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速速破城!
    大秦王朝,不复昔日光景。

    站在远处,眺望着,能看见皇城内的火光。

    谁也不知道过了今天,皇城内外,会躺着多少具尸体。

    应该数不过来吧?轩辕轻寒坐在一块石头上托着下巴想着。

    她的内心很矛盾,矛盾到,到现在她都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她忽然有些厌烦了,厌烦自己的名字,为什么非得多个“轩辕”。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姓氏,大概自己现在也不需要这么纠结了,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大秦王朝的皇城沦陷,总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女人啊,果然天生就是个矛盾体。”轩辕轻寒低下脑袋轻笑了一声,笑容中满是对自己的嘲讽。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她的耳畔听见了声音。

    “轩辕轻寒!你当真要看,我死于皇城吗?”

    “轩辕轻寒!你当真要看,大秦王朝毁于一旦?!”

    这个声音,轩辕轻寒实在是太熟悉了。

    这是轩辕九重的声音!

    她下意识站起身,同时攥紧拳头。

    忍不住,往前迈出了一步。

    也只是一步。

    下一刻,她就重新站稳了身形,一动不动。

    犹如一尊雕塑般。

    她的眼眶里,泪水在打转。

    轩辕九重说的这两句话,归根结底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她又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当真是要自己送羊入虎口吗?

    以前不管肖遥和老祖宗怎么说,她的心里,都保留着一丝期待。

    可现在,这一丝期待总算是彻底土崩瓦解了。

    她觉得,轩辕九重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他凭什么就认为,自己愿意为了大秦王朝而牺牲,为了他轩辕九重而牺牲呢?而且,在她的心里显然是更倾向于老祖宗的,哪怕是个小孩子,是个动物,也不知道什么对自己是真的好,什么人和自己想出的时候是虚与委蛇。

    她早已知道,此时和轩辕九重交战的是什么人,所以,又怎么可能愿意站在轩辕九重那边呢?

    难道,要自己帮轩辕九重杀了老祖宗吗?

    这么缺心眼的事情,她才不会做呢。

    于是,她又回到之前的位置上,重新坐了下来。

    “亡了,就亡了吧。”轩辕轻寒轻笑了一声,语气听着非常平静。

    大概这才是真正的哀莫大于心死……

    轩辕驰骋很生气。

    他觉得,轩辕九重严重越线了。

    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以轩辕轻寒炼丹,帮他自己突破。

    这么不要脸的事情,他怎么就好意思做呢?

    之前那些不要脸的话,他又是怎么说得出口的呢?

    “难道,为了你,为了大秦王朝,轩辕轻寒就活该死吗?”轩辕驰骋杀机暴涨,一拳尤一拳,卷起灵风,朝着轩辕九重砸去。

    每一拳,都会将轩辕九重的身躯砸退数丈。

    按照这样的趋势,恐怕很快两人就能转移战场了。

    终于,轩辕九重还是稳住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她轩辕轻寒在我身边活了这么多年,我何时亏待过她?”轩辕九重冷笑着说道,“哪怕真的要为我牺牲,为大秦王朝牺牲,又有何不可?”

    轩辕驰骋怒骂:“闭嘴!”在怒吼之后,携起道道金芒,头顶法相更加结识了一些,又一次将轩辕九重击飞出去。

    “听你说话,简直脏耳!”

    轩辕九重继续汲取着神丹里的力量,稳住身形之后,忽然伸出手,虚空中,仿佛抓住了轩辕驰骋头顶之上的法相。

    原本五指弯曲,此时忽然握紧拳头,空气中仿佛都听见了哀嚎和惨叫,脚下的土地剧烈晃动起来。

    轩辕驰骋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再没有之前怒目圆瞪的豪气。

    “老祖宗,你的修为,比我丝毫不弱,可是,我有神丹,你有吗?”轩辕九重笑了一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忽然往前迈出一步,脚下裂出一道沟壑,蜿蜿蜒蜒,朝着轩辕驰骋的方向爬去,再一跺脚,便是无数石块飞扬。

    先是飞到空中,接着落下。

    轩辕驰骋的身体快速移动着,躲开所有石块,躲不开的,都是一拳挥去,将石块击碎。

    很快,轩辕驰骋就有了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确实,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轩辕九重拼斗起来,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拼到最后,就是竭尽全力。

    竭尽全力之后,轩辕九重还可以在神丹中汲取灵气。

    他却没有这样的待遇。

    其实,这一切都没有超出轩辕驰骋的意料。

    当他决定与轩辕九重动手的时候,这一切都计算进来了,一个活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还如同一个莽撞做事情不经过担保思考的少年呢?

