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元婴化体
    肖遥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狠狠咳嗽了一下。

    然后,往轩辕九重的脸上吐一口浓痰。

    还是扯都扯不断的那种,会连丝的那种。

    泥马,你大招和轩辕驰骋干架的时候怎么不用?

    现在到我了,你就这么玩?

    我是挖你家祖坟了?

    还是刨你家粪坑了?

    这不是搞事情是什么?

    反正,现在肖遥心里憋了一万句脏话,想要骂出来。

    原本还在朝着肖遥与轩辕九重两人狂奔而来的那些修仙者们忽然停了下来。

    一个个下意识缩紧身体。

    总觉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其中修为低的人,更是如从之前还在清秋王朝的肖战一般,直接打起了摆子。

    叶听潮脸色大变。

    他猛然往前迈出一步,运起体内灵气,挡住如潮水般用来足以淹没整个灵武世界的杀机。

    在他的心里,同样藏了无数句脏话。

    这样的寒意与杀机,哪怕维持的时间不是很长,年轻人还能勉强扛得起,可一些年迈的老人,很有可能由此丧命。

    哪怕轻一些,恐怕也得大病一场。

    这是干什么?

    这就是造孽啊!

    他抬起脑袋,看着忽然被笼罩的黑夜。

    在那虚空之中,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

    只要看一眼,都会觉得杀气入体。

    叶听潮赶忙收回目光。

    有人说,那就是藏在虚空之中久久没有消散的魔神,忽然睁开眼睛。

    看一眼这个世界……

    “轩辕九重,你当真是疯了吗?!”

    他心里在咆哮着,怒骂着……

    虽然轩辕九重付出的代价只是修为倒退。

    但是,对于轩辕九重这样的修仙者而言,等同于,丢了命。

    以后轩辕九重还如何藏身?

    这和带着肖遥一同玉石俱焚,有什么区别?

    肖遥的内心还在咆哮着。

    等到轩辕九重拔出那把用鲜血凝成的剑时候,肖遥看了他一眼,

    此时的轩辕九重,让他有些认不出来了。

    白发苍苍,脸上满是皱纹。

    特别是那一双眸子,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骄傲,反而,满是落寞。

    他的身体,又矮小了很多,往前走一步,身体踉踉跄跄,显些摔倒。

    他拖着那把剑的样子,像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抱着比他还要重的重物,缓缓行走着。

    可即便是这样,轩辕九重面对肖遥的时候,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在这样的环境下,看着那一丝阴冷的笑容,肖遥的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肖遥,我们之间,一直都没有什么矛盾,对吗?”

    他看着肖遥,又往前走了一步。

    “然而,你却一直都在逼我,你往前走着,我往后退着,我被你逼退了,你将一个站在灵武世界武道巅峰的男人给逼退了,难道你还不满足吗?”

    “为什么,当我退无可退的时候,你还要来找我呢?”

    “难道,你真的想要将我彻底捏碎吗?”

    “你凭什么?!”

    一声声怒吼。

    一声声咆哮。

    他如同疯了一般,朝着肖遥发泄着自己心中积压已久的不满。

    “我只是想要让灵武世界安静祥和。”

    “我只是想要摆脱天道的束缚,如同许狂歌那样飞升。”

    “我做错了什么?”

    他的身后,亮起了一道血光。

    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中。

    连天上都没有星辰。

    他就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肖遥盯着朝着自己一步步靠近的轩辕九重,忍不住笑了。

    “其实,你没做错什么,我也没做错什么,只是,总得有一个人去死而已。”肖遥说道。

    “那,你就去死吧!”轩辕九重举起手中的那把血剑。

    等到落下的时候,黑暗如同一只猛兽,往前狂奔。

    以轩辕九重为中心点。

    轩辕九重身后的领悟,绽放光明。

    还在往前消退着。

    朝着肖遥扑去。

    肖遥没有往后退。

    他知道自己身上的气机已经彻底被锁定了。

    想躲,也躲不掉。

    原本被轩辕九重抓住的那把血剑,这一刹那忽然消散,无数血珠正在空中跳跃着。

    最后,又朝着肖遥溅去。

    拖着长长扫把般的红光,每一滴血珠,都携裹着数不尽的杀机。

    肖遥终于动了起来。

    他往前迈出了一步,结出灵墙。

    灵墙被第一滴血珠摧毁。

    支离破碎。

    然而,那第一滴血珠,也消失不见了。

    肖遥再次汇聚出了奇异火种,砸向了那些血珠,却在刚接触到的时候就忽然熄灭了。

    肖遥体内剑气暴涨。

    起剑式!

    立剑式!

