后,他眼神中也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赶紧问好,态度非常谦卑,这个和肖遥的身份都没什么关系,只是和肖遥的品行有关系,和肖遥是什么人没关系,和肖遥做过什么有关系。

    肖遥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再然后,跟在许友缘的身后,众人走进了一个大院子里,有点像那种四合院的布局。

    “这里就是我们暂时居住的地方了。”许友缘转过脸对众人说道。

    肖遥四下环顾一圈,点了点头,没什么意见。

    显然这里就是一处民居,只是为了考古队的方便所以暂时征用了,至于原本住在这里的人,应该也被安置到了别的地方,这其中获取的利益应该也不会比拆迁差太多,再说考古队只是暂时征用,房子的所有权还是属于原本的屋主的。

    这里的房间还是挺多的,只是需要两人共同居住一间,和杨彤住在一起的,是驻扎在这里的考古队中另外一个女性。

    肖遥自然是个坤木住在了一起。

    在进了房间里之后,发现这里的被褥都已经铺好,虽然说环境比不上城市里的房子,但是却别有一番韵味。

    “这里倒是一个度假的好地方啊!”坤木躺在床上,笑着说道。

    肖遥看了眼坤木,说道:“咱们来这里,可不是度假的。”

    “这个我自然知道的。”坤木点了点头,摸着下巴看着肖遥,问道,“肖哥,你说,这骑龙山里到底有什么古怪呢?”

    肖遥摇了摇头:“还没去,不可妄加断言。”

    坤木明白肖遥原本就是一个严谨的人,所以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

    在到达骑龙山之后,肖遥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说老也是,如果自己的神识真的可以那么敏锐的话,地球上所有的遗迹都能被自己发现了。

    中午吃过饭,许友缘又和肖遥等人说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的发掘情况。

    说起来,非常简单。

    挖掘暂停。

    之前出了那样的事情,考古队所有人心里都毛毛的,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华夏官方也不会让许友缘他们继续行动下去。

    现在肖遥来了,所有人都等于吃了一颗定心丸。

    许友缘将图纸放在桌子上,说道:“从古墓的构造,面积,以及上面的土层和中间的隔层,我们可以确定,这是一个汉朝陵墓,至于是哪一代皇帝,我们暂时还没有办法确定。”

    肖遥心里暗道许友缘说的简直就是废话,现在这些人连古墓都不给进去,挖掘行动都暂停了,他们要是还能知道古墓里埋得是哪位爷,那才是真的出了奇。

    许友缘继续说道:“但是好在,我现在也掌握了不少情报,可以将你们安全带过去。”

    肖遥似笑非笑,看了眼坐在边上的杨本善。

    杨本善被肖遥看了一眼,觉得浑身不自在。

    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其实即便杨本善不说,肖遥也能想到这是什么情况了。

    之前肖遥就将前往陵墓的名单给定了下来,就五个人,这件事情,杨本善肯定已经告诉了许友缘。

    毕竟这两人都是老朋友了。

    之前许友缘说出口的那一番话,其实也是在告诉肖遥,他也想要去。

    “这样吧,许教授,你将你现在掌握的信息全部和杨主任交接一下。”肖遥咳嗽了一声。

    许友缘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显然是有些不乐意。

    肖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许友缘,正色说道:“许教授,我知道您的想法,但是如果这个古墓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古墓,我也不可能来这里,是不是?”

    许友缘轻轻点了点头。

    其实肖遥说的这些他也明白。

    肖遥的身份,许友缘不可能不清楚,之前肖遥做了些什么,他也都知道,一个普通的古墓,甚至皇陵的挖掘,都不可能惊动肖遥这样的人物。

    而且这一次陵墓挖掘,原本就是许友缘复杂的,在场的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比他能更加了解这里的古怪。

    “而且,这一次,我们人手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人太多了,我们也不一定能保护好。”肖遥说道。

    许友缘听到这话,赶紧说道:“肖先生,我不怕死!”

