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七十二章 要脸吗?
    其实肖遥肖龙象想要离开,对清秋王朝的皇帝,秋孤叶而言也不是什么坏事。

    毕竟,肖龙象在清秋王朝的地位实在是太特殊了,说是清秋王朝的国魂,也一点都不过分。

    很多人都认为,清秋王朝可以没有秋孤叶,但是绝对不能没有肖龙象。

    别人都说,秋孤叶是个非常大度的人,能够容忍肖龙象这样的存在,换做任何一个皇帝恐怕都很难有这样的度量,在秋孤叶看来这简直就是扯淡,说的跟他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似得,只是之前,清秋王朝根本不可能没有肖龙象,若不是因为肖龙象的话,清秋王朝可能都已经不复存在了,他能怎么办呢?他也很无奈啊!好在现在,他们的大敌终于彻底退兵了,哪怕是真的对清秋王朝还有什么想法,那也是很多很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也不是他需要思考的事情了。

    只是现在轩辕九重还存在着,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

    否则,肖龙象想要离开这个世界,他肯定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除了肖龙象,肖遥其实也算是他们清秋王朝的心腹大患。

    虽然肖遥对他们清秋王朝并没有什么敌意,可肖遥成长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现在肖遥手上掌握的力量也有些可怕,若是肖遥想要走上轩辕九重的那条路,恐怕也要比轩辕九重简单很多,清秋王朝更是毫无招架之力。

    肖遥和肖龙象这两个家伙,但凡留下任何一个,都能让秋孤叶夜不能寐。

    至于赐婚,也只是秋孤叶一个大胆的想法而已。

    他觉得,若是可以用这样的方法将肖遥留住,也很不错。

    哪怕以后肖遥真的成为了清秋王朝的皇帝,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反正这也算是自己人了。

    他觉得,若是肖遥真的成为了清秋王朝的皇帝,对清秋王朝而言还真不是什么坏事,谁让这是个有大能耐的人呢?但是对方不答应赐婚,他就不乐意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他可不希望清秋王朝的江山落入别人的手中。

    若是肖遥答应下来,对他们而言,肯定是一件好事。

    虽然肖遥现在拒绝了,可秋孤叶也没有感到多么的郁闷,反正,他们也没什么损失。

    然而,现在秋孤叶烦躁的,就是也不知道自己的三女儿,是从哪听说自己赐婚的事情,现在正在闹得不可开交。

    要死要活啊!

    一心要嫁给肖遥啊!

    他能怎么办?

    “父王,你若是不将我嫁给肖遥,我今年就死给你看!”秋如水一只手拿着剑,站在秋孤叶的面前说着。

    “……”秋孤叶都要疯了。

    他的孩子挺多的,女儿也有几个,可要说最疼爱的肯定还是面前的三女儿了,否则之前也不会让肖遥娶走自己的三女儿。

    哪怕三女儿的丈夫,真的将清秋王朝的江山给夺走,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依然能被他认可。

    肖遥拒绝赐婚,在秋孤叶看来,是意料中的事情,以前他也赐婚过,已经被拒绝一次了。

    “乖女儿,你先将剑放下,好不好?”秋孤叶好说歹说着。

    皇室内,那些太子皇子,还有别的宫主,皇后皇妃,都凑在边上,看着眼前的闹剧。

    不少人,脸上都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

    还有一些公主,甚至希望秋如水能够赶紧抹了脖子。

    哪怕秋如水不可能成为清秋王朝的女帝,也不会对他们产生什么威胁,但是人活着,就会有嫉妒的心理,反正他们又不是一个娘生下来的。

    秋如水的生母,在剩下秋如水之后,便病死了,可能这也是秋孤叶非常看重自己这个三女儿的原因。

    “秋如水,你先给我将剑给放下,咱们要说什么,慢慢说。”秋孤叶继续说道。

    看的出来,现在的他是真的着急了。

    “我不!”秋如水说什么都不愿意,“你别过来!”

    秋孤叶刚往前走一步,剑刃竟然磨破了脖颈的肌肤,鲜红的血水流了一些,吓得秋孤叶脸色大变,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秋孤叶都要抓狂了,“如水,你该明白的,强扭的瓜不甜啊!”

    “那我也不管,先扭下来再说!”秋如水非常直白说道,“我扭下来就开心,我管他甜不甜呢?”

    “……”秋孤叶忽然觉得秋如水说的好有道理。

    自己都特么无言以对了。

    面对这么强盗逻辑的话,秋孤叶越发的伤神了,这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能够推翻对方逻辑的话啊!

    “先去将肖遥请来吧。”好在现在肖遥还在清秋王朝皇城内,秋孤叶立马吩咐了一个小太监。

    小太监领了命,火速前往肖遥此时所居住的地方。

    等听闻了对方的来意,肖遥立刻皱起了眉头。

    “秋孤叶找我做什么?”

