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魏国的来信
    其实之前在大殿里说的,也都是狠话。

    说什么一天杀一人,肖遥没那么闲。

    只是在给秋孤叶施加心理压力而已。

    也正如肖遥所想的那样,晚上他和肖龙象苏长留等人吃饭的时候,秋孤叶亲自来了。

    “来了就坐吧。”哪怕秋孤叶是清秋王朝的皇上,他的到来,也没见谁站起身迎接。

    哪怕是肖战,都没站起身的想法。

    肖龙象身边的这些人,有几个真的将他这个皇帝当回事呢?

    秋孤叶眉头一皱,虽然这也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可发生了今天的事情,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犹豫了一下,坐了下来。

    “肖遥,我为今天的事情,向你道歉。”秋孤叶说道。

    肖遥眼神中精芒一闪而过。

    肖龙象似笑非笑。

    正如肖遥说的那样,秋孤叶还是选择了服软。

    当然了,服软并不意味着改变立场,这只是一个姿态而已。

    其实这对肖遥肖龙象而言,已经足够了。

    他们需要和秋孤叶抛开一切,好好聊一聊。

    等坐下之后,肖遥使了个眼色,肖战立刻给秋孤叶倒了一杯酒。

    可能是因为心中郁闷,秋孤叶端起酒杯,便是一饮而尽。

    “我知道,你心里对我不满,我也都能理解,但是我也没办法,轩辕九重就是我的梦魇,只要他不死,我晚上就不可能入睡。”秋孤叶苦笑着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所以,只要你们杀了轩辕九重,我立刻让你们回去,决不食言,而且,我还可以送你们一个礼物。”秋孤叶说道。

    肖遥饶有兴趣问道:“什么礼物?”说完,他夹了一块肉,放入口中,咀嚼咽下。

    秋孤叶放下手中的筷子,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

    “我的命。”他说道。

    肖遥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除了肖龙象,饭桌上剩下几人脸上神情都有些古怪。

    对方说出口的话听着实在是太突兀了,也让他们有一种理解不了的感觉。

    然而,看秋孤叶此时脸上的神色,似乎还是非常淡定,大概是没觉得自己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他继续开始吃东西,说道:“其实我知道,不管是你还是肖将军,对我而言,都颇有怨言,对吧?”

    肖遥说道:“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秋孤叶哈哈笑道:“自知之明还真算不上,反正这些,傻子都能想到,不过我这也是出于无奈,毕竟肖将军对我清秋王朝,是真的有汗马功劳,若不是因为肖将军的话,我现在已经是个亡国之君了。”

    说起这些,秋孤叶也有些苦涩。

    肖遥不置可否,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只要轩辕九重死,我就算是彻底的放轻松了,到时候,您需要什么我就给您什么。”秋孤叶说道,“不管是您还是肖将军,其实都挺想我死的,既然是这样,我就将我的命送给你们,当最后的礼物,如何?”

    肖遥说道:“你不怕死?”

    “其实,只要清秋王朝能够保下来,清秋王朝百姓安居乐业,不再为性命担忧,我这一生也算是无憾了。”秋孤叶笑着说道,“也说不上是什么的无私伟大,我只是不希望清秋王朝的基业毁在我的手上,欠你们的,我也会还给你们。”

    肖遥没有说话,也算是默许了。

    秋孤叶忽然如释负重,站起身,告辞后踉踉跄跄离开。

    等秋孤叶离开后,肖遥才转过脸看着肖龙象,笑着说道:“我忽然觉得,你以前和这个家伙斗智斗勇的,真不容易。”

    肖龙象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他确实很聪明。”

    肖战还是有些没办法理解,开口问道:“义父,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你不觉得他很聪明吗?”肖龙象问道,“用这样的方法,博取我们的同情,让我们不再想着报复清秋王朝,其实,即便他不去死,我们也会杀了他,可是如果他自觉一点,主动一点的话,或许我们也就懒得记恨清秋王朝了,他的皇室血脉,也得以保存。”

    肖战有些吃惊。

    吃惊并不是因为他觉得肖龙象说的有道理,觉得秋孤叶是个聪明人。

    他吃惊的是,肖遥和肖龙象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

    不过,很快他就回过神来,苦笑了一声。

    肖遥和肖龙象又这样的想法还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他是肖龙象肖遥的话,可能也会这么做。

    不管是肖遥还是肖龙象,他们什么时候是那种可以任人拿捏的角色了?

