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九章 敌明我明
    不过片刻,一位身着黑色短衣的粗犷男人,便在前面士卒的带领下,走进了军帐中。

    在他的手上,拎着一个黑色的包袱,看上去圆滚滚的,像是个西瓜。

    当那个男人走进来了时候,整个军帐中的温度,都迅速下降了一些。

    众人都是瞳孔一缩,眼睛盯着男人。

    哪怕是隔着一段距离,也能闻到那个包袱里传出的血腥味。

    “站住!”徐前往前走了一步,喝停了来人。

    那村夫眼神闪躲,原本走起路就是低着脑袋心惊胆战,现在被徐前这么一喝,心里顿时慌乱,身体一软,双膝跪在地上。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我是受人所托啊……”

    徐前转过脸看了眼肖遥,用眼神询问着后者。

    肖遥只是往前走了一步,说道:“谁让你来的?”

    “我……我也不认识,可他说,若我不从,便杀我妻儿……”

    肖遥摆了摆手,说道:“这里面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村夫小声说道。

    肖遥伸出手,作势要将东西接过来,却被徐前挡住。

    “还是我来吧。”徐前小声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放心吧,没什么危险的。”

    徐前看肖遥如此坚持,也只好不再多说什么了。

    从那个村夫的手中接过包袱,往后退了几步,放在桌子上,刚想打开,村夫忽然开口。

    “大将军,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肖遥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那么着急做什么?对了,让你将东西送来的人,现在在哪?”

    “他将这包袱给了我,便走了。”村夫老老实实说道。

    徐前气的不行,开口骂道:“既然人家走了,你之前还说他威胁你要杀你妻儿?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

    村夫又赶紧磕头。

    “军爷明鉴,小人真没有半句虚言啊!那给我此物的人,可是个神仙,能飞天遁地的,岂能吓唬我?”

    肖遥轻轻点了点头。

    对方口中的仙人,肯定也只是一个修仙者了。

    “那对方长什么样呢?”肖遥问道。

    “嗯……身材挺魁梧的,看着大概四十岁左右,但是长什么样子,我还真不记得了……当时面对仙人,没敢多看,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记不住他的样子……”

    “那是因为人家不想被你记住。”肖遥笑着说道。

    村夫没敢搭话。

    肖遥伸出手,已经将包袱打开。

    没有出乎意料,刚打开,包袱里的人头,就在桌子上滚了滚。

    猩红一片,不过五官都没有受到破坏。

    辨识度,还是很高的。

    肖遥看到包袱里的头颅后,第一反应是皱起了眉头,下一秒,又转过脸看了眼洪禹。

    不出所料,洪禹已经是一副如遭电击的表情。

    他嘴唇轻轻蠕动着,身体也在颤抖着,瞳孔收缩。

    接着,他冲到桌前,脚下一个趔趄,作为一个修仙者,竟然摔倒在地。

    摔倒之后,再也没力气爬起来。

    徐前下意识问了一句:“这是谁啊?”

    然而,却并没有人回答他。

    见过的人,都知道这是谁的脑袋。

    没见过的人,根据洪禹现在的模样也能猜到了。

    徐前其实也不傻,就是反应有些慢而已。

    “哥……”洪禹看着那个脑袋,双目无神。

    肖遥原本想要安慰几句,可就打算开口的时候,忽然皱起了眉头。

    他伸出手,将那颗脑袋拎了起来。

    “你干什么!”洪禹歇斯底里,站起身扑向肖遥,却被肖遥一脚踹开。

    “行了,想要哭,等会的。”肖遥说话的时候,一只手在那颗脑袋上搓了搓,有一种类似于面粉般的东西往下落着,粉末状。

    “这是?”洪禹又看傻了。

    “这是假的。”肖遥深吸了口气,说道,“不过,是谁,这么无聊呢?”

    按道理说,肖遥这样的易容高手,看到这颗脑袋的第一眼,就该察觉到不对劲。

    只是,当他发现这颗脑袋是文斌的时候,下意识愣住了。

    这才刚回过神,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应该是皇城里的人干的。”王文阁也舒了口气,“想要借此,离间你和洪禹。”

    肖遥不置可否。

    洪禹如释负重,脑门上却已经满是汗珠。

    他有一种,从地狱里走了一圈的感觉。

    肖遥伸出手,拍了拍洪禹的肩膀,说道:“放心吧,虽然我和文斌打得交道不多,但是他也不是傻子,现在肯定是找了地方躲起来了。”

    洪禹点了点头,又恶狠狠说道:“别让我知道这件事情是谁的干的,否则,我一定要弄死他,将他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看他现在说话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开玩笑。

    肖遥笑了一声,转过脸看了眼那个村夫,挥了挥手:“你可以走了。”

    村夫赶紧给肖遥磕头拜谢。

    “肖哥,真的就这么放了他啊?!”徐前赶紧说道。

    肖遥看了眼徐前,说道:“知道的,他都已经说了,把他留在这里做什么?弄死了也没用啊。”

    徐前想了想,觉得肖遥说的也有道理,不再多言了。

    等那个村夫走出去之后,肖遥走到洪禹跟前,伸出脚踢了踢他。

    “你刚才不还叫嚣着要将谁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吗?”肖遥说道,“现在还不赶紧跟上去?”

