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看到剑气
    世界似乎真的重归平静了。

    这段时间里,肖遥每天的任务,就是送肖念念上学,放学,等到周末,在陪她在外面好好玩玩,除了这些事情之外,肖遥就不需要做些别的了。

    对他而言,现在这样的生活其实一直以来都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

    以前他的梦想就是,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之后,自己就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什么都不去想什么都不去做,反正赚钱的事情也不需要自己操心。

    其实这也是肖遥不愿意飞升的理由。

    就像以前的许狂歌一样,他同样是一个修仙者,为什么等了那么多年都没想着要飞升?不就是因为画扇吗?在他看来,若是没有画扇的陪伴,即便真的成为了天上的仙人,不死不灭,又能如何?只要画扇在自己的身边,哪怕不能飞升,只能做一个凡人,承受着该有的生老病死,或许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生老病死原本就是无限循环的。

    若是真的永生不灭,只有自己一个人,那样活着,未必就是什么好事,只是在承受着永久的孤寂罢了。

    在过了几天惬意的日子后,肖遥又开始忙碌起来,一方面是要提高自己家人的修为,哪怕战斗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只要修为高了,或许也有机会飞升,另外一方面,也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之前天空之上那双眼睛的出现,给肖遥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肖念念。

    哪怕是天上的仙人也不可以!

    这也绝对不是说说而已,肖遥同样在付诸实力,想要将自己的修为提到九重高手境界,可这同样是一件需要花费时间的事情,与此同时,他也在想方设法的加强自己的战斗技能,列入涅槃拳等。

    之前在与轩辕九重交手的时候,肖遥就发现,哪怕对方的修为在和自己不相上下的情况下,对方也会占很大的便宜。

    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因为对方的武技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

    哪怕只是一招,却能不停变化,这和本身的修为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修为确实能够提升武技的威力,但是却做不到“巧妙”。

    原本,葛不平是交给二爷爷惊雷训练的,现在,跟着苏长留,练得也很不错,已经开始学剑了,肖遥看这小子学的有模有样,也有些吃惊,怎么说他也是有剑心的,在剑上,哪怕是苏长留,现在也不一定是肖遥的对手。

    所以,他能看得出来,葛不平在剑道上非常有天赋,绝对不亚于有天赋的自己。以前苏长留总说肖遥是个怪胎,这么快就参透了破剑式立剑式等,在肖遥看来,葛不平简直比自己还要怪胎。

    肖遥拉着肖念念,站在一旁,看着葛不平手中挥舞着一把木剑,在木剑之上,隐隐盘踞了一股剑气,如龙如风。

    “不平哥哥好厉害呀!”肖念念忍不住说道。

    “爸爸就不厉害了?”肖遥有些不高兴了。

    肖念念只好想哄孩子一样,哄肖遥:“爸爸最厉害了,不平哥哥没爸爸厉害。”

    肖遥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

    而肖念念,依旧是满脸的无奈,并且眉头还皱在了一起,大概是在思索着,肖遥这个幼稚鬼到底能不能治好……

    就在肖遥眯着眼睛看着的时候,苏长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和肖遥蹲在了一起。

    “你儿子这天赋还是挺不错的。”苏长留认真说道。

    “嗯。”肖遥点了点头。

    苏长留憋了半天,说道:“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

    肖遥看着苏长留,眼神中写满了疑惑。

    “你想让我说什么啊?”肖遥问道。

    苏长留站起身,气得够呛,伸出手指了指葛不平,说道:“这到底是不是你儿子了?”

    “是啊!”虽然葛不平和肖遥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在肖遥的心里还是将葛不平当成自己孩子看的,既然当初自己主动承担了这个责任,那就得负责到底,他的心里也一直都是这么想的,所以当苏长留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肖遥不假思索就回答了出来。

    苏长留点了点头,面带微笑,看样子似乎是对肖遥现在的回答感到非常满意。

    肖遥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问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咱们有话直说好不好?”

    苏长留咳嗽了一声,说道:“听说,你剑挺多的?”

    肖遥微微一笑。

    他明白了苏长留的意思,也觉得对方刚才说出口的话有些好笑。

    自己有多少把剑,苏长留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还用“听说”两个字,不管怎么听着,都显得有些奇怪啊!

