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 破土而出
    刚才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剑气,很是浑厚,可以算是肖遥短时间内能祭出最强的一剑了。

    其实这也没有超出肖遥的意料。

    只是,一想到自己蓄力已久的第一剑,就这么被对方轻描淡写的躲开了,心里还是有些郁闷。

    哪怕现在轩辕九重的修为和肖遥差不了多少,可对方身上的势,却将肖遥远远甩飞了出去。

    这一刻,肖遥的面前,忽的崛起一座剑山。

    耳边狂风呼啸。

    这雷霆骤雨的攻势,逼得肖遥一退再退。

    风景也是骤变。

    这个时节,恰好一片金黄。

    肖遥与轩辕九重两人便是踏浪而行。

    “真的有神仙!”

    一些还凑在一起玩闹的孩童们看到这里,不由惊呼出来。

    轩辕九重依然紧随其后。

    轩辕九重可能也是知道肖遥的想法,所以倒是配合。

    等到退出湖边的时候,那片胡已经干涸。

    无数修仙者,朝着他们这边涌动,其中又有一些,因为距离的太近,被肖遥和轩辕九重两人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气势直接撞死。

    只是这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可依旧有不少修仙者乐此不疲,如同飞蛾扑火。

    很快,两人就直接出了赵国。

    “特娘的,跑那么快干什么啊?”有个修仙者气喘吁吁说道。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一直神经紧绷着的魏国皇帝,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个脾气一直很好的魏国皇帝也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魏国皇帝整个人都不好了。

    其实,这一次战线是被轩辕九重给拉扯回来的。

    就像他们之前说什么都不愿意将战场弄到清秋王朝一样。

    魏国皇帝和肖遥虽然也有所交集,两人之前也算是合作关系,但是轩辕九重和肖遥战斗的时候,魏国并没有什么她点的动静。一方面是因为魏国皇帝知道,自己即便真的派兵,也帮不上什么忙,另一个原因,则是他觉得,这件事情和自己的关系并不是很大,若是轻易得罪了轩辕九重,等肖遥落败之后,轩辕九重继续蛰伏,下一个目标可能就是他了。‘

    肖遥已经有些筋疲力尽了。

    玄铁剑,奇异火种,都已经放了出来。

    其实,轩辕九重的处境也不是很好。

    凭借着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功法运用,每当他觉得自己可以获取优势的时候,肖遥却总能借助自己的底牌,将优势重新扳回来。

    轩辕九重觉得,若是自己现在神丹还在的话,想要借助神丹的力量将肖遥斩杀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惜的是,之前经过和轩辕驰骋的战斗后,他体内的神丹已经彻底毁掉了,现在的他,和别的修仙者而言,差别并不是很大,没有神丹的运转,他体内的灵气比起肖遥,似乎恢复的还要慢一些。

    否则最后的失败者,一定是自己。

    甚至,冒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风险,屡屡出险招。

    相反的,就是因为他比肖遥多活了那些年,才能凭借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东西,让肖遥应接不暇。

    猛然间,肖遥体内窜出一条白色雪蛟。

    轩辕九重脸色大变,迅速往后撤离,躲开了雪蛟的攻势后,肖遥又迎风而上,手中玄铁剑闪起一道精芒。

    对方捂着鲜血淋漓的胳膊,又往后退出数十丈,脸色阴沉。

    肖遥皱起了眉头。

    轩辕九重仔细想了想,觉得肖遥说的似乎还挺有道理的。

    等到重新冷静下来之后,细想一下,其实肖遥刚才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过分。

    其实关于雪蛟,轩辕九重以前也是知道的。

    雪蛟还要继续冲上去,轩辕九重定住神,一拳挥出,牵引着万道灵气,将雪蛟狠狠砸落。

    只是这一次要沉睡多久,就不好说了。

    不过,从客观的角度说,其实应该取得的效果,已经得到了。

    之前打了那么久,虽然肖遥和轩辕九重也都受了伤,可这样的伤势,并没有影响什么。

    当肖遥想要趁轩辕九重喘息之时发动猛攻的时候,对方竟然又迅速撤离。

    机会只有一次,绝对不能错过!

    肖遥敢来,也是想要抓住轩辕九重现在的八重境界,将对方斩杀。

    不管是轩辕九重还是肖遥,都不愿意错过眼前的机会。

    所以,他自然要继续追上去了。

    而且,在这里,仿佛多了一层屏障。

    “法阵?”肖遥脸色一变,

    之前轩辕九重的示弱逃脱,确实存在很多疑点,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杀心太重,来不及思索。

    甚至说,雪蛟之前都没理由能够给轩辕九重制造重创。

    “一条胳膊重伤,就是为了将我引到这里来?”肖遥冷笑不止。

    他往前走了一步,忽然一道金光从上而下灌落下来。

    “破!”肖遥手中玄铁剑卷起一道剑气,将那些以灵气幻化而成的利刃全部卷碎。

    虫鸣鸟叫都没有。

    “轩辕老贼,你当真以为,这天下,只有你一个人才会法阵吗?”肖遥冷笑着说道。

    真正的破土而出。

    “从哪来的,就回哪去吧。”肖遥头顶之上悬起数十金剑。

    空中,金虹如蛇舞动。

    长剑破空。

    旋即,肖遥脚下一落,耳边听见支离破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