    甚至在这个时候,肖遥还借着这一股杀机,顿悟到了破剑式。

    然而,却还是一退再退。

    剑气被驱散。

    就像是一个孩子,扔着鹅暖石,想要砸跑一只从山林中冲出来的野猪王一般。

    那么的不自量力。

    猛然间,肖遥催动着体内的鬼门秘术。

    修为在这一瞬间进入九重高手境界。

    只是,这一次只能持续短短半分钟的时间。

    如果不是因为如此的话,之前他就会直接催动鬼门秘术,进入九重高手境界将轩辕九重给斩杀了。

    可是他不敢冒那么险。

    毕竟九重高手,也未必能留住一个铁了心想要逃窜的八重高手。

    他不愿意冒那个险,因为半分钟的时间内若是他没有办法将轩辕九重给诛杀了的话,这一场战斗,就得以他变成一具尸体作为结果彻底落幕了。

    现在的肖遥,不像是一个修仙者。

    不像是一个在厮杀的强者。

    更像是在黑夜中,与光明共舞的舞者。

    那些密集的血珠如同雨点般,击打在肖遥的身上。

    等落到他身体的时候,仿佛具备强大的腐蚀性一般,哪怕是肖遥现在九重高手的身躯,都抵挡不住。

    衣服化成了黑烟。

    肌肤,一点就透。

    露出来的血肉,迅速蒸发。

    哪怕是森森白骨,都被咬碎。

    变成灰末,落在地上。

    清风一吹,再不见踪迹。

    肖遥的身体,还在被慢慢侵蚀。

    他低下脑袋,看着自己正在慢慢与黑夜消融的身体。

    那一种痛苦,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想象。

    他的鼻子,耳朵,嘴巴,也都在慢慢消失,黏糊糊一团,往下滴落者。

    滴答,滴答。

    可肖遥还在拼命运转着体内的灵气,想要将那些血珠彻底冲开。

    轩辕九重只是站在边上。

    如同一个垂暮老人。

    明明已经要被黄土埋下。

    可眼神中却写满了希望。

    他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伸出手,拽着自己的白发。

    一抓,就是一把,全部脱落。

    在他的头皮上,也出现了很多血珠,从发囊里冒出来的。

    就像是小喷泉一样。

    他嘶吼着。

    他觉得,自己算是彻底将肖遥给毁掉了,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好像也被肖遥彻底毁掉了。

    他伸出手指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肖遥,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好像是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又好像是一个彻底没有了自我的艺术家,看着自己最满意的作品。

    终于,肖遥变成了一个肉球。

    黏在地上。

    还在消融。

    又变成了一摊血水。

    可就在血水也即将消散的时候,忽然冒出了一道金光。

    那道金光慢慢扩散着。

    变成了一只手,掐住了黑暗的脖子。

    用力一捏,将黑暗彻底碾碎。

    旋即,金光开始慢慢凝结成型,变成了光柱,直冲上天。

    将所有的黑暗,彻底驱散。

    天空之上那所谓的魔神的眼睛,稍微眨动了一下。

    留下了一生长长的,足以被灵武世界所有人都听见的叹息。

    光柱还在扩散着。

    引来无数天雷。

    那些天雷,携带者密集雷云。

    一道道惊雷,朝着那道光柱上砸着。

    每一道惊雷砸落,那道光柱就会变粗一些。

    碗口粗。

    桶口粗。

    井口粗。

    还在慢慢扩散。

    将轩辕九重笼罩其中。

    将远处的那些想要前来围观的修仙者们笼罩其中。

    将偌大的魏国笼罩其中。

    将灵武世界……

    笼罩其中!

    那些原本还在颤抖着身体备受杀意煎熬的人,忽然感到从黑暗中袭来一抹阳光。

    笼罩着自己。

    暖洋洋的。

    哪怕还有一些处于昏迷状态中的人,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微笑。

    肖龙象快抵达魏国境内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

    他看着自己的身体。

    看着光柱。

    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最后。

    惊雷还在继续敲打着光柱。

    最后,光柱也开始慢慢颤抖着。

    百炼成钢。

    哪怕颤抖,也不会消散。

    更不会倒下。

    北麓。

    武梧桐感悟着金光。

    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边上的赵丹玄好奇看着她。

    她莞尔一笑,小声说:“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闻到了肖遥身上的味道……”

    赵丹玄哭笑不得,却又好奇说道:“你说,肖遥这到底是算赢了,还是算输了呢?”

    武梧桐摇了摇头,她甚至都不知道当下的精光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知道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的呢?

    逐渐的,那些被金光笼罩住的人,脸上都露出了贪婪的表情。

    就像是一个婴儿,贪婪者乳.汁一般。

    等到惊雷停下后,那道金光又开始重新收拢了。

    最后,变成了一条连接着天与地的线。

    那些原本被金光笼罩着的人,一个个苏醒,只是脸上还露出这留恋与不舍的表情,总觉得,若是刚才那道金光能够多停留片刻,该多好啊……

    还在慢慢收缩。

    那道金光,停留在肖遥消失的地方。

    慢慢的,一个金色的元婴,悬浮在金光之中。

    他闭着眼睛,赤身。

    旋转着。

    元婴一开始只有巴掌大。

    当金光在逐渐收拢的时候,他也在慢慢变大。

    最后,犹如一座山。

    又开始慢慢缩小。

    缩小到肖遥原本的身高。

    金光收敛,金光中的元婴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轩辕九重,似笑非笑。

    “你是谁?”轩辕九重问了一句。

    “元婴”看着轩辕九重,笑得更开心了。

    知道他一把掐住轩辕九重的脖子。

    “最后,还是我赢了。”肖遥的声音,听着还是如以往那般。

    没有任何改变。

    (今天的第三更,然后明天的更新时间,会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在微信公众号上放出来,今天接下来的时间老步重新整理一下大纲。还没有关注公众号的可以在微信上关注一下:作者步履无声或者搜索:bulvusheng1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