    苏长留看肖遥半天都没说话,心里也有些着急了,继续道:“你那四把剑,虽然现在还没有到神器的境界,可也在你的剑葫芦里蕴养了不短时间,你总得分出来一把吧?都留在那干什么啊,准备下崽?你一个人用的了那么多吗?再说了,那是我的徒弟没错,可也是你的儿子啊,你现在有好东西不给你儿子你觉得合适吗?更何况葛不平的剑道天赋还这么强,若是没有一把不错的剑,实在可惜啊!”

    肖遥摆了摆手。

    听苏长留说了这么多,他都有些听烦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给他的啊?”

    苏长留一愣,问道:“你有过这个想法?”

    肖遥看了眼还在练剑的葛不平,发现这小子还在专注练剑,大概也听不到自己这边的声音。这才看着苏长留,说道:“若是现在就将剑给他,也起不到什么效果,还不如先将剑放在我这剑葫芦里继续蕴养,而且,只有用木剑进入剑道,到时候换做别的剑,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苏长留又不是小孩子了,自然也听明白了肖遥这番话里的道理,练练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行,那就随你便,我没什么意见。”

    肖遥翻了个白眼,他现在答应下来了,苏长留自然是没有意见了。

    而且,他那四把真武剑,原本就是上品灵器了,现在放在剑葫芦里好好蕴养下,哪怕是变成神器,也不是什么难事,最多只是时间的问题。

    苏长留的目的达到了,也没有继续多坐停留,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候,被肖遥拉着小手的肖念念,忽然伸出手指着葛不平的方向。

    “不平哥哥真的好棒呀!爸爸你看见了吗?不平哥哥手上的木剑还能发光呢!”

    肖遥脸色一变,苏长留也有些吃惊。

    原本还打算离开的苏长留,又凑了过来。

    “小姑娘,你看见那剑在发光?”苏长留凑到跟前问道。

    肖念念一愣,抓了抓脑袋,心里想着,难道自己的爸爸和眼前这个老爷爷看不见吗?

    于是,她继续说道:“是呀!刚才发光了呀!不过现在又不发光了……咦,又有光了,一根一根的光,跟线一样!”

    肖念念年纪还小,很难用言语将自己看到的东西完美的表达出来,但是刚才她说的那些,已经足以让肖遥和苏长留面面相觑了。

    “怎么可能,你女儿看见的那一根根光线,应该是木剑上缠绕的剑气吧?”苏长留问道。

    肖遥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我的天,这小姑娘才多大啊!既不是剑士又不是修炼者的,怎么可能看到剑气呢?”苏长留实在是难以理解了。

    即便是葛不平,恐怕都看不到他木剑上若隐若现的剑气。

    肖念念竟然能看见?

    肖遥看着肖念念,问道:“你真能看见?”

    “爸爸你看不见吗?”肖念念小声问道,“你要是也看不到,我就假装我也看不见好了,你不要难过哦!”

    肖遥苦笑了一声。

    看来,自己女儿身上不寻常的地方,已经越来越多了。

    这个时候,葛不平也停了下来,肖念念立刻凑过去,手里还拿着一瓶矿泉水。

    “跑慢点,别摔跤了!”肖遥赶紧叮嘱道。

    肖念念完全充耳不闻,速度飞快。

    简直就是个风一样的女纸。

    “肖遥,你这女儿,有些不寻常啊。”苏长留忍不住说道。

    肖遥看着肖念念的背影,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

    “一直都是这样吗?”

    肖遥看了苏长留一眼,摇了摇头,皱起眉头,说道:“以前不是,大概是从我回来之后才开始的。”

    “那她的体内有灵气吗?”

    肖遥摇头。

    苏长留推翻了自己之前的猜测:“那就是说,这个小姑娘并不是什么天生灵体,那就怪了,既然不是天生灵体,怎么还能这样呢……”

    肖遥深吸了口气。

    原本,这件事情就始终被他惦记着。

    现在听苏长留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他心里也就更加烦躁了。

    他到哪知道为什么啊?到现在他都没明白,肖念念现在身上发生的变化到底是不是自己带来的,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有些慌乱了,他最担心的是,肖念念身上的变化,可能还不仅于此……

    就在这时候,肖遥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谁啊?”苏长留问道。

    “轩辕轻寒。”轩辕轻寒的手机,就是她在走之前,肖遥塞给她的,就是担心这姑娘惹麻烦,临走前肖遥也反复叮嘱,遇到事情先给他打电话,这里是地球,可不是灵武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