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高枕无忧
    谁也不知道,大秦王朝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然而,不少茶楼里的说书先生们,在开头,总得多加一句“风雨飘扬”出来。

    这是能看见的。

    人人自危。

    另一边,赵巍峨驾崩的消息,也传到了大秦王朝。

    肖遥等的就是这个。

    加上一番添油加醋,肖遥已经成功成为了坊间传闻中能够和轩辕九重一争高下的角色。

    虽然肖遥自己都不敢这么认为。

    可大家都这么说,也只能这么认为了。

    只要自己不飘就行。

    这能否成为压倒大秦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暂且还不好说。

    可最起码能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

    其实这一切,都已经超出了轩辕九重的掌控。

    起初,阿紫轩辕九重看来,虽然肖遥那边人数众多,可毕竟是联军。

    只要是联军,就会心存间隙。

    就像大秦王朝之前和赵国的联合,谁也不愿意出力。从而,也就导致对于清秋王朝的攻势一直处于久攻不下的焦灼状态。

    若是他们真的可以拧成一股绳,不要说一个肖龙象了,五个肖龙象又如何?

    真能挡住大秦王朝和赵国数十万的金戈铁马。

    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肖遥。

    轩辕九重一直都是一个骄傲的人,正是因为他的骄傲,所以一开始就没有将肖遥放在眼里。

    也就是这个时候,轩辕九重忽然离开了清秋王朝。

    与轩辕九重一同离开的,还有肖龙象。

    肖龙象大概能猜到轩辕九重想要做什么了。

    即将达到皇城的肖遥,也猜到了。

    他看了眼身边的轩辕轻寒,眼神复杂。

    “看来,一切都比我预想中来的快一些。”肖遥说道。

    赵铁牛说道:“轩辕九重不打算给我们攻打皇城的机会了?”

    “之前我们直接攻下广城,其实暴露的不单单是郭陡,轩辕天宁,或许也暴露了。”肖遥苦笑着说道。

    郭陡是谁的人,肖遥觉得,轩辕九重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有了轩辕天宁这个变数,哪怕轩辕九重从来都没有将这个家伙放在眼里,可这也给他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

    若是按照现在的趋势,等肖遥真的兵临城下,想要攻破皇城,一点难度都没有。

    等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轩辕九重,恐怕也无力回天了。

    正是因为如此,轩辕九重才离开清秋王朝的战线。

    当然了,这其中有没有轩辕九重得知轩辕轻寒和肖遥搅合在一起的消息,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肖遥是轩辕九重的话,这个时候恐怕也绷不住了。

    毕竟,轩辕轻寒就是轩辕九重的最后一手王牌。

    肖遥相信,若是有别的办法,轩辕九重也未必就愿意弄死轩辕轻寒,否则,轩辕轻寒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

    可就目前的局势看,轩辕九重似乎已经无路可走了。

    “你说,肖龙象是真的跟着轩辕九重一起来了吗?”王文阁皱着眉头说道,“这样并不明智啊,若是真的如此,恐怕他会被半路拦下来。”

    肖遥笑了一声,看了眼王文阁,说道:“这个暂时就不需要我们担心了,既然肖龙象敢来,就一定做好了准备,不会毫无把握的来。”

    王文阁点了点头。

    “若是轩辕九重真的来了,我们两个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挡下他。”赵铁牛说道。

    肖遥深吸了口气,没有说话。

    看着稳如狗,实则心慌的一批。

    这就是肖遥此时内心真实的写照。

    很多次,他都忍不住问自己,在自己的心里,有没有对那个家伙的恐惧。

    虽然肖遥从来不愿意承认,可听到轩辕九重这四个字,他都没有办法订住心神。

    “以前,想到赵巍峨,我也会感到慌乱,总觉得他们那样的人,想要弄死我就跟弄死一只蚂蚁似得。”肖遥说到这里,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可是你看,现在赵巍峨死了,还是死在我的手上,对不对?”

    赵铁牛和王文阁也都没有说话。

    肖遥继续说道:“后来我就想明白了,若是将一只蚂蚁从高空扔下来,也不一定能摔死它,一只蚂蚁,尚且这么难死,他们又凭什么能够捏死我呢?”

    “不如,你暂且离开一段时间吧。”赵铁牛说道。

    肖遥不解看着赵铁牛。

    赵铁牛阐述道:“毕竟轩辕九重的目的就是你和轩辕轻寒,你暂且离开,他找不到你,也只能暂且作罢,总不能真的一个人拼杀我们十几万的联军。”

    “那联军就乱了。”肖遥眼神凌冽,“你我都明白,这里少了谁都可以,但是不能少了我,若是我现在真的走了,等轩辕九重离开我再回来,你觉得我们还能攻破皇城吗?”