    只是秋孤叶不开眼,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肖遥肖龙象。

    这两人忍到现在,心里又怎么可能没有怨气呢?

    肖龙象在灵武世界过了多少年,他怎么可能不想弄死秋孤叶呢?

    最后肖战也没多说什么。

    秋孤叶回到宫中,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

    他觉得,以肖龙象和肖遥的为人,他们既然点头答应,就算是到此为止了。

    最起码,自己不需要在担心皇室其余人了。

    秋家,依然可以在清秋王朝掌权。

    若是肖遥不愿意用这样的方法和解,他也没什么办法。

    “但愿吧……”他坐在椅子上,苦笑着说道。

    自从肖遥来了之后,不少皇帝,当的都挺憋屈。

    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李向南了。

    现在终于有一个比李向南还要憋屈的秋孤叶。

    饭桌上,晚宴还在继续着。

    酒过三巡,肖遥又叹了口气。

    虽然他心里明白,只要找到轩辕九重,将其诛杀,自己就能和肖龙象一起回到灵地球,可那轩辕九重实在是太过于小心了。

    这么长时间,他们都没找到轩辕九重的消息。

    “这个家伙,难道真的打算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了?”肖遥忍不住问道。

    肖龙象看了眼肖遥,笑着说道:“其实,真正该着急的是轩辕九重。”

    肖遥一愣,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肖战却不明白,问道:“不是您着急回去吗?怎么又变成着急的人是轩辕九重了呢?”

    肖遥敲了敲筷子,说道:“时间过去的越久,轩辕天宁的皇权就越牢固,到时候即便轩辕九重恢复了原本的修为,又能如何呢?难道,他还能一人撼一国?”

    肖战恍然大悟,可又有别的想法,说道:“若是轩辕九重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呢?”

    “你觉得可能吗?”肖遥问道。

    肖战没吭声了。

    饭后,肖遥回到屋子里休息。

    第二天一早,肖遥忽然收到一份信件。

    送信的人,来自魏国。

    肖遥想了很久,也没想明白谁会在这个时候给自己写信,还是魏国的人。

    拆开信件看了一眼,他顿时脸色大变。

    犹豫了一下,他又将信件给烧了。

    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很久。

    最后,忽然站起身,一巴掌重重拍在桌子上,那张价值不菲的檀木桌,立刻应声而碎。

    听到动静,隔壁的肖龙象也赶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情?”肖龙象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说话。

    “是有轩辕九重的消息了?”肖龙象继续问道。

    肖遥还是没有说话。

    肖龙象眼神微敛。

    “看来,你是遇到不小的麻烦了。”

    肖遥苦笑,点头。

    “真不能和我说?”

    “和你说的话,你会阻止我。”肖遥说道。

    “那就是说,你打算去送死了?”肖龙象气极反笑。

    肖遥说道:“我要离开清秋王朝。”

    “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让你去呢?”肖龙象说道。

    肖遥沉默。

    “算了,别死就行,我也不会跟着你。”肖龙象说道。

    肖遥点头,收拾好东西,又去找到了轩辕轻寒。

    他来到清秋王朝,轩辕轻寒和柳三月自然也都跟来了。

    毕竟肖遥之前答应过,在轩辕九重没死之前,也保护好轩辕轻寒的安危。

    而现在,轩辕九重蛰伏的目标,也是轩辕轻寒,这个能让他飞升的人。

    至于柳三月,一直都是跟着肖遥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看到火急火燎的肖遥,轩辕轻寒有些好奇。

    “一大早的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肖遥看着他,说道:“我要带你离开清秋王朝。”

    “为什么?”轩辕轻寒问道。

    肖遥没有回答。

    轩辕轻寒想了想,点了点头:“好。”

    反正决定权也不在她身上。

    “我也要去!”柳三月赶紧说道。

    肖遥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柳三月生气了,“她都能和你一起走,我不行?”

    “等我的事情处理完了,会回来接你的。”肖遥说道。

    柳三月和肖遥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个家伙是什么样的性格,她大致也是了解的。

    看肖遥的态度如此坚定,哪怕心里有些不满,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能目送着肖遥和轩辕轻寒离开。

    一路,前往魏国。

    路上,轩辕轻寒看着肖遥,问道:“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肖遥说道:“魏国。”

    “是找到了轩辕九重是吗?”轩辕轻寒问。

    肖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轩辕轻寒的这个问题了。

    轩辕轻寒看着肖遥眼神中挣扎的表情,笑着说道:“看来,我猜对了。”

    “你猜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