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六十章 先来的人
    “你怕死吗?”

    在军帐外的一个小山坡上,柳三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两条腿晃啊晃,晃得肖遥眼发晕。

    听到柳三月的问题,肖遥笑了一声。

    “哪有人不怕死?”肖遥反问了一句。

    其实这个问题他已经面对过无数次了。

    有时候是身边亲近的人问,但是更多的似乎还是那些仇人问。

    凶神恶煞的问。

    “真看不出来。”柳三月放平了身体,躺在大石头上,两条腿还在晃悠,那姿势很是撩人,像是对肖遥照着手,媚眼如丝的说“你快上来啊!”,好在肖遥是个意志坚定的人,面对柳三月如此轻佻的动作,他只能叹息不止:你说这灵武世界为啥就没有短裙这么好的东西呢?

    痛心啊!

    柳三月继续说道:“你这做的,都是不要命的事情,这还叫怕死啊?现在明知道轩辕九重就是奔着你来的,也没想要逃跑的念头,这还叫怕死吗?”

    肖遥躺在草坪上。

    天气已经转凉了。

    不过作为一个七重后期巅峰高手,如果还能因为这么点冷风就感冒,估计自己也不用等轩辕九重来了。

    直接将玄铁剑取出来,自己抹断自己的脖子好了。

    “那我也怕死啊。”肖遥说道。

    说到这里,默然了片刻。

    许久,他才继续说:“不过,相比较于死亡,我更害怕回不了家呀!”

    “你为什么那么想要回去呢?”柳三月问道,“难道这里不好吗?”

    “挺好的。”

    “那你还想着要回去?”柳三月从大石头上跳了下来,几步走到肖遥跟前,居高临下。

    肖遥还躺着身体,看着站在跟前的柳三月,又忍不住拍了下大腿。

    妈的,裙子可真是个好东西……

    嗯……不过,裙子里的安全裤,也确实是足够万恶的。

    “因为我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是我应该留着的地方。”肖遥笑着说道,“就像一样东西,很好很好,看着好看,也实用,价值不菲,可它偏偏不是你的,你还会觉得好吗?”

    肖遥这一番非常富有哲理的话,却并没有让柳三月觉得多么的有感触。

    她认真地问了一句:“那我就不能抢过来吗?”

    肖遥立刻闭上了眼睛。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难和柳三月沟通了。

    这土匪逻辑,让他胸口发闷。

    “比如,你就不属于我,但是我完全可以把你抢过来啊!”柳三月抠着手指头继续说道。

    肖遥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道:“强扭的瓜不甜。”

    “扭下来再说,管它甜不甜呢。”柳三月说。

    肖遥很无奈。

    你看,这姑娘又开始发扬她的土匪逻辑了。

    这简直就不能好好聊天啊!

    反正现在肖遥放弃了和柳三月继续辩驳的念头,都说理越辩越明,或许真的有道理,但是放在柳三月身上肯定不适用。

    “那你到时候如果真的要回去了,把我带着呗!”柳三月开始和肖遥打着商量。

    肖遥看着柳三月,好奇问道:“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做什么?”

    “去玩呀!”柳三月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将你带到了我的那个世界,你可能再来回不来了。”肖遥说道。

    柳三月沉默了下来。

    其实她刚才也就是一时兴起。

    这个念头,虽然不是刚刚才出现的,但是肖遥刚才质问她的话,提出来的这个问题,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可能性,似乎还挺大的。

    否则,肖遥和肖龙象两人也不会为了回到之前的世界,做这么多的事情。

    这两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自己呢?

    “如果真的回不来了,那你就再也看不到灵武世界的风景了,而且,你也见不到你师姐,见不到洪飞升,桃花岛那么多人,你都见不到了。”肖遥说道。

    柳三月还是沉默着。

    她的眼神,此时都变得有些复杂。

    像是一个科学家,在思索一个非常难以琢磨的问题。

    不过,似乎只要想明白了这个问题,自己的人生都会得到升华一样。

    看柳三月一直都没有说话,肖遥笑了一声。

    显然,现在柳三月也陷入了矛盾中。

    “你说,武梧桐会不会想着要跟着你离开呢?”柳三月忽然开口问道。

    打破了之前的沉默。

    肖遥有些疑惑。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只是问问啊!”柳三月说。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是她的事情,和你没关系,和我也没什么关系,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又不是有读心术的徐素冠。”

    “那如果是从你的角度看呢?”柳三月充分发挥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个性。

    肖遥想了一会,认真说道:“如果让我说的话,她不会。”

    “为什么?”