    赵铁牛沉默以对。

    这就牵扯到了一个问题。

    军心。

    这玩意说起来玄乎,但是谁也不可能否认它的奇妙之处。

    就和运气差不多。

    谁也不希望自己家的主帅是个怂包吧?

    为什么以前的大秦王朝士卒被誉为雄师,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加成都是来自于轩辕九重。

    因为轩辕九重战无不胜,所以,大秦王朝的士卒们打起仗来,才会更有底气一些。

    清秋王朝同样如此。

    因为肖龙象,所以清秋王朝抵抗了这么久。

    这就是军魂,精神。

    说不清道不明。

    “他来,便让他来。”肖遥说道,“我也挺想杀了他的。”

    赵铁牛幽幽说道:“想,和能,完全就是两码事,我还想直接成为圣人呢,能吗?”

    肖遥看着赵铁牛,笑着说道:“只要有梦想,总是可以的,赵先生,我很看好你哦!”

    赵铁牛忍俊不禁:“你可真是个机灵鬼。”

    肖遥:“……”

    妈的,这样的话从赵铁牛的嘴里说出来,听着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等出了屋子,看到站在外面的轩辕轻寒,肖遥笑了一声。

    “在外面站多久了?”之前肖遥全神贯注,再加上这里是他的地盘,也没怎么防备,都没察觉到轩辕轻寒在外面站着。

    “轩辕九重要来了?”轩辕轻寒并没有回答肖遥的问题,而是直接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肖遥点了点头。

    不过他又接着说道:“其实也不好说,现在只知道轩辕九重消失在北面战线上了,到底是去了什么地方,不为人知。”

    轩辕轻寒没好气道:“这还用说吗?”

    肖遥笑了一声。

    轩辕轻寒脸上的表情看着忽然变得有些复杂,一双葱白小手扣在一起,转过身往前走着。

    肖遥跟在她的后面。

    等走出了一段距离,肖遥才说道:“是不是有些期待轩辕九重来,又不希望他来?”

    轩辕轻寒定住身,转过脸看着肖遥,好奇问道:“何出此言?”

    “如果我是你的话,肯定会有这样的想法。”肖遥说道,“你肯定也想知道,轩辕九重是不是真的想要杀了你,哪怕已经有无数人已经帮你验证了想法,可你依然想要当面问一句,其实这也挺正常的,没那么脑残,嗯……我这么安慰你行吗?”

    轩辕轻寒咬牙切齿,用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盯着肖遥。

    肖遥却丝毫不畏惧轩辕轻寒的目光,脸上笑容逐渐敛去,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轩辕九重可以来,我也不怕,但是我不希望你到时候真的冲出去和他当面对质,没什么意义,反而显得很弱智。”

    轩辕轻寒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别对我颐指气使的,我想要做什么,还不需要你管。”

    “你以为我愿意管?若不是你们家的老祖宗将你托付过来,你的生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肖遥问道。

    轩辕轻寒不愿搭理肖遥,扭头边走。

    肖遥没有跟在后面。

    他看着轩辕轻寒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说到底,这也是个苦命人啊……”

    话虽这么说,可肖遥并不打算好好同情一下这个姑娘。

    之前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苦命人同样不少。

    无数人生下来就活在粪便里,然而他们却在粪便里扎了根,汲取着养分,慢慢生出一朵娇艳的花。

    哪怕,会摇摇欲坠。

    哪怕,会风过无痕。

    可那又如何呢?

    最起码,绚烂过。

    抱着这样的念头,活着,多好。

    他转过身,走到城墙之上。

    一只手,抚摸着灰色的石砖。

    眼神锐利如刺,穿过虚妄,仿佛看到那个正朝着自己奔赴而来的身影。

    “来了吗?”

    “来了吧……”

    过了片刻,他又回到了栖身的屋子里,躺在床上。

    他故意将枕头垫的很高,又嗤笑了一声。

    怒骂一句。

    “骗子,不是说高枕无忧吗?老子都枕了三个枕头,这特么还是烦躁啊!”

    咆哮。

    千里之外。

    轩辕九重华虹而行。

    屡屡被阻。

    一道虹光,正在对他发起冲锋。

    一碰即分。

    “肖龙象,你若是想要和我大战三百回合,现在停下便是,我料理了你,再去找你那个儿子,这躲躲藏藏的,能阻我吗?”

    一个威严声音,从云缝里传了出来,带着爽朗笑声:“哈哈,总能让你慢一些吧?或许等你到了,你的皇城,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呢!”

    轩辕九重冷笑不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