    “老祖宗,你真不跑?”轩辕九重哈哈笑道。

    “活了两辈子,死了,又如何呢?”轩辕驰骋念叨了一句。

    在念叨完,他的头发,忽然逐渐又白转黑。

    从发尖,到发根。

    如同墨染。

    而且,他脸上的皱纹,正在逐渐平去,老年斑慢慢消失,肌肤逐渐如同俊年一般。

    轩辕九重瞳孔骤然收缩,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你当真要和我,同归于尽吗?”轩辕九重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狰狞了。

    老祖宗现在的状态,其实和回光返照没什么区别。

    他是在用他接下来所有的寿命,换来一次重回巅峰的机会。

    轩辕九重不要命一般冲开老祖宗之前布下的所有桎梏,如同一只洪荒猛兽,朝着老祖宗扑去,在奔跑的过程中,头顶之上出现一个巨大的法相,是一匹正在奔跑的黑狼,硕大无比,周围还形成一团黑光,如同黑云压城。

    他必须要阻止对方!

    等到了跟前,老祖宗忽然伸出手,一根手指头,按在了那匹黑狼的头顶上。

    黑狼法相停了下来。

    黑狼法相下面的轩辕九重,自然而然也停了下来。

    旋即,老祖宗骤然发力,原本看上去威严可怖的黑狼法相陡然消失,如同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一指仙力散。

    再然后,位于空中的老祖宗化拳为掌,往下一案。

    位于身下的轩辕九重顿时感受到了一股压力,身体不由一沉,单膝跪地,双手高高举起,如同顶天立地的盘古一般,脑门上开始流露密集汗珠,汉族和滚滚而落,顺着脸颊,脖颈,流入胸口处,衣服慢慢贴合在肌肤上,脚下土地四分五裂,甚至还沉下去了好几块。

    伴随着一声怒吼,轩辕九重体内神丹忽然涌了出来,闪耀着金光,慢慢往上升起,老祖宗伸出去的那只手,也逐渐往上抬了抬。

    轩辕驰骋的身体,也开始颤抖着。

    轩辕九重站了起来,一剑刺出。

    轩辕九重挥了挥衣袖,散开剑气,却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段距离,顿时压力骤减,轩辕九重哪里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重新召剑回来,握住剑柄,身体化作一道虹光,与剑光融于一体。

    剑光在翻转。

    轩辕驰骋不闪不避。

    他伸出手,将剑光挡在一丈外,身体却在不停往后退着。

    只是速度缓慢了许多。

    “肖遥,速速破城!”老祖宗竭尽全力,喊了一声。

    还在皇城外的肖遥精神一震。

    他与深究的肖龙象对视了一眼。

    “我去看看。”肖龙象皱着眉头。

    傻子都能听出来,轩辕驰骋这是已经撑不住了。

    肖遥也有些心惊。

    原本在他看来,哪怕轩辕驰骋真的不敌轩辕九重,也能拖很久很久。

    最起码,不会输得这么快。

    其实,轩辕驰骋撑得已经足够久了。

    而是他一直都处于攻城的状态,丝毫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他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在肖龙象化虹飞走的时候,肖遥顺着另外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御剑而行的轩辕轻寒,猛然被一只手拉扯了下来。

    等落到地面上,轩辕轻寒伸出手,狠狠推搡了肖遥一把。

    “你干什么!”

    肖遥伸出手拽住她的胳膊。

    一手可握。

    “这个问题,我也想问你,你想做什么?”肖遥阴沉着脸,说道:“老祖宗即便真的死了,又能如何?他不要命的保护你,你还要送死吗?”

    当然,轩辕驰骋要和轩辕九重拼命,绝不仅仅只是因为一个轩辕轻寒。

    可这其中的原因,知道的人也没有几个。

    肖遥说的,也是轩辕轻寒所认为的。

    他的话落了音,轩辕轻寒自然而然沉默了下来。

    “多大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幼稚?”肖遥伸出手,在轩辕轻寒的身边留下了一道禁锢。

    “待在这里吧,等我攻城结束,再来找你。”

    轩辕轻寒没有在闹了,也没想着要去冲开肖遥留下的禁锢。

    即便冲破了,又能如何呢?继续去找老祖宗吗?

    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忙……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席卷而来。

    如同这身后的黑夜。

    像是什么东西张开了血盆大口,慢慢将光明与红日吞噬。

    一步步。

    逼近。

    忽然,轩辕轻寒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紧自己的膝盖。

    哇哇大哭起来……

    肖遥没有搭理这个女人,他的心思,还得继续放在攻城上。

    修仙者的数量也在快速锐减。

    好在,距离攻城成功,只差一步了。

    他一个人化虹而起,冲到城墙上的时候已经是筋疲力尽,在释放出青铜人后,往嘴里塞了几颗丹药,才算是缓和了一些。

    (今天的第四更也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