    “什么意思?”洪禹一愣。

    “没什么意思,总觉得,跟着他,或许还能发现一些什么。”肖遥笑着说道。

    洪禹精神一震,点了点头,立刻站起身,悄然无息跟了上去。

    怎么说,洪禹也是个暗杀的好手,他的能耐之前在赵国的时候肖遥就已经见识到了,所以肖遥也不担心洪禹会暴露,若是真的遇到了危险,以洪禹的实力哪怕不敌,想要脱身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洪禹松了口气。

    村夫松了口气。

    肖遥也松了口气。

    老实说,之前听村夫说起那些事情的时候,他下意识将那个将头颅交给村夫的人,联想到了轩辕九重身上。

    可仔细想想有觉得可能性不大了。

    轩辕九重那样的人,估计是没那么无聊的。

    “肖哥,你是怎么察觉到那个村夫不对劲的啊?”徐前问道。

    肖遥笑着说道:“他看到头颅,一点都不害怕,哪怕是已经猜到,可猜到和看到还是两码事的,而且,在我拆穿之后,他显然有些失落。”

    徐前乐呵说道:“之前你还一直观察他呢?”

    “反正也没别的事情做。”肖遥笑着说道。

    他原本就是暗中善于观察的人。

    等到了晚上,洪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身上满是血迹。

    “那个村夫,确实有问题。”洪禹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我跟着那个村夫,发现他和大秦王朝的一小股人会合,大概有五十多人。”洪禹说道。

    “然后呢?”肖遥问道。

    洪禹面无表情:“我都杀了。”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是不是不想在这待着了?”

    洪禹沉默以对。

    “既然担心文斌,那就去找他吧。”肖遥说道。

    洪禹摆了摆手,看了眼肖遥,说道:“其实之前,我还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很快就想明白了,恐怕,现在我哥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我了,在他的眼里,我可能就是个叛徒,毕竟当初家里的事情他也不是很清楚。”

    肖遥没有说话,等着洪禹继续说。

    洪禹继续说道:“再说了,我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我说了,我要跟在你身边帮你,就不是一句空话。”

    肖遥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还有一些露水。

    “你开心就好。”说完也就回去休息了。

    洪禹坐在地上,抬起脑袋,看着晦暗星空。

    等第二天,肖遥从军帐中走出来,发现洪禹还坐在外面。

    估计是待了一夜。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累啊!”肖遥笑着说道。

    洪禹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脸,转过脸看了眼肖遥,脖子都有些僵硬了。

    “睡不着。”

    肖遥乐了:“你这在外面做了一夜,能睡着才怪。”

    洪禹站起身,摇了摇脑袋,往前走着。

    “你干嘛去?”

    “肚子饿,吃点东西。”洪禹说。

    肖遥追上去,两人一起去火头营喝了点热粥,身体确实暖和了一些。

    忽然,天边一道炸雷惊起。

    一道金芒,一闪而过。

    肖遥放下碗,虚眯着眼睛看着。

    “终于要来了吗?”肖遥嘴里念叨了一句。

    洪禹看了眼肖遥,又看了眼那道金芒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是他?”

    “除了他,我也想不到别人了。”肖遥说道。

    若不是有肖龙象紧随其后的话,以轩辕九重的实力,恐怕早就已经到了吧?

    可是,到了又如何呢?

    现在肖遥身边十几万士卒。

    即便是轩辕九重,又如何。

    他敢来吗?

    顿时,肖遥豪气万丈。

    联军十几万士卒,就是肖遥现在最大的底气。

    “准备,攻城。”肖遥说道,“就明天。”

    “啊?”洪禹说道,“这么着急?”

    “反正,大家一直都在准备着,而且,我也想要和轩辕九重好好对一次擂。”肖遥笑着说。

    有了轩辕九重,肖遥心里也安定了许多。

    最起码,不用担心忽然有个人冒出来,弄死自己了。

    嗯……还是敌明我明的状态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