    肖遥哭笑不得,耐着性子说道:“现在探讨的不是您怕不怕死的问题,而是安全的问题,不管是您还是杨主任,都是我们华夏考古方面的顶尖人才,不能有任何闪失的,否则,这样的责任即便是我也承担不起。”

    肖遥确实是个非常会说话的人,这一番话说完,杨本善和许友缘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这并非意味着他们都是那种贪慕虚荣的人,其实每一个投身于这种行业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成果和成就能够被人认可。

    他们需要的只是一种认同感而已。

    “好了,肖先生,您不用再说了,我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许友缘笑着说道,“这样吧,我等会就将我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老杨。”

    肖遥笑着点头。

    等第二天早上,肖遥便出发,朝着陵墓方向走去。

    骑龙山的面积并不是很大,也不是什么深山密林,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就找到了之前陵墓的挖掘现场。

    工程才刚刚开始,已经清出来了一个沟渠,肖遥等人在沟渠中走着。

    “我们,是要直接进入陵墓吗?”杨本善问道。

    一般陵墓的挖掘,都是直接将陵墓给清出来,很少有先进入的,主要就是担心遇到什么危险。

    肖遥点了点头,看了眼杨本善,笑着说道:“我们暂时可没时间在这里挖什么。”

    杨本善点了点头,这倒也附和他的意愿。

    在古墓挖掘方面,其实一直都有两种流派,第一种是不破坏陵墓结构,从入口进入。第二种,是认为安全最重要,可以掌握基本图层,然后慢慢挖掘。

    而杨本善就是前者。

    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算是对陵墓的尊重。

    杨彤穿着一双黑色的运动鞋,以及一套阿迪的运动装,背着一个包,手上还拎着一个简单的工具盒,跟在众人的身后。

    肖遥和坤木走在前面。

    “到现在有没有感觉到什么?”肖遥问道。

    坤木摇了摇头,说道:“我到现在,都没察觉到法阵的存在。”

    肖遥点了点头。

    其实他和坤木一样。

    跟在两人后面的赵铁牛笑了一声,说道:“不要说你们了,即便是我上次来,正在外面都没发现什么,最后还是进了陵墓内,才察觉到不对劲的。”

    肖遥看了眼赵铁牛,笑着问道:“是什么样的气息?”

    赵铁牛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凝重,并没有立刻往下说。

    等过了片刻,一直走到陵墓的入口,他才缓缓说道:“一种,非常具有压迫性的气息。”

    看到肖遥坤木等人满脸费解的样子,赵铁牛只能苦笑着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已经是我绞尽脑汁想到的了。”

    陵墓的入口,已经被挖掘出来了,现在大概有四尺长,三尺宽。一个成年人想要进去肯定得弯下腰爬进去。

    这也是在不破坏陵墓主要结构的基础上能扩到最大的了。

    原本杨本善还准备了很多装备,但是肖遥坤木等人压根就不需要,哪怕是在没有光源的情况下,肖遥等人依然能在黑夜中看得很远。

    然而,杨本善和杨彤显然是没有这样的实力。

    在进入陵墓之后,顺着墓道,众人一起往前走着。

    因为墓道比较狭窄,只能通行一人,所以,赵铁牛走在最前面,肖遥在最后面,保护着众人的安全。

    之所以让赵铁牛带路,是因为上次赵铁牛来过一次。

    因为陵墓的入口已经挖掘出一段时间了,这里的空气也已经没什么问题,不会像别的陵墓里因为长时间密封,导致里面产生了很多有毒气体。

    所谓的人点蜡,鬼吹灯,就是用蜡烛测试空气,如果蜡烛熄灭,其实意味着墓穴内的空气氧气成分过低,自然会对人的生命产生威胁。

    之前,肖遥已经听杨本善等人说过这个汉朝陵墓的面积,现在走起来才知道有多么的夸张,光是一条墓道,竟然就有一种走不到头的感觉,差不多过了五分钟,眼前才算是豁然开朗。

    “最可惜的就是,这里已经被倒斗的踩过了,也不知道里面还剩下多少文物。”杨本善叹着气说道。

    对于他们这种考古以及陵墓挖掘的专家而言,最让他们厌恶的,自然就是盗墓者,土夫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