    “因为她是北麓的女帝。”肖遥笑着说道。

    柳三月撇了撇嘴,显然对肖遥的这个回答感到非常不满意。

    “你明明知道,她对自己女帝的身份一点都不在意,而且,你也明白,在她看来,只要你愿意,北麓的皇位,她都可以给你,既然是这样,你觉得你刚才说的话还有意义吗?”

    肖遥摇了摇头。

    “话不是这么说的,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有一点,她现在已经是北麓的女帝了,现在的北麓,也离不开她。”肖遥说道,“有些东西一旦拎了起来,就不可能放下,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

    柳三月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肖遥试探着问道:“真的听明白了吗?”

    “没有。”柳三月笑着说道,“但是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等回到了自己的军帐中,肖遥闭上眼睛,盘腿坐在铺盖上,开始运转着体内的灵气。

    倒不是为了继续突破,而是想要稳固一下自己现在的修为。

    这对他的实力,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突破,提升,都能让他更有信心一些。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提升,也是有意义的。

    反正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肯定不是什么坏事。

    过了片刻,肖遥转过身,走出了帐篷。

    等了许久,终于,一道金光在肖遥的面前落了下来。

    这个时候,赵铁牛等人也都赶紧赶了过来。

    看到来人后,众人倒是都松了口气。

    反正不是轩辕九重就对了。

    肖遥笑着问道:“我还以为,轩辕九重会比你先到呢。”

    “按道理说,是这样的,只是我就跟丢了。”肖龙象无奈说道,“因为找不到他,我也没有继续兜兜转转,先来找了你,不过,他既然没来找你,应该是先去了皇城。”

    肖遥点了点头。

    “没到八重境界吗?”肖龙象问道。

    肖遥苦笑着说道:“哪有那么快。”

    “那倒也是,毕竟你进入七重高手后期巅峰也没有多久,现在想要突破,有些难了。”肖龙象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又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肖龙象笑着说道:“没有,修炼是自己的事情,而且,现在大战在即,我也不可能在倒退修为帮你去找气运了。”

    等回到了军帐中,肖龙象坐了下来。

    “洪飞升其实也想来的,我没答应。”肖龙象喝了口茶说道。

    肖遥稍皱眉头,问道:“清秋王朝那边的局势,还是不好吗?”

    “那倒不是。”肖龙象说道,“现在清秋王朝那边,基本上已经算是大局已定了,即便是轩辕九重还在那边,不也没取得什么优势吗?更何况现在轩辕九重也不在那了,他们还能翻出什么浪花呢?”

    说到这里,肖龙象也很是感慨。

    “其实这一切还都是因为你帮忙,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想要往前推进,有些困难,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赵巍峨竟然被你杀了,现在赵国的新皇帝,又频频向我们示好,那个叫赵克的家伙你已经见过了?”

    肖遥“嗯”了一声,说道:“还帮了他一些忙。”

    “那就难怪了,不过在我看来,那个赵克比赵巍峨有脑子多了,最起码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肖龙象说到这,顿了顿,想起赵巍峨,不免有些感慨,“其实这么说,也不准确,赵巍峨也不是傻子,或许比我们都要聪明一些,只是因为性格,他已经被架了上去,在他看来,自己可能已经没有退路了,除了一往无前之外,没有别的路可以走,这才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肖遥不置可否。

    肖龙象想了想,又说道:“看你这边的架势,是打算攻城了?”

    肖遥笑着说道:“反正,轩辕九重都已经回来了,既然已经准备动手了,那就干脆一点好了。”

    “是啊。”肖龙象深吸了口气,“离我们回家的日子,也更近了。”

    肖遥诧异:“你还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啊。”

    “为什么要有压力呢?”肖龙象说道,“就因为轩辕九重吗?他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言,只要攻下了皇城,逼退了轩辕九重,一切也都结束了。”

    肖遥忽然问道:“你说,等我们攻下皇城后,是不是即便没有杀了轩辕九重,也算是结束了?”

    肖龙象想了想,点了点头。

    确实,那个时候大秦王朝已经彻底颓败了,想要继续攻打清秋王朝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