    对于肖遥的直呼其名,小太监倒是没有感到多么的吃惊,不要说肖遥原本身份就不简单,哪怕没有之前的事情,单凭肖龙象之子的身份,想要在清秋王朝横行霸道也没有任何问题,毕竟在清秋王朝这个地方,肖龙象的存在甚至凌驾于秋孤叶之上,哪怕肖遥是个纨绔大少,天天只知道为非作歹,这在清秋王朝的百姓们看来都是可以原谅的。

    小太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将真实目的说出来。

    没办法,这要是换做别人,小太监想也不想就说了。

    在清秋王朝,皇帝想要见谁,自然就是见谁了,难不成还需要询问别人的意见?

    可肖遥就很特殊了。

    要是知晓了目的,对方直接摇头不去,他能有什么办法?

    “肖将军不要为难奴才了,奴才不敢说啊!”小太监哭丧着脸说道。

    “你不说,你觉得我还会去吗?”肖遥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位被称为皇帝面前第一红人,很是好奇。

    小太监跪下就给肖遥磕头。

    “肖将军,这可是皇上吩咐的,您若是不去,奴才脑袋不保啊!”小太监一把鼻涕一把泪说道。

    肖遥皱起眉头,问道:“你的脑袋,能不能挂在脖子上,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小太监都要被肖遥给气哭了。

    大男人说话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呢?

    良心难道都不会痛吗?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脏就有些难受。

    臭男人!

    嗯,反正以他的身份说出这三个字还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万般无奈之下,小太监只能将此行的目的说了一遍。

    肖遥听完皱起眉头,使劲摇头。

    特么的,原本他就没打算去,现在听对方表明了来意,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就更不能去了啊!

    这完全就是挖了个坑让他跳啊!

    “我不去,爱咋咋地,爱死谁就死谁,和我有个屁的关系。”肖遥说道。

    边上的肖龙象忽然眼睛一亮,拍了拍肖遥的肩膀,小声说道:“去!”

    肖遥瞪了他一眼。

    感情没你啥事,你就想去看热闹是不?

    肖龙象看肖遥满脸不满,立刻伸出手将他拉到边上。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肖遥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算个屁的机会啊?

    难不成还真打算让我在这里娶个媳妇?

    虽然肖遥不是那种特别容易动怒的人,气性也不是很大,但是面对秋孤叶,他是真的有些不耐烦了,对于对方的欺人太甚,他都想直接将对方的脑袋拧下来,恨屋及乌,虽然他还没见过那个秋如水,可心里已经有些反感了,再加上对方的胡闹,虽然是对自己颜值的认可,可他依旧生不起半点好感,所以哪怕对方真的在今天抹脖子挂了,他也没什么感觉。不在坟头上跳一曲c哩c哩就很人道了。

    “我说你小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之前一直都是秋孤叶要挟我们,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你不打算把握住?”肖龙象问道。

    肖遥恍然大悟。

    他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这是个机会?”

    肖龙象使劲点头:“在我看来简直就是千载难逢。”

    “可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些不要脸啊?”肖遥叹了口气说道。

    肖龙象冷哼了一声:“你要脸吗?还是说我看着像是那种要脸的人?”

    肖遥认真想了想,忽然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脸这个东西……谁要啊!

    老子从地球混到灵武世界,靠的是什么?运气?修为?人品?颜值?

    是不要脸啊!

    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这话难道没有道理吗?

    于是两人重新回到小太监面前。

    “带路吧。”肖遥说。

    小太监当下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总觉得,肖遥和肖龙象脸上的笑容,有着说不出的诡异。

    可这对他而言,就意味着能够活下来了,所以哪里还顾得上去思索什么,立刻走在前面。

    肖遥与肖龙象两人紧随其后,没多久,就进了大殿。

    看到秋孤叶和秋如水还在对峙着,肖遥握紧拳头狠狠一挥。

    你个老王八蛋,该!

    看到肖遥,秋如水眼神中闪烁着光彩,顿时激动起来。

    “肖遥,你终于来了!你很担心我,对不对?”

    肖遥看了眼秋如水,其实这姑娘长得也还不错,就是大概因为是清秋王朝的公主,伙食很不错,这体重到了地球上,最起码得开一辆加长版悍马,否则都容不下。

    “肖遥,快帮我劝劝我女儿。”秋孤叶看到肖遥,就像看到救星一样。

    肖遥肖龙象两人似笑非笑,看着秋孤叶。

    秋孤叶心里咯噔一下。

    “这一老一小,两个狐狸,想干啥?”他脑子飞速运